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玄武,龙蛇

小说: 玄武战尊 作者: 天地有缺 更新时间:2016-09-11 13:03:36 字数:3399 阅读进度:15/1983

玄武乃是上古有名的强大神兽,乃是镇压海洋的强力神兽之一,成年的玄武完全有着不弱于秦风巅峰时期的可怕战力。

玄武阴阳道号称玄武之名,得动静之阴阳玄奥,一旦修成便可凝练出一丝上古玄武之力,镇海平岳,拥有镇压万物的威能,只是要将这门拳法大成,非得有玄武精血不可。

“玄武精血,玄武神丹不就是玄武神胎炼制而成的,玄武神胎那可是一颗真正的玄武神卵!”秦风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

“这里包含了一门真武级传承!”

秦风心头大震,这里竟然隐含着一门真武级秘法,就算是阅历如他,也感难以置信,真武级秘法就算以他前世的眼光来看,也是珍贵之极。

真武秘法乃是蕴含了一丝天地大道的意境,莫说威能如何,光是那一丝武道真意已经就对于修炼有着无法匹级的好处。

这样的秘法,放在一些一流宗门之中,也是极其罕见,是无数人意欲抢夺的至宝。可以想象,称霸上河镇的秦家也只有一门灵武级功法作为传承功法,然而就是这一门灵武级的功法就已经让许多散修垂涎欲滴,这真武级秘法是如何的宝贵。

若是走漏一丝风声,恐怕这里马上会血流成河。有无数名动一方的人物会赶来争夺。

按捺住心头的惊喜,秦风盘膝坐下,开始参悟这门真武级拳法。

玄武阴阳道是真武级拳法,道韵幽深,晦涩,深奥,武道真意如磅礴峙岳,耸立入青云,难以逾越。纵然智慧如秦风这等通天之辈,参悟起来也大敢困难,艰辛,许多地方如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这并不是悟性不够,若是他巅峰时期,领悟一门真武级拳法,绝不会如此艰难。而是他重生托世,以前的境界全部消散,除了眼光智慧意志经验保留了下来。

一切都重新开始。参悟起来自然困难重重。

随着他的慢慢参悟这门拳法,倒也理清了思路。玄阳阴阳道不愧于玄武阴阳之名,这门拳法阐述了一丝天地阴阳奥义的武道真意,在拳法之中,玄武不再仅仅是镇压海洋之神,也是镇压阴阳一切变化的神灵。

这令秦风十分诧异,众所周知,无论是在神话之中,还是在种种古籍之中,玄武都是海洋之神,很少有人提到阴阳变化。

突然秦风想起,前世他与一头活了上万年的老龟似乎聊过,那老龟隐晦说过,玄武其实是龙蛇变种,又有龟龙之称!他以前不以为意,只是当故事听。

此时乍然回想起,脑中突然闪过一道闪电,可不是了,玄武龙头龟身蛇尾,龙属阳,蛇属阴,玄龟外有八卦,岂不就是阴阳八卦之神。

玄武御阴阳,龙蛇龟三变。恍惚之间,秦风慢慢将一尊玄武神从心头够略出来,于此同时,那玄武阴阳道化生的种种拳法奥义如惊雷闪电掠入心底,融入那一尊玄武心神之上,这尊玄武心神仿佛有了神韵一般,轰然灵动起来,这一动秦风仿佛看到了无数玄妙奥秘,这门真武级拳法像他敞开了那朦胧的奥秘。无数感悟流过心头。

玄武阴阳道有三式,第一式乃是动静之式,第二式则是轮转之式,第三式则是阴阳之式,明悟动静,洞悉刚柔,掌握阴阳,就能够参透玄武阴阳道的精髓。

只要练成了第一式,他将提前拥有武道三重天的掷象之力。可以轻而易举的挪动这六尊玄武鼎。

玄武阴阳道的第一式动静之式对于此刻他的来说其实并不难,灵蛇代表的动,玄龟代表的是静,动静结合,圆融变化,即是玄武。

秦风盘坐在六尊玄武鼎周围,此刻脑中充斥着一个个小人图形,这些人图形剧烈变化,演绎着种种动静之道的拳势,拳掌之中充斥着一种博大,宏伟,包容的气息,一掌劈出,仿佛能够镇海平波,将海洋的潮汐变化轻松纳入掌控之中,并且推演出重重不一样的威能,时而折叠,时而如漩涡一样,吞噬一切。

一个个小小的人影在脑海中仿佛化作了一个庞然大物,龙头龟身,气势恢宏,镇压海域。这是玄武真意,只要能够领悟这一丝玄武真意,便算是彻底修成了这门拳法。

准确的说其实可以说是三门拳法,灵蛇伏魔拳,玄龟镇海拳法,玄武阴阳道,也可以说这就是一整套的拳法,只是玄武阴阳道为纲,灵蛇,玄龟变化为法。

只见坐在地上的秦风一只手开始拂动起来,时而化掌,时而划拳,化掌之时掌力滔滔,化拳之时力量深沉。

随之他的另外一只手也在慢慢变化姿势,轻轻浮动犹如一条灵蛇,每次劈出,快逾闪电。

奇妙的是,他看起来动作却如行云流水一般,那么优美,没有一丝的晦涩。

手臂上一股无形的力量弥漫,以肌肉为鳞片,以全身筋骨为轴,力量出奇的可怕。

不动如山,动辄愈惊雷。渐渐的有了一丝玄武的神韵,仿佛每一次运劲,有一股深沉的力量降临,镇压虚空,有一头玄武神兽在咆哮,怒吼。

……

就在秦风勤练玄武拳法的时候,有一队人正朝着沼泽古庙方向而来,已经到了古槐林,这一队人有老有少,老的气度森严,少的面容冷肃,然而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练家子独有的气息。

为首的是一个绿袍汉子,他身材魁梧,腮生铁须,眼若鹰隼,背着一柄宽大的阔剑,浑身透露出让人压抑至极的气息,显出高深莫测的修为。

身边一个身材中等的黄脸汉子拿着一张残图正在比对。目光顾盼,在寻找着什么。

这一行人乃是三河镇宁家的人,为首的是绿袍大汉是宁家一位颇为重要的人物,目的是寻找着残图上记载的一片隐藏在蛮荒山脉外围的神秘遗迹。

这残图原本留存在一个极其古老的山洞,后来因为大地变动,被一个秦家旁系弟子发现,只是这弟子运气不好,正好了遇上了这位宁家执事,被他顺手灭杀夺取。

一块记载着神秘遗迹的残图,价值太大了!更不说万一这遗迹中隐藏着什么灵药宝贝,或者说功法,这对于修炼到武道五重天,这个在家族中不上不下地位的执事而言,绝对是一次难得机遇。若是能够得到什么丹药,或能一飞冲天,成为家族掌权者之一!

得到残图之后,只是稍加准备,他就带着心腹属下朝着残图中记载的蛮荒山脉而来。

“宁执事,按照残图上记载的地址,那处遗迹就在这片山林附近!!”

一个身材中等的黄脸汉子指着前面古槐林说道。“这残图显示,那遗迹上有一座不知岁月的古庙,古庙周围是一片沼泽,沼泽前面是一片山林,据属下所知,这篇古槐林后面就是一片沼泽,有采药客说这沼泽里就有一座不知年月的古庙,想来应该那处地段!不过这片古槐林里有许多巨狼!”

那绿袍汉子缓缓说道。“你带人过去,将这些巨狼清理了!”

黄脸汉子眉头皱着,说道。“执事大人,刚刚有兄弟来报,说这附近还发现了秦家的人,他们大肆搜山,似乎在搜寻着生命,我担心动作一大,可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绿袍汉子漠然,说道。“可知道他们在搜查什么?”

黄脸汉子摇摇头。“这个属下不知,只知道他们发动了许多人,在这片山脉里到处搜寻,为首的是秦家六公子秦沐云!”

黄脸汉子担忧道:“是不是我们走漏了风声引来了他们!”

绿袍汉子沉吟片刻,说道。“不可能,这残图乃是本座在一座无人的古洞中发现的,知道事情的人已经死了。除了本座之外,绝无第二人知道!”

黄脸汉子松了一口气,说道。“若是这样,那属下等该如何行事!”

绿袍汉子浓密的眉毛一狞,说道。“这却有些麻烦,你我皆是三河镇的人,虽然我宁家也是三河镇的霸主,论实力不弱于上河镇的秦家,以及下河镇的于家,但是这里毕竟靠近秦家的势力范围,若是惊动了他们,引得他们怀疑却是大大的不妥!”

“我们先行避开他们,且静观其变,相机行事!”

在另外一处,秦沐寒与秦树等人合在一起,两人也在议论。秦树是一个面向沉稳,身材高大的青年,嘴角蓄着一点胡须,眼神冷静。

他说道。“还没有消息吗?老九真的进入了蛮荒山脉?”

秦沐寒闻言,笑道。“大哥莫急,也是老六太过于无能,连一个废材都跟踪不了,不过老六这次把这些年笼络的心腹都带来了,都洒了出去,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我们只需静心等候便是!”

“废材?”秦树眸子微动,心头冷笑,那位老九恐怕也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老六虽然无什本事,但是能够摆脱他的追踪,恐怕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只怕这个往日里废材的老九或许真的有什么秘密?秦树眼底闪过一丝丝波动,不过不管是什么秘密,他一定要夺到手!

另外秦树还有一层隐忧,秦沐云这个无能的家伙为了找一个人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作,秦方恐怕不会没有察觉,只怕也躲在某个地方,准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目光扫过山林,眼神凌厉的仿佛凌冽刀光,眼底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森冷寒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