第一百四十章 问鼎之战

小说: 最强剑神系统 作者: 皇枫 更新时间:2015-01-24 22:50:52 字数:3574 阅读进度:144/1262

塔外,已是白雪皑皑。/>

漆黑的铁塔突兀于冰雪天地中,两道身影矗立于塔前。

“真的决定了?”老者闭着眸子,好似承受不住寒风的席卷,微蜷着身子。

“嗯。就像他所说的那样,毫无想法和碌碌无为的心态是最可悲的。”青峰抬眸望着久违的阳光,他已经忘记了到底有多久未曾像现在这般站在阳光下,甚至要忘记阳光的味道:“我也曾重新拾起以往放弃过的东西,尽管在你们眼中有些一文不值。”

怒嚎的冷风卷过塔前的积雪,少许雪絮在阳光中化成一滩水渍。

“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是充满阳光的世界,尽管充斥着背叛和阴暗,杀戮和血腥。”青峰微微行礼,低语道:“就算这样我也想爬出这黑暗,重新走向阳光中。”

话落,青峰平静的向前走去,走进风雪中。

“你说他会问鼎琅琊吗?”老者睁开双眸,注视着青峰渐去渐远的背影。

“会的。”青峰抬起头望着矗立于天际处的剑峰,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尽管这段时日中曾多次打击他,不过我相信他会问鼎琅琊。他非燕雀,亦非鸿鹄,而是北冥的鲲鹏,趁着这场风雪,他会扶摇之上九天。”

寒风中,老者年迈的身体蜷缩的更加厉害。

直至青峰离去后,老者才轻声喃喃道:“仗剑走天涯的谢无锋,剑之侠者,侠者亦多情。而多情往往很多时候却被无情伤,曾经那妮子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

咔擦!厚重的铁门再次紧闭,老者的身影消失在死气沉沉将至腐朽的黑暗中。

……

满天的水花薄冰迸溅着,猩红的血渗在雪上。雪化开。

苏败持剑踏着薄冰,在万众瞩目下踏上了第一座石台。

安妩的尸体静静躺落在风雪中,娇媚的容颜已失去往日的光泽。

刺冷的雪压低了书生的草帽,书生收拢书卷,抬起头看着苏败,微笑道:“艳冠天下,旧梦萦绕。寒雪飘,朱红泣落,美人迟暮芳华逝。雪是冷的。剑也是冷的。”

苏败脚掌立于石台上,抬起头来,其目光恰好迎上书生的目光,这名屹立在琅琊之巅的书生。他文弱如书生,或许本就是书生。但就是这道文弱的背影却给苏败一种最危险的感觉。至踏上山道到现在,苏败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轻笑道:“你忘记了,风也是冷的。”

书生抬起手夹住飘落于眼前的雪絮,道:“我原本以为你会一指戳死她,没想到你会出剑。”说到这里,书生眸子微低。看着苏败手中的古剑,剑身格位的雪亮,而剑柄就有些朴实无华,这是一柄很普通的剑。

“想出剑的时候就出了。没想那么多。”苏败笑着,冰冷的剑峰斜斜的指着地面,凌厉的剑吞吐而出,破开薄冰。掀起冰屑。

“我曾听过这样的一句话,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时刻都背着包袱。包袱中装着形形色色的面具,面对不同的人都戴着不同的面具。曾经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脸上始终带着懦弱,现在你的脱去了这面具,终于露出了最真实的面容。”书生轻声道。

听得这番话,苏败微凝着目光上下打量了这书生一眼,在他所知的记忆中并无有着这书生的存在,这是一道从未出现在自己记忆中的身影:“你曾经见过我?”

“自然见过,在阳光明媚的清晨,在黄昏的午后。”书生想了想道。很长时间他都坐在琅琊外门中最高耸的剑殿上,眺望着落日的黄昏,那时候他总是看到一道脏兮兮的背影背负着长剑,拖着狼狈的身影走向黄昏中。想到这,书生轻笑了下:“不过你我虽算是旧识,我也没想过将这地方让给你,毕竟我习惯站在这里打盹,苏败!”

苏败!

石台上,黑衣青年拾起剑的身影轻微一颤,抬眸望了上方一眼,嘀咕着:“果然能够让你完整记住的名字就这两个字眼。”

“虽然我尚年幼,不过我坚信我还是喜欢女人,而不好龙阳断袖之癖。”苏败轻笑道,剑微微扬起,指着书生:“在这里打盹和在下面打盹都一样,所以今日,师兄你要将这位置让出来了。”苏败前面的半句话让黑衣青年嘴角微抽,这算什么,躺着也中枪?

书生微笑道:“红颜佳人谁不爱?既然你想要站在这里,我也想要站在这里,你我之间就没有继续废话的必要,趁早动手,分出胜负,无论是我继续站在这里,还是站在下面。我都能多点时间打盹,不是吗?”凌厉的剑气至书生的指尖轻吐而出,萦绕在指尖的雪花上,隐约间这片雪花有些晶莹剔透。

苏败嘴角也是罕见的一抽,心想自己站在这里这么久,到底是谁在啰嗦废话,“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七罪师兄为什么会嘱咐我,如果我的拳头够大的话,就狠狠的揍你一顿。”

“他真这么说?”书生两眼一瞪。

“可不是。”苏败轻笑道,黑色的眸子中泛起凝重之色,他能够察觉到一股恐怖无比的力量仿佛在书生体内苏醒过来,这曾蛰伏于云雾中的凶兽就要苏醒了,“你的剑呢?”

书生瞪了一眼下方的黑衣青年,偏过头对着苏败道:“不是师兄轻视你,在年前到现在师兄都未曾出过剑。不过被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是万万不会出剑的。”

听着书生的这番话,苏败轻微一笑,目光在书生身上来回扫动着。他倒是不觉得书生这番话有所狂妄,只是好奇书生将剑藏在那里?

石台上,听得两人犹若多年未见熟人般的对话,不少人翘首以待,这场注定是最瞩目的一战。就算是李慕辰心中也是不免的泛起少许期待感,前者是琅琊外门中最瞩目的弟子,就算在上届中。书生的实力也是属于翘楚的所在,更何况是如今。而后者,一袭白衣飘然而上,剑未出鞘就已势不可挡,此次宗考最瞩目的弟子,这两人若是交手,到底孰强孰弱?

步韵寒明眸一动未动的落在苏败的身影上,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她想起了步惊仙对于苏败的评价:懦者立怯,直上青冥。

如今。他已至青冥,能否屹立不倒。

风在苏败和书生两人间倒卷着,前者白衣飘飘,后者衣玦摇摆。

好似也察觉到四周那投来的目光,书生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他们也等不及了。开始吧!”话音未落,一股浑厚至极的气息猛地至书生体内汹涌而出,其头冠上的草帽直接被掀飞,眉宇间的书卷之气尚在,书生此刻就像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剑,这股锋芒让人几乎于绝望的感觉。

相隔甚远,大多数人都能够察觉到这股气息的可怕。望着这道背影。就好像海鸥望着无际的海洋,无法逾越。而见苏败仍伫立于石台上,脸色古井无波,强。这书生真的很强,仅仅气息就超过先前的秦政,苏败甚至怀疑,他已经踏至凝气五重。

凝气三重与凝气五重。这是无法逾越的鸿沟,至少在众人眼中是这样。

书生四周猛地卷起一阵肃冷劲风。卷起层层沉雪,风雪中,一缕明亮的光线至书生的指尖暴射而出,笔直的向着苏败直射而去,刹那间,整片天地间的雪絮都疯狂的向着这缕明亮的光线聚拢而来,这只是最柔弱的雪絮,在书生手中竟如此恐怖?

苏败目光缓缓抬起,望着激射而来的寒芒,前脚微抬,其身影却若长虹般掠出,拖动着长剑带着劈山断岳的的凶悍气势,悍然的撞来。

咔擦!咔擦!

激射而来的雪絮皆是破碎,冰屑纷纷洒洒而落。

书生步雪而入,剑眸若雪般清冷,衣玦摆动间,薄冰如剑,有着铺天卷地之势,谈笑间抬手,指落在半空中,封锁了整座石台上的空间。

若苏败先前的剑芒指是势若长虹,那么书生这一指就犹如茫茫雪原中的暴风雪般。

铛!铛!铛!

破山剑式大开大阖,苏败的身影在风雪中笔直的掠出,迎上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薄冰,尽数将之粉碎,就算山挡在前方也要将之洞穿。同时,苏败更是将化风施展到极致,矫若游龙般穿梭在风雪中,看似笔直的剑移轨迹,时而徒然折回,以着势如破竹的速度逼近矗立在风中的书生。

望着石台上一道势若长虹的身影,一道巍然如山岳的身影,阵阵惊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无论是苏败这凶悍的一剑,亦或是书生那看似云淡风轻的一指,这二者之间的凶险让他们心头直颤。

黑衣青年目光一动未动,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看的出,书生并未留有余力,而这一指更是书生掌握造诣最高的武技之一,若是苏败连这一指都无法承受,那这一场战斗就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宗师境界的破山剑式,这一剑可谓是凶悍!”

“不过在那薄冰的冲击之下,苏败剑上萦绕的剑气已经有些虚浮,其势甚至有些散开。”

“当这一剑出现在牧崖面前的刹那,亦是力尽之时。”

“一旦苏败承受不住这牧崖这一指,那么牧崖接下来的反击必然如同狂风暴雪般凶猛,苏败恐有败下的的危险。”李慕辰微眯着双眼,点评道。

他这一番话可谓是一针见血,将台上的情势丝毫无误的点出,其余诸位长老纷纷点头。

处于战局中的苏败也知这一点,手腕一颤,暴射而出的长剑骤然停顿在半空中,充分展示了苏败对力度掌控的恐怖程度,剑身微颤,在虚空中划出一连串的残影,半空中赫然传出山川翻滚的轰鸣声,一道道剑影似银河坠落九天般倾斜而下,重合在一起。

月水影剑。

炉火纯青境界的恐怖剑式,举手投足间就展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 最强剑神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