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说: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作者: 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13 字数:4364 阅读进度:2/19

太极殿内,笙歌曼舞,昼夜不息。

皇上昨儿个夜里赏了一夜的歌舞,直至翌日巳时,司乐又带了一批舞姬来。

这已是换的第五批。

舞姬们都已精疲力竭,疲惫不堪。

但皇上若不喊停,司乐就只能不停地换人。

换到最后没人可换。

舞姬们活活累死。

看着新带的那批舞姬进殿,司乐咬了咬牙转身,找到了皇上身边的掌事太监奉和。

“奉和公公,您可知皇上会何时喊停?”司乐挂着笑容问道。

奉和侍君左右,常伴圣驾,司乐心想,他该对皇上的心意略知一二。

也能让她心里有个数。

站在她身前的奉和面无表情,目光在司乐笑得勉强的脸上扫了扫,冷声道:“赵司乐这是让咱家揣摩圣意?”

闻言,赵茴的脸色白了白,吓得忙道:“公公严重了,我哪敢啊。”就算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揣摩圣意啊。

只是她手下的舞姬们都跳了一夜,若皇上再不喊停,那些舞姬就又要继续上场,身子骨哪里遭得住。

现如今已经病了好几个舞姬了。

赵茴不是担心舞姬们的身子,她是在担心,那些舞姬若是不小心御前失仪,会连累整个乐府。

见赵茴愁容满面,奉和的脸上和善了些,笑道:“别多想,好好干,会有你的好处的。”

闻言,赵茴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

皇上隔三差五的就这么来上一遭,她们已经不堪重负。若是继续如此,看来乐府也该招新人入宫了。

奉和的话音落下,没过多久,便有一小太监匆忙赶来。

“赵茴姑姑,方才有一舞姬昏倒在前殿。”

闻言,赵茴被吓得脸色一白,还未作色,便听那小太监继续道:“您别担心,皇上并未发怒,还下旨赏赐乐府黄金百两。”

是好事,那小太监的脸上也挂着笑容。

一旁的奉和笑道:“你瞧,这好处不是来了。”

得了赏赐,赵茴苍白的脸上总算见了几分真笑:“那舞姬呢?”

“被抬下去了。”

闻言,赵茴回眸对着奉和道:“奉和公公,那我就先去瞧瞧那舞姬。”

奉和点了点头。

赵茴提步离开。

待赵茴的背影消失,奉和这才转身步入殿内。而他脸上的笑容淡去,渐渐变得严肃。

那舞姬在前殿昏倒,皇上不仅没有发怒,还下旨赏赐黄金百两,他人或许不觉有异,但常伴圣驾的奉和却知,这很反常。

皇上可又已经四日不曾入睡了。

按往常来说,那舞姬不会有好下场。但今日,皇上却出奇的耐心和善。

像是积压着风暴。

一旦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奉和揣摩不出圣意,只能提着心。

大殿上,祁昱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懒散地靠在龙椅上,悠闲雅致。

酒香醇厚,一双鹰眸漫不经心地落在舞姬身上,笑意不达眼底。

奉和走近低声道:“皇上,探子来报,文书已传至南昭侯手里。”

“恩。”

祁昱漫不经心地应了声,手里的酒杯轻晃。

他并未回眸,语气随意至极:“来一杯?”

这话是在问奉和。

奉和躬身道:“奴才不敢。”

祁昱轻嗤一声,不再开口,眼底的笑意渐渐变得森冷。

殿内歌舞不停。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太监入殿,在奉和的耳畔说着什么。

奉和面色不变,点了点头。片刻后走近,低声道:“皇上,德妃求见。”

————

毫无疑问,孟妤兮跟随着众妃嫔一同去了太极殿。

她走在最后。

与她同行的,是魏才人。也是月前刚选秀入宫的后妃,年龄不大,长得水灵灵的。

今日的太极殿异常热闹。

众妃嫔等候在殿外时,还正巧碰见了赵茴带着一批舞姬出来。

德妃为首站着。

没等多久,便见传话太监从殿内走出,躬身道:“德妃娘娘请。”

闻言,孟美人的眼底闪过一丝兴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马上就要见到皇上了。

德妃点了点头,率先步入殿内。

这一进,就进了一大波妃嫔。

其中有一大半妃嫔都从未进过太极殿,与孟美人一般,都压抑着心底的兴奋之情。

刚踏入殿内,便隐隐能听见歌舞声,越往里走,歌舞声越清晰。

大殿内,声乐轻柔,动人心弦。舞姬们身段优美,舞姿曼妙。

极尽奢靡。

孟妤兮悄无声息地观察着。

但因不敢抬首,是以,她也只能看见光滑亮丽的地板和舞姬一闪而过的衣袂。

孟妤兮跟随着妃嫔队伍停了下来,耳边响起了德妃的请安声。

“臣妾参见皇上。”

紧接着,德妃身后的妃嫔们便也都跟着请安。

此起彼伏的女子声音,悦耳动听。

“妾参见皇上。”

孟妤兮没及时反应过来,嘴上没吭声,但幸在,身体却反应得快。

她埋首,跟着众妃嫔半蹲下去请安。

就在这时,孟妤兮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系统检测到龙气就在附近,是否继续探测龙气的距离和方位。”

孟妤兮微愣,随后便道:“探测。”

片刻。

系统:“距离:五米。方位:右前方。”

“宿主只需再前进两米,即可获得龙气。”

大殿内歌舞笙笙。

皇上没有喊停,哪怕有妃嫔进殿,也没人敢停。

孟妤兮半蹲着身子打探地势,想着该如何能悄无声息地前进两米。

须臾。

在孟妤兮正全神贯注地打探地势时,殿内响起了一道慵懒的嗓音。

“恩。”

像是带着笑意,话音缓慢而又温柔:“众爱妃免礼。”

听见声音,孟妤兮愣了愣,下意识抬眸。

右前方。

龙椅上,坐着一男子。姿态懒散,随意至极,嘴角噙着笑容,似清风细雨,乍一眼,让人如坐春风。

孟妤兮目光呆滞,对于眼前所见难以置信。

初穿越到此地时,系统便与她详细介绍过大晏国的皇帝。

传闻其在先帝驾崩当夜便带兵谋反,手段残忍,杀人如麻。为政后,更是残暴不仁,专制无道,世人称之为‘暴君’。

可此时,在她眼前的,却是一偏偏俊美公子,气质出尘,温柔和煦,怎么看都与‘暴君’二字搭不上边。

更别提后宫里那些接二连三暴毙的后妃,似乎还都与他有关。

祁昱像是察觉到什么,目光微移,正落在一双清澈明净的眼眸上。

女子身形娇小,面容白净,目光微惊,所思所想一目了然。

祁昱嘴角的笑意扩散,笑得人畜无害。

一旁的奉和颤了颤,顺着皇上的视线看去,但却已无异样。

孟妤兮早已收回了眸。

她并不知方才那一眼已被祁昱发现,还在脑海里思索,究竟是系统错了,还是人不可貌相。

德妃的声音又在殿内响起,像是在顾忌什么,言语小心翼翼。

“皇上,是孟美人有事求见您。只是她来太极殿求见您数次无果,所以才找到了臣妾,希望能见到皇上。”

一句话,便将她的责任撇了个干净。

德妃的话音落下后,她便侧眸看向身旁的孟美人。

但后者却呆呆地望着祁昱,面颊绯红,似全然没有听见德妃方才所言。

气氛静谧,身后有妃嫔悄悄扯了扯孟美人的衣袖。

孟美人这才猛地回神,注意到德妃的目光,她面含春光地往前走了几步,跪了下来,嗓音娇媚:“皇上,是嫔妾有事求见您。”

与方才在御花园求德妃时的态度截然不同。

众妃嫔鄙夷。

孟美人内心激动,心脏跳个不停。

她今日才知,原来当今皇上这般俊美,甚至比传闻中京城第一美男冯瑾都更多几分风采。

不料,祁昱却道:“会跳舞吗?”

什么?

孟美人惊愕抬眸。

在对上祁昱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后,她才回神,摇了摇头:“嫔妾不会。”

良家女子,都不会习舞,那是舞妓、下等人取悦主子才学的伎俩。

没什么意思。

祁昱的目光收了回来,重新落在殿内的那些舞姬身上。

不再出声。

孟美人等了良久,都不见皇上出声,她只好开口道:“皇上,嫔妾今日求见,是有一事相求。”

殿内无人出声,只有轻佻的歌舞从未停歇。

孟美人鼓足勇气继续道:“嫔妾怀疑嫣美人之死是另有蹊跷。”

话音落下,祁昱身旁的奉和便侧眸看向了孟美人,目光里多了几分怜惜。。

但同时,他却也松了口气。

又是一个蠢的。

不过有人愿意此时撞上来让皇上平息情绪,倒也是好事。

至少,他们安全了。

孟美人将方才在御花园对德妃说的话,原封不动地又道了一遍。

不过这一次,她的语气更凄惨,更悲悯,模样也更惹人心疼。

“皇上,嫣美人突然暴毙,定然是良才人送的那香囊有问题,只要找到那香囊,再经太医查验,便可真相大白。”

而在孟美人哭得悲凄时,孟妤兮则趁此时机,自以为无人察觉地往前挪动。

同时还时不时在心底询问系统:“到了吗?”

系统:“还差一米。”

孟妤兮又悄悄往前挪了些:“那现在呢?”

她要抓紧时间,因为哪怕是三米以内,她都要待足三十分钟才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系统面无表情:“还差一米。”

怎么还差一米?

她不是往前动了吗?

作为电子程序的系统都忍不住想吐槽孟妤兮。

脚不动,就身体动,那叫动吗?

于是孟妤兮借着其他妃嫔的遮掩,又悄悄地往前挪了挪。

“那这次呢?”

“还差半米。”

闻言,孟妤兮一狠心,又往前挪了挪。

系统:“到了。”

刚好距离三米。

孟妤兮松了口气,总算到了。

也就在这时,正看着舞姬跳舞的祁昱突然嗤笑出声。

吓得孟美人口中的话顿时停住。

而孟妤兮刚想松出来的那口气也被堵在心口,不知该不该吐出来。

祁昱回眸,他的视线,正好同时落在孟妤兮和正跪在地上说话的孟美人身上。

不知是在看谁。

注意到皇上的视线,孟美人挺起胸脯,抑制住心底的紧张和兴奋,笑得更为柔美。

而低着头的孟妤兮,却在心底暗自祈祷孟美人能把时间拖久一些。

争取到三十分钟。

祁昱云淡风轻地道:“你是想找到那香囊?”

与皇上对视,孟美人有些紧张,刻意放柔了声音:“是,妾身想还嫣儿一个公道。”

闻言,祁昱脸上的笑容扩散,漫不经心地问奉和:“那女人的尸首在哪?”

奉和道:“乱葬岗。”

“听见了吗?”祁昱道。

听见了什么?

孟美人疑惑。

“朕成全你。”祁昱笑得柔和,眼底的阴霾乍现:“去乱葬岗找吧,找不到就别回来了。”

话音落下,不仅是孟美人,殿内的其他妃嫔也都颤了颤,脸色瞬间苍白。

特别是月前刚入宫的妃嫔,被吓得身子直哆嗦。

而孟妤兮在害怕的同时,也在心底默默地想,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越是温柔和煦的越狠毒。

但在下一瞬间,祁昱的嗓音突然又响了起来。

“她是谁?”

祁昱的目光落在众妃嫔中的一处。

妃嫔们面面相觑,汗涔连连,脚步不自觉地往后退去。

到最后,孟妤兮竟被迫站在了第一排。

奉和侧眸看了一眼,随即躬身道:“回皇上,是栖云阁的孟美人。”

孟妤兮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也是孟美人啊。”祁昱拖长了音,笑得残忍:“那也一同去乱葬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