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玉佩

小说: 仙府种田司徒明月 作者: 叶凌李保 更新时间:2022-08-05 字数:4591 阅读进度:1/1420

九黎浩土,吴国地界。

叶凌施展着御风术,疾驰在云苍山南麓的险恶山道上,如一朵白云悠悠卷下。他不时回头看看远远追来的几个云苍宗外门弟子,目光中闪出一丝冷酷之色。

“不就是在云苍山麓采摘了几株一阶初品回神草么?又没有闯进你们的护山大阵,也值得如此兴师动众!云苍宗隶属地玄仙门,外门弟子擅长的是防御护甲等土系道术,罕见会御风术的,看你们怎么追上我!”

叶凌一声冷笑,透过林木的缝隙,隐约可以望见山麓下的药谷,更是放下心来。

身为药谷宗外门采药弟子,叶凌虽然只有练气期一层的修为,但也修炼了御风术,买了一阶初品火灵刀,为的就是出谷采药方便,可攻可跑。

若在药谷里采药,一来野生的灵草日渐稀少,二来叶凌很难竞争过练气二层的师兄们,所以他总是出谷采药。

而在药谷北边的云苍山,云苍宗修士不擅长炼丹制药,更没有采药弟子,故此山中一阶灵草丰富,云苍山南麓也就成了叶凌的首选采药点。

云苍宗的五六个外门弟子一边追赶着,一边气急败坏的大嚷大叫:

“抓住他!大家伙加把劲儿!可别让他给跑了!”

“可恶!这小子半个月里至少来咱们云苍山六趟!每次都让他溜了!咱们云苍宗外门弟子的颜面何在?”

“惹怒了老子,老子也去修炼御风术!”

“快看!前面有本宗的巡山弟子!不知是哪位师兄?哎,巡山的师兄啊!截住他!”

叶凌心中一凛,散出神识,立刻察觉到半山腰上有灵力波动,似乎隐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要不是后面的一帮饭桶吵嚷泄机,叶凌一时间还很难发现半山腰有云苍宗巡山弟子埋伏。很显然,此人的修为在他之上!至少也是练气期二层!

叶凌的神色露出凝重,一拍储物袋,一阶初品火灵刀在手!同时左手又摸出一张残破的烈焰符,这可是他从枫桥镇坊市上花了两个灵石才买来的,一旦用去,两个灵石就打了水漂,但事到如今逃命要紧,也顾不了许多。

眼看到了半山腰,林间埋伏的巡山弟子胖大的身影突然窜出,果然是练气二层的土修,光这个胖大身躯、这个坨儿就把山路拦住了大半,狞笑一声,不由分说,挥舞着黄澄澄的灵斧就向叶凌劈来!

叶凌暗暗皱眉,施展御风术滑开,躲过这致命一击,顺手打出了残破的烈焰符。

轰!

残破的烈焰符爆开一团火雾,裹住了胖大修士的上身。

叶凌趁着这个机会,火灵刀划出一道赤红光华,拦腰斩去!

猛听的喀喇一声清脆声响,火灵刀折做两截!竟然跟砍在巨石上相似,震的叶凌手臂发麻,抽身就跑!

“御风术,撤!可惜啊可惜,又费了五个灵石,损失近半!”

叶凌一刻也没有停留,在半山腰飞掠,暗暗盘算着,这一回总共就采摘到三株一阶初品的回神草,一共值十五灵石,如今残破的烈焰符加上火灵刀,七个灵石去了,还没有斩杀掉一个练气二层的修士,令叶凌有些不甘。

胖大修士手忙脚乱的拍灭了衣衫上的火焰,出了一身冷汗。再看叶凌已经去的远了,胖大修士暗暗后怕:“还好还好!幸亏在埋伏的时候就加持了石肤护体!加上贼小子的烈焰符是残破的,火灵刀品相也不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这要是阴沟里翻了船,侥幸不死也要被人笑死。”

云苍宗的几个外门弟子赶到,见巡山师兄没事,招呼上一起去追,各个恨的牙根都痒痒,哇哇暴叫。

等叶凌看到了半山腰间横出的巨石,目光一凝,终于可以抄近道了!飞身掠上巨石,一跃而下!

云苍宗的外门弟子们狠狠吃了一惊!不仅是被叶凌这突然的举动惊到!更是赫然瞧见苍穹之上划出一道璀璨的寒芒,穿透山间云雾,快似流星闪电,也坠下了深涧!

众人气喘吁吁的爬到巨石上往下观望,只见云雾飘渺间,若隐若现的长溪深涧,众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纷纷议论了起来:

“够狠!这么高就跳下去了!老子看着都眼晕!”

“罢了!拍马也撵不上了。过了长溪深涧就是药谷宗的护山大阵,等咱们跑下山,黄花菜都凉了!”

“保佑他坠的偏了,摔到山石上粉身碎骨!”

“那道寒光是什么?你们看清了吗?”

“一闪而逝,怎能看的清?多半是天火星陨,要么就是晴天打了个霹雳!怎么没有劈死这个天杀的小贼,苍天无眼啊!”

众人败兴而返,白跑了这么远的山路,巡山弟子还吃了个哑巴亏,惟有恨恨不已。

长溪深涧。

“咕噜~”叶凌冒个泡儿,露出头来,见没人跟着跳下来,换了口气,又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方才叶凌在坠崖时候,同样发现一道寒光从天而降,竟然后发先至,比自己抢先坠入深涧,反倒把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云苍宗外门弟子掷出的法宝法器。

“不要白不要,我正缺一样趁手的法器,打捞上来就是我的!”

叶凌一边想,一边在深涧水底缓缓睁开双眼,寻觅起来。

寒光竟透过淤泥,影影绰绰,耀的深涧底波光流动。

叶凌在淤泥里好一阵摸索,触手冰凉,终于摸到了,取出一看,不由得大失所望,原来是一只核桃大小的白玉佩,上面闪闪发光,隐现着太一两个字。

等到叶凌托在掌中细看时,白玉佩的光华渐渐消散,叶凌只感到有一股寒彻之意顺着掌心流遍全身,不由得激灵灵打个冷颤,叶凌舍不得放手,依旧紧握着白玉佩,忙忙踏水上岸。

这股寒意在叶凌体内运转了一个大小周天后,渐渐消失。等到叶凌爬上岸再看掌中的白玉佩,光华也彻底消散!显得是那么的不起眼,更没有丝毫的凉意了。

叶凌满腹狐疑,暗道真是诡异之极,见白玉佩再没有什么起色,也没有灵力波动,就跟着寻常的玉佩一个样,索性拿它替换掉腰间悬挂的火石坠儿,又胡乱拧了拧湿衣裳,穿回了药谷的护山大阵。

刚转过药谷的北谷口,一道剑光飞至,叶凌赶忙冲着剑光躬身一礼。

因为只有筑基期的前辈才可以御剑飞行,练气弟子只能靠飞禽承载。来的显然是本宗的筑基长老。

人剑一分,跳下个身着青衣的中年男子,浓眉阔目,方面大脸上现出罕见的焦急之色,急问叶凌:“嘿!小子,你可曾看见云苍山方向落下道白光?”

叶凌看到他变毛变色的神情,心中一凛。连一向扳着死人脸的周长老都如此紧张,叶凌登时感觉到白玉佩的来历非凡,于是茫然的摇了摇头,故作惊奇的说道:“白光?没有啊!弟子从云苍山南麓采药归来,被他们的外门弟子追杀的紧了,只顾着夺路而逃,跋山涉水而回,不曾留意天上。”

青衣中年男子周长老浓眉皱的更紧了,喃喃叹道:“定是有天材地宝降世!该不会是落在了云苍山上?嘿!来的迟了!”

说话间周长老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霍然回头,散开神识,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起了叶凌。对这个相貌寻常、灵根资质更是普通的外门弟子,他总是有些怀疑。

叶凌只觉着一股强大的神识扫来,灵压压的他险些喘不过气,心下明白,赶忙打开自个儿的储物袋,把三株回神草还有仅有的几块灵石都翻了出来,实在是寒酸之极,又神色镇定的拍了拍身上,表示没有。

周长老神识探查了半天,不见有任何异样,只好问道:“你是哪个院的采药弟子?叫什么?”

“弟子叶凌,住在外门清竹院。”叶凌收起了储物袋,神色不变的回道。

周长老似乎还些放心不下,沉吟了片刻道:“叶凌,出谷采药不是什么好差事,你做本长老的药童吧!认得我么?”

叶凌心中一动,但又一想给他做药童,就是受人使唤的仆从了,更不用说他心存怀疑、不怀好意,于是叶凌淡淡的道:“弟子认得,是周冲周长老。只是弟子觉得采药赚灵石来的更快,又自由自在,弟子不惯为仆的,多谢周长老的美意。若没有什么吩咐,弟子告退。”wωW.八七柒ZW.℃ΟM

周冲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整个药谷,多少练气初期的外门弟子抢破头要给他做药童,尚且不能!如今一个练气一层的小修竟断然回绝了!简直就是不识抬举!

周冲冷哼了一声,拂袖出谷,继续四处寻找那道天降白光的天材地宝。

叶凌心中松了口气,脸上却不带出来,整了整湿衣,若无其事的赶回清竹院。

清竹院坐落在药谷的北谷,住着叶凌等五名药谷宗外门弟子,叶凌资质寻常,修为较低;未进谷时,叶凌出身贫寒,孤苦伶仃,家住附近枫桥镇的枫桥桥洞,没有修仙家族的灵石支持,所以五人中又数他最穷。

从北谷口到清竹院不过数里之遥,一路上叶凌偶然遇上照看灵田的师兄们,也没人搭理他,叶凌还如往常一样,回转清竹院。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清竹院传出,似乎是二女在说笑着什么,见叶凌回来,笑声忽地一顿,紧接着又是扑哧一笑:

“呵!紫珊快看,好一只落汤鸡!哎,落汤鸡,有件大事要告诉你,再有两个月就是咱们药谷宗外门弟子大比了!你看你修为甚浅,再看看你这资质、你这样子,说给了你也是白说!”

叶凌瞪了嘲讽她的桃衣女子一眼,冷冷的道:“我的事情,不劳素琴姑娘关心挂怀。”

素琴脸上一红,啐了一口,气怔怔的扳着俏脸,正要冷言反唇相讥。

在一旁的少女紫珊赶忙拦住她,明眸皓齿透着温柔可爱,上前飘飘万福,歉然道:“叶大哥回来了!这是下河采药弄湿了衣裳么?换下来,小妹帮你洗!”

叶凌还礼不迭,淡然一笑,摇了摇头道:“多谢珊妹,不敢有劳大驾。”

素琴白了叶凌一眼,拉了紫珊就走,犹自淳淳告诫着:“紫珊!你瞧他可恶不可恶?明明修为比咱们低着一层,不叫师姊反叫珊妹,以后别理他!”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叶凌李保的仙府种田司徒明月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