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死罪可免

小说: 我在三国当暴君 作者: 疙瘩瓜 更新时间:2020-10-19 11:22:40 字数:2254 阅读进度:280/316

刘协将伍孚的头颅在刘宏的灵位之前祭拜完,转过身来看向众人道:“除了伍孚意外,孤方才还看到一人与伍孚一同嬉笑来着。”

刘协的话像是异地凉水滴入了热油中一般,原本寂静无比的大殿顿时又变得喧闹起来。

人群中不少人都浑身颤抖起来,暗道这渤海王殿下说得不会是自己吧?

瞅着这渤海王简直就是个愣头青,才不会管你是谁,即便是何大将军的人,伍孚不也被摘了头颅么?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是这位渤海王所不敢做的呢?

再加上方才许多人都与伍孚交谈过,他们可不保证自己在于伍孚交谈的时候是不是正在嬉笑,亦或者是恰巧被渤海王给瞧见。

不少人心里打鼓,心中暗暗祈祷不要是自己。

看着他们的衣服熊包样子,刘协心中一阵冷笑,伸手指了指方才与伍孚一同说笑的文士。

刘协的话音落后,文士与其他人一道低下了头,不敢看刘协。

此时突然感觉大家都把目光注视到了自己的身上,慌忙抬起头来,环顾四周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

而当其看向刘协所在的方向的时候,见到刘协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文士立马便被吓呆了,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直到文士被军士给架起来的时候,方才反应过来一般,开始剧烈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在求饶。

而剩下的人见到刘协说得是文士不是自己,心中不禁暗暗松了口气。

等到军士们将文士给刘协架过来的时候,向其看去,只见文士早已经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你叫什么名字?”刘协看着文士,没想到此人这么胆小,看着他像是夫人一般哭泣的样子,刘协不禁一阵皱眉。

这就是大汉大臣的水平么?怎么和后世所描绘的不同呢?

刘协原以为被自己点了名,对方定然会义愤填膺,刘协已经做好自己被破口大骂的准备了,没想到竟然出现眼前这一幕,倒是让刘协有些不太好处理了。

文士一直在抽泣,却是回答不上来刘协的问题,这时一旁许久未曾说话的杨彪此时却是破天荒地站了出来,向刘协开口道:“殿下,此人乃长史王谦也。”

听到杨彪的回答,刘协不禁点了点头,脑海当中思考了一番,却是也没想到此人究竟有什么样子的事迹。

正待刘协要说话的时候,这时杨彪却是再次开口道:“殿下,这王谦乃是前任司空王畅之子,平日里多谨言慎行,今日糊涂,还请殿下开恩从轻发落。”

“前任司空之子孤就得从轻发落吗?”听到杨彪之言,刘协顿时开口道。

“这......”

杨彪对刘协所问之言一时有些答不上来,正当此时刘协的声音却是再次在耳边响起:“杨太尉与王谦有旧否?”

听到刘协之言,杨彪只好如实答道:“家父与王司空关系莫逆,所以吾与这王谦也有一些交情,还请......”

谁知杨彪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刘协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看在杨太尉的面子上,孤就饶他一命。”

听到刘协之言,身为当事人的王谦却是终于能说出话来,一边抽泣一边道:“谢殿下!谢殿下!”

转而又向杨彪道:“谢文先兄!”

而一旁的袁隗,见到这一幕后,此时脸色却是有些不太好看。

毕竟自己乃是太傅,身为百官之首,自己刚才向刘协给伍孚求情的时候,刘协一点余地也不讲,直接就把伍孚给杀了。

而现如今太尉杨彪同样也是求情,但是看样子渤海王还给了杨彪面子,这就让袁隗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你别着急感谢,孤的话还未曾说完呢。”见到一脸劫后余生的王谦,刘协皱了皱眉道。

开玩笑,在老子爹灵位前面嬉笑怒骂,岂是杨彪的劝慰之言就能够解决的?

听到刘协之言,王谦脸色却是一变,心里想着这渤海王不会是反悔了吧。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在殿内领三十庭杖吧。”这时,刘协向其“宣判”道。

听到刘协之言,王谦脸色却是一白,不过紧接着却是释然了。

虽然这三十庭杖对于王谦这样的文士来说也够喝一壶的了,但是相比于那伍孚来说,自己已经算是够幸运的了。

“谢殿下开恩。”王谦赶忙谢恩。

天底下的事情就是如此,你被别人打了,反过来还得高高兴兴地感谢人家。

当一切准备好的时候,执金吾上前小心地向刘协说道:“殿下,要不...开始?”

执金吾算是看清形势了,万幸自己在被伍孚叫进来之后明智地选择了沉默,否则这个时候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跟那伍孚一般头颅已经放在了祭台之上。

看着谄媚的执金吾,刘协对其都提不起丝毫的兴趣,顿时点了点头。

得到了刘协的指示,执金吾上前就准备给自己的手下下令开始庭杖。

正当此时,远处却是传来阵阵脚步之声,紧接着一声大喝传来:“刀下留人!”

众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看清是何人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先是一愣,紧接着有不少人脸上竟多了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原来,何皇后与何进大将军一道来了!

看到这一幕,刘协心中暗道一声终于来了,与此同时也不着急,好整以暇地就站在原地等待何氏兄妹的到来。

等到何皇后一行进得大殿的时候,刘协顿时上前向何皇后行礼道:“儿臣拜见母后!”

何皇后见到刘协,先是有一愣,紧接着脸上露出一丝消息道:“哎呦,协儿都长这么高了,许久未见变化可真是大啊。”

也无怪乎何皇后会惊奇,刘协自从离开洛阳之后,不知是天性得到释放了还是怎么的,个子是“刷刷”地王上蹿,何皇后惊奇也是必然的。

而现在刘协的个头比之哥哥刘辩都要高一些,站在一起刘协的气势也更加足一些。

正在此时,何进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突然就看到了地上的鲜血,顿时惊道:“哪里来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