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难言之隐?

小说: 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 作者: 三三三爷 更新时间:2016-09-11 18:00:53 字数:2323 阅读进度:513/1873

可,她不想跟沈慎之说这些……

她咬牙,“你……究竟对应铮砚做了什么?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忽然说跟我请假?”

而且,她怎么觉得,应铮砚不单单是想跟她请假这么简单?

她感觉应铮砚这次如果离开了公司,以后……

都不会再来她公司工作了。

虽然应铮砚没有直白的说出来,可听他的语气,好像,真的有这个意思。

“他没跟你说?”

“没有。”

沈慎之沉默。

“沈慎之!”简芷颜火了,大步的过去,将抓住沈慎之的领带,狠狠的推他,“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简芷颜力气很大,似乎,也一点都不怜惜沈慎之,她瞪着他,好像恨死他一样。

“芷芷。”沈慎之语气很轻,他说:“以后,有我帮你,不就行了?”

他虽然语气很平静,可他说话的时候,薄唇,隐隐发抖。

似乎,在克制着什么。

“我——”

沈慎之一语道出了了她的心声:“芷芷不屑让我帮?”

简芷颜放开他,不想理他,沈慎之伸手,从后面抱住了简芷颜,将她压着,坐在了他的腿上,“芷芷,你现在是,为了应铮砚,这么对我?”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自己做得很对?一点错都没有?”

她不明白沈慎之怎么能堂而皇之的做出这样的事来。

沈慎之语气,是不咸不淡的:“芷芷,我就弄走了你一个员工,你就这么对我?”

“你!”简芷颜觉得,自己根本不想和沈慎之说太多了。

可要是不说,她心里的那股气,也下不去。

她咬牙:“沈慎之,你是不是就是想跟我过去不去?就算你看我某一个员工不顺眼,你能不能事先跟我说说?你这样算什么?”

沈慎之脸色倒是很淡:“我弄走我的情敌,有什么不对?”

简芷颜:……

“芷芷,你难道真的觉得我大度得容的下来一个觊觎你的男人,整天围着你转?”

简芷颜:……

果然,真的是一个好借口啊。

把她身边有才干的人都赶走了,以后,这公司,他身边的人就越来越多了,以后他想要监视她,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慎之将她拉了过来,揽在怀里,坐在他的腿上,“芷芷,当初你让姬沫甯离开,今天,我让应铮砚离开,一样的意思,芷芷,你难道不明白吗?”

简芷颜挣扎着,不哼声,推开他,转身离去。

沈慎之放下了笔,跟了上去,拉住了她的小手,将她压在了墙上,抱着她:“芷芷,我才回来,你就忍心跟我吵架?”

简芷颜别开小脸,“听你的意思,现在跟你吵,还是我的不是了?”

沈慎之将俊脸埋在了她的脖颈里,轻轻的蹭了蹭,沉默。

简芷颜拳头死死的攥着,忍着打人的冲动,将他推开。

沈慎之没动。

“放开我,我还要继续工作。”

沈慎之才放开了她。

沈慎之让简芷颜去坐着,他来帮她处理工作上的事。

简芷颜不太想理他,就随他去了。

沈慎之在工作上的效率,是很高的,一个早上不到,就将简芷颜堆积在桌面上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之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芷芷怎么会有这么多事没处理?”

“之前出差了一个星期。”简芷颜从善如流的回答。

回答的时候,她还不让自己露出一点破绽来。

沈慎之沉默。

他似乎,有话想要跟简芷颜说:不过,一会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拧了眉头,然后说:“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公司有点事,先回去公司一趟,下午来接你会老宅。”

简芷颜沉默。

沈慎之低了头,随后,过去抱住了她,“芷芷,不要总是为了其他人跟我生气?嗯?”

简芷颜权当没听到。

沈慎之亲了亲她的小脸,就离开了。

简芷颜木然的擦拭了下小脸,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无锡,帮我查一下铮砚是怎么回事?”

“好,有消息了,会给你打电话。”

“嗯。”

挂了电话后,简芷颜随后的,又给简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过去。

“小颜?怎么了?”

“爷爷,今晚,是和袁一冰还有沈慎之一起在老宅吃饭吗?”

“是啊。”

简老爷子听着她说话的语气,顿了下,“小颜,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称呼他们?”

“爷爷,现在,我们算是和他们一笑泯恩仇吗?”

“不然,你让爷爷怎么做?”简老爷子顿了下,“小颜,多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尤其是,这个朋友,还是一个强劲的对手的时候,这个道理,就更加明了。”

“可是爷爷,为什么不跟他们摊牌?难道是因为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

“也算是吧。”

简芷颜咬唇,说:“爷爷,其实,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没了。所以,您不用为我考虑了,现在没了孩子,我随时可以和沈慎之离婚,所以,爷爷,您不用再顾忌我——”

简老爷子身躯晃了晃:“什么?没了?怎么会没了?小颜,你,你怎么——”

“爷爷,我虽不小心的,并不是故意的,爷爷,您别胡思乱想。”

她怕她要是说自己想是宫外孕,会吓到家里人。

毕竟,宫外孕,比流产还要严重得多。

“真的?真的是不小心?”简老爷子现在,是有点不相信了。

“是啊,爷爷,您乱想些什么?难道,您以为我真的会做杀害自己的孩子这种事来吗?”

自己的孙女是什么样的人,简老爷子还是了解的,所以,松了一口气。

不过,他又问:“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不跟爷爷说?”

“差不多半个月了。”

“这么久了?你——”

简老爷子又气又心疼,叹气。

久久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忽然问:“小颜,这件事,慎之,知道了吗?”

“没有,还没告诉他,怎么了?”

“你——”

“爷爷,怎么了?”简芷颜怎么觉得,好像,她爷爷,有难言之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