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生存 第0546章 再遇故人

小说: 至暗时期 作者: 云端下的蚂蚁 更新时间:2021-01-14 00:31:33 字数:3444 阅读进度:546/571

那个声音是那样的熟悉,冉惜怜心里一惊,抬起头一入眼,便看到一双惨白的眼睛正专注地看着她。

“尸王!”

冉惜怜的身体陡然一震,这一刻,天塌下来了。

她绝望到了极点。

“我说过,你是我的。”尸王温柔地看着她,脸上满是期待和兴奋。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冉惜怜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她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本来她已经想要过上自己的生活,没想到现实竟然是那么的残酷。

“茜茜,麻麻对不起你……”冉惜怜泣不成声,生与死对于她已经不重要,她心里牵挂的是女儿茜茜,还有……还有那个她刚刚爱上的男人。

冉惜怜担心的是,自己再也不能陪着女儿茜茜成长,陪着自己所爱的人。

“吼……”尸王唯恐夜长梦多,吞噬冉惜怜,它已经急不可耐了,它身上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稳稳地压向冉惜怜。

“动不了了。”冉惜怜自然不会坐以待毙,还想着反抗的她这个时候突然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尸王伸出手,抓向了她的脖子。

上位尸王对于下位丧尸之王有着绝对的控制能力,冉惜怜不是一时不着,而是实实在在地被尸王的威压镇压下来。

“咔嚓……”一道金光掠过,尸王伸向冉惜怜的那只手臂,一分为二,齐口跌落在地上。

“吼……”尸王怒吼着,身影一闪,极速后退了数十步。

一时之间,冉惜怜身上的威压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抬起头,一张熟悉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前。

“主人!”冉惜怜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渝北川的身体,再也不愿意放开手。

“呵呵,想动我的人,你问过我没有?”渝北川呵呵的笑,浑身的气势汹涌地暴涨而起。

渝北川来得是太及时了,还在冉惜怜慌张徘徊寻找楼梯口的时候,他一样是到了大楼之外,只不过他没有走楼梯,顺着大楼边上的排水管,极速攀爬而来。

“我的人……”满心欢喜的冉惜怜只听到渝北川的这几个字,这个时候,她的心里甜蜜蜜的。

“是你!”

“是你?”

尸王和渝北川不约而同地问了出口,只不过一个还是记忆犹新,那是尸王,另一个心里还带着疑惑,是渝北川不错的了。

“老朋友,你还好吗?”认出了尸王,渝北川微微一笑,这情形和当初何其相似,每一次尸王都是如此的狼狈。

“呃……”尸王很郁闷,渝北川难不成是自己的克星,每一次只要渝北川出现,它似乎都没有什么好的待遇。

“还是不见的好……”尸王摇摇头,眼睛盯着渝北川手中滴血的“问剑”,寂静下来之后的问剑很普通,肉眼可见只是一柄普普通通的断剑,在细细品看,“问剑”普通的表面下面,隐藏着汹涌澎湃的恐怖能量。

“想要?”渝北川看着尸王的眼神,知道了它的想法,他挽去“问剑”在手中随意刷了个剑花,指向尸王。

“想,给我……”尸王很直接,想就是想,不想就不想,“问剑”那么的锋利,绝对是神兵利器一柄,你说谁不想要?

“不给!”渝北川呵呵地笑。

“不给,不给你说什么?”尸王郁闷到了极点,在它的想法中,不给你说什么?只不过它只是在心里想,口里没有说出来。

即便自己到了筑基境,“问剑”已然锋利如故,这“问剑”竟然恐怖如斯。

“嘶拉……”尸王眉头皱都不皱一下,一把扯下了左手衣袖,右手把斩断的手臂包裹起来,看来这伤势对他来说无关紧要。

“王!你……”秦霄和七娘适时地赶到,一个闪身,它们分别站立在尸王的左右。

地上,尸王的半截手臂斩断在地上,尸王的断臂还在簌簌滴血。

“哦,来帮手了?”渝北川无所谓,顺手把冉惜怜拉到自己身后。

看到渝北川乐呵呵地看着它,秦霄的惨白眼瞳一变,一挑三,自己连筑基境的实力都没有,还无所畏惧。

这样的人只有两种,要么自持实力过人,要么他本来就是一个疯子,现在看来,渝北川是两者兼备。

“恐怖的人类。”秦霄心里想着,它只是稍稍迟来了数十息,尸王渝已经身受其伤。

从到达楼顶之后,渝北川一直毫不掩饰身上的气势,秦霄自己身为筑基境,现在竟然对此人生出不可力敌的感觉。

“主人,我……”冉惜怜的心感动到了极点,渝北川不但是英雄救美,把自己拉到身后,对于自己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要重要,一时之间,冉惜怜的眼泪悄悄地落下。

长这么大,冉惜怜第一次得到男人的那么宠爱,这个男人,其实认识自己,时间并不很长,可是,他真的……

冉惜怜的心砰砰地跳,她禁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跟着他,我要一辈子跟着他……”冉惜怜的俏脸绯红起来,这些年来,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冉惜怜没有对一名男人有过感觉。

怕归怕,秦霄也不惧,自己这一方有三名筑基境的高手,对付一名八、九阶强化者的活人,自然有着绝对的优势。

“吼……”秦霄突然张开口,对着渝北川和冉惜怜大吼一声,声音响彻云霄,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出其不意的把冉惜怜吓得脸色苍白。

“啊……”刚刚要从渝北川身后走出来的冉惜怜,不经意间,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吓得坐在地上。

“小心!”渝北川侧过身,一只手扶住冉惜怜,“别害怕,有我呢。”渝北川温柔地看着她。

“好机会!”秦霄和七娘对视一眼,俩人身形暴起,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抽出武器,想也不想立刻对渝北川发起来攻击。

“吼……”尸王发出一声吼叫,像是在提醒秦霄和七娘,要注意渝北川的武器,渝北川的实力在它看来不是很强,但是爆发起来和他的“问剑”断剑结合,往往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强大力量。

“要不要一起出手?”这个绝佳的机会,尸王也是看在眼里,只不过它比起秦霄和七娘来说,它太了解渝北川了。

在强敌环饲的情况下,狡猾的渝北川不可能显露出那么大的破绽,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只有一种可能,渝北川故意而为。

当然,世事无绝对,或许,渝北川是真的没有注意到呢?这一点,尸王自己也不敢保证。

秦霄和七娘的进攻,恰好也可以弥补自己可能的失误,在它们俩动手之后,尸王果断地出手了,目标正是眼前的渝北川。

出手归出手,心里有了顾忌,尸王的动作比平时稍稍慢了那么一丁点儿。

事实证明,尸王的犹豫是正确的,这一迟缓,恰好救了它一命。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躲避已经是来不及,渝北川就势俯下身,抱起了冉惜怜,就地往后一滚,这样的姿势当然不帅,可是很实用。

“轰……”秦霄和七娘的攻击一前一后几乎没有时间差别的落在空地上,“没有击中!”它们脸色恐惧。

紧接着,“轰……”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威压骤然从渝北川身上爆发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渝北川到达楼顶之后,面对强敌,依然自信的留了一手。

“嗬嗬……”突如其来的变故,秦霄根本来不及反应,渝北川的威压,仅仅针对秦霄一个人,这么近的距离,那股威压的压力和恐怖可想而知。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臂,在看到秦霄和七娘的时候,渝北川就已经下定了决心,“先除掉秦霄,留下最强的尸王和实力稍稍逊色的七娘。”

当然,倘若尸王不知死活,渝北川也不介意先送它一程。

在渝北川的算计中,恐怕尸王不会愚蠢到这个地步,果然,尸王并没有轻易的上当。

“走开!”渝北川一只手把冉惜怜往身后一推,借助推力他纵身一跃,只见右手上,那把平淡无奇的“问剑”断剑出现在了渝北川的手中,紧接着刀锋上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

“追星!”渝北川大喝一声,这一刻,他感觉自己专注到了极点,一种玄妙的感觉出现在脑海中,眼前,所有的动作在无限的放慢。

秦霄也不是吃素的,渝北川暴起的那一瞬间,它心里就明白,渝北川的目标是自己!

“吼……”

生死之间,秦霄爆发出所有的潜力,努力突破了渝北川针对自己,似乎缠绕着自己的威压,举起了手中的大刀,挡在了面前。

这个时候,它唯一能做到的,只有这一点,对于这一点,它自己信心满满的,毕竟手中的玄铁大刀,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秦霄的举动,在渝北川的眼里,是那么的缓慢,“问剑”爆发的光华,瞬间凝成一道暗金的光束,朝着秦霄的脖子而去。

没有声响,暗金的光束划过秦霄的大刀,切豆腐般继续向前,从秦霄的脖子上一闪而过,没如它身后的墙壁,溅出两点火星。

“铛啷……”一声,秦霄的断刀落在地上,吓得七娘身子一扭,向后方急退数十步。

“好快的剑!”秦霄惨白的眼瞳一变,它只来得及说上一句,一道血箭从它的脖子上激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