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越冬以眠104,第一次主动亲他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7-05-22 08:34:58 字数:2425 阅读进度:1017/1873

但董眠睁开了眼睛,含糊道:“找到了?”

“嗯,你继续睡。”

“我跟你一起去。”她扯开了安全带。

“外面冷,乖乖坐着。”

但董眠没听他的话,她其实是心疼他。

他总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所有风雨都由他来承受,让她能安心的呆在温暖的地方安然入睡。

她渐渐的,希望自己能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精力风吹雨打,而不是被他保护得滴水不漏。

可他总是连机会也不给她。

或许也是她在这方面习惯了,就像想为他做点什么也总是慢半拍。

黎越铠找到的是一个路边摊,早餐样式并不丰富,但香味诱人。

董眠被勾引得肚子直叫,添了添嘴角。

这时,天刚破晓,外面寒风刺骨,她刚下车小鼻头就被风刷得通红。

黎越铠心疼之余,一边凶她一边挡住了风口,挡在了她的前面,挡住了四面袭来的寒风。“你说你出来干什么?不是给我添乱吗?”

她拉下他的手,“吹着风挺舒服的,你不用管我。”

早上的城市空气要比寻常要清新许多,董眠从来没有在天亮之前在路边吃过早餐,新奇的感觉让人愉悦。

她都没尝试过,黎越铠就更加没有。

他甚至很少吃路边摊。

黎越铠哪里会听她的话,“别跟我嘴硬!”

董眠缩着脖颈,低头浅笑,后脑勺蹭了蹭他宽阔的肩膀,她心口微动,忽然咬了下直接犹如花瓣般娇嫩欲滴的唇瓣,回头在黎越铠始料未及时回头踮起脚尖飞快的啄了下他好看的薄唇。

她如花般明媚的笑容令黎越铠身躯一震。

这是董眠第一次没有在他威迫利诱之下,主动亲他。

董眠羞怯的将脑袋耷拉了下来,把外套的帽子拉得死死的,黎越铠笑了,扒着她的帽子,“小眠眠你好色色哦,竟然敢偷亲我,说,是不是我被我美色给迷晕了?”

她死命护着自己的帽子,挡住自己火烧般滚烫的脸颊,“没有,你胡说!”

“哟,顶嘴功夫也见长了啊。”

扒不开她的帽子,黎越铠也懒得动粗,高大的身躯直接弯腰将她娇躯一转,指尖轻轻一挑,她桃花般粉嫩的面颊映入眼睑。

黎越铠亲了一口,“哟,还知道脸红了,嗯,看来小眠眠也没有多色。”

这个董眠真的接受不了,急得脸红脖子粗,“我不色!”

“不色那你为什么偷亲我?”

“你不也老偷亲我吗?”

“男儿本色,我承认自己色啊。”

“你”

董眠窘迫得捂住了自己的小脸,“我我以后不亲你了!”

“别别别,小眠眠,我这不是开玩笑么?我的眠眠怎么会色?我的眠眠纯白净美,清新脱俗”

董眠听不下去了,垫脚捂住了他的嘴。

黎越铠笑了,在她的手心上亲了下,电流顷刻由手心蹿遍全身,董眠忙收了回来,黎越铠笑容暧昧,“其实我更希望小眠眠像刚才那样,用小嘴堵住”

董眠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早餐店老板还在呢,她也不管了,恼怒离去。

黎越铠忙拉住她,哄道:“好啦不气不气,我这不是开玩笑吗?”

董眠不理她。

“我只是开心。”

黎越铠难得一本正经,耳鬓厮磨:“这是你第一次主动亲我,而且还是情不自禁的主动哦,所以我真的很高兴啊。”

董眠一愣,低头缓缓的,无声的笑了出来,顷刻后,才轻轻的嗯了一声。

俩人心情都非常好,路边摊也吃得很香,边吃边拉着她往车上走,在吃好了早餐之后,才驾车离去。

回到家董眠已经睡着了,唇边还残留着煎饼的碎屑。

黎越铠笑了,凑过去将上面的碎屑添干净,才抱着她上楼回家。

等董眠再次醒来,外面雪已经停了,天还没放晴,积雪还没完全融化。

放眼看去,整个世界依旧披了一层厚厚的白纱。

刚下楼,就听到楼下响起了一阵谈话声。

还没下楼就闻到了食物诱人的香味,刚下楼,就见到黎越铠端着一个碟子从厨房里走出来。

“醒啦?”

“嗯。”

“快过来吃午饭。”

现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此时,一穿着厨师制服的中年男人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跟董眠自我介绍一番后,就离去了。

“你真的学做菜?”

“难道是假的?”拉她在旁边坐了下来,“来,尝尝我做的意大利面,之前在美国的时候已经学过了,但做的不好,就没给你做。”

“学做西餐?”

“中餐也学啊,只不过今天约的刚好是西餐师傅。”

董眠尝了尝,觉得还行,就是汁太少有点干,油太多了觉得腻,而且面有点硬。

虽然和黎越铠带她去吃的那些顶级大厨的作品没法比,可董眠觉得已经很不错了,很捧场的点头:“好吃。”

“是吗?”

黎越铠尝尝,虽然不至于难以下咽,但也和好吃不搭边,皱了眉头,把董眠面前自己做的拿了过来,把师傅做的那份推到董眠的面前。

董眠还没说话,黎越铠就说:“快吃。”

“可是”

“嗯?”

她小小声的安慰:“其实还是挺好吃的。”

“我知道,所以你对我的分配有意见吗?”

董眠摇头。

“没意见就快点吃。”

“哦。”话虽这么说,还是把自己碟子里专业大厨做的卷了一半过去给黎越铠,也从黎越铠那边卷了一半过来。

黎越铠眸色微深,低头笑了。

吃饱餍足,抱着她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深沉的目光却落在了她胸前明朗的曲线上。

“还痛吗?”

“嗯?”

“胸。”

董眠背脊紧贴他的胸膛,他忽然说这句,董眠羞得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不痛了。”

“那就好。”将她揽过来和他面对面,“女孩子每个月都要疼个死去活来,原来胸部发育也会痛,真不容易啊。”

董眠小脸窘迫,完全不知该说什么。

“我的小眠眠能长大成人,发育成熟肯定是经历了不少痛楚,不容易啊,所以我更加没理由不好好对你了,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