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小说: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作者: 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21 字数:5062 阅读进度:9/19

姝昭仪之所以敢明目张胆地给孟妤兮送蟠桃,便是仗着在这宫里,还无人知晓孟妤兮对桃子过敏一事。

所以,哪怕太医查出来孟美人发病是因吃了她送的蟠桃,但姝昭仪依旧可以脱身。

只要她一口咬定她并不知孟美人对桃子过敏。

毕竟,对桃子过敏一事,可连孟美人自个儿都不知晓呢。

此事还要追溯到两月前的一次宴会。

姝昭仪的生辰宴。

孟美人位份虽低,但栖云阁距离临华宫很近,是以,姝昭仪的生辰宴,也邀请了一向与她不对付的孟美人。

姝昭仪虽为正二品昭仪,但长相样貌在美人如云的后宫里来说,算不得出众。

这也一直是姝昭仪的痛。

正是因此,所以后宫里比姝昭仪位份低的妃嫔们,每次面见姝昭仪,都会收敛风华,特意打扮的朴实无华,生怕抢了姝昭仪的风头,惹她不快。

但哪知,这孟美人自入宫后,却半点儿不懂收敛,每日都把自个儿打扮的花枝招展。

孟美人容貌出尘,长得如花似玉、楚楚可人,稍一打扮,便是连女子都移不开眼,光彩夺目。

这更是刺痛了姝昭仪的眼。

但没想到,后来,这孟美人竟然还堂而皇之地在后宫里耻笑她的容貌。

一个农夫之女的下贱胚子,也配和她比?

所以姝昭仪找了个时机,好生修理了一番孟美人。

罚她在御花园从日出跪到日落。

而姝昭仪的生辰宴邀请孟美人,也是存着羞辱她的目的。

但谁知,这孟美人除了美貌,竟一无所有。

眼皮子浅,没见过世面,小家子气,根本不需姝昭仪出手羞辱,她便自个儿把自个儿在众人眼底彻彻底底地羞辱了一遍。

也是在那次宴会,姝昭仪才暗中得知孟美人对桃子过敏。

她那日的生辰宴会上,也搁了不少蟠桃。

许是这孟美人没见过如此上乘的蟠桃,一到宴会上便吃了不少。

在宴会当日,孟美人便昏倒在地,更是全身泛红,冒小红点,高烧不退。

此后一病不起。

姝昭仪暗中找太医打听过,太医猜测为过敏之症,但因不知是由何引起的过敏,遂不敢妄言。

孟美人病倒卧床昏迷不醒,不能言语,但姝昭仪心里却大概有数。

所以她将此消息压了下来,吩咐太医告诉孟美人她仅是风寒发烧而已,不得将是过敏之症的原因告知孟美人。

太医照办。

只不过孟美人可能对桃子过敏一事总归是姝昭仪的猜测而已,并非是太医确诊的事实。而她今日给孟美人送蟠桃,也是试探之举。

所以她才必须看着孟美人吃下蟠桃。

在回临华宫后,姝昭仪便一直等着消息。

等着栖云阁传太医的消息。

只是她没等来栖云阁传太医的消息,却先等来孟美人又被皇上召见侍寝的消息。

还不到酉时,孟美人便被敬事房的暖轿抬去了太极殿。

姝昭仪妒意横生,这还是后宫里的第一人,在还不到酉时,也没有沐浴更衣,便被接去太极殿的后妃。

但在嫉妒之余,姝昭仪心底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

孟美人今日吃了蟠桃。

她可见过孟美人过敏发作时的样子,满身红点,密密麻麻的,又丑又恶心。

姝昭仪本是想让孟美人引发过敏之症,然后她再窜通太医,让孟美人慢慢病逝。

但她没想到,这孟美人今晚会被皇上召见侍寝。

像是天意。

连上天都要助姝昭仪一把,助她弄死孟美人。

若是让皇上瞧见了孟美人过敏发作时的那副模样,姝昭仪勾唇,倒是不用她动手,这孟美人也必死无疑。

心情颇好的姝昭仪在宫里独舞,与此同时,太极殿的宫人也到了临华宫。

甘松对着站在宫外的九嬷嬷道:“嬷嬷,劳烦您进去向姝昭仪通报一声,皇上宣见。”

九嬷嬷诧异,心有疑惑,但还是入宫通报。

皇上宣见,九嬷嬷不得不进殿打断了姝昭仪的独舞。

她躬身道:“昭仪娘娘,皇上宣见。”

话音落下,姝昭仪的动作一乱,殿内的琴音相应地停了下来。

顿时安静。

她回眸,神色惊诧,还隐隐带着几分不安。

喃喃自语:“皇上宣见?”

————

太医为孟妤兮开了方子。

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孟妤兮的耳根、颈部、手上全都遍布着小红点,且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消退下去的迹象。

想来今晚她是不能侍寝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孟妤兮渐渐开始觉得有些头晕乏力。

她只想回宫休息。

只是坐在大殿上的人却一直没有出声。

奏折在他手里被随意地翻着。

连动笔都懒得动,都是在他看完奏折后,懒洋洋地吐出几个字,一旁的奉和便跟着在奏折上批注。

孟妤兮听不懂。

她也不想听,自觉屏蔽。

尽管祁昱在处理政务,但他却没有一点儿要出声让孟妤兮退下的意思。

孟妤兮等了等。

等到实在是头晕发困后,她才站了起来,看着祁昱道:“皇上,嫔妾身子不适,今晚恐不能侍寝。”

这道声音在安静地殿内响起有些突兀。

奉和的笔顿了顿。

他侧眸看了一眼依旧在翻阅奏折的皇上,随即回眸,也装作没有听见,继续在奏折上批注。

见状,孟妤兮想了想,狠下心来道:“既然如此,那嫔妾能回宫吗?”

她想回宫休息。

但她又怕惹祁昱不高兴,所以这句话她问的非常忐忑。

孟妤兮提着心等了良久,她才听见从大殿上传来一道散漫的嗓音。

“恩。”

闻言,孟妤兮松了口气,转身提步。

但就在她转身刚踏出一步时,身后突然又传来了一道嗓音。

“朕让你走了?”

祁昱抬起了眸,目光落在女子纤细单薄的后背上。

孟妤兮一怔,不是他回应的“恩”吗?

“坐下。”祁昱又道。

他的嗓音虽不带情绪,但却莫名地让人畏惧。

孟妤兮顾不得有些发软困乏的身子,忙又走回软榻上端端正正地坐了下来。

看见这一幕,奉和不知怎的,突然出声:“美人,膳房已经在熬您的药了,待会儿会送来太极殿,您若此时走了,会耽误用药。”

闻言,孟妤兮一怔,似有些不敢置信。

她不敢相信祁昱不让她回宫不是在为难她,而是在替她的身子着想。

只是奉和的话已经道了出口,殿内所有的人都听见了,包括孟妤兮。

作为食物链的最底层,遇到上位者的‘关怀恩赐’,孟妤兮要感恩戴德,以示恭敬。

她慢吞吞地抬起了眸,远远地冲着祁昱僵硬地笑了笑。

算是感激。

两人四目相对。

奇迹的是,祁昱竟也回了她一个笑容。

且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

孟妤兮心有疑虑。

下一瞬间。

就在祁昱越来越大的笑容下,孟妤兮眼睁睁看着跪在他脚旁边的奉和飞了出去。人撞在了一旁的柱子上,又猛地跌落在地。

肉身与柱子、地面相撞的声音在殿内清晰地响起。

但殿内的宫人却都没有任何反应。

好似已经习以为常。

唯独孟妤兮。

她的脸色一白,忙是侧眸看向了趴在地上的奉和身上。

奉和趴在地上。

无声无息。

不会死了吧?

孟妤兮咬紧了唇。

良久。

祁昱:“滚过来。”

话音落下。

突然,原本一动不动地趴在地上的奉和瞬间站了起来,像是没事人一般,又走去御桌旁跪了下来,继续批注奏折。

好似方才被踢飞出去的人不是他。

像是没受任何伤。

亦或者,他在忍着。

这一幕孟妤兮看得目瞪口呆。

祁昱身边的人都是这么强悍的吗?

思及此,她又开始担忧起自己的安危。

她若是被这么踢一脚,又或者是被踩上一脚……

祁昱可不止一次说过想踩死她。

想到这儿,孟妤兮颤了颤,坐得更端正了。

早在奉和说完那段话后,他便隐隐察觉到危机。

只是他在皇上身边数年,早就当惯了皇上的嘴,有些话皇上不想说的,就得由他转告。

他方才那段话按理说也没有什么逾距的地方,但不知为何惹怒了皇上。

被踢一脚还是轻的,奉和松了口气,他得仔细琢磨琢磨皇上方才为何突然发怒。

不然,下一次,可不就是踢一脚那么简单。

这下倒好,就祁昱那么一脚,孟妤兮头不昏了,身子也不软了,精神百倍。

一直撑到了宫人进殿通报姝昭仪到来。

————

姝昭仪跟着宫人进入太极殿。

她信心满满。

哪怕皇上知道是她送的蟠桃,但她只要一口咬定她不知孟美人对桃子过敏,便可安然无恙。

来之前,姝昭仪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身上带着紫槐花的香囊,清香逸人。

刚入殿内,她便看见了端端正正地坐在软榻上的孟美人,身形僵硬,更像是在罚坐。

在看见孟美人耳根后冒出的红斑后,姝昭仪眸色一喜,她果然对桃子过敏。

想来孟美人这副样子也被皇上看见了。

殿门口的动静吸引了孟妤兮的注意。

她回眸看去。

姝昭仪却已收回了眼,带着娇媚的笑容,踏入殿内。她莲步走去大殿中央,柔柔地向着大殿上的人行了礼。

“嫔妾参见皇上。”嗓音娇柔婉约。

姝昭仪是带着自信来的。

殿内安静。

……

姝昭仪等了良久都没等来祁昱的抬眸。她脸色自信的笑容渐渐淡去,有些尴尬。

但更多的,是忐忑。

皇上的性情难以捉摸,哪怕姝昭仪稳操胜券,却也有些不安。

还是她身后的孟妤兮突然道:“见过姝昭仪。”

闻言,姝昭仪回眸,看向孟妤兮,含笑:“妹妹不必多礼。”

话音落下,她像是发现了什么,突然惊奇道:“妹妹,你身上这是怎么了?”

她一边道一边走向孟妤兮。

越是走近姝昭仪才看得越是清楚,密密麻麻的红点,可怖极了。

姝昭仪有些发怵,不敢继续往前走,担心自个儿被传染。

她停下了步子,神情担忧,又问:“妹妹这是怎么了?”

孟妤兮看着她。

直到在看得姝昭仪浑身不自在时,她才缓缓开口:“太医说是过敏之症。”

姝昭仪了然于心,她掩盖住眼底的得意,皱了皱眉,像是一无所知:“什么过敏之症?”

“是桃子。”

孟妤兮没有一丝犹豫:“是吃了昭仪姐姐今日送来的蟠桃。”

姝昭仪心头一慌。

她没想到,这孟美人竟然如此不给她颜面,当着皇上的面儿揭穿她。

姝昭仪的笑容变得有些牵强:“妹妹不是在怀疑我吧?”

可是没等孟妤兮回应,姝昭仪便突然转身,走去大殿中央跪了下来,诚恳道:“皇上,嫔妾今日的确给孟美人送了桃子。”

她顿了顿,继续道:“此桃是家父从平谷给嫔妾带回来的蟠桃,嫔妾念着孟美人许是不曾尝过,所以才想着给她送一些尝尝。”

“嫔妾并不知孟美人对桃子过敏,若是嫔妾知道,定然是不会给孟美人送蟠桃的。何况,孟美人自个儿也不知她对桃子有过敏之症,那嫔妾就更不得而知了。”

……

“无凭无据,皇上您可不要听信谗言。”

听到这里,孟妤兮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的确不知这副身子对桃子过敏,而且连她身边的贴身宫女也不知晓。

姝昭仪如此胆大,敢明目张胆地给她送蟠桃,不怕落人口实,估计就是仗着这点。

以前,在孟妤兮刚穿越到此地时,她以为,只要她努力在皇帝那里刷好感和存在感,有龙气续命,就能一直活着。

可是后来她发现,这个皇帝并不是她所想的那般和善,所以她不敢去皇帝那里刷好感和存在感续命,只想着能好好活过这接下来的五十天。

但现在,孟妤兮发现,好像她无论如何,哪怕是缩着脑袋,也都不能好好活着。

因为她避免不了被主动谋害。

她不知她究竟是哪里引起了这些妃嫔的注意,今日是姝昭仪,明日还可能会有其他妃嫔。

孟妤兮一直是一个平凡人。没什么志向,更没有太大的能力,只想衣食无忧地活到老。

她从未接触过这些谋害,更不知该如何面对。

所以在姝昭仪的话语落下后,孟妤兮除了沉默,没有任何办法。

她明知是姝昭仪谋害,但却依旧无能为力。

因为姝昭仪说的没错。

空口无凭,她没有证据。

孟妤兮垂下了眼眸,她的手脚冰凉。

她在害怕。

过敏严重的可能危及性命。

尽管不愿面对,但孟妤兮不傻,她知道,姝昭仪可能是想要她的命。

姝昭仪埋首,没有一丝慌乱,她也能察觉到孟美人的无能为力。

但那又如何。

她没有证据。

姝昭仪还在心底暗喜,皇上今日见了这副样子的孟美人,定然会心生厌恶。

只要皇上厌弃了孟美人,姝昭仪的目的就达到了。

德妃娘娘也会记她一功。

殿内的人各怀心思。

但却都与孟美人的过敏之症有关。

只有一人不同。

就是祁昱。

他丢下奏折,神情闲散:“朕今日宣你,可不是为了此事。”

姝昭仪惊异。

不知怎的,她的心头突然一慌,隐隐有些不安。

祁昱抬眸。

他笑:“姝昭仪让朕背上了个克扣后妃膳食的罪名,该怎么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