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打破平静

小说: 兴雅学院 作者: 林非诺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2906 阅读进度:3/6

羽心决意再找到那两位少年,想方设法抓住这个机会,即使他们当初只是戏,她也要将此戏变成真的,让他们助自己入城,助自己进入兴雅学院---就是那个她父母也曾去过的地方。

当晚,她便拿着竹牌来到城楼下守望,可是等了很久却没有看到人影。第二日、三日、五日一直到七日皆是如此,每天都失落而归。

“今天是第三十日,又是一个月圆之日,今天就等最后一次,不行就只有想别的办法了。”羽心拿起竹牌坚定地对自己说。

相隔一月,圆月再次当空而照,睿和徐谦如往常一样相约于揽月楼之上,只是他们一月间彼此都未提及上次揽月楼所遇之事。

“哟哟,瞧瞧这是谁来了,一头灰头土脸的。你头上莫不是药渣子?怎么啦?天仙般的程若锦姑娘,又让你无福消受啦?”睿又说笑徐谦。

徐谦叹了口气,埋怨说:“哎,还不是因为你!每个月要不是为了偷偷给你去拿治你背痛的药,我需要去见若锦吗?还有上次来这揽月楼的时候,把我的竹牌就那样丢了下去,现在原物主来追查了不是!我没法交代啊,都是你害的!”

“哈哈,原来竹牌是你的若锦妹妹送的呀?谁叫你不早说,早说我就扯另一个玉佩了,哦哦,不,谁知道那玉佩又是哪家姑娘送的呢?!总之,还是怪我们家徐谦太惹姑娘们疼爱了呗!哈哈哈......”睿继续笑着说,越说越来劲。

“反正我说不过你!话说过来,你和若锦未曾蒙面,也许哪天见了彼此喜欢得不得了,哪还有我徐谦什么事呢!”徐谦倒是一反常态地回了睿一句。

“你的好妹妹我可不敢轻易接触,不过,如果若锦是未来嫂子倒是必须且终有一见的,哈哈哈!”睿倒是不甘示弱地说。

徐谦皱了皱眉头,便拿起斟好酒的酒杯递到了睿嘴边。自己则拿起酒杯走到栏杆边,向城楼下望着。

暮色逐渐深沉,突然从林间传来一阵阵美妙悦耳的歌声,徐谦的目光顺着歌声的方向寻去,果然不一会出现了一位身着月白色纱裙的少女。

没错,那夜是羽心决定来到城楼下等待的最后一个夜晚。距离第一次相见已是一整月,那一夜又是月圆之夜,睿和徐谦每月唯一一次会出现在揽月楼的日子。

羽心看到了城楼上的公子,心中非常欢喜。没想到城楼之上又突然传来了配合她歌声所奏的笛声,羽心又兴奋地随着笛音,开始在月光中翩翩起舞,手腕上的银铃也发出了美妙的声音,银铃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一闪一闪,又招来了河边星星点点的萤火虫,纷纷围绕在其四周。

这种美丽的景象和这般富有灵气的女子,无论是徐谦还是正在吹奏笛子的睿,都是第一次遇见。不一会羽心停了下来,睿也停了下来,睿突然感慨:“这样的歌声,这样的舞姿,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是呀,即使是如今兴雅学院,人人追捧与夸赞的陆华容都不见得有此才能。你说呢,睿?”徐谦猛地回过神来,笑着回头对睿说。

睿竟然没有答话,立马放下玉笛,来到栏杆边,搂着徐谦的肩膀,对着羽心大声地呼喊:“姑娘,你又来啦!是不是想我们徐谦哥哥啦!”

羽心并未听清他在讲什么,只是赶紧点燃了早已写好的天灯,那夜风并不大,因此天灯的方向还是极好控制的。

不一会,天灯便出现在了他两眼前。“今日持竹牌许愿,盼入兴雅学院,若助吾,必相报。慕**”。

很不巧突然空中飘起了雨滴,将天灯上的“羽心”二字给弄花了。谁也不曾想就这几滴雨,却造就了以后一个天大的误会,让羽心失去了一份这十几年来最重要的感情。

“兴雅?她想入兴雅学院吧?没想到兴雅学院也声名在外。”徐谦对着一提到兴雅就会发呆的睿说。

睿突然很严肃看了看城楼下的羽心,对徐谦说:“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有事。”说完竟转身离去。

羽心心里很清楚,兴雅学院一定跟自己的母亲有关。因为小时候她总听叔父提起,自己母亲的歌声,是他们听过最为动听的声音。而放眼永兴城内外也只有兴雅学院才能汇聚所有歌声最动听之人。

而能登上揽月楼的两位公子一看就出身不凡,何况他们也是她唯一认识到的,有可能拥有权利能帮助她进入兴雅学院的人,所以她用尽全力也要抓住这个机会。

雨水滴滴答答打在羽心身上,就像此时羽心的内心一样忐忑,她并不知道城楼上的两位是否会给自己带来转机,这个唯一的机会到底是抓住了,还是被这突如其来雨水冲走了?

其实那天一早,徐谦受命出城,他来到一处偏僻的茅屋院落,刚推开栅栏,里面便出来拥有惊鸿之貌的女子---程若锦。程若锦立刻迎过来,用手摸向了徐谦的腰侧。

“谦哥哥,我送你的竹牌怎么没瞧见了呢?”若锦很生气地大声质问徐谦,徐谦先是慌忙地躲闪,然后又愣了一下,回答:“对不起,若锦,睿那天拿去看了看,不小心失手给弄丢了。”

“什么?!怎么可以弄丢?那可是我送你的啊!”若锦皱着眉头,握紧了小拳头愤愤地说。

徐谦不敢看若锦,心里有些愧疚,跟不敢再把睿将此物转赠给另一个姑娘的事情告知于她,否则将更难以面对这个,一直都把他看作是知己的若锦妹妹。

这位拥有天仙一般面容的程若锦,是那年徐谦出城办事时偶然遇见的,徐谦意外受伤,承蒙若锦所救。

徐谦曾听程若锦所述,她家一直在城外采药为生,她也从未曾进入城中。如程若锦这般娇美容貌的女子生在城中,必定会成为众公子争相亲近的对象。当然若锦也颇有自信,个性爽直,从不输人。而徐谦人如其名,为人谦和有礼,从不与人针锋相对,虽然样貌不算俊俏,却是若锦所识之人中少有的谦谦君子。

徐谦见若锦生气了,赶紧说:“若锦,真的对不起,我一定会找一个类似的给你!药我先拿走了哈,还要赶回城里。”

若锦一听更生气了,一下子打翻了正在园内晾晒的所有药材。“徐谦!你给我站住!”话音刚落,徐谦便抓起若锦早已准备好的药包,跑得无影无踪。

徐谦骑马回城时,恰好被羽心看见,而这并不是属于徐谦和羽心的命中注定,却从此点燃了羽心平淡无奇的人生。

那年那场春雨淅淅沥沥地也不知下了多久,羽心再也没有去过城楼那边,只是每夜在窗前拿着那块竹牌,望着窗外的雨发呆。她知道她无须再去,因为月圆之日前他们也不将再度现身,何况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强求不得。

一日,忧无村如往常一般平静,阳光透过林子照得羽心都有些睁不开眼,语珠突然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拉着羽心的双手说:“心儿!我们终于可以入城啦!我们也可以入兴雅学院啦!我都不敢相信!”

羽心一下懵住了,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语珠已经拉着她一路跑到了城门外,语珠指着城门上的告示说:“你看,我说的都是真的!你看这...还有兴雅学院的印章呢!”

羽心仔细瞧着上面的一字一句:“从今日起,城外忧无村居民适龄子女,凡有才艺优异者,亦具有兴雅学院的入学资格,经背景审核与学院考核后方可入院。”

惊喜万分的羽心眼中涌起了泪水。羽心抱住了语珠,更咽道:“珠儿,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回去一定要好好准备!”

当羽心再次含着泪水抬头仰望城楼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正是徐谦。虽然在羽心看向他的那一刻,他背过身去,但羽心知道他就是那晚她看到的两位少年之一,而这个好消息必定与他们有关。

这一切似乎来得轻而易举,但殊不知对羽心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机会虽是她自己创造的,也努力地把握住了,而最后能不能成功,犹未可知。

s..book536412582317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兴雅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