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说: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作者: 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4 字数:4365 阅读进度:13/19

说话的女子是魏充仪。

她昂首,斜眼睨着孟妤兮,鲜红的嘴唇勾起一丝讥嘲的笑容。

话音尖细又刻薄。

孟妤兮在心底轻轻地叹了声气。

人生不易。

她连门都还没进就要开始面临战场。

系统给了她一个冰冷的鼓励:“宿主加油。”

孟妤兮依旧没有搭理系统,没空。

她含笑,不慌不忙地回应:“是德妃娘娘……”

但她的话音一出,还没等孟妤兮继续道,魏充仪便打断了她,面色倨傲不屑:“别妄想用德妃娘娘来压制本宫。”

她冷笑一声,眼底乍现狠光:“你一个小小的美人,竟然也敢来南天台,真不知羞耻!本宫今日就来教教你规矩!”

“来人。”她扬声道:“把她给本宫拖下去,杖责二十。”

最后几个字,她的语气格外重,神情里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与得意。

站在她身旁的贤嫔也看着孟妤兮,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魏充仪身后的太监朝着孟妤兮走来。

孟妤兮此时依旧僵持着行礼的动作,见这两人都没有出声让她起身的意思,她先站了起身。

膝盖半蹲的姿势着实累人,就像扎马步一样。

太监走近。

孟妤兮身后的白芍神色微凛,向前一步,展开手臂,拦住那些太监。

“你们想干什么?”

见状,那些太监滞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眸看向魏充仪。

魏充仪的神色变冷:“废物,还不快给本宫拿下她!”

闻言,那些太监开始动作。

白芍一人抵挡不了数人。

眼看着就要被那些太监钳制,孟妤兮突然看向白芍,缓缓道:“白芍,别挡了,回来吧。”

白芍回眸看来。

见主子神情,她似懂了什么,收回手,不再抵挡,往后退了一步。

魏充仪似也对孟妤兮这话有些疑惑,她蹙了蹙眉,随即勾唇,嘲讽一笑:“怎么,知道自己罪孽深重,所以这是打算认罪俯首了?”

话音落下,她不等孟妤兮回应,便扬声令下:“拿下她。”

太监闻言,正打算动手,孟妤兮突然道:“魏充仪且慢。”

她抬眸,笑得美艳:“嫔妾是有宴帖的。”

说罢,孟妤兮身后的白芍便从衣袖里将李嬷嬷送来的宴帖拿了出来。

后妃来南天台出席晚宴是不需出示宴帖的,但孟妤兮多长了个心眼,在临走时,突然叫白芍拿了宴帖。

如今倒也多亏是带上了宴帖。

魏充仪被她的笑容恍了恍神,在白芍将宴帖拿出来后,她便回过神,只是神色更冷,眼底的嫉妒更深。

她往日不曾发觉,今日近看,这孟美人的容貌当真绝色。

怪不得几次三番被皇上召见侍寝,被皇上惦记着。

这更坚定了魏充仪想要弄死孟妤兮的决心。

“魏充仪瞧瞧,这可是德妃娘娘给的宴帖?”孟妤兮从白芍手里接过了宴帖,双手呈上。

魏充仪眯了眯眼,接过宴帖,仔细查验。

半晌。

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古怪了起来。

见她神情,孟妤兮微扬长了脖子,也看向了那张宴帖,似有些疑惑:“魏姐姐可有瞧出这张宴帖的真假?”

她刻意拉近了称呼。

“嫔妾瞧着这张宴帖挺贵重的,像是真的啊。”孟妤兮的目光流连在宴帖上的那些金边上。

皇家的宴帖上都是镶金戴玉,十分贵重。

拿在手里都沉甸甸的。

话音落下,她的神色似又有些不敢置信:“不过方才听魏姐姐所言,嫔妾这心底又总觉得不那么真实。魏姐姐说的没错,嫔妾一个小小的美人,怎么能有此荣幸出席如此盛大的宴会。”

“呀!”孟妤兮突然惊叫出声,她捂着嘴,神色惊慌:“这宴帖莫非是假的?”

魏充仪紧咬着牙,她的脸色由白转青再转黑。

难看极了。

手里拿的那张宴帖也变得十分烫手。

可孟妤兮的小嘴还在喋喋不休,她突然拉着魏充仪的手,面色尽是担忧:“魏姐姐,嫔妾有些害怕,不如您陪嫔妾去找德妃娘娘看看这宴帖究竟是真是假如何?”

“若是假的,魏姐姐您可要替妹妹作证,妹妹胆小,这宴帖可不是妹妹敢伪造的。”

魏充仪有些嫌弃地甩开孟妤兮的手。

但孟妤兮却恍若不觉,她又重新拉住了魏充仪的衣袖,慌忙道:“时辰不早了,魏姐姐,我们得快些去找德妃娘娘。”

说罢,她便拉着魏充仪转身。

魏充仪气得脸色大变,突然大吼出声:“你放肆!”

孟妤兮停下脚步,有些委屈回眸。

“魏姐姐,您怎么了?”

魏充仪被她这委屈的神色噎得心梗。

偏生还不能发泄。

她只能又嫉又恨地瞪着孟妤兮。

魏充仪放不下面子,一旁的贤嫔突然走上前,从魏充仪的手里拿过了那张宴帖,她垂眸看了看,随后抬眸,对着孟妤兮含笑道:“这宴帖是真的。”

“真的?”孟妤兮惊讶出声。

“恩。”

尽管贤嫔已经做了肯定的回应,但孟妤兮似乎依旧不敢相信,她有些疑惑地看向了魏充仪:“魏姐姐,贤嫔姐姐说这张宴帖是真的,您觉得呢,是不是真的?”

她就非要魏充仪亲口说出这张宴帖是真的。

魏充仪如今是上不来下不去,她狠狠地瞪着孟妤兮,被气得脸色发绿。

见她依旧不出声,孟妤兮担忧地抿了抿唇:“嫔妾这心里还是不太踏实,魏姐姐,我们还是去找德妃娘娘验验真假吧。”

这一次孟妤兮没等魏充仪开口,她很快便十分贴心地道:“魏姐姐没关系的,您不愿陪妹妹,妹妹自个儿去找德妃娘娘。”

“不过还是感谢魏姐姐提醒,妹妹若真拿了这张假的宴帖去出席中秋晚宴,那才是罪孽深重。”

话音落下,孟妤兮便对着两人俯身行了礼,似就要转身去找德妃娘娘。

见状,贤嫔蹙了蹙眉,这个孟美人也太不识好歹。

但偏偏,她们此刻还不能把她怎么样。

还得顺着她。

因为这张宴帖是真的。

那就说明,这孟美人能来出席中秋晚宴,是经过皇上和德妃娘娘筛选同意的。

她们质疑她出席中秋晚宴的资格,那就是在质疑皇上、质疑德妃娘娘的决断。

所以,此时是万万不能让她去找德妃娘娘的。

不仅不能让她去找德妃娘娘,还要让她闭嘴。

不能将此事透露出去。

贤嫔碰了碰魏充仪的手肘,眼神示意她。

魏充仪此时哪怕再怎么生气,再怎么愤怒,但也知道,不能让这孟美人去找德妃娘娘。

见孟妤兮转身,她咬了咬牙,眼神宛若利刃一般地盯着孟妤兮的后背,恨不得把她凌迟处死。

魏充仪道:“是真的。”

孟妤兮勾唇。

下一刻,她转身,脸上的笑意瞬间不在,似有些茫然:“魏姐姐您说什么?”

魏充仪被孟妤兮的反问气得浑身发抖,她极力克制着怒火,又怒气冲冲地重复了一遍:“本宫说这张宴帖是真的!”

“是真的?”孟妤兮的小脸上乍现惊喜:“那意思是妹妹能去出席中秋晚宴对吗?”

“对。”魏充仪咬牙切齿,看着孟妤兮笑得明艳的模样,魏充仪恨不得冲上去撕烂她那张脸。

孟妤兮像松口气般地拍了拍胸脯,感激一笑:“这下妹妹就放心了。”

话音落下,她友好地提议道:“时辰不早了,魏姐姐,贤嫔姐姐,我们一起进去吧。”

魏充仪冷哼一声,恶狠狠地瞪了她几眼,转身离去。

那眼神仿佛是在告诉孟妤兮,让她等着,她迟早有一天会收拾她。

贤嫔则对着孟妤兮温婉地笑了笑,随后也跟着转身离去。

侧门处只剩下孟妤兮一人。

身后的白芍道:“主子,您为何一开始不把宴帖拿出来啊?”这样不是能少很多麻烦吗?

孟妤兮疑惑:“不是魏充仪不让我开口吗?”

这倒也是。

想起魏充仪方才离开时气得发绿的脸色,白芍一阵舒爽。

“主子,您真厉害。”

闻言,孟妤兮脸上的笑意倒是渐渐散去。

不,她不厉害。

这都是被磨练出来的。

在祁昱身边待久了,其他人,她甚至都不觉得怎么可怕。以至于能冷静思考,理智反击。

最可怕、最厉害的还是要属祁昱。

她随时能被秒成渣渣。

————

孟妤兮走进侧门。

被宫人带着不知走了多久,才找到地方。

南天台名副其实,当真是天台。

像是一座百米高山。

能在山顶的,自然是皇帝,而她们妃嫔,在半山腰。在山底的,坐着朝臣,距离山腰,有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是一处观景的好地方。

地势挺高,环境清幽,适合赏月。

天台的四周立着高柱,上面挂着灯笼。

场地被布置的极其奢华,很有皇家的份儿。

饶是孟妤兮前世是富三代,见过不少世面,却也被这场景的奢华程度震撼。

怪不得男人都想当皇帝,女人都想入后宫。这种纸醉金迷、钟鸣鼎食的日子,谁都不能抗拒。

“美人,您坐这儿。”宫人带着孟妤兮来到了她们这一阶层最靠后的地方。

孟妤兮坐了下来。

好巧不巧的,她的位子正好和贤嫔挨在一起。

而坐在贤嫔对面的,就是魏充仪。

她们似也没想到孟妤兮会坐在这里,脸色瞬间变得难看,特别是魏充仪,那眼神,像是要把孟妤兮看出个窟窿出来。

孟妤兮抬眸,朝着魏充仪挤出一抹天真无暇的笑容。

极其友好。

魏充仪心一梗,险些被气得丧命。

她猛地收回了眼。

时辰将至,又来了不少后妃。

接下来来的后妃,孟妤兮大多见过。

例如德妃,又例如柔妃。

两人是相协而来,脸上挂满了笑意,面上一派其乐融融。

在场的妃嫔们起身行礼。

德妃含笑道:“中秋佳节,各位妹妹都不必多礼,坐吧。”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德妃的话音落下后,她的眼神在孟妤兮那处停留了几瞬。

柔妃也看了过去。

脸上的笑意更深,神情更复杂。

而埋着脑袋的孟妤兮,对此一无所知。

两人入座。

南天台内,无论是后妃还是朝臣,都在静待着皇上到来。

暮色弥漫,华灯初上,日光渐渐转变为柔和的月光。

中秋夜,天上圆月高悬,皓月当空。月光贯穿在灯笼散发的红光中,倒是十分喜庆。

不少后妃开始窃窃私语,攀谈起来。

不过孟妤兮却总觉得她们的目光都时有时无地看向她。

一样的带着审视。

还有不怀好意。

孟妤兮心有瑟瑟,只身一人坐在那里孤苦伶仃,她第一次意识到,她似乎成为了后妃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早就过了用晚膳的时候,她本想拿一块摆放在面前小桌上的糕点吃,但不知怎么回事,孟妤兮却不敢下手。

她总觉得稍不注意她就会魂归西天。

还是不知道原因的那种。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尖细悠长的通报声突然传了出来,由下至上,像是带着利刺,能扎破苍穹,嗓音贯天。

“皇上驾到。”

一声落下,在场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了起来。

而方才关注孟妤兮的后妃们也顿时收回了眼神,埋首,俯身跪了下去。

南天台,此起彼伏的请安声震天。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孟妤兮也跟着跪了下去。

落在她身上的那些眼神终于没了,孟妤兮暗自松了口气。

她第一次觉得,原来有祁昱的地方也不是那么可怕。

但当在看到祁昱的第一眼后,孟妤兮决定,她还是收回方才所想。

这才是最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