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暮檐凉薄大结局10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8-06-05 18:24:41 字数:2349 阅读进度:1773/1873

“舅舅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沈慕檐和沈慎之走远了些,才开始正式聊天。

宁语一个大活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失踪。

今天又恰巧出了这样的事,如果说今天的适合宁语没有关系,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件事和宁语没有关系。

可不管他们怎么查,都没有查到宁语的出境记录。

这个太蹊跷了。

宁语如果出国,他们这么多人不可能查不到她的信息,除非……

她是偷渡过去的。

关于这点,他们查起来比较麻烦,简芷颜的弟弟简裔云会会有点关系,能帮上一点忙。

“正在查。”

“到现在还没消息?”

“多等一会吧。”

他也知道沈慕檐是焦急了,但没有办法,简裔云托人办事,多少度需要一点时间的。

“嗯。”

沈慎之侧头看了眼聊得正欢,无忧无虑的简芷颜和薄凉,半响扭头谈谈道:“以后,涉及到自己的人的安全和性命问题,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否则,后果绝对不是他们能承受得起的。

在沈慎之看来,沈慕檐还没经历过真正的大喜大悲,基本上也没有承受过挫折,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在安逸下长大的,周围不管是他的亲人还是朋友,对他都非常好。

所以,他的心到现在都还是很柔软的。

他之前教他人可以君子,但绝对不能吃亏。

他是学到了。

但他还没教他到底就是,如果别人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伤害了自己爱的让人,应当以牙还牙,百倍奉还!

“我知道。”沈慕檐薄唇用力的抿着,“我已经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沈慕檐眼神冰冷,浑身戾气,沈慎之看到了他眼底的冷意和嗜血的光芒。

沈慎之一顿,加了一句:“但凡事都要有自己的底线,不能超过底线,做你不适合做,也不能做的事,明白吗?”

虽然知道沈慕檐不是一个容易失去理智的人,也知道他长大成人,已经有了自己一套做人的准则,也不会肆意乱来,沈慎之作为家长,还是忍不住的说了一句。

“我知道,你放心。”

“嗯。”

父子两又聊了一些细节,还没说完,沈慎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简裔云的电话。

“宁语确实是偷渡过去的。”

“什么时候?”

前天凌晨两点多到的美国。

至于接下来她的行踪,因为到了美国那边的边境,查起来比较麻烦,得再仔细查一下。

“好,知道了。”

沈慕檐听到后,眼神一凛,“果然是她。”

他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可能和宁语没关系!

“我吩咐人加大力度去找人。”

“嗯。”

“还有,国内那边,那几个人也重点的盯着。”

就宁语一个人,她怎么可能能知道给他的行程,并一路躲过他保镖的耳目,想伤了他们?

“已经在盯着了。”

“好。”

***

“她还是没有事?孩子都也还在?!”

宁语收到这个消息,简直气炸了!

她没想到薄凉的命竟然会这么硬!

越想,她越生气,“不是说了这次直接插心脏的吗?!”

“这么多人在,你来试试能不能行?你以为是吃饭吗?这么简单就能行?”

她屋子里有两个男人,似乎是保镖,冷冷的法波她的话。

“所以你就随便捅?现在事儿没成,以后想要杀她可就难上加难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可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保镖凉凉的说。

“你——”

宁语正想接着往下说,就见到了那两个保镖对她露出了想极其猥琐的眼神。

她心口一颤,顿时开始害怕。

她现在是黑户,连找一份正经工作都难,住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本来,她还想弄死薄凉和沈慕檐之后,她悄悄的到一个新的地方,抛下过往重新开始。

结果,现在薄凉和沈慕檐还没死,她的想危难就到了。

她不天真。

这两名都是唐英的人。

如果唐英不让他们碰她,他们肯定不敢乱来。

可现在,他们看她的眼神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猥琐了。

她脸色微变,心里已经明白,怕是唐英授意的他们。

唐英这是,要她当替死鬼!

但不管她有多害怕,她都不敢表现出来,怕被看穿,但是,她情不自禁节节后退的反应,却被那两个男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两人笑了,一人轻而易举的就堵住她的去路,“去哪里啊?”

“我……没有要去哪里。”她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正常,“唐英他现在知道这个消息了,他有什么想法?”

“这个不急。”

那两人已经被挑起了感觉,不可能轻言放弃,“我们现在要不先聊聊别的问题?”

宁语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咬了咬牙,伸手将桌子上的水杯狠狠的往一个人脸上砸,然后飞快的跑出了屋子。

那保镖反应也快,快速的追了出去。

这个时候,正式下午下班高峰期,路上行人和车辆都不少,宁语猛然冲出去,慌不择路的跑到了路中间,听到汽车急速的叫鸣声,她还没反应过来,一辆车就狠狠的将她撞到了地上。

瞬间,地上已经得多了一地血泊,宁语趴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但是她的眼睛还是睁着的。

周围堵了越来越多的人,那两保镖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都吓到了,见状立刻跑掉了。

***

“什么?”

沈慕檐怀疑自己听错了,“宁语死了?”

“是的。”

电话那边的人把事情大概的跟沈慕檐说了说,沈慕檐眯起眼眸,眼底没有半分对老同学飞来横祸去世的悲伤感觉。

他只是问:“大概的情况查到了吗?”

“查到了。”

那边刚说完,沈慕檐就冷声道:“你不觉得太巧了吗?”

在他看来,太多的巧合,就不说话偶然了。

他更倾向于宁语被人利用,现在事迹败露,对方想要她背锅。

但是……

对方这么做,太明显了,还要脑子不傻,都不会想就这么的动手。

“那我继续查一下那两个可疑人物的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