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4章,越冬以眠218,小眠,你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09-07 11:00:41 字数:2465 阅读进度:1127/1945

当天晚上董眠没有吃饭。

她没胃口。

失眠了一整夜。

邱彦森和董眠的教室不算远。

他是在第二天中午去食堂之前见到的董眠。

董眠的眼睛又红又肿。

即使她戴着呆板的黑框眼镜也难以遮掩。

邱彦森多看了两眼,浓密的眉头轻蹙,“怎么了?”

他以为是她班里的同学排斥她,欺负她了。

董眠低头,把自己的小脸埋到饭碗里,没有说话。

在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一个熟悉的朋友就如在陌生的城市里的亲人,心里会有难以言喻的亲切感和团结意识,更何况他们还是朋友。

邱彦森挺担心她,“我们来这边是学习的,不是让人欺负的,没有人能随随便便的欺负我们,我们也不可能任人欺负,老师们明天才回去,如果你不想跟我说,让老师帮忙沟通解决。”

他的好意她感受到了。

她摇头,“没人欺负我。”

开口的声音非常沙哑,像是喉咙一紧干枯。

“出什么事了?”

董眠不语。

邱彦森细细的打量着她,然后确定她是有心事,确实不像是被人欺负了。

他放心了。

董眠没胃口。

眼前完全西式午餐她只是叉着几筷西兰花和西红柿吃,旁边的牛排和烤面包,鸡蛋等等她根本动都没动过。

邱彦森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他和她昨天下午还见过,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她不但前所未有的憔悴,似乎还廋了……

他顿了下,“不喜欢吃西餐?”

董眠不知道听到了没,没回答。

“听说外面有一家中餐馆,要一块出去吃吗?”

董眠摇头。

邱彦森不再说话。

他沉默的用着餐,去了窗口那边卖了一杯有营养的热饮,放到她面前来。

董眠也不知道看到了没,没说话。

邱彦森拿出书来看着的,董眠餐盘里的食物依旧没怎么动过,但是看到旁边的热饮,她拿了过来无声的喝着,喝完了,看到餐盘里剩下这么多食物,顿在了原地。

她不是喜欢浪费的人。

她试图吃一点,但吃了两口肉,就吃不下了。

邱彦森阖上书,“吃不下就别勉强,时间不早了,回去午休吧。”

董眠点头,离开了。

邱彦森看着董眠的身影,若有所思。

董眠人走远了,似乎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等邱彦森,“邱学长,你别跟越铠说我的事。”

黎越铠不喜欢邱彦森董眠是知道的,但在交换生中,她和邱彦森最熟,她担心就算他再不喜欢邱彦森也会和他互留联系方式。

邱彦森什么也没说,只是点头,“好。”

董眠低头,“谢谢。”

和邱彦森分别后,董眠还没回去到宿舍,手机就响了起来。

董眠一顿。

这个时候,京城那边是晚上时间,正是黎越铠有空的时候。

她好一会后,才掏出手机来。

确实是黎越铠的电话。

她慢吞吞的接了起来,“喂,越铠。”

有了昨天的通话,今天她接他电话的时候镇定多了。

只是,接起他电话的时候,她心底莫名的会虚,胸膛里犹如只剩一个躯壳,还是空的。

感觉和他通话就像是她偷来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宝贝,诚惶诚恐,惴惴不安。

“吃饭了吗?”

电话那边还是黎越铠熟悉的笑声。

再一次听到他的声音,董眠仍感觉恍若隔世,却牢牢的攥住了手机。

她不知道以后她能否还能再听到他的声音。

“小眠?怎么不说话?还是又出什么事了?”

她恍然回神,“没……没有,我只是走神了。”

黎越铠不满,“走神?想什么呢?我们每天就只有这么一段时间可以好好聊天,你还走神?董小眠,你说你是不是错了?”

“嗯,我错了。”

“唔,算你够乖。”

他心情挺好,“美国那边伙食吃得惯吗?”

她忙说:“惯的,很好吃。”

黎越铠一顿,听出了异样,叹气道:“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你啊,什么时候学会撒谎了?就算怕我担心你也不能撒谎知道吗?恋人之间需要对对方诚实,说谎太多,会影响彼此的信任的,知道吗?”

他其实是怕她硬撑会影响身体健康。

他还是希望她能接受他的意思,让他请专人照顾她,让她每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这样就不怕熬坏身体了,这样一来,她发生什么事他也能知道,他也不会在这边瞎担心她了。

董眠有些慌,“我……我知道的……”

“以后不能对我撒谎,什么事都要如实跟我汇报,听到了吗?”

董眠咬着唇,眼神闪烁。

没听到她的回答,黎越铠心里莫名的也开始变得忐忑不安,“董小眠!跟你说话呢,又神游到哪去了?!”

其实他也怕。

怕她移情别恋。

怕她不再依赖他。

她像受惊的小鸟,“我……我听着。”

“那刚才我跟你说的话你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

他抑制住自己的火气,淡淡道:“刚才在想什么?”

“想……想实验。”

她又撒谎了。

想起他刚才说过的话,她眼睛都红了。

黎越铠听出了她的心虚,却以为她是因为走神而觉得对不起他。

他语气酸溜溜的,“所以实验比我重要?”

她下意识的回答,“你最重要。”

黎越铠听出来了,笑了,满足了,刚才她惹他的那些不愉快都不计较了。

久久之后。

他叹气:“最重要的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明白吗?”

“嗯。”

“乖。”

两人又聊了一会。

多说都是黎越铠在说,她在听,偶尔的会回答几句。

她听得很认真,眼眶越来越红,却没敢让黎越铠发现。

最后,他们挂了电话。

董眠站在原地,许久没离开。

在她站得双腿酸麻,正打算离开时,手机再度响了起来。

她以为是她母亲。

并不想接,她瞟了眼来电显示想关机。

然而,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她缓缓的咬住了唇瓣。

来电者并非她母亲。

但她还是不想接。

但想到倪舒投向她时厌恶的眼神,她接了起来,“喂……”

“是我,小铠的母亲。”

“……我知道。”

“我有事跟你说,我现在在你学校门口,快点出来。”

她咬唇,拒绝,“我要午休了,不能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