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暮檐凉薄034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12-08 10:49:51 字数:2338 阅读进度:1478/1873

严婆婆劝不住她,下楼去了,直接给沈慕檐打了个电话。

沈慕檐也很快就接了起来,“严婆婆?”

“慕檐,严婆婆跟凉凉聊了下,她好像不太想说起你,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沈慕檐回答的很干脆,“没有啊。”

严婆婆愣了下,“是吗?”

“凉凉真的在生我的气?”

“嗯。”

沈慕檐沉默了。

严婆婆笑了笑,说:“慕檐你也别急,凉凉这个孩子性子就是这样,高兴和难过都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没事了,你不要想太多。”

沈慕檐和薄凉认识了这么久,自然知道严婆婆说的是对的。

薄凉的脾气还真的有点阴晴不定,偶尔还挺任性。

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话虽这么说,沈慕檐还是觉得这次薄凉的生气,似乎和平常有些不一样。

可有什么不一样,他也一时间说不上来。

***

薄凉闷在房间里呆了半天,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终于饿了。

整个人像是蔫了的小草,软趴趴的下楼来,可心疼坏严婆婆了,立即给她热了饭菜,让她吃。

薄凉吃了半饱,严婆婆才试探的问:“心情是不是好多了?”

薄凉摸了摸鼻子,“我没事。”

“这是不生慕檐的气了?”

说起他,薄凉又要没胃口了,放下了汤匙,抿了小嘴,没说话。

“还生气?这么说这次慕檐犯的错误挺严重的?要不要跟严婆婆说说?严婆婆帮你想想办法?”

薄凉刚好了不少的脑仁,这回听严婆婆说起这些,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她擦了擦小嘴,闷闷的说:“他没犯什么错。”

她就是再小,也知道沈慕檐不喜欢她,也不是沈慕檐的错。

“那小姐你为什么……”

“没什么,严婆婆,我没事,过一会就好了。”

她放下碗筷,严婆婆还是很担心,“就吃这么一点?不吃了?”

她正在长身体,她才吃平常的一半,更何况她都饿了自己半天了。

“嗯,晚一些再吃。”

严婆婆总算看出来她不喜欢她提沈慕檐了,她虽然急,也忍着没有继续问。

第二天,薄凉起来时精神已经好了很多,自己乖乖的在房间里学习。

她性子是比较贪玩的,她难得这么乖,严婆婆倍感欣慰。

而吃了早餐没多久,家里的固话又响了起来。

还是沈慕檐的电话,问薄凉的情况。

严婆婆笑道:“小姐看起来精神不错,早餐也正常吃了,应该是没事了。小姐的脾气就是这点好,有什么她自己气完了,就过了。”

“嗯。”沈慕檐也放心了。

“对了,慕檐你怎么不给小姐打电话,而达到固话来了?”

“电话那边提示凉凉在关机。”

严婆婆忙说:“这么说估计是小姐忘记给手机充电了,她总是丢三落四的。”

“嗯,我猜到了。”

听说薄凉已经不生气了,沈慕檐也放下心来了,脸上也有了笑容。

***

周末过后,又到了上学时间。

薄凉和裴渐策都是挺活泼的性子,和新老师和新同学很快就熟了。

过了好几天,裴渐策忽然才想起,“待会下课有十五分钟休息,我们去找一下慕檐吧。”

薄凉顿了下,“这么远,要去你自己去,我不去。”

“虽然远了一点,但是时间来得及啊,过去一趟吧。”

“不去。”

裴渐策看着她,陷入了沉思,薄凉被他看得有些烦,拨开了他的脑袋,“看什么呢?”

裴渐策笑:“害羞了?”

薄凉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不过……”

他似乎才反应过来什么,“这么说,我才发现,你这几天好像都没有提起慕檐啊,这不正常啊,上个星期不是还老想去找他的吗?”

“谁老想着要去找他了?”

说起这个,薄凉心里又开始烦躁了,“我只是无聊。”

“这么说你现在不无聊了?”

“你怎么话这么多?”薄凉不耐烦道。

“不是……”

裴渐策就是再马大哈也发现不对劲了,“你们吵架了?”

“没有。”

她秒回。

那就是有了。

裴渐策坐了下来,也不嬉皮笑脸了,“怎么回事?”

“哪有怎么回事?”薄凉现在特烦他和严婆婆一样,总问这个问题,“他不是也没来找过我们吗?凭什么要我们去找他?”

裴渐策偷笑,“这么说,你是觉得他不够在乎你,你心里不平衡,不高兴,所以你也耍脾气不去找他了?”

“我没耍脾气。”薄凉没心情跟他说这些,“你再叽叽歪歪试试?我很累,不想聊,你哪凉快哪呆着去。”

裴渐策顿时觉得,事情似乎还超出了想象的严重。

他还想试探一番,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动静。

侧头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而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跟他说着话。

裴渐策挑眉,觉得自己似乎猜到了什么,脸上的笑也没了,也没叫趴在桌子上的薄凉。

沈慕檐知道裴渐策见到他了,裴渐策没反应,他只好朝着她招了招手。

裴渐策才起身,走了出去,沈慕檐看着还趴在桌子上的薄凉,“凉凉怎么不出来?”

“哦,凉凉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裴渐策只是随口扯的而已,他视线落在他身边的美女身上,暧昧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时候交女朋友了?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起过?”

“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们班的班长,她也有朋友在这个班上,知道我要过来找你们,就一过来了。”

他刚解释完,对方脸色就有些尴尬了,头也不敢抬,不敢看裴渐策。

裴渐策秒懂,“这么说,你不是你们班的班长?”

“不是。”沈慕檐不喜欢做班长,难得现在有人做,他自然不会去跟人抢。

“我之前听人说我们学校的校花在你班,我还不相信呢,现在看到你们班的班长,我信了。”裴渐策暧昧的继续朝着他眨眼。

沈慕檐皱眉,“你还没说凉凉哪里不舒服。”

他过来不是为了跟他扯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