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2章,暮檐凉薄202简芷颜的礼物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8-04-04 08:24:14 字数:2342 阅读进度:1647/1873

“看来你们聊淡淡不错,妈妈没打扰你们吧?”

这一声妈妈,薄凉没法接,沈慕檐接过她手里的盒子,“没有。”

“那就好,”简芷颜在薄凉身边坐下,“这些就是叔叔婶婶们送的礼物吧?”

“……嗯。”

“凉凉,你也知道妈妈的,妈妈做事向来向来丢三落四,也是第一次当人婆婆,现在才想起要给你送结婚礼物——“

“不用不用,”薄凉怕了,“礼物已经够多凉凉,阿姨不要再送了。”

“别人都送,我这个做人婆婆的,怎么可以不送?说出去别人岂不是以为我不喜欢你这个儿媳妇?”

简芷颜态度坚决,把沈慕檐怀里的盒子又要了回来,递给了薄凉,“这是我跟你爸爸的一点心意,不许嫌少啊。”

“我没有……”

简芷颜截胡,笑道:“妈妈知道。”

她忙不迭的起身,“你爸爸还在楼下等我呢,我得赶紧下去了,你们好好休息。”

“我妈的一番心意,不拆开来看看?”

说实话,沈家家庭环境极号,她也很喜欢简芷颜,简芷颜对她这么好,她也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明知自己不该有幻想的,却终究是忍不住。

她以为简芷颜也会送她车子,房子什么的,简芷颜也确实都送了,房子三套,车子两辆。

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是,简芷颜还给了她1%的沈白集团的股权!

别小看这1%,就现在沈白集团的市价,1%的股权,也价值几十亿!

如果说其他人送的礼物之所以如此贵重,是到沈家来之前,真的以为她是沈慕檐的妻子,但是简芷颜说知道真相的人,她竟然还送她股权,她——

薄凉眼眶微红,没有说话,把盒子盖上,放到了一边,淡淡的开口,“我先回去了。”

沈慕檐拦在她前面,“去哪?”

“回家。”

这场闹剧,纵然再美好,也只不过是异常闹剧,看似她是主角,实际上,她只是走过场的,这些东西,虽说是都存她名下,但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什么概要,什么不该要,她清楚的很,也明白贪不得。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这一点,她早就清楚了。

“回家干什么?”

“休息。”

“你也可以在这里——”

“沈慕檐!”

薄凉抖着唇瓣,红了眼睛,“你够了没?!”

沈慕檐没立刻回话,凝视着她复杂的眼神,半响,语气也冷了三分:“又怎么了?”

“你说呢?!”

“我不知道。”

“你——”

“走吧,跟他们一起去钓鱼。”

他不由分说的拉着她出房间,薄凉剧烈挣扎,“我不去,你放开我!”

沈慕檐跟没听到似的,态度强硬,握着她的手异常用力,薄凉怒火攻心,想伸脚踹他,被沈慕檐躲开了,想骂她,她已经被他拖出了房间,楼下还传来阵阵带笑的交谈声,薄凉就是再气,也还剩下一丝理智,知道不是闹的时候。

半响,她咬牙,轻声道:“我去,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到简家来之前,就一直告诉自己要忍。

既然忍了这么久,再多忍一会又何妨?

沈慕檐松了松手,但没放手。

“小两口还挺恩爱。”段子臻笑眯眯的调侃。

明知道她和沈慕檐的关系并不好,对方竟然还睁着眼睛说瞎话,薄凉无力搭讪,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沈家长辈的朋友,都不是善茬。

不管怎么说,简芷颜还是跟着沈慕檐去钓鱼,她自己听不自在的,但其他人好像都比她入戏,一个个的都真当她是沈慕檐的妻子。

当然了,除了沈慕檐。

本是沈慕檐拖她过来的,不过他好像也腻了跟她做戏,到这边来后就一直没理会过她。

薄凉心里更气了,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其他人都特别平易近人,惹得她都不好意思一直绷着一张脸。

沈家的亲朋好友,都有一个特点,特别喜欢亲近别人,不管是长辈还是后辈,都她态度很自然,好像她早就嫁给了沈慕檐似的,到了后面,她还真渐渐被带了进去,跟同辈或者是后辈一些的年轻人玩闹了起来。

沈慕檐一直个别几位长辈们聊天,看上去好像没注意过薄凉,其实余光一直都没离开过她的身上。

见状,他唇边渐渐泛起了笑意。

“既然喜欢人家,怎么不好好说开?”会对后辈的感情生活感兴趣的,就属最闲的段子臻了。

沈慕檐笑意渐收,半响,才说:“她不喜欢我。”

“既然人家不喜欢你,还执意用这种手段绑着人家,不怕人家恨你啊?”

“怕,”他怎么可能不怕,“但我没有别的选择了。”

“啧,你现在这副模样,跟你爸当年一样。”

“嗯。”

“不后悔?”

“不——”

“你不会后悔的。”一边的冷琛难得的接了一句话进来。

场子被砸的段子臻可就不高兴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后悔?”

这些年来,段子臻被人宠坏了,不讲道理爱捣乱不说,连智商都下降了。

罪魁祸首笑而不语。

段子臻不服:“喂——”

“真的吗?”沈慕檐打断了段子臻的话,认真的问冷琛。

“嗯。”

沈慕檐笑了。

他相信冷琛。

段子臻气得脸都歪了,睨了眼冷琛,“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竟然成为感情专家了?”

重要的是,沈慕檐竟然不相信他,反而相信他!

冷琛凑过去,“嘘,臻臻,有鱼上钩了。”

段子臻老脸爆红,咬牙切齿,“你特么的别乱叫!”

感觉到自己手里的鱼竿还真的动了,他立刻转移了注意力,冷艳高贵的把鱼竿塞冷琛手里,“你帮我收线,小心点,别把鱼给吓跑了。”

“好。”

沈慕檐悄然离开,走到了薄凉身边。

薄凉正跟爱绵他们玩,笑容满面,脸上竟然还带着细碎的汗珠,在灿烂的眼光下,比这阳光还要来的明媚动人。

沈慕檐本想过去,看到这,他就顿了脚步。

他们重逢已有一段时间,见面次数也不算少。

然而,这么久了,他从来没有见到薄凉笑得这么开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