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共赴国难

小说: 网游之全球在线 作者: 笙箫剑客 更新时间:2017-09-20 17:26:48 字数:3724 阅读进度:1100/1232

欧阳朔的一番话说的军机处成员激动不已,一致通过贾诩的计策。

议事结束,大家立即行动起来。

鉴于吴起在指挥突袭战中的优秀表现,经欧阳朔提议,不仅将吴起纳入军机处,更是任命吴起为南宋阵营全军统帅。

陆秀夫死后,欧阳朔已经是军机处无可争议的掌权者。

于此同时,对军队部署也做了一番调整。

此次为汉族百姓主动开启的城门选定为北城门,正对着蒙古北大营,不出意外的话,忽必烈的金帐也将安置在北面。

用欧阳朔的话来说,就是要用最强的部队对峙蒙古最强的一面。

王牌对王牌。

为此,异人军团十五万骑兵部队悉数出动,除此之外,还调配了五万异人军团的步兵协助,合计二十万大军,由郭子仪统领。

留守临安城的就只剩下九万异人军团步兵以及五万大宋禁军,十四万守城部队对诺大的临安城而言,自然是远远不够的。

军机处议事刚一结束,朝廷的征兵令就发了出来。

蒙古军队屠城是惯例,南宋又刚打了一次胜仗,给予蒙古军队痛击,朝廷一说,临安百姓就信了,积极响应朝廷号召,投身到即将到来的大战中。

青壮年辞别父母妻儿,前往设在城中的征兵点应征入伍,跟着就在军官的带领下出城,趁着蒙古大军还没抵达前线,到战场遗迹捡拾武器装备。

南宋本就不以武力为尊,都城府库之中不像大唐长安城,根本就没什么武器装备存下来,想要解决新兵的装备问题,只能靠捡漏了。

好在突袭战结束之后,战场还没来得及清理,近二十万蒙古大军的尸骸散落在各处,有的是装备跟兵器。

两天过去,暴晒在太阳底下的尸体已经浮肿,散发出阵阵恶臭,人刚一走进,就能惊起无法计数的苍蝇,犹如黑云一般,一团一团,让人头皮发麻。

因为是战场,死状各异,缺胳膊断腿已经算正常的,有的被直接劈成两半,内脏暴露在空气中,让人作呕;有的脑袋被砸碎,脑浆四溢。

整个战场犹如地狱。

刚入伍的新兵蛋子强忍着恶心与恐惧,艰难走在尸山血海之中,将死人身上的装备一件件扒下来,有那不讲究的糙汉子,转眼就套在自个儿身上。

大部分新兵可没那份胆量,也没那么大条的神经,一个个脸色惨白,呕吐不止,最后实在没什么可吐的,就只能吐苦水。

天见可怜,参军之前他们只是普通人,很多人一辈子连死人都没见过,现在突然面对这样血淋淋的大场面,呕吐才是正常的生理反应。

不是谁的神经都那么大条。

此举也算是给新兵的一份见面礼,让他们真实地感受战场的残酷,只有见见血,他们才能在未来的守城战中不至于走不动路。

除了青壮年,其他人也都行动起来。

妇人将家中本就非常珍贵的,平时舍不得用的菜油贡献出来,以街坊为单位,用一个个大缸集中到一起,再统一运往城墙。

工匠们在工部官员的指挥下,开始拆除闲散房屋,再将一根根木料、一车车石料运往各段城墙,储备起来。

庙宇、道观这些建筑也跟着遭殃,因为这些建筑大都建的非常雄伟,用的又都是大梁,好木料,最是适合守城。

眼见观宇被拆,和尚道士们也只能默默感叹:“世道变了!”

也有年轻的和尚道士们干脆一转身,跑去征兵点参军去了,这些人中不乏武僧、侠道,很是有一身本领的。

城中各大铁匠铺昼夜不停地运作,打造出一捆捆的箭矢,每时每刻都有百姓自发送来铁锅、铁盆之类的器皿。

就连皇室都动了起来,不仅完全开放内库,而且积极筹措铁器。八岁的皇帝赵昺甚至要把宫殿拆了为陆先生报仇,被大臣拦下。

有大臣忍不住落泪,哽咽说道:“陛下,朝廷就算再艰难,也还不到拆除宫殿的地步,那是王朝的象征,断不可拆啊。”

“是啊,陛下,就算要拆,也是拆我们臣子的府邸。”有大臣附和,不用工部官员带人动手,直接安排家丁拆家。

这在之前根本就是不可想象之事,好像一夜之间,人们的观念突然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焕然一新。

朝廷上下一心,共赴国难。

事实证明,一个被逼入绝境的民族,往往能迸发出让世人惊叹的力量。

历史上的崖山之战,十万军民宁愿跳海殉国,也不愿投降元朝的史诗般壮举,就是这一力量最直观的反映。

再往前追溯,历史上的秦国在秦孝公时期,割地、求和,国内民生凋敝,内忧外患,被魏国压迫的快活不下去。

就在此时,老秦人发出了“赳赳老秦,共赴国难”的呐喊,上下一心,励精图治,正式拉开了秦国一统天下的序幕。

类似的例子,在华夏五千年的浩瀚历史上简直不胜枚举。

战役地图的临安城,注定要书写一段传奇历史。

…………

一夜之间,整个临安城都动了起来。

在生死存亡面前,人们只嫌时间不够充足,恨不得蒙古大军晚点到来。

这当然是一厢情愿。

战役第二十天,前线探马回报,忽必烈已经从三合城出发,正式亲征。按照行军速度推算,最迟明天早上,忽必烈一行就将抵达前线。

消息一出,整个临安顿时处在一种既忙碌又不安的情绪中。

正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难当头,有慷慨悲歌之士,就会有渣滓、流毒出没,趁乱而起,四处作乱。

城中各处都有地痞流氓趁乱打劫,甚至有人当街**妇女,再加上潜伏在城中的蒙古密探趁机散播各种流言,临安城大乱。

欧阳朔得到消息,根本不作他想,安排神武卫出击,在城内巡查,但有发现打家劫舍者,调戏妇女者,散播谣言者,不做审查,就地正法。

乱世之中必须要用重典,在欧阳朔的铁腕治理之下,神武卫很是杀了几批地痞流氓,总算是再次稳住城内形势。

忙乱中,眼瞅着就到了最终决战时刻。

…………

战役第二十一天,临安城。

零点刚过,刚沉睡不久的临安城就悄悄苏醒过来。

“吱~~嘎~~”

浓墨一般的夜色中,北城门的吊桥被缓缓放下,接着城门大开。城内附近的街道上,早已悄悄聚集其一队队的大军。

街道两侧以及城头上,依次点起一个个火把。在郭子仪的统一指挥下,一队队军队借着火把微弱的光芒,在黑暗中迅速前行,依次通过城门。

先是骑兵,再是步兵。

整个过程紧张有序,没有引发什么骚乱。等到二十万大军悉数在城外列阵完毕,已经是早上七点,太阳刚刚升起,光芒四射。

城外北郊,二十万大军按照四大方阵列队,军容鼎盛。

阳光照射在士兵的铠甲肩头,照在长枪的枪尖,煜煜生辉。

只有从高空俯瞰,才能真正看清二十万大军的布阵。左右两翼,分别由恶来、赵庄两位猛将,各领五万精锐骑兵。

后军,由以防守见长的老将廉颇亲自统领五万步兵压阵。

最奇特的还是中军。

中军最前面是两万五千名落凤城骑兵,中间则是两万五千名大夏禁军,后面则是许褚统领的三千神武卫。

欧阳朔一身戎装,骑着亚神兽小青,赫然站在神武卫中间。

也就意味着,欧阳朔这次也要亲征。

一开始无论是凤囚凰,还是恶来、贾诩等人,都不赞同欧阳朔亲征,但欧阳朔有他的坚持。

自大夏开朝立国以来,欧阳朔身为夏王,已经很少亲征,就算出征也从不真正上战场厮杀。

但这次不同。

不知怎的,从来到战役地图开始,欧阳朔体内的杀气就不受控制地活跃起来,见识蒙古人的残忍手段之后,恨意化作杀意,更是无可遏制。

欧阳朔必须在战场上将这股杀气释放出来。

曾经的欧阳朔也热血澎湃过,他不希望登上王位之后,血变冷了。

除了个人因素,欧阳朔亲征也是为了配合贾诩提出的作战计划。身为顶级谋士,贾诩的计谋当然不止是救下被蒙古人裹挟的十万百姓那么简单。

那只能治标不治本,不足以扭转整场战役。

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战斗,最好的办法就是像击杀伯颜一样,将忽必烈干掉,至不济也要给予忽必烈重创,将其吓退,主动撤军。

为此,贾诩制定了一整套的作战计划。

城外的二十万大军就是执行这一计划的核心力量,而整个计划中又需要一位关键人物,负责最后一击。

无论怎么看,欧阳朔都是最佳人选,除了个人战力摆在那,欧阳朔手里还握着两件秘密武器。

就算如此,凤囚凰等人还是不赞同,直到欧阳朔展示身上带的替身娃娃,才终于说服凤囚凰等人。

军阵中,被神武卫重重护卫下的欧阳朔遥遥望着北方,喃喃自语:“忽必烈吗?就让我们来一场王与王之间的巅峰对决吧!”

欧阳朔体内的血液开始渐渐沸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