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说: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作者: 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17 字数:6503 阅读进度:6/19

殿内无声无息,安静诡异。

孟妤兮蹲在一个小角落里,卑微又弱小。

她看着宫人们默不作声地在殿内来来往往,手脚麻利,不到一刻钟,龙床下就铺好了一张地铺。

与祁昱方才所指的地方分毫不差。

孟妤兮咬紧了唇。

她有理由怀疑,这是祁昱吩咐宫人给她铺的地铺。

果不其然,下一瞬间,殿内便响起了祁昱的嗓音。

“喜欢吗?”

男人就坐在不远处,那把长剑依旧被他拿在手里,只是剑鞘却早已不见,脱鞘的利刃在空中泛着冷而白的光芒。

哪怕没有靠近,孟妤兮却都好似能感受到寒气。

“喜……喜欢。”为了小命,孟妤兮昧着良心颤抖道。

祁昱似乎很满意她的这个回复,空气中响起了他的笑声。

一声接着一声。

低沉悦耳。

只是他每笑一声,孟妤兮的身子就跟着颤抖一下。

心态崩溃,恨不得他能给个痛快。

“去,躺上去朕瞧瞧。”祁昱懒懒道:“看看合不合身。”

合不合身……

孟妤兮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她把目光落在龙床下铺的那张地铺上,仿佛看的是一副棺材。

她的棺材。

尽管如此,但她还是慢吞吞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挪了过去。

整个殿内,只有孟妤兮行走的脚步声。

缓慢而又清晰。

安静至极。

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在挪到地铺旁时,孟妤兮停了下来,鬼使神差的,她回眸看了一眼。

在她身后,祁昱满脸笑意地看着她。

目光下移。

他手握着剑把,长剑轻轻地在他的手上拍着。某一瞬间,孟妤兮好似看见了剑刃划破了他的掌心。她的手也不自觉地痛了一下。

她猛地收回了眼。

不敢再看。

孟妤兮深吸一口气,规规矩矩地躺在地铺上,盖上了被褥。

“好……好了。”

祁昱托着下巴打量,女子的身形娇小,躺在地铺上,被褥里也只微微地凸起了一小坨。她的小脸苍白,神色视死如归。

看似胆小实则胆大。

不过祁昱此时在想的却不是此事,而是,她竟然这么瘦。

祁昱眯了眯眼,暗自审视。如此瘦小的身形,研磨成粉该也没有多少量啊。

这个认知让祁昱有了那么一丝不爽。

孟妤兮提心吊胆地等了良久,才听他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是后宫的膳食不好吗?”

语气听起来不那么和善。

闻言,孟妤兮微愣。

她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不过祁昱似乎也没要她回复。

下一瞬间他就摆了摆手,见状,站在殿内的那些宫人们才如释重负地退了下去。

看来皇上很满意这个地铺。

她们不用受罚。

宫人们退了出去。

接下来,约莫一刻钟的时间,殿内都没有任何声响。

祁昱也没有任何动静。

他就坐在那里,目光在孟妤兮的身上来回扫视。

仿佛在看一块肥肉,思索着该从何处下口。

孟妤兮被他看得冷汗淋漓。

一动也不敢动。

他在看什么?

又不知过了多久,祁昱才突然起身,手里的长剑被他随意地扔在地上。

“砰!”

一道清脆的响声,孟妤兮的心跟着颤了颤。

祁昱提步往龙床走去。

但他却在走到地铺那时停住了脚步。

没继续往前走。

就站在孟妤兮的身旁。

躺在他脚旁边的孟妤兮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他下一瞬间就来上一脚,把她踩死。

孟妤兮闭着眼等。

良久。

身旁都没有任何动静。

她壮着胆子睁开眼看去。

却见祁昱正注视着龙床,目光嫌恶。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孟妤兮的心瞬间如坠地狱,因为龙床上一片狼藉。

是她方才弄的。

完了!

孟妤兮连忙用手护着头。

因为此时祁昱若真想要来上一脚,她没得逃。所以她只能努力护着身体的重要部位。

而她觉得此时,他极有可能会来上一脚。

孟妤兮心慌意乱,好似下一刻她就会魂归西天。

但半晌后。

孟妤兮却见祁昱突然转身,原路返回,他冷声道:“换了。”

奉和很懂皇上的心思。瞬间便吩咐宫人将龙床上的被褥都换了一套。

孟妤兮有惊无险。

夜渐渐平息下来。

但她却不敢松懈。

虽没有与祁昱睡在一张床上,但这却比睡在一张床上更凶险。

因为她要时刻警惕空中突然落下一只脚。

孟妤兮睁着一双大眼。

不敢睡。

她打算熬过这一夜,睁眼到天明。

龙床上没有一丝声响。

气氛罕见的和谐。

三更天。

孟妤兮依旧半死不活地睁着眼。

可随着暖意的入侵,睡意也铺天盖地地袭来。

孟妤兮死死地捏紧被褥,强撑着睡意。

但尽管如此,哪怕内心十分恐怖,她依旧没能撑住,不知何时,她还是没有了意识。

————

翌日辰时。

孟妤兮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下意识检查自己。

可喜可贺,她还是完完整整的。

既没有被踩死,也没有缺胳膊少腿儿。

孟妤兮侧眸看去。

此时龙床上空空荡荡,光滑整洁,空无一人。

皇帝不在。

见状,孟妤兮松了口气,收回了眼,继续坐在祁昱昨夜吩咐宫人铺的地铺上。

她在反思。

反思她自己昨夜为何睡着了。

在这种地方,在这种情况下,身旁还躺着一个残暴不仁、杀人如麻的皇帝,她竟然还能睡着。

哪怕此时天已经亮了,而她也平安无事,但孟妤兮任心有余悸。

她怎么就睡着了呢?

太大意了。

孟妤兮拍了拍脸,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她真是悔不当初。

昨晚,虽然祁昱最后既没有割孟妤兮的舌,也没有砍孟妤兮的手,而他竟还吩咐宫人在龙床下铺了一张厚厚的地铺,似乎十分温柔,善解人意。

但孟妤兮却知道,祁昱的行为举止极其反常。

他如此反常她竟然还能睡着,孟妤兮又忍不住用力拍了拍脑袋。

猪脑子吗?

只知道睡!

其实昨晚见他嫌弃她睡过的龙床,孟妤兮就突然像是被打通了任督二脉,顿时清醒,她知道她昨晚究竟是哪里做错了。

她不该爬上龙床,更不该在龙床上睡着。

或许,这个皇帝有洁癖,不喜欢其他人碰他的床。

而她,更不需要暖床。

是她误解了。

这才惹怒了祁昱,险些丧命。

“唉。”

孟妤兮叹了声气。

这声叹息,有劫后余生的心悸,还有她对自己的责怪。

与狼共室,她竟也能睡着。

而祁昱今早是何时起的,何时走的,她竟也全然不知。

以后可要小心些。

正这么想着,殿内突然响起了推门的声音。

孟妤兮瞬间回神,提起了心。

轻缓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孟妤兮带着紧张抬眸看去。

柳枝走了进来,含笑问:“孟美人,您醒了?”

见是宫女,孟妤兮松了口气。

“恩。”

柳枝道:“皇上去上早朝了。”

孟妤兮不知她为何会突然提起皇帝,但祁昱,哪怕仅是提起他,都让孟妤兮胆颤。

避免尴尬,孟妤兮僵硬地笑了笑:“恩。”

其实不用提起他的。

她没想问。

柳枝道:“孟美人,那奴婢伺候您洗漱。”

得知祁昱去上早朝,孟妤兮连洗漱都十分快速,想着在祁昱下早朝之前离开太极殿。

避免再见到他。

一收拾妥当,孟妤兮便马不停蹄地离开了太极殿。

连宫人已经备好的早膳都没用。

柳枝没有阻拦。

因为皇上没有下旨不准孟美人离开。

祁昱的确没有下旨不准孟妤兮离开太极殿,他甚至还颇有心情地与奉和打赌。

“你猜猜,那个女人会不会乖乖留在太极殿等朕回去。”

奉和听见皇上悠闲自得的嗓音,又微微抬眸看了眼祁昱的侧颜,心想,皇上昨晚应该休息得不错。

今日的心情很好。

其实上早朝时,奉和便有所察觉。

不光是他,连大臣们都对皇上今日的状态,有些惊愕失色。

因为皇上今日格外耐心,不仅如此,整个早朝,皇上从头到尾都没有发怒。

更没有大臣因聒噪被罚。

这个早朝难得的和谐。

很显然,皇上此时提的那个女人是孟美人。

皇上心情好,奉和也能稍微轻松些。闻言,他谄笑道:“奴才猜孟美人定然会留在太极殿等皇上回去。”

一般妃嫔们都恨不得能时时刻刻待在皇上身边,哪里会舍得离开。

奉和也只是根据那些妃嫔惯常的心理来猜测的。

本没问题。

但哪知祁昱却突然嗤笑出声,他意有所指,却不点明,话语耐人寻味:“是吗。”

闻言,奉和疑惑,不懂皇上这话的意思。

但没过多久,当他们回到太极殿后,奉和就懂了。

因为孟美人早已不在太极殿。

————

太极殿内。

伺候孟妤兮洗漱的宫女柳枝走了进来,躬身道:“孟美人在洗漱完后便离开了。”

“那早膳呢?”奉和问。

这早膳可是皇上今早去早朝时特意吩咐的,惊的奉和至今都还难以置信,心神恍惚。

这个孟美人不仅能哄着皇上入睡,竟还能让皇上亲自吩咐备下早膳。

乃非寻常人。

是有大造化啊!

但哪知柳枝却道:“孟美人没用早膳。”

没用?

连早膳都没用便离开了太极殿?

柳枝的话音落下,奉和突然就感觉周身的空气变得冷了起来。

他的心颤颤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大殿上,似乎在等着狂风暴雨来袭。

皇上特意吩咐备下的早膳,孟美人竟然没用。

他此时总算是明白皇上方才所言的意思。这个孟美人果然非同常人。

连早膳都没用,是怕皇上下早朝回来了吗?

奉和能想到的,祁昱自然能想到。

所以当奉和回眸看向大殿上时,便见皇上正勾唇笑着,只是那笑却透露着一股危险之意。

奉和抖了抖,他小心翼翼地问:“皇上,可要奴才派人去栖云阁?”把孟美人找回来。

奉和提着心等着。

片刻。

“不用。”

祁昱笑得阴沉:“去找太医来。”

闻言,奉和微愣。

找太医?

奉和心有疑惑,若是方才,他还能趁着皇上心情好多问几句。

可此时,奉和不敢。

他怕小命不保。

不敢多问,奉和转身,忙吩咐宫人去找太医。

祁昱猜对了,那个女人的胆子最肥,她怎么可能不跑。

只是,他明明猜对了,却更生气。

她竟然敢跑!

祁昱气得牙痒痒。

他可以让她滚,但她不能自己滚。

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处,祁昱早就下旨处死她了。

哦,不。祁昱笑得阴森,他要亲脚踩死。

————

龙潭虎穴之地,孟妤兮怎么可能不跑。

她又不傻。

待她回到栖云阁时,白芍正站在宫门口翘首以盼。

神色里满是担心。

在看见孟妤兮的身影后,白芍露出笑容,忙是走近:“主子,您可算回来了。”

昨日她去膳房替主子拿膳了,所以待她回栖云阁时,主子已经去了太极殿。

侍寝一事,白芍想的比红桑更深。

她知道侍寝的危险。

所以担心到一整夜都没有休息。

今日一早,白芍便派红桑去外打探消息了,而她则在宫门口守着。

她害怕听到的是主子暴毙的消息。

但好在,孟妤兮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虽然孟妤兮昨晚是九死一生,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可此时在看见白芍眼底的担心后,孟妤兮还是笑着安抚她:“别担心,我不是回来了吗?”

话说的很轻松。

但孟妤兮却连早膳都不敢在太极殿用。

但好在,白芍非常贴心,下一刻想到的便是早膳。

她问:“主子,您用早膳了吗?”

当然没用。

不仅如此,孟妤兮昨日的晚膳也没用。

一直饿到现在。

饿得难受,孟妤兮也一直没有搭理系统。

直到她吃饱喝足了后,孟妤兮才懒洋洋地坐在软榻上,在心底呼唤系统。

“系统,你在吗?”

“在。”

系统今日回应得非常快。

而且罕见的,孟妤兮竟竟还从系统的电子音里听出了它的情绪。

像是小孩儿得到了糖果一般,很激动,很高兴。

孟妤兮惊奇,问它:“你怎么了?”这么高兴。

她还是第一次见系统表露情绪。

孟妤兮之前一直以为,绑定在她身上的系统就类似于机器人,只有程序,没有感情。

原来,系统也有情绪啊。

只是在孟妤兮问话后,系统便又恢复冰冷:“没怎么。”

孟妤兮:“……”真傲娇。

算了,不说就不说吧。

她也要花时间理理昨晚发生的变故。

“你的意思是,我昨晚获得了皇帝20%的好感值,所以多了60日生命值?”

“是的。”系统道。

不过很快,在孟妤兮再一次开口前,系统先道:“昨晚你一共获得了61日生命值。”不止60日。

61日?

孟妤兮诧异:“好感值不是20%吗?”怎么多了一日。

系统道:“有一日是存在距离。”

闻言,孟妤兮反应过来。

她昨晚是在龙床下睡的,这么近的距离,时间还这么长,肯定能获得存在距离这一日的生命值。

只是不知系统为何没有单独通知她。

系统听到了她心里所想,反驳她:“我有通知你。”

“有吗?”孟妤兮反问。

系统无语,一针见血:“在你差点被割舌的时候。”

突然被提起伤痛,孟妤兮沉默了下来。

真是有惊无险。

孟妤兮再一次庆幸她的舌头还在。

不过系统是什么时候通知她的?

孟妤兮沉思。

突然,她有了那么一点印象。

好像在祁昱吩咐那暗卫割她舌的时候,系统有在她的脑海里发声。

只是当时情况紧急,而她又太慌乱,所以没有注意。

系统及时道:“就是那时。”

闻言,孟妤兮困惑,她那时就已经获得了一日生命值吗?

一米的距离,需要十分钟才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可她从睁眼到被祁昱下旨割舌,她记得,最多也就两分钟的时间。

哪有十分钟。

孟妤兮疑惑,不过既然生命值已经获得,她便没再纠结这些。

十分钟就十分钟吧。

系统还能算错时间不成。

她问:“我现在还剩多少日生命值?”

系统道:“63日。”

63日啊,那她暂时不用死了。

孟妤兮抿唇笑了起来。

只是孟妤兮还没怎么高兴,脑海里就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影,活生生把她的那点儿快乐踩碎。

是祁昱。

她怎么忘了祁昱!

想到祁昱,孟妤兮竟不知她这新获得的63日生命值是好还是坏。

还有祁昱那突如其来的好感值。

孟妤兮都觉得毛骨悚然。

不敢再想。

孟妤兮问系统:“那这么说,就是1%的好感值可以获得3日生命值?”

“不完全对。”系统道。

孟妤兮听系统解释:“皇帝的总好感值在60%以下,宿主获得1%的好感值能兑换3日生命值。”

“但皇帝的总好感值在60%以上,宿主获得1%的好感值,能兑换10日生命值。”

“当宿主在皇帝心中的好感值达到90%以上,宿主能获得永恒生命值,一直到皇帝死亡。”

听完系统的解释,孟妤兮久久沉默。

半晌。

她缓缓道:“那若是皇帝的好感值一直没有达到90%以上呢?”

系统没有出声,似乎在想该怎么回应。

孟妤兮又道:“我是不是必须在480日内将皇帝的好感值刷到90%以上,否则,就只能死。”

因为根据系统的算法,皇帝的好感值在60%以下时,获得1%的好感值能兑换3日生命值。

那也就是说,她最多也只能获得180日生命值。

当皇帝的好感值在60%到90%之间时,每增加1%的好感值能兑换10日生命值,听起来很多,但实际算一算,她总共也就只有300日生命值。

若是皇帝的好感值一直没有达到90%,那她最多也就只有480日生命值。

“没错。”

听了孟妤兮的理解,系统觉得这是这么久以来,宿主最聪明的一次。

也不算笨的无可救药。

孟妤兮静默。

此时她倒宁愿自己笨点儿,糊涂过日,这样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烦恼。

480日,不到两年的时间。

而且,想到祁昱,孟妤兮觉得她连60%的好感值都刷不到。

那这么说来,其实无论祁昱杀不杀她,她都活不了太久。

察觉到宿主越来越低落的情绪,系统出声提醒她:“宿主,你是不是忘了还有存在距离?”

生命值不仅可以通过好感值获得,还可以通过存在距离。

当好感值刷不上去的时候,宿主可以依靠存在距离获得生命值。

虽然靠存在距离获得的生命值不能叠加,但关键时候,能续命。

万一,就那么一日,好感值就到了90%呢?

孟妤兮没有搭理系统。

她趴在桌上,万念俱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