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5章,越冬以眠468,黎越铠受伤,生命垂危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11-04 04:29:01 字数:2352 阅读进度:1363/1873

过了两天,董眠正在研究所里忙碌,中午刚吃完饭,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还没说话,那边就先开了口。

也不知那边说了什么,董眠脸色骤然发白,手机蓦然掉在了地上。

邱彦森吓了一跳,“怎么了?”

董眠什么都没有说,眼泪就先掉下来了,捡起手机,飞快的往外面跑。

邱彦森猜到了个大概,跟助理的人说了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董眠和邱彦森出现在了第一军医院里。

急救室里脚步声紊乱,仓促,一堆医务人员走来走去,旁边围着不少家属。

“你来了?”

董眠苍白着脸上,刚到,就看到浑身是血的徐朗,还有脸色阴沉的凌邺。

“越铠他怎么样了?他会不会有事——”

徐朗一顿,“现在正在手术中,还不清楚。”

他唯一清楚的是,黎越铠被子弹击中胸口,四肢受伤严重。

总的来说,凶多吉少。

董眠正想说话,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穿着医生制服,戴着口罩,跟几名医务人员一起,进去了手术室里。

董眠迟疑了下,“那是……段医生?”

“对。”西朗脸色很差,“冷琛也出事了。”

董眠捂住嘴,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颤抖着身子,盯着手术室。

“越铠的父母,你们没通知他们吗?”一边的邱彦森忽然想起了这一点,问。

“我们已经通知了,他们估计现在在外地,没有能第一时间赶回来。”凌邺插话进来。

董眠知道,黎老爷子回去了g市,黎靳北在美国,而倪舒这两天似乎要到外省出差。

如果……

如果黎越铠真的有什么事,他们或许……或许连黎越铠最后一面都——

不,不可能的。

“不要想太多,越铠他会没事的。”邱彦森看董眠脸色苍白得跟一张纸似的,不忍的安抚。

“对,越……越铠不会有事的,他说过的,他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董眠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眼泪还是不住的往下掉。

她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灰白,脑子混乱不堪。

也不知等了多久,似乎,已经到了晚上,手术室亮着的灯,终于熄灭了,隔壁的冷琛先别推了出来,段子臻脱下了口罩,露出了苍白的脸庞。

董眠忙问:“冷先生没事吧?”

“有我在……”段子臻淡淡的说:“他还死不了。”

董眠松了一口气,为冷琛感到高兴。

“段医生,您回去房间休息一下吧,您刚才手一直在抖。”一边的助手忙关心的说。

董眠愣了下,段子臻笑了下,“年纪大了,容易小题大做。”

说完,看了眼董眠,摸了摸她的脑袋,“黎越铠会没事的,他和冷琛一样坚强,他舍不得丢下你的,放心吧。”

其实,听说黎越铠的伤势,比冷琛严重。

安慰的话,给不了董眠太多的力量,她勉强一笑,“嗯,我会的,你回去休息吧。”

董眠又等了许久,最后,黎越铠这边的手术室终于推开了门,董眠急忙的迎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手术算是成功,但是病人伤的太深了,至于能不能醒来,还得过了今晚看情况而定,而且他的四肢粉碎性骨折,挺严重,不确定能否百分百恢复。更何况,他还有严重的脑震荡,还可能会有各种后遗症……”

医生说了挺多,董眠听得整个人都是懵的。

说完,说了两句安抚的话,再和凌邺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

董眠却整个人都懵了,红着眼睛,跟了上去。

黎老爷子和倪舒,是在当天晚上**点的时候到的。

他们到之前,已经知道具体情况了,倪舒已经哭得眼睛都肿了,黎老爷子在一边沉默。

董眠也没说话。

邱彦森给董眠买了晚饭,董眠却一直都没有动,她根本没有胃口。

邱彦森看这么晚了,再劝了董眠一次,董眠还没说话,倪舒就睨了一眼过来,“都是你,你为什么就不劝劝他?为什么要支持他?!小铠这么听你的话,如果你当初肯反对,他就不会有事了,如果……如果小铠出了什么事,我……我要你偿命!”

董眠捏着衣袖,不哭不闹,什么都没说。

“我告诉你董眠,如果小铠这才挺过来了,你们在一起我可以不反对,但前提是你一定要阻止他,不许他再踏入基地半步,否则,就是我死,我也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

“阿姨,这件事小眠也不想的,更何况,这是越铠自己的意思,小眠只是尊重他而已。”董眠脸色也非常难看,她晚饭也每次,邱彦森还真的怕她会出什么事。

“尊重?尊重有比命重要吗?!”

倪舒哼了一声,“越铠这次出事,说不准会残废,如果小铠残废了,你是不是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了?“

“越铠……不会有事的。”董眠小小声,倔强的回答。

她还是相信他,他答应过她,他不会有事,那他就肯定能挺过来。

“最好是这样!”倪舒冷哼了一声,“你现在给我离开,我现在不想见到你。”

董眠没什么表情,“我不走。”

“你想让我叫人赶你走。”

“我不走。”董眠脸色不变,也没有跟倪舒吵的意思,而且很冷静。

“你——”

“好了,小铠还要休息,你们就别吵他了。”黎老爷子淡淡的插了一句话进来。

倪舒才闭了嘴。

到了凌晨,邱彦森离开了,董眠也吃了点东西,然后一直呆在病房里没走。

直到倪舒和黎老爷子都离开了,董眠才走到了床边,小手轻轻的握着他扎着纱布的大手,眼泪无声无息的往下掉,“越铠,你明天早上就醒来,好不好?”

病房里安静如斯,黎越铠自然无法回答她。

“我可以跟段子臻一样,慢慢的等你的,我真的不在乎你出任务不能陪我,我也不在乎以后有了孩子你能在我身边照顾我和孩子,但是……你受伤,你生命垂危,我却不得不在乎……”

董眠哽咽着:“你要做什么,我其实都赞成的,但前提是,你的平平安安的……”

董眠拉着黎越铠的手,一整夜都没合眼,一直盯着他,直到破晓之际,才疲倦的靠在了床头上,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