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越冬以眠302,拉开距离还是顺其自然?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09-07 14:23:14 字数:2346 阅读进度:1211/1873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她被黎越铠拖着上了三楼,“看看喜欢哪个房间。”

话虽这么问,三楼是五个房间,他只拉着她去看他隔壁的两个房间,她想再去看看其他两个房间时,被黎越铠拉着了,其他两个房间小很多,“没什么好看的,就在这两个房间里选一个吧。”

董眠:“……”

“选好了跟管家说,让他安排人帮你搬东西。”

“我……”董眠对着手指头,纠结的问:“一定要上三楼住吗?”

她本以为,她就算回了黎家,黎越铠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他也会适当的拉开彼此的距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依旧非常主动的亲近她,尽力的拉近彼此的距离。

这样一来,她反而不知所措了。

她不知该顺着他好,还是和他拉开距离。

她觉得最好的做法是顺其自然,让她无比疑惑的是,现在这样,算是顺其自然吗?

“有问题?”

“阿姨不希望我们走太近的。”

我们不该走太近这句话,她没说。

她已经伤他太多太深了,当他知道真相,她反而不忍心了。

有时候她甚至想,他想要做什么,干脆顺着他好了,只要他开心就好……

但她也会彷徨的问自己,顺着他,到底对不对。

黎越铠冷淡道:“只要不是她满意的,我和谁走太近她都会不高兴,不用管她。”

“……哦。”

她不喜欢倪舒,但她觉得倪舒没做错。

他们的感情确实不容于天。

黎越铠像是没看到她的烦恼,点了点她的额头,“下去跟管家说你要搬到三楼来,让他尽快安排一下。”

“现在搬吗?要不过几天?不用这么急的。”

黎越铠出乎意料的好商量,“也行”

说着,他拉她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董眠迟疑的抓住了墙角,“干什么?”

“帮你报名考驾照。”

“我房间里有电脑,我自己可以……”

“现在你对电脑很熟悉了?”

“嗯。”

“现在七点多,你回去房间后要干什么?”

“……报名,然后看书。”

“我没事干,你就不能陪陪我?”

“陪你?”

黎越铠一副我很好商量的模样,“我下去找你还是你呆在我房间,你二选一。”

董眠:“……我……”

难道就没有第三条路了吗?

他似笑非笑,似乎在说:你说呢?

只要她敢说第三条路,他就生气的样子,她只好叹气,“我拿书上来。”

黎越铠笑了笑,“去吧,我等你。”

董眠下楼,刚进房间,手机震动了起来。

唐一玥的来电。

董眠接了起来,“一玥。”

“你和黎越铠怎么回事?”不等董眠回答,她又冷冷的说:“如果说越铠还不适应你们两人关系,他面对你的时候,所扮演的角色一时转换不过来也情有可原,可你呢?这么多年了,你也要跟着他疯吗?你是想他一辈子都不能从你们之间走出来吗?”

董眠不语。

“沉默,是什么意思?”

她淡淡的反问:“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唐一玥噎住,一时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如果没什么事,我先挂电话了。”

不等唐一玥回答,她就真的挂了电话。

她抱着书,推门离开房间时,和刚回到家的倪舒,黎靳北碰个正着。

倪舒笑了笑:“小眠回来了?吃饭了吗?”

“……吃了。”

倪舒又问:“这是要去哪里看书吗?”

这个问题,董眠竟然一时开不了口。

倪舒笑容依旧,“怎么不说话了?”

“越铠帮我报名考驾照的事,我要去他房间一趟。”

“小眠,你哥哥心太软了,总是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他怕你刚回来黎家会不适应,多照顾你一些是应该的。”

“但是你哥哥他平常工作忙,你啊,就不要总是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休息,至于考驾照的事,靳北也有经验,你们父女相聚时间本就不多,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多聊聊,亲近亲近,你说是不是啊,靳北。”

黎靳北也有这个意思,“小眠,有什么不懂,爸爸帮你?”

董眠知道倪舒的意思。

她点头,“好。”

关上房门,坐下,父女两人面面相觑一会,黎靳北看出她的不知所措,摸了摸她的脑袋,“你是爸爸的女儿,不用太拘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不用顾忌爸爸的存在。”

“……嗯。”

董眠自己开始上完参加报名考驾照的事,黎靳北看着她白白净净,粉粉嫩嫩的小脸,忽然说:“小眠今年……24了吧?”

“……嗯。”

“看着还想18岁那样年轻呢。”

董眠想了下,“是我打扮太保守了?”

黎靳北摇头,“是气质。”

说完,顿了下,又说:“这点和你妈妈倒是不太一样。”

说起云卿,董眠沉默了下来,黎靳北又说:“小眠和你妈妈性格也不太像,小眠好乖。相对来说,你妈妈一直以来性格都挺强势的。”

看着董眠和二十多年前的云卿近乎一模一样的脸,却大相径庭的性子,黎靳北有些迷惑。

他们黎家的孩子没一个像董眠这样性格的人,她到底像谁呢?

像她外公吗?

可她外公是个非常执拗的人啊。

“……嗯。”

说起来,他和云卿之间的交集,就只有她而已,说太多并不合适。

他咳了下,“你不太喜欢你倪阿姨?”

她摇头,“不会。”

黎靳北叹了口气,“她性格就这样,如果她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小眠就跟爸爸说,爸爸回头说说她。”

“嗯。”

父女俩话题不多,聊了几句,黎靳北怕打扰她,就先离开了。

刚出门,就碰到了来找董眠的黎越铠,黎靳北笑:“来得正好,爸爸有事找你。”

黎越铠皱眉:“什么事?”

“小眠怎么会这么乖?她一直都这么乖的吗?”

“基本上是,”他觉得他话中有话,“有问题?”

“她之前在c市时,是和董家的人一块住的?”

“嗯。”

“说起来,她董家养了她17年,我们还没去感谢他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