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就地正法

小说: 我在三国当暴君 作者: 疙瘩瓜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8:30 字数:2426 阅读进度:279/290

在场的众人看着典韦全部愣了,而作为当事人的伍孚感受的最为直观,一双嘴巴几乎惊讶的合不住,同时却又发不出声音。

而典韦伸手一把就抓住了伍孚的衣领,一用力,伍孚感觉自己悬空了。

而在刘协等人看来,典韦就像老鹰抓小鸡一般将伍孚给抓在了手中。

伍孚此时还没有从接连不断的震惊当中醒悟过来,任由典韦抓在手上。

而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伍孚用尽全力挣扎,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作用,自己就像是被挂在了一颗大树上一般,典韦却纹丝不动。

只见典韦“嘿嘿”一笑,转身朝着刘协所在的方向走来,而典韦所到之处,周遭之人全部都向旁边散去,生怕典韦那空出来的另一只手也抓在自己的衣领上面向拎小鸡一般提起来。

等到了刘协近前的时候,典韦一把便将伍孚给扔到了地上。

伍孚一个不防,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的阻挡动作,直接脸朝地磕在了地上。

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伍孚,眼冒金星,只感觉自己的嘴唇火辣辣的,众人放眼看去,只见地上却是多了两颗门牙以及血迹,就刚才的那一下,伍孚的门牙直接被磕掉了。

当伍孚想要起身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脖子处一股大力袭来,感觉自己的脖子都要被掐断了,疼得伍孚肩膀都缩了起来,话也说不出来。

无法之下,只能顺着这股力道头磕在地上,不敢动弹。

刘协看了一眼被典韦摁着脖子的伍孚,眼中露出一丝不屑之色,若不是今日这等特殊时候,像是伍孚这等小角色刘协是不屑于与之纠缠半点的。

“伍孚,你可知罪?”刘协的声音犹如审判一般在大殿当中响起。

此时的众人没有人再敢说话,全部都看着场中的几人。

听到刘协之言的伍孚,虽然心中一万个不情愿,但是势比人强之下,也不得不妥协了:“几...几坠!”

也不知道是典韦捏得伍孚太紧还是因为磕掉了两颗门牙冒风,伍孚的声音都变了样子,发音更是不太清楚,说得有点像后世的粤语了。

听到伍孚之言,刘协脸上露出一丝胜券在握的表情,紧接着环视众人道:“尔等可都听见了?这伍孚自己认罪了。”

众人听到刘协之言,心中不少人却是腹诽不已,这明明就像是屈打成招一般,怎么就成了自己认罪了。

不过心里怎么想归心里怎么想,嘴上却没有半个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

见到半天众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刘协再次开口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伍孚有辱先帝,罪不可恕,当杀之以谢天下!”

“额...咳咳...”

刘协的话音刚落,众人中却是有人被自己的一口唾沫给直接呛住了,剧烈咳嗽起来。

“哈?吾没听错吧?要杀了伍孚?”

“这也有点太过了吧?”

“这渤海王杀气有点重啊。”

......

突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议论了起来,他们毕竟整日在朝堂之上,争吵是有的,但是这等一言不合就要对方性命的举动,众人却是有点招架不住。

在场的众官员们不敢开口,生怕自己一开口渤海王这个煞星把自己也算到里头,于是众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了袁隗、杨彪等几人。

杨彪看到众人看向自己,顿时抬头看起了大殿上面的房梁,仿佛上面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

众人无法,也只好看向了袁隗,袁隗原本还想向杨彪问一问意见,谁知一眼看到杨彪的样子,袁隗差点没气得大骂出来。

老夫平日里怎么没见过这杨文先对着大殿这么感兴趣了?况且每日来这大殿难不成还有什么新鲜感不成?

袁隗在心中骂了杨彪无数句“老狐狸”的同时,看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眼神,袁隗也只能无奈地站了出来。

“咳咳...”袁隗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站出来向刘协说道:“殿下,是不是有些重了?”

“太傅觉得重了吗?侮辱我刘氏族人、侮辱先皇之人难道还杀不得了吗?”见到袁隗又站了出来,刘协在他刚站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会说什么了,顿时直接堵死了袁隗的话。

果然,袁隗听到刘协之言后确实没法反驳了,之前是伍孚自己承认了自己在先帝的灵堂之上嬉笑怒骂的,现在自己也不过相渤海王劝解一番。

自己总不能顺着渤海王所说的,侮辱刘氏族人、侮辱先帝者从轻发落或者不要治罪吧?那岂不是将自己也绕了进去。

袁隗讪讪地“嘿嘿”笑了笑,有些无奈的向后退去。

眼瞅着太傅袁隗都保不了自己了,面对死亡的威胁,此时的伍孚却是豁出去了。

“你们这是下套,你们这是在害本将军!吾要见何大将军,吾要......”伍孚剧烈挣扎起来,但是典韦哪里能够让其如愿,将手上更的力道又加大了一分。

离得近的人,此时都能听见典韦手中伍孚脖子“咔咔”作响的轻微响声了,恐怕若是典韦再加大点力度的话,怕是直接把伍孚就在手上捏死了。

而众人看向伍孚的时候,只见其整张脸已经变得青紫了。

“将此僚就地正法!”

只听刘协一声令下,众人听闻顿时整个身子就是一哆嗦。

早已等不及的许褚此时却是径直上前,将腰刀直接抽了出来,上前手起刀落“咔嚓”一声。

“咕隆咕隆”

只听一声滚动的声音响起,伍孚的脑袋此时已经滚落在地,而离得近的不少人身上都被溅上来伍孚脖颈处喷出的血液。

在场的众人哪里这么近距离见过这等场面,不少人都惊叫着后退,甚至有的人直接吐了起来,更有甚至直接晕倒在地。

而此时的袁隗却是把刘辩抱在了怀中,用衣袖捂住了刘辩的眼睛,袁隗能够感觉到,此时怀中的刘辩浑身在止不住的颤抖。

看着场中众人的反应,刘协心中冷笑,这就是大汉的精英们,连血都没有见过,杀个人都能怕成这个样子,竟然吓得整个大汉的经营层都胆战心惊了。

汉武、光武时候的铁血气魄在这一世却是被眼前的这群人声声丢掉了,无外乎历史上的东汉会被灭亡,不是没有原因的。

紧接着,只见刘协走上前去,双手拿起伍孚的头颅,伍孚的头颅眼睛瞪得大大的,临死前仿佛还有着无数的不甘。

刘协拿着头颅,缓缓走到刘宏的灵位前,放在了桌上,整个大殿中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惊扰到刘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