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8章,越冬以眠511,心都酥了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11-05 14:24:57 字数:2505 阅读进度:1406/1873

他又生气了,董眠有点纠结,想着要不要跟他解释一下,黎越铠就已经用力的关上了浴室的门。

董眠摸了摸鼻子,坐到床上去,一边看书一边等他。

只是,她今天实在是累了,看了没一会,就困了,抱着书睡了过去。

黎越铠洗澡出来,又被董眠给气到了。

她还真心大,这么快就能睡着,一般来说,知道有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住在他们隔壁,不都防盗似的防着吗?

她倒好,什么都不担心似的。

心里酸溜溜的,不舒坦,可看到她杯子没盖好,还是担心她着凉,下意识的就给她盖好了被子。

她睡得很香甜,黎越铠的眼神不知不觉的就温柔了下来,苦笑了下。

不过,他似乎也觉得自己太心软了,哼了一声,坏心眼的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董眠小巧的眉头微微的拧了起来,张开了小嘴呼吸,绯色的舌尖若隐若现。

黎越铠喉咙一紧,恶作剧都不忘记了,情不自禁的俯身,吻住了她的小嘴,品尝着她的甜美。

这一吻,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董眠还没睡得非常熟,她在梦境中哼了一声,感觉到身上熟悉的感觉袭来,她醒了过来。

刚醒来,就看到黎越铠的衣衫已经褪去,而她也不知什么时候……

但她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更多,一"bobo"熟悉的快感袭来,她很快就迷失了自己。

等她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身边,已经没了人。

她动了动身子,浑身的疼痛袭来,记忆复苏,她红了小脸。

她记得,昨晚还没完事,她就累得昏睡了过去。

她感觉到自己身上是很干爽的,昨晚她迷迷糊糊的醒了一次,黎越铠似乎是抱着他进去了浴室,给她洗过澡的……

而且,她低头一看,竟然连床单都换了。

“醒了?”

就在董眠回忆着昨晚的点点滴滴时,黎越铠推门进来了,一进来,就将董眠像个孩子一样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坐在自己的腿上,“饿不饿?想吃什么?我让厨房给你做?”

“现在很晚了吗?”

“也不是很晚,才八点多。”

黎越铠下巴在她的发端蹭了蹭,看到她雪白优美的脖颈上那点点滴滴的痕迹,心情越来越好了,可看董眠脸色不像是很好的样子,他关心的问:“很累?”

“没有……”

“我下一次会注意一下,节制一些的。”

黎越铠也知道自己昨晚有些过火了,明知道她怀孕了,还弄了好久。

但没办法啊,她对他的吸引力,她的美,他根本把持不住,要不是顾忌着她的肚子,顾忌她到了早上还没得睡。

“我……我饿了。”对于这个话题,董眠永远都羞于提起。

“好,我们小眠眠想吃什么?”黎越铠给她穿上鞋子,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往洗漱室走去。

“我想喝点粥,其他的都行。”

至于他的举动,董眠都已经懒得开口了。

以前的黎越铠也是这样,总是把她抱来抱去的,她都习惯了。

洗漱时,黎越铠也在一边看着,董眠有些头疼,“你看着我干什么?”

“不许看?”

“不是……”

她有些纠结,“我只是刷牙,没什么好看的。”

“谁说的?我们小眠很可爱好吗?怎么样都好看。”

董眠也不理他了,径直刷牙。

“今天我们去哪里玩?”黎越铠又问。

董眠吐掉了嘴里的泡沫,擦了擦嘴角后,才问:“你想去哪里?”

“去我们以前常去的地方啊。”黎越铠从背后抱住了她,“我想知道,我们以前都去什么地方,好吗?”

“哦。”

“小眠,你很冷淡。”黎越铠有些委屈,“是不是我昨天晚上不够好,你不满意——”

“没有。”

董眠小脸立刻爆红,“你……别胡说。”

“那就是很满意咯?”黎越铠心情很好的戏谑道。

董眠已经懒得回话了,她找了套衣服出来,想进去浴室换,黎越铠就拉住了她,“你什么地方我没看过了,哪里还需要避开我?”

“你……你——”

董眠憋红了小脸,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最后,只是瞪了他一眼,“你别跟进来。”

“真的不需要吗?我的服务可是很周到的哦。”黎越铠可惜的问。、

董眠已经不理他了。

她脸皮很薄,黎越铠终于认识到了,觉得他要真的这么做,她似乎真的会生气,就没继续闹。

两人下楼时,看到了坐在客厅用餐的陶谣笛。

董眠觉得有些尴尬,主动说了一句:“早上好。”

陶谣笛一顿,冷淡的说:“已经不早了。”

董眠也没在意,自己吃自己的。

黎越铠很殷勤,给董眠盛粥,照顾她。

董眠也芷芷默默接受,没说话。

“等一下想出去,还是先在家里休息半天,下午再出去?”黎越铠却问董眠。

“啊?我……想出去。”

呆在这里,陶谣笛也在,她很不习惯。

“好,我们等一下就出去。”

“嗯。”

“那我叫上小晚还有彦森他们。”董眠又说。

黎越铠一顿,“你叫他们干什么?”

“人多热闹,”董眠没注意到他语气的不对,“彦森是京城人,他很少到这边来有游玩的时间,我们明天就得回去京城了,今天打算跟他一起到这边好好走一走的。”

“你说什么?你明天就要回去京城了?!”

黎越铠脸色不是很好,“你回去京城做什么?”

“我……我在京城上班的啊。”

董眠一顿,“这个你不知道吗?”

“你还要回去上班?”

“嗯。”

“你这样怎么上班?多危险,路上车多人多,很容易出事的。

“不会啊,我现在住研究所里,很安全的。”

“研究所?什么研究所?”

刚说完,黎越铠心情就不好了,“这些你怎么没跟我说起过?”

“你……你又没问。”董眠有些担心,他似乎生气了。

“我不问你就不会主动告诉我了?”越说,黎越铠心里的不满越深,“我不问,你就什么都不说是不是?”

“我……”

董眠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生气了?”

“你为什么不能主动一点?”黎越铠还是很不满,“比如说急切的带着我去我们以前去过的地方,给我说说我们的过去都行,可你呢?你什么都不说,你什么意思?”

黎越铠说了一大堆,董眠也淡定,没打断他。

看他说完了,才说:“可你不是不高兴我希望你恢复记忆吗?”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