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典韦出手

小说: 我在三国当暴君 作者: 疙瘩瓜 更新时间:2020-10-18 03:08:28 字数:2267 阅读进度:278/316

“不得不说,孤真的佩服你的勇气。”见到伍孚直接承认了,倒是省了刘协一番力气。

“哼,你不过是一介王侯,要处置本将也得由未来的皇帝也就是何大将军的亲外甥辩太子首肯才是,而现在辩太子尚未登基,那也得何大将军处置才是。”听到刘协之言,伍孚自恃是何进的人,一脸的张狂,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道。

而在场有不少朝臣还是心向汉室的,见到伍孚的样子,却是对其所表现出来的张狂也略有微词。

“不知皇兄此时应该如何处置?”这时,刘协破天荒地没有再搭理伍孚,而是扭头向太子刘辩问道。

刘辩也没想到这个时候刘协会突然问自己,顿时有些慌乱,略带一丝结巴道:“此...此事交由大将军...”

“皇兄!”

刘辩还未说完,就被刘协直接给打断了,刘协一脸痛心疾首的模样,仿佛刘辩做了何等“丧权辱国”之事一般。

“怎...怎么了?”被刘协突然打断的刘辩,却是有些疑惑的看向刘协。

方才明明是刘协要让自己说的,可是自己说了之后刘协却又将自己打断了,顿时搞得刘辩有些不知所措。

见到刘辩的反应,刘协心中暗叹一声,开口道:“皇兄,此人口口声声一口一个大将军,分明就没有将吾等刘姓族人放在眼中。

再者此人先前在父皇灵位之前嬉笑,实乃无尽人臣之本分,甚至可以说是忤逆不道,还请皇兄对其严惩!”

听到刘协要自己严惩伍孚,刘辩顿时又有些慌乱,这个伍孚刘辩也是接触过的,是大将军何进的亲信,可是刘协此时将皮球踢向了自己,刘辩感觉自己有些接不住。

刘辩求助似的看向了身旁的太傅袁隗,袁隗见到这一幕,心中暗骂刘协狡猾。

若是太子刘辩答应了刘协的请求,那势必要拿出决断处罚伍孚,这样一来即便大将军何进不说什么,但是心中对于刘辩也会有所不满。

现如今正是士族一派与宦官一派斗争最激烈的时候,切不可因为此事将大将军何进推向宦官一方。

刘协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已经很清楚了,伍孚此时已经成为了挑战刘氏皇权之人,若是刘辩不对其进行处罚,那势必会损伤刘辩的威信。

这对于尚未登基亲政的刘辩来说,不算是个小挫折,因为现在刘辩虽然身为太子,但是却从未见过先帝的传位遗诏或是传国玉玺,这在天然上存在着合法性欠缺。

若是再这么一弄的话,何氏兄妹二人就能在太子称帝后延迟亲政时间,这对于士族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好事。

现如今虽然世家大族与何进联合起来对付宦官,但合作也只是暂时的,毕竟其所代表的利益方有着根本的不同。

如果哪一天宦官被消灭了,那么就是何进与士族之间决裂之时。

所以不管如何,现如今士族与何进所要依仗的同样也是太子刘辩,刘辩绝对不能有失。

“殿下,太子殿下现如今尚未登记也尚未亲政,一应政事现如今都由何皇后与何大将军代为操持。

既然现在遇到了这样的问题,不如稍后待微臣等奏明皇后娘娘或是大将军之后,再行定夺。”这时,袁隗却是占了出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站在了刘协与刘辩的中间,挡住了刘协与刘辩对视的眼神。

听到袁隗之言,刘协心中冷笑,我信你个鬼,这分明就是袁隗的缓兵之计。

同时心中也在暗暗感叹,这袁隗当真是姜还是老的辣,自己的计谋一下子就被对方看了出来。

而且挡在自己身前的举动,未尝不是一种提醒,那就是你的计策吾已知晓,不要再在太子殿下身上下心思了。

见到自己的计策落空,刘协也只好作罢道:“既然太子殿下不愿主持此事,孤身为渤海王,身为刘姓子孙却不能不管!”

听到刘协之言,众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伍孚和刘协,看来接下来要有好戏了。

而袁隗此时却是眯了眯眼睛,拉着刘辩退到了一旁,那意思仿佛是只要你不搞太子殿下,那么老夫也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

这时袁隗与刘协无形之中所形成的默契。

见到刘协的眼神又看向了自己,伍孚却是怡然不惧对上了刘协。

而暗地里,有人却是察觉出了不对劲,悄悄与旁边的卫士耳语一番,卫士迅速离去。

“越骑校尉伍孚,在父皇灵位之前嬉戏打闹,枉为人臣;对刘氏子孙不敬,暗含谋逆之心,把他给孤拿下!”这时,刘协言简意赅便宣布了伍孚的罪状。

“本将看谁敢?”听到刘协之言,伍孚顿时就怒了,这渤海王还真敢向自己动手。

由于是在守灵的缘故,进来大殿之时候,伍孚身上的兵器早已经被当值的执金吾所没收,仅有一双赤手空拳。

而刘协所带来的之人,由于是架着执金吾闯进来的,手上都有兵器。

见到有人上前想要拿自己,伍孚大怒,尤其是见到对方手上有兵器,也不敢造次,环顾四周却是将身边拜访烛台的桌台给搬了起来当做兵器挥舞起来。

桌台在伍孚手中挥舞得虎虎生风,上前想要将其拿下的刘协带来的军士,却是一时拿他没有办法。

刘协淡淡看了一眼场中道:“再加一条,冲撞先皇遗体,破坏灵殿!”

紧接着,刘协向典韦使了个眼色,典韦立时会意,将自己手中的两杆大戟插在了后腰之上。

只见典韦径直上前,无视伍孚挥舞过来的桌台,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桌台整个都击打在了典韦那庞大的身躯上面。

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被桌台击中的典韦,就像是被小孩子拿树枝打了一下一般,纹丝不动,是的,纹丝不动!

而伍孚原本手中所依仗的桌台,此时已经碎裂成了无数段。

“这还是人吗?”看着这一幕的众人,都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在场的众人中,大多都是世家大族在朝廷为官之人,很少有人上过战场,更遑论见过典韦这等猛将了,所以这一幕有点颠覆在场众人的世界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