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太阳照常升起

小说: 网游之全球在线 作者: 笙箫剑客 更新时间:2017-06-19 22:19:52 字数:3886 阅读进度:790/1232

混乱中,宋归借着“酒意”悄悄靠近传送阵。??w?w?w?.

趁没人注意,宋归迅速取出破阵符,神不知鬼不觉地贴到传送阵上,只见白光一闪而逝,传送阵立即停止运作。

传送阵本就禁止通行,根本没人察觉到刚才的异常。

正在宋归悄悄离开传送阵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怒吼,其中的怒意隔着老远都能将人燃烧殆尽,“混账东西,你们在做什么?”

抬头一看,却是阮平带着亲卫赶了过来。

不知怎的,阮平晚上一直心绪不定,睡意全无。鬼使神差的,就想带着亲卫到城中各处检查一下。

没想到来到最重要的传送阵处,却见到一群军士在吃着烧鸡,喝着美酒,玩的不亦乐乎,如何不让阮平愤怒。

“你们带队长官是谁?让他来见我。”

阮平阴沉着脸,眼睛阴冷的像一条毒蛇,直欲择人而噬。

周围军士听了,噤若寒蝉,呐呐不敢言。

“是我!”

宋归顺利完成任务,心情大好,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跌跌撞撞来到阮平跟前,颤巍巍行了一个军礼。

“混账东西!”

阮平见宋归通红的脸色,气不打一处来,直接一脚踹出。

“唔!”

这一脚可不轻,宋归捂着肚子,蜷缩着身子,痛苦异常。

周围军士见了,神情有些愤怒。

再怎么说宋归也是他们的长官,岂能受此之辱?!

盟军之间并无从属关系,严格来讲,阮平根本无权处置他们。

见此,“刷”的一下,阮平身后的亲卫齐齐拔出武器,严阵以待。周围军士见此更是恼火,一些有胆气的直接也取出兵器。

街道上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起来,眼看就要发生冲突。

阮平见此,神情不为所动。

“都不准动!”

骚动间,宋归努力直起身子,及时制止了手下的鲁莽行为。

“旅帅!”军士不忿。

宋归摆手,对着阮平再次行了一礼,“末将玩忽职守,自愿受罚!”

阮平见了,第一次认真打量眼中之人。

此人不简单啊!

“你叫什么名字,归属哪个领地?”阮平问。

“回大人话,末将宋归,来自花东县。”

“有没有兴趣来我帐下任职?”阮平出人意料地问道,却是起了爱才之心,竟然当众挖墙角。

周围军士见了,面面相觑。

“末将卑微,多谢大人抬爱。只是花东县对末将有栽培之恩,不敢另投它门,还请大人明鉴。”

阮平却是越发喜欢,笑意浓浓,“忠心耿耿,不错。”

“但是!”

阮平一个变脸,神情肃杀,“你玩忽职守,却是不得不罚。”

“来人!”

“在!”

“鞭刑三十,立即执行!”阮平却是不讲任何情面。

“诺!”

“将那名送烧鸡的斩首,我早就有言在先,此为禁地,任何靠近之人,可杀无论。”阮平跟着说道。

宋归刚被押下去,听了这话,身子一僵,拳头悄悄握紧。

咬了咬牙,还是悄悄松开。

“那可是跟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啊!”

古代鞭刑极为残酷,三十鞭下去,宋归站都站不住,直接被扶回营房养伤。于此同时,宋归统领的旅团也被撤换下来。

插曲过后,夜色重归宁静。

就在阮平准备离开时,赶来接班的旅团按照规定,上前检查传送阵。

这一查,直接吓傻。

“大人,不好了!”

“怎么回事?”阮平心中一颤。

“传,传送阵坏了~~~”

“什么?!”

阮平就像疯了一样,瞬间冲到传送阵跟前,望着静止不动的传送阵,脸色瞬间苍白,失魂落魄地说道:“是破阵符。”

“该死的,一定是宋归!”阮平双眼赤红。

“来人!”

“在!”

“将宋归锁拿归案,连夜严刑拷问。”

“诺!”

“难道说,这一切都是山海城设下的局吗?”

阮平心中突然传来一阵悸动,控制不住地在心中颤抖。

…………

传送阵被破坏的消息,犹如一道飓风扫过整个盟军。

城邦诸位领主瞬间感觉凉飕飕的。

白石城,城主府。

诸位领主会同领兵大将,临时集中起来议事。

议事之前,花东县领主已经被锁拿起来,正在监牢中接受拷问。阮平等人怀疑,花东县领主也是同谋,甚至是主谋,就是山海城嵌在城邦的一颗棋子。

议事厅的氛围接近冰点,谁也没有说话的兴致。被破坏掉的传送阵,犹如一道暗夜幽灵,笼罩在议事厅上空,无法消散!

领主们不是傻瓜,很容易就联想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怕是一直都在山海城的监控之下,在敌人的摆布之中。

可笑他们还自诩聪明,幻想着给敌人以致命一击。

“这么一想,我们可不就是一群小丑吗?”领主们在心中自嘲。

所有的ji情,所有的希望,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随之逝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一副副空荡荡的驱壳,没了灵魂。

顷刻之间,天地反复,他们成了一群没有明天的人。而就在前一刻,他们还是中国区荒野中的佼佼者,享受着万人敬仰。

“大家都说点什么吧!”阮平声音沙哑,充满苦涩。

“还能说什么?”

“是啊,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们赢不了的。”

“那也不能束手就擒啊!”阮平恨铁不成钢。

面对阮平的指责,诸位领主却无动于衷,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哀莫大于心死,说的就是他们现在这种情况。

“我说一句。”

白石城领主突然站了出来,“白石城后山有一条小道通往外面,只是山路崎岖陡峭,兼且荒无人烟。大军肯定是过不去的,但是带着一小队亲兵逃出去,还是可以做到的。”

“是吗?”阮平眼中没有一丝喜意。

什么时候,他们要靠一条小道逃生了。

其他领主同样如此,没了军队,逃出去又有什么意义。

“我说大家别沮丧了,至少能回到领地,卷走领地钱财,到主城做一个富翁吧!”白石城领主宽慰道,心态倒是乐观。

“也只能如此了。”

领主们苦笑着附和,他们都是有抱负之人。

做一个富翁?真是讽刺!

“我说,既然有退路了,我们也不能就这么任怂吧。不要忘了,我们手中可还握着二十五万大军。真要冲出去,樊梨花一介女流,能拦得住吗?”阮平却是不甘心,努力振作起来,大声疾呼:“就算是失败了,也要从山海城身上咬下一口肉,更何况我们还没到真正山穷水尽的时候。”

“不错,如果我们就这样退缩了,不就便宜山海城了吗?”

“那就让樊梨花军团,跟着我们一起陪葬吧!”

“必须陪葬!”

议事厅中,升起一股决绝之意。

在留好退路的情况下,诸位领主开启最后的复仇之旅。

“明天一早,我们也别搞什么伏击了,敌人根本不会上当的。我建议,直接出城,正面发起冲锋,以堂堂正正之事,进击樊梨花军团。我就不信了,我们二十五万大军,还收拾不了一群娘子军。”

“附议!”

“附议!”

“好,这是我们【岭南城邦】最后的荣耀了,绝对不能再搞砸了!”

“捍卫荣耀!”

“为荣耀而战!”

议事大厅中,诸位领主同仇敌忾,热血再次燃烧起来。只是这热血燃烧的不是ji情,而是生命,犹如无根之木,并非源源不断,是会枯竭的。

因为没什么战术可讨论的,议事很快散去。

白石城再次变得寂静起来。

不同的是,领主们回去之后,无一例外地招来各自亲信,秘密布置撤离之事。胆小的选择从后山撤离,胆大的则准备从战场撤离。

别看他们在议事时说的慷慨激扬,如果能够活着回到领地,顺利卷走钱财,做一个安稳的富翁,还是非常不错的。

最起码好过一无所有吧?!

所以说,人心啊,最是复杂。

尤其是对领主而言,没有一个人的心是单纯的。真正单纯的领主,早就在领地战争中被淘汰掉了。

当天夜里,还有一个插曲。

宋归以及花东县领主都在严刑拷打中,直接被折磨致死。

花东县领主确实是无辜的,但是这个时候也没人去深究他的身份,要怪就怪他命不好吧!

宋归的牺牲着实令人心疼。

就在这一夜,又一位无名英雄,为山海城的崛起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只要战争还在继续,只要欧阳朔的雄心还在,只要山海城还接着扩张,这样的无名英雄还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好在黑夜终将散去,黎明即将到来。

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又将是崭新的一天!

【ps:四月份的月票大战在兄弟们给力的支持下,保住了分类第九,笙箫将兑现承诺,加更两章,具体加更时间待定。笙箫此前的承诺悉数兑现,人品还是有保障的,说好的加更一定会补上,请兄弟们放心。凌晨过后,五月份的月票大战开启,战火继续燃烧,双倍月票还将持续一周,还请兄弟们继续支持,投出你们手中宝贵的月票,笙箫叩首,谢谢兄弟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