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比烟花更璀璨的剑(下)

小说: 最强剑神系统 作者: 皇枫 更新时间:2015-01-24 22:50:10 字数:3561 阅读进度:93/1262

明暗的天穹下,漫天的烟火勾勒出惊心动魄的璀璨。『文学馆』

这绚烂的烟火好似倒映在苏败那漆黑的眼眸深处,一点点令人心悸的冰寒冷冽缓缓而现。

有些惨白的手准确无比的握住青年的手,那看似白皙甚至有些纤弱的手是那么的无力。

四周一道道错愕复杂的目光齐聚在苏败欣长的身影上,有些惋惜以及无奈,苏败的反抗之内激起青年心中的恶趣,这家伙今日非得重伤不可。

看着这张平静的脸庞,青年脸上闪过一丝讶然,往日里逆来顺受的家伙居然懂得反抗?

“我不知道你为何能够安然无恙的走出血炼,不过你要是因为这个信心膨胀的话,作为你的师兄,我会让你那卑微的信心荡然无存!”青年嘴角噙着冷笑,眼神渐渐阴沉下来,其汹涌澎湃的气息在他体内缓缓而现,一旦汹涌而出就像迸发的火山般。

“我记得很久以前,你第一次见到我,出手凌辱我理由是因为我这张脸!”苏败好似认真的说了一句,丝毫不惧青年身上弥漫的气息,冰冷的嘴角却是撅起一抹灿烂的笑意,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这一刻犹如千锤百炼的钢铁般有力,五指尖传来的暗劲让青年脸色徒然剧变,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让他差点惊呼而出。

“很不幸,我现在也讨厌你这张脸!”苏败噙着笑意道,声音却冰冷刺骨,右臂猛的一拉,青年那看似高大挺拔的身影就像无力的风筝般,狠狠的朝着苏败撞来。

在众人眼中,这一幕好似青年率先出手,那强悍的身躯就像一柄锋芒毕露的利剑,狠狠的撞向苏败。

这看似野蛮无比的方式却让不少女子美眸微亮,心脏砰砰加快跳动着。

可是让无数人目瞪口呆的是,苏败不紧不慢的向前迈出一步,其右肩微耸着,狠狠撞上了青年的鼻梁。

咔!好似骨骼破碎的声音在死寂的夜风中响起,紧接着两道猩红的血柱从青年的鼻孔中喷了出来,溅起的血花比起上空中的烟火更加璀璨醒目。

同时,苏败的右手松开,其右臂却犹如钢铁般轰出,白皙的手指不偏不倚的握住青年的脖颈,缓缓提起,就想提着一只嗷嗷直叫的攻击。

恐怖的劲道在苏败的指尖弥漫,青年整张脸涨得通红,青筋暴起,有些狰狞,他好似想说些什么,只是脖颈死死的被苏败握住,甚至有种窒息的感觉,眼神骇然的望着近在此尺的苏败,前者的眼神还是如同先前那般平静,深邃的眸子就像这上方的天穹般,看似无声无息间,却隐藏着让人恐惧的锋芒。

“好像很多人都咒我死在那犹如地狱的血炼中,可是你们很不幸,上天让我苏败从那地狱中走了出来!”

“从今天开始,我苏败活着就是上天给你们的地狱!”苏败带着笑意道,那张邪魅的俊脸在璀璨烟火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的邪气禀然,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戏剧性的一幕让无数人的头脑一片空白,先前那些为了块妖肉争个头破血流的琅琊宗弟子,傻傻的站在原地,就算那妖肉正位于他们脚下,他们的身体纹丝未动,就像见到美杜莎的目光,化作了石像,而紧随青年而来的琅琊宗弟子更是满脸呆滞,难以置信的望着一幕。

“债,就从你身上开始讨!”苏败左手微按住剑柄,缓缓抽出渗着冷光的剑,“我记得很清楚,你曾经欺辱过我十来次。”

苏败的语气并不快,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其剑完全出鞘,冰冷的剑锋撕开清冷的月光,在无数道错愕骇然的目光中,狠狠的划过青年那消瘦的脸庞,带起一道犹如画家笔墨下的朱红,触目惊心,青年瞳孔微微一缩,他望着苏败的笑容,心头猛的一颤,脸上火辣辣的痛楚和背后的寒意瞬间席卷了全身。

就好像拿着剑在木头上雕刻,苏败神情有些认真,左手翩然而动,手中的剑就好似起舞的蝴蝶般,一剑比一剑轻灵,微冷的剑峰划过青年的整张脸颊,一道又一道。

青年脖颈死死被苏败握住,虽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却丝毫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猩红的血好似不要钱的挥洒而出,落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

天穹下,烟火好似九天之上流泻而来的瀑布,绚烂夺目,然在众人的眼中,那一道道幽暗的剑光却比烟火更璀璨刺目。

四周鸦雀无声,众人站在夜风中,却有种置身于冰窖的感觉。

挥舞了十来剑后,苏败手微顿,饶是认真的打量一脸血的青年,笑了笑:“抱歉纠正下,我突然想起来你单独欺辱我的次数不亚于十来次,不过你曾经也跟在刘东身后欺辱过我,这些次数也要算上。”好似在陈述某种真理似的,苏败手再次挥动,冰冷的剑峰狠狠的刮落,直至这张脸面目全非的时候,苏败才无趣的收手。

苏败松开青年的脖颈,其右脚却势如闪电般踢出,踹在青年的胸脯上。

嘭!

沉闷声骤然响起,青年犹如遭受雷击般,被踹出了数米,落在两名少女的面前,满身的鲜血和狰狞的脸颊让两名少女惊呼而出,好似受到了惊吓朝后退去。

站在一旁的琅琊宗弟子皆是颤抖的望着狼狈的青年,在他们的眼中,他是强大的存在,代表了琅琊外门的翘楚,除了那些入道九重的强者,很少有人能够将他击败,而此刻,强悍的他居然在他们眼中犹如蝼蚁的苏败手中,败的面无全非,转头望着一脸灿烂的苏败,一股寒意至骨子里渗透出来,蔓延在众人心头。

谁能够想象这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先前就如同恶魔一般。

苏败望着狼狈的青年,持着淌血的剑向前走去,一丝血迹顺着剑尖滴落,站在一旁的琅琊宗弟子见苏败走来,本能向后退出数步,没有人敢出手阻拦,先前苏败那狠辣的一幕将他们震慑到。滚热的血模糊了视线,青年艰难的爬起来,脸上传来撕心裂肺的痛楚让他内心的杀意和怒火疯狂的滋长着,直至锋利的剑峰乍现眼前,不偏不倚的出现在他脖颈上,青年心头猛地一颤,抬起头,望着居高临下的苏败,眼瞳猛地一缩,声音有些颤抖和嘶哑:“琅琊宗的规矩虽然允许门内弟子争斗,但是不允许出现生死残疾的情况,你若是杀了我,你决定会受到宗门的制裁!”

“我知道!”苏败微微一笑,手掌轻轻扬起,那锋利的剑锋徒然一转,狠狠的划向青年的大腿,割开一道醒目的伤口,猩红的血犹如水柱般喷溅而出,青年倒吸一口冷气,正欲说些什么,苏败的手却翩然而动,剑轻灵的带起朵朵剑花,纵横交错的剑痕布满了青年的双腿,青年还未站直的身子再次倒地。

亲眼目睹着这一切,很多琅琊宗弟子都不敢直视苏败。

苏败弯下身,冰冷的剑峰轻轻敲打着青年那狰狞猩红的脸庞,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你知道我的记性一直很差,虽然我记得那些欺辱我的人模样,却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以及住宿,我想应该你知道,对吧!”青年艰难的抬起头,看着那眼神冷漠的不带任何情感的苏败,他知道,一旦自己说个不,苏败的剑绝对会往自己身上招呼,声音带着颤抖,有些无力道:“你想找谁?”

“每个曾经欺辱过我的人,一个都不放过!”苏败淡淡道,好似对青年说,又好像对四周的琅琊宗弟子说,不少琅琊宗弟子身子猛的一缩,暗自寻思着以往是否欺辱过这恶魔般的少年。

“好!”青年满脸猩红,没有拒绝,其眼神深处却泛起一抹刺骨的阴冷,曾经欺辱过你的人,可不止我**一个人,我**只是才踏入入道八重,像刘东师兄他们都是入道九重的强者,哼,若非你先发制人,我**又岂能败的如此彻底,我就不相信你苏败短短数月,实力会踏进入道九重。青年咬着牙,忍着身上传来的痛楚,正欲艰难的起身,其紧贴在肩膀上的剑却划破了他的皮肤,鲜血渗透而现,苏败的声音犹如寒风般刮来:“我说过让你站起来了吗?你爬着,我走着,带我去见那些人!”

嘭!

苏败前脚微抬,狠狠的踩在青年的肩膀上,犹若一座大山轰然而下,青年闷哼一声,死死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偏着头看着苏败脸上的认真,不像是说笑,无尽的耻辱在他心头蔓延而出,但是森冷剑峰上传来的凌厉却让他不敢说一句话,咬着牙,艰难的转过身,在无数道骇然以及呆滞的目光中,就像死狗般向着前方匍匐前进,在地面上拖出一道道猩红的血痕,触目惊心。

苏败一脸平静的紧随其后,突然偏过头望着面无血色的两名少女,轻笑道:“两位师妹刚刚进入琅琊宗?呵,琅琊外门中虽然没有斗兽场,却有地狱,两位若是有兴趣跟我去见识下!”

迎上这道璀若星辰的目光,两名少女娇躯微颤,恐惧在她们的眼角弥漫,唯唯诺诺的点头,犹如木偶般跟在苏败身后。

璀璨的烟火下,一道消瘦的身影行走于天穹之下,一道狼狈的身影在地上匍匐爬行,两名稍有姿色的少女紧随其后,好似侍女一般。

鸦雀无声,四周的琅琊宗弟子浑身发冷的望着这一幕,那一道犹如恶魔般的身影震慑得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异动,无数道目光齐聚在苏败的背影上,他到底在血炼中经历了什么?

以前的苏败木讷的像个木头,现在的他就像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魔。

一动未动,无论是那些属于中等人琅琊宗弟子,还是下等人的琅琊宗弟子,就这般静静望着这道比烟火还冷的身影。

直至这道身影即将消失阑珊的夜色中时,这些琅琊宗弟子方才松了口气,各个背后已经被冷汗浸透,相望一眼,立即蜂拥而出…… ( 最强剑神系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