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说: 在暴君身边卑微求生 作者: 仃晨 更新时间:2020-10-19 07:25:12 字数:5620 阅读进度:1/19

狂风嚣肆,电闪雷鸣。

太极殿外,长廊下的红烛忽明忽暗,落影四处摇曳,似鬼魅,似幽魂。

殿内,仅点了半盏烛火。

光线昏暗不明。

一女子跪在龙床下,身形佝偻,浑身颤抖,昏暗的光线照出她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眸。

四周,是冷到骨子里的静。

夜越来越深,狂风伴随着秋雨横扫大地,寒气渗入骨髓。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内心的恐惧,那女子颤抖的愈加强烈。

突然,一道清脆的钟声从外传入殿内:“咚!”

“啊!”

跪在地上的女子被吓得惊声尖叫,手捂紧双耳,身体抖如筛糠,恨不得缩成一团。

殿内诡异的安静被打破。

从窗打入的冷风吹起了女子的轻衫,寒意从外至内笼罩着她。

龙床上的男人睁开了眼。

在女子抱头颤抖惊喊时,他慢慢地坐了起来。

“吵什么?”

许是夜太寒凉,男人的话音此时入耳,竟有了几分温柔之意。

也正是因此错觉,话音落下,那女子便猛地抬首,眼底的惊恐像是看见了求生的浮木,绽现希望。

她突然跪着上前,抓住祁昱的衣袖,哭喊:“皇上,嫔妾害怕。”

“哦。”害怕啊。

祁昱不动,任由她抓着他。鹰眸下垂,落在女子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上,神色似注视死人一般:“那朕助你。”

闻言,那女子泪眼茫然抬首。

他勾唇笑着,语气渐渐寒凉:“死了就不怕了。”

黑夜和雷鸣笼罩,掩人耳目。

远处,宫人敲响了子时三刻的钟声。

————

秋雨滂沱,夹着冬寒。一夜间,消息似雨滴般传遍后宫。

——昨夜侍寝的嫣美人突然暴毙。

天刚亮时,有宫人便看见嫣美人的尸首被运出宫去。

又死了一个。

众人寒意侵体。

自新皇登基,这后宫便从未平静。

人人自危,无论是后妃还是宫人。

后宫里的人都是一种麻木的习以为常。

事不关己,则视而不见,甚至还能耻笑几声蠢货。

只是最近这后宫里却有了还未曾习以为常的人。

其一,便是半月前随嫣美人一同选秀入宫的后妃。初入后宫,还不知深浅,存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梦。

这其二,便是刚穿越到此地仅十日的孟妤兮。

栖云阁。

孟妤兮自晨起后便一直魂不守舍地坐着,整个人精神恍惚,连早膳都不曾用。

白芍端着莲子羹走进屋子,路过红桑时,低声说道了她几句:“以后注意些,别什么话都在主子跟前讲。”

主子大病初愈,身子骨还未养善,受不得刺激。后宫里的这些事儿暂时别透露给主子。

被指责,红桑面露悔意,连连点头。

她就是管不住嘴,以后会注意的。

见状,白芍收回了眼,绕过红桑,只手掀开珠帘,提步走进屋子。

“主子,这是奴婢特意去膳房要的莲子羹,还热乎着,您趁热用些。”

白芍的声音从耳畔滑过,唤回了孟妤兮的思绪,她抬眸看去:“恩?”

在看见白芍手里端的莲子羹后,她呐呐地点了点头:“哦,放着吧。”

话虽如此,但却没有要用膳的举动。

见状,白芍没了法子,只得将莲子羹放在一旁。

孟妤兮没有胃口,满心忧愁。

她来到这儿将近十日,但仅这十日里,突然暴毙的妃嫔便有三人。

还都是在侍寝夜暴毙。

而昨夜,又有一位妃嫔在侍寝夜突然暴毙。

名头虽是暴毙,但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似乎不言而喻。

“系统你在吗?”孟妤兮在心底呼唤系统。

很快,在她的脑子里便响起了一道冰冷的电子音。

“在。”足够冰冷。

“我还剩多少日生命值?”

“二十日。”

只剩二十日了啊。

孟妤兮刚穿越到这副病逝的身子上,有三十日的延缓期,或者称之为适应期。

她在这小小的栖云阁里缩了十日,如今还剩下二十日。

这意味着,若是在接下来这二十日里,她没有按照系统的要求去皇帝跟前刷存在感或者刷好感续命,那在二十日后,等待她的,就是去见阎王。

只是如今,接二连三的后妃在侍寝夜暴毙,这让孟妤兮对那还不曾蒙面的皇帝充满了恐惧。

哪还敢去他跟前晃悠。

孟妤兮微弱地问:“能延长延缓期吗?”把延缓期再延长一年或者两年三年她都不介意的。

系统:“本系统没有延长延缓期的功能。”

意料之内的回复。

她又问:“那能换个皇帝吗?”

孟妤兮绑定的系统叫龙命系统。

释义:靠龙气续命的系统。

这名字听起来似乎不怎么正经,但实际上,若是信奉神明,却会觉得无比神圣。

毕竟传闻这古代的皇帝是天神下凡,有神龙护体。

所以靠近他,会得龙气,引得他的好感,也会有神龙护体。而这二者都能延长孟妤兮的寿命。

既然如此,那只要是皇帝就都会有神龙护体,所以换个皇帝,从逻辑上来说,应该也是可以的。

这个皇帝太恐怖了,‘暴君’一词名副其实,孟妤兮害怕她也会成为暴毙的后妃之一。

系统:“……”

良久,系统才道:“可以。”

闻言,孟妤兮的眸子亮了几分。

“宿主可以离开大晏国,南下,去往江野国。”

电子音在脑海里频繁地响起,似乎是在计算着什么。

很快,系统便道:“不过温馨提示,以宿主的能力,不足以在二十日内抵达江野国,极有可能会死在半路。”

孟妤兮:“……”她不仅没有能力在二十日内抵达江野国,她连出皇宫都没有能力。

果真是温馨提示。

“唉。”孟妤兮深深地叹了声气。

听见动静,一旁的白芍惊了惊,侧眸仔细端详着主子的神色。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主子方才还红润的脸蛋儿此时苍白了些许,但却衬的红唇越发娇艳,惹人遐思。

孟妤兮不知白芍在观察她,她继续在脑子里和系统交谈:“你不能帮帮我吗?”

话音落下,她的脑子里就又频繁地响起电子音,过了会儿,孟妤兮才听见系统道:“系统没有此程序。”

好吧,她就知道不能。

若此时有人问孟妤兮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孟妤兮肯定会说,是她生前吃的那最后一碗汤圆。

若不是那碗汤圆,孟妤兮也不会被噎死,不被噎死她也就不会穿越到这里,更不会被绑定这个龙命系统,还需要依靠龙气续命。

小命被握在别人手里,还是个杀人如麻、残暴不仁的暴君手里。

怕死,又生无望。

举步维艰。

“那我应该怎么做能续命?”

没剩多少时日了,孟妤兮不能一直缩在这栖云阁等死。

她怕。

系统:“与皇帝的存在距离或者好感值续命。”

好感值?

孟妤兮想了想在这十日里就暴毙的四位后妃,吓得赶紧摇了摇头,果断排除。

她问:“存在距离怎么说?”

“是指宿主和龙气的存在距离。距离龙气三米以内,宿主待足三十分钟就能获得一日生命值。距离龙气一米以内,宿主待足十分钟就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距离越近,宿主待的时间便可越少。”

“不过以存在距离获得的生命值,每日不能叠加。”

意思是,无论孟妤兮距离皇帝多近、待了多长时间,每日也只能获得一日生命值。

……

好半晌。

系统:“宿主,你没有问题了吗?”

孟妤兮:她还是等死吧。

————

孟妤兮坚信,在二十日后的自然死亡,一定会比被皇帝折磨致死轻松。

毕竟连她身边的白芍和红桑都是闻皇帝色变。

‘暴君’二字绝不会是虚名。

所以她又在栖云阁缩了五日。

铁了心等死。

只是空想容易,行动却难。当她的生命值还仅剩下十日后,孟妤兮便坐不住了。

等死也要心态好。

而她贪生怕死。

孟妤兮最终还是决定为生命拼搏一把。

在她的生命值还剩下九日时,她终于走出了栖云阁,去了御花园。

她想去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见皇帝。

但事实证明,她没有运气。

没能遇见皇帝。

不过却遇见了不少后妃。

在御花园瞎晃悠了半个时辰后,孟妤兮正当打算回栖云阁时,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女子的声音。

“德妃娘娘,您可要替嫣美人做主啊!”女子娇声颤颤,两眼泪凝,似饱含着巨大的委屈。

闻声,孟妤兮侧眸看去,远处凉亭下,细数一数,竟有数十位妃嫔。

但引起孟妤兮注意的,却是那女子口中的嫣美人三字。

她若是没有记错,嫣美人就是之前在侍寝夜突然暴毙的后妃。

那女子方才说替嫣美人做主,做什么主?

难道这嫣美人的死另有隐情?

想了想,孟妤兮转了步子,悄悄走近凉亭。

一探究竟。

此时凉亭下看戏的妃嫔居多,多一人少一人,不足为奇。

没有人注意孟妤兮走近,就算有人注意,却也没人留意,毕竟这更大的戏是在凉亭上,且正在上映。

孟美人掩面哭泣,好不凄惨:“德妃娘娘,妾身不相信嫣儿会突然暴毙,明明之前都还是好好的,怎么会……”

孟美人哽咽,泣不成声。

众人沉默。

嫣美人是如何死的,在场的大多数妃嫔都心知肚明,不过都是在装聋作哑罢了。

后宫里唯一还不知晓的,便是这月前刚选秀入宫的妃嫔。

深闺女子,不曾涉世,所知甚少。又或者是另有所图,太过自信,想以此争宠。

但怕就怕在,别到时候赔了命进去。

德妃走近扶起她来,温声道:“好妹妹,本宫知晓你和嫣美人姐妹情深,但也别哭坏了自个儿的身子。”

孟美人顺势起身,拈帕拭去泪珠:“多谢德妃娘娘关心,妾身不碍事的,若能找出嫣儿暴毙的真由,妾身哪怕是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俨然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

这戏也多了几分看头。

德妃安抚地拍了拍孟美人的手背:“太医诊断过,嫣美人是突发心疾致死,人各有一命,妹妹节哀。”

德妃这话虽说的温和,似抚慰,但稍有脑子的,就能听出她话里的深意。

哪怕嫣美人的死另有蹊跷,但太医诊断是突发心疾致死,那就不能深究。

在这后宫里,最重要的,永远不是真相。

是性命。

死的最快的,也永远不是真蠢的人,而是别有用心之人。

哪知孟美人的情绪却突然激动了起来。

“不,不会的。”她含泪摇头道:“嫣儿的身子一向康健,从不曾有过心疾,怎会突发心疾致死。”

“此事必有蹊跷,还望德妃娘娘彻查。”

这话听着就有些不识时务了。

德妃的眼底闪过一丝不耐,若不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早就拂袖离去。

蠢货!

德妃强撑着笑意,缓缓地叹了声气:“看来孟美人是伤心过度,已神志不清。来人,送孟美人回宫休息。”

德妃的态度强硬,不容置喙。

有宫人走上前来。

孟美人哪里想到德妃竟会如此断言,这与她事先所想的全然不同。

她的目的还未达到,不能就此罢休。

孟美人挥开宫人的手,突然跪了下去,情绪激动:“德妃娘娘,妾身没有神志不清,妾身所言是有证据的。”

“初入宫时,良才人曾送过嫣儿一个香囊,自那以后,嫣儿便常头昏目晕,心口疼痛。而嫣儿侍寝当夜,便是佩戴着良才人送的那香囊。”

“所以妾身怀疑,嫣儿突然暴毙是与那香囊有关。”

凉亭下安静了下来。

德妃示意一旁的宫人退下去。

孟美人继续道:“只要找到那香囊,再经太医查验,便能得知真相。”

德妃垂眸看着她:“嫣美人的尸首已被送出宫去,哪怕你所言是真,但那香囊也再难寻到。”

“不,能寻到的。”孟美人突然提高了音,像是看见了希望:“德妃娘娘,在这后宫里您最大,只要您去求见皇上,皇上定然会同意见您。”

“妾身不求德妃娘娘替嫣儿向皇上求情,只求德妃娘娘能带妾身面见皇上,妾身自个儿求情,皇上是大晏的天,定然会有法子找到香囊。”

孟美人泪眼婆娑,字字饱含真情。

但她的话音落下,在场的妃嫔们便都流露出讽刺的笑容。

还真以为是什么姐妹情深,原来竟也是想法子能见到皇上。

果真年轻,涉世不深,又蠢又笨。

看不清谁才是这后宫真正的王。

如今这后宫,可不是饰演姐妹情深就能争宠的。

可别到最后,当真随那嫣美人去了。

也是自作自受。

孟美人自个儿去过太极殿数次,可太极殿外的宫人却连通报都没有通报一声。

更别提见到皇上。

她已经入宫一月,别提侍寝,连圣颜都没能见到。

心里难免着急。

所以才想着借以嫣美人暴毙一事面见皇上。

她姿色不俗,哪怕是在这美人如云的后宫,也是个中翘楚。

她有自信能吸引到皇上的注意。

只是缺一个机会。

只要德妃答应她,她就能成功。

哪知,德妃却突然冷下了脸:“本宫相信太医的诊断不会有误,孟美人还是不要胡言乱语。”

孟美人震惊抬眸。

德妃冷声道:“来人,送孟美人回宫。”

宫人走上前去,意图拉走孟美人。

孟美人用力挣扎,不愿意就此放弃,提声大喊:“德妃娘娘您相信妾身啊,妾身所言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谎言。”

德妃收回了眼,没了耐心,不想继续与她耗时。

只是在德妃转身之际,凉亭外,却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如此姐妹情深,看得本宫都心生怜惜。德妃姐姐,何不成全她呢?”

话音突兀,在这安静的凉亭下似带来了一阵疾风。

这话让孟美人眼底的生机再现,她满怀希望地抬眸望着德妃。

德妃的步调一顿,回眸看去,凉亭下,柔妃红衣张扬,笑得明艳。

“死者为大,若能找出真凶,也是美事一桩。若德妃姐姐心肠冷硬,不肯答应孟美人,那妹妹倒是愿意代替德妃姐姐带她去面见皇上。”

话音落下,孟妤兮清晰地看见德妃的眸色变得凌厉。

无人吭声。

柔妃向来肆意张扬,这话是在明目张胆地挑衅德妃。

她想代替的,可不仅是带孟美人去面见皇上。

两人隔空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德妃率先收回了眼,面无表情地看向孟美人:“皇上日理万机,本宫也只能带你去太极殿碰碰运气。”

闻言,孟美人用力推开身旁钳制她的宫人,跪地感恩,面色难掩兴奋:“德妃娘娘今日相助,妾身感怀在心,没齿难忘。”

德妃的眼底闪过一丝嘲讽,抬眸不再看她:“那走吧。”

角落里的孟妤兮震惊:这就要去见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