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小狼崽叼走了小霜白

小说: 指挥官的小娇娇甜翻了 作者: 木头兮 更新时间:2021-01-14 00:50:41 字数:5551 阅读进度:109/123

山间别墅距离城区还挺远的,正常驾驶轿车也至少需要花上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时间,但是这对于体内拥有晶体能量的小霜白而言显然并非什么难事,约莫十几分钟后,小霜白已经踩着滑板进入了繁闹的城区地带。

在此之前,小霜白有过几次被哥哥带出来的经历,但前面那几次都是哥哥带她出来,放小霜白到一个地方让她等着他回来接。

而这次显然不同,这次是小霜白自己跑出来了。

并且,去的还是她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到了城区以后,由于人口密集,活动范围缩小,小霜白只得放慢了滑行速度,慢吞吞地穿梭在流光溢彩的街道上。

小霜白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也没有想过自己的目的地。

小家伙的脑子里并没有那些复杂的概念,唯一清楚认知的一点就是,要走得越远越好。

在小霜白要从川流不息的路口滑行过去时,身旁正在等红绿灯的大人被小家伙吓了一跳,把差点闯了红灯的小家伙一把拉住了,“小朋友,要等绿灯亮了才能过马路!”

小霜白第一反应是推开了陌生人的手,因为脑袋上扣着兜帽,只露出半张小脸,听到大人的话,似懂非懂地软糯重复:“绿灯。”

“对啊,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他们没有在你身边吗?”大人看到这么漂亮可爱的小家伙自己滑着滑板在马路上过马路,实在有些担心。

小霜白虽然模样粉雕玉琢可爱得很,但小脸上却并没有什么表情,她看着这个陌生人,似乎是在思考陌生人的话。

一直到绿灯亮了,陌生人好心提出要送她回家的话。

小霜白听到这句话,终于是明白过来了什么,想到亲眼目睹着柠柠昏倒在爸爸怀里的那一幕,小霜白仿佛是一下子对“回家”这两个字产生了生理排斥。

小家伙大大的眼睛覆上一层薄霜,说“不用”,然后压低兜帽,在身旁那个大人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哧啦一声,是小霜白速度极快地滑过了马路了,根本不给陌生人追上来的机会。

摆脱了人以后,小霜白继续往城区中心靠近。

小家伙毕竟还只是一只两岁的小兔宝宝,又跑出来了半天,早就饿坏了。

因为这次没有哥哥帮她买吃的,小霜白就自己滑着滑板在小吃街逛了一圈,找到了她喜欢的草莓球球,然而,就在她拿起通讯器进行付款时,却被店员无奈告知——

“小朋友,这里是R国凛星,必须要使用R元支付哦。”

小霜白呆慢地眨了眨眸子,低头看了看自己小手上抱着的通讯器,又抬头看了看橱窗里的草莓球球,最后收起了通讯器,小手攥着双肩包背带,脚尖勾起滑板,踩着滑板离开了。

·

凛星的2号实验基地,分化人实验室内。

此时已经到了晚上,基地里的人陆陆续续下班了,赵院长却还留在实验室内,反复地盯着光屏上投放的那几秒监控画面。

那天秘密约见薄星爵谈及第十一次序号分化人一事的时候,赵院长隐约听到身后有传来一声轻响,尽管当时被薄星爵的说服了,但事后赵院长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放心,这才调取了当天的监控画面。

私自重新孕育曾经被总统亲自下令叫停的失败试验品是死罪,他之所以约见薄星爵,不过是因为手里握有薄家的把柄,才敢把第十一次序号分化人的事情告诉薄星爵的,他也相信薄星爵不会告发他。

但倘若这件事被第三个人知道了,那就不一定了。

因此,赵院长才决定调取了那天的实验室,想亲自调查一下那天发出的那一声异响究竟是不是他产生了幻听。

监控画面一开始很正常,直到他跟薄星爵交谈了几分钟以后,也就是他此时此刻正反复回放的这几秒监控画面——

透过光屏,赵院长看到了一团模模糊糊的很小的黑影从壁龛的一排药剂一闪而过。

那一团黑影有多快呢,快到连监控画面都没有办法清晰地捕捉出来那是什么东西,只能大概看到是一团小黑影。

而监控画面中的赵院长,也正是因为那一团小黑影出现后才蓦地起了身的。

也就是说,那并非他的错觉,他当时的的确确是听到了那一声异响的。

为此,赵院长又将光屏上那一团小黑影出现的不到两秒的画面单独截取下来,利用仪器数据进行比对,最终从模模糊糊的一团小黑影中分析出来的结果显示——

这是一个两岁小孩的身影。

看到这个分析结果,赵院长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

他原本甚至还揣测着是不是有什么不明基因生物从地下实验室里跑出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能够安然无恙从他的凛电门离开,那他一定要把这只生物找出来好好研究一番。

但现在结果显示,这竟然会是两岁人类小孩的身影。

是什么样的小孩……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闯进分化室,还从凛电门脱身离开……

这一认知,让赵院长好奇心更甚,他将打印出来的两张图像数据平铺在办公桌上,仔仔细细地研究起来,甚至做好了彻夜不眠也要研究出点什么来的准备。

也因此,赵院长并不知道的是,几乎是在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化作透明的形态,光明正大地穿进了重重密码锁的的分化人孕育室。

在踏入隐秘的分化人孕育室后,邢斯淇恢复了人形,不紧不慢地走到了繁殖孕育箱那里,一双妖冶的眼眸垂下来,视线好整以暇地落在了繁殖孕育箱里的一头小狼崽身上。

那是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狼崽,除了头部和爪子呈现浅浅的象牙白,皮毛柔美雪白,瞳眸则是渐变的浅蓝色。

小东西看样子正在处于分化阶段,像是一头初初长成的雄性小狼,很慵懒地趴在繁殖孕育箱内,正在慢慢悠悠地舔弄着自己的小爪子。

邢斯淇看了一会,抬手敲了一下机箱,小狼崽毛茸茸的耳廓竖直,抬起头。

一双狼的眼睛撞进邢斯淇视线里。

精锐的,带着野性的。

甚至看邢斯淇的眼神,也好像仅仅只是在打量他是不是一个方便下口的猎物。

这样的眼神,让邢斯淇对这只小狼崽更加满意了。

看起来,小东西身上的确有着不可控因素。

他很期待,这只小东西的褪变。

邢斯淇轻易打开了繁殖孕育箱箱口,在小狼崽蓝眸竖成直线扑上来时,将准备的药剂针管刺入了小狼崽的体内。

只半秒不到,小狼崽瞬间失去意识,落入了邢斯淇的手中。

并被邢斯淇从分化人实验室带走。

·

小狼崽再次睁开眼睛时,映入眼帘的,不再只是一个小小的透明的繁殖孕育箱,而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

整个客厅除了沙发,以及衔接着墙壁锁住小狼崽颈脖的锁链,没有任何摆设装置。

而邢斯淇此时很优雅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用冰凉的末端,轻轻地梳着怀里小兔子的皮毛,听到锁链发出轻微碰撞声以后,邢斯淇慢慢地抬起眼皮,看向了被锁在墙边的那只双目锐亮的小狼崽,弯了一下眼问:“想吃吗?”

邢斯淇很清楚,作为一只孕育阶段的分化人,实验室那边只会用营养剂喂养小狼崽,不可能让小狼崽还保持嗜血本性给小狼崽喂养活物的。

但邢斯淇此时此刻要做的,恰恰是要激活小狼崽本该有的狼性。

小狼崽盯着他手里抱着的皮毛雪白的小兔子,发出稚嫩的低吼声,狼爪伸出尖利指甲,在光滑的地板上挠着,很想要扑上去,脑袋却又被锁链禁锢住了,完全没有办法挣开。

邢斯淇把小兔子很随意地往小狼崽脚下一扔。

然而,小狼崽只是扒住小兔子嗅了一口,大概是被实验室那帮人打过特定针剂的缘故,小狼崽并没有立即咬上去,还撇开了小兔子,仰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等着被投喂营养剂。

也正因此,从小狼崽口中逃脱的小兔子被邢斯淇重新拎了起来。

“这些愚蠢的人类可真会瞎折腾。”邢斯淇轻蔑笑了一声,故意当着小狼崽的面,用水果刀捅破了小兔子的肚皮。

小狼崽第一次嗅到了来自猎物的血腥气味,浑身血液沸腾起来;这一次,当被开膛破肚的兔子扔在了小狼崽脚下,小狼崽当即被激活了本该有的雪狼天性,嗷呜一口咬上去,撕碎了死去的兔子。

“这样的食物,是不是比那些营养剂好吃多了?”邢斯淇看到小狼崽开始撕咬那只兔子,这个画面让他身心舒畅起来,并且柔声告知小家伙,“你是狼,天生就是喜欢吃这种白白嫩嫩的小兔子的,明白了吗?”

但是,邢斯淇的很快发现自己低估了实验室那帮家伙。

赵院长注射在小狼崽体内的特定针剂,使得小狼崽对猎物的血腥气味产生了极致的排斥反应,小狼崽本能的想要将兔子吃干抹净,却因为体内的排斥反应,小狼崽虽然凶狠地把那只死去的兔子撕碎了,却迟迟不肯下咽。

邢斯淇看明白了这一点,只得冷笑一声,扯下墙壁上的锁链,不顾小狼崽疼痛,将其拽进了房间锁上。

实验室的赵院长怕这只雪狼孕育分化成人后真的会出现什么不可控因素,也怕到时候控制不了雪狼,会让这只雪狼分化人伤害到人类,因而在只仅仅只差最后一步的情况下,迟迟不敢给这只雪狼分化人注射最后的那一支分化药剂。

但这对于邢斯淇而言,非但不会是什么值得担心的点,相反的,他巴不得这只雪狼越厉害越不可控才好,只有这样,才有足够的能力为他所用。

至于到时候这只小雪狼会不会伤害到人类,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因此,邢斯淇耳几乎是半点顾虑也没有,便给这只小雪狼分化人注射了最后的那一支分化药剂。

等到注射完分化药剂之后的四十八小时后,小雪狼就会完成从雪狼形态到人类形态的分化褪变。

在此之前,他得给这只小狼崽挨饿挨饿。

看着小狼崽被注射了分化药剂后渐渐失去意识趴在了地上,邢斯淇打量了一会,仿佛已经能够想象到这只小雪狼将来必然可以帮他做很多他没有办法做的事。

想到这些,邢斯淇的目光逐渐温和起来,难得伸出手揉了揉小狼崽的脑袋说,“等你醒了,再带你去觅食。”

到时候,小东西饿肚子了,总会想吃肉的。

邢斯淇想着小狼崽将那几只小兔子拆腹入骨的画面,心情愉悦至极,锁上了房门出去了。

然而,邢斯淇并不曾想到的是,小雪狼身上不可控因素提前爆发了,在服用了分化药剂后,按照药剂说明,小雪狼原本应该是要在四十八小时以后才能完成分化苏醒过来的,可事实上却是,小家伙在分化药剂的药物作用还在体内褪变时,就提前醒过来了……

此时小雪狼虽然仍然还是雪狼形态,但力量相较之前已经是天壤之别,小雪狼低头,很轻易就咬断了锁住了自己颈脖的锁链,但不知怎地,挂在颈脖上的项圈却没有办法咬开。

小雪狼咬了几次就作罢了。

他从地上慢慢站了起来,环顾了一遍房间,显然并没有忘记之前被拖进这个房间的情景。

小雪狼很聪明的把逃跑路线落在了窗户上,他两步跃上了窗口,咬开了窗栏,从幽冷的夜色纵身跃落,越过高楼的窗户阳台,短短半分钟内,迅速隐匿消失在了这座公寓楼处……

·

另一边,此时的小霜白已经离家出走快十几个小时了,她身上唯一能联系人的通讯器也没电了。

小霜白正坐在公园喷泉边上的长椅上,把背包里能吃的小零食都翻了出来,差不多都吃完了,却还是觉得饿饿的。

小霜白摸了一下扁扁的小肚子,又很惆怅地扒了扒小兜帽。

此时已经很晚了,公园里并没有其他的人影。

小霜白抿了抿小兔子嘴巴,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一片青青草坪上。

小霜白把滑板和双肩包放在了长椅上,警觉地四下望了望,确定周围没有人,这才一秒变回了小垂耳兔形态,一蹦一跳跑到了草坪上。

小脑袋埋进草丛间,两只小爪子抱住一小撮青草,小兔子嘴巴鼓动起来,一口一口地啃起了草草。

啃完一小撮,又抱住下一撮继续吭哧吭哧地吃草。

小霜白吃得香喷喷的,小垂耳也不由自主晃了两下。

吃了好一会,小霜白觉得嘴巴有点累了,想歇一会,两只小爪爪抬起来,捧住小脸揉了揉,把小爪子舔舐一遍,再用爪子擦干净小兔子嘴巴。

做完这些,小霜白刚想就地趴一会休息休息再继续吃小草草来着的,然而就在这时,小霜白忽然嗅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气息,一下子警觉地立了一只耳。

小霜白看到前面有石头,立即就蹦跳到了那块漂亮的石头后面,用小垂耳埋住小脸。

可饶是如此,小霜白还是清楚无比地感觉到了,有一股充满野性的气息正在靠近自己。

让小霜白整个小垂耳兔浑身上下细胞都在发出惊恐战栗信号的气息……

直到那道比小垂耳兔高出很多很多的黑影跨过石头,笼罩住了小霜白,居高临下地低下头。

幽蓝的眼睛。

那是……小兔子的天敌。

是,是会吃小兔子的狼的眼睛……

因为过度的恐惧,小霜白两只垂耳簌簌发抖地立起来。

小霜白很害怕地吸了吸小鼻子,鼻尖一下子变得通红。

两只短腿抖颤发软着,硬着头皮后退一步,那头身形比她高出数倍的小雪狼就逼近一步。

小霜白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草坪尽头的观景岩石底下,终于退无可退,被面前冷酷的雪狼堵在了岩石边沿。

雪狼的眼睛在暗夜里泛着幽蓝的光芒,凌厉而锐亮地盯住脚下的小垂耳兔。

周遭的空气皆被令兔子恐惧的气息包围。

小霜白彻底被吓趴下了,整个小兔子蜷缩成了一小团,雪白的小毛球尾巴在屁股后面颤巍巍地晃动。

雪狼抬起尖锐的前爪,缓缓按在小霜白的后脖颈上。

小霜白瞬间被吓得发出奶唧唧的一声,“叽!”

泪水在清澈漂亮的大眼睛转了转,打湿了湿漉漉的睫毛。

小霜白很想要反抗,可小兔子的恐惧本能又让小霜白浑身怂成一团,只知道呼吸短促地抖颤叽叫,别的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小雪狼的爪子按在小垂耳兔的后脖颈上,迫使小垂耳兔无法动弹,然后,低头凑近了,嗅了嗅。

奶呼呼的一只小兔子。

白白软软的,眼睛又湿漉漉的漂亮。

比繁殖孕育箱的营养剂好闻,比那个人捅死了放在他嘴边的那只兔子要好闻无数倍,比他闻过的所有气味都要来得好闻。

小雪狼张开嘴,叼住了小霜白的后脖子。

像是俘获了什么至宝。

在无人的深夜里,小狼崽叼走了小霜白。

-

-

(下午可能还有更,也可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