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假睫毛掉了

小说: 我有一个能知未来的镜子 作者: 草莓好吃么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273 阅读进度:7/429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一个陌生女人约我,你觉得我会去?”陈浩望着关秀敏脸上那厚厚的粉,一直笑。

关秀敏还不知自己名字,就想约自己,要是关秀敏长得像明星,陈浩也就跟上去了。

但是关秀敏脸上那厚厚的粉,睫毛与眼睛都粘在一起,这是烟熏妆?还是女鬼妆?

这样的陌生女孩,陈浩可不敢随意跟上去的,要不隔天醒来,肾就不见了。

“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男人还怕?”关秀敏笑道。

关秀敏这一下没有什么,但是关秀敏笑时,戴在眼睛上的假睫毛却是直接掉进了陈浩面前的肠粉里面。

偏偏悲催的陈浩还用筷子夹起,塞进了嘴巴里面。

“呕……”陈浩一下子感到肠胃翻江倒海,一下子吐了。

“呃……呕……”陈浩吐得眼泪都飞了出来。

“咦!我睫毛呢?”关秀敏感到一边眼睛有点凉凉,伸手摸了摸,忽然发现自己一边眼睛的睫毛飞走了。

关秀敏眼睛扫了扫,看到自己睫毛与肠粉的汤汁搅拌在一起了。

“哎呀!我的睫毛怎么跑到你肠粉了?”关秀敏手指小心翼翼地拈起了肠粉中的假睫毛,张大眼睛,惊讶道。

“你睫毛刚才掉进肠粉里了,你就没有一点知觉?”关秀敏的举动让陈浩差点气晕了过去。

“掉进你肠粉里了?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这样吧,我重新帮你点一份肠粉吧。”

关秀敏将假睫毛放到茶水里洗了洗,甩了甩睫毛上面的水珠,重新戴到自己的眼睛上。

“不用了,老板付款你了!”陈浩用手机在二维码上刷了刷,急忙跑掉了。

陈浩刚跑几步,就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从一辆路虎轿车上走了下来。

陈浩从男人身边走过时,忽然感到自己裤兜里面的小铜镜滚烫如火,差点让陈浩裤子着火了。

陈浩拿起镜子,镜子的温度一下子减弱了,变得冰冷如玉。

当陈浩看到镜子时,只见镜子里面又有一个新画面出现了。

只见镜子里面出现的画面是几个戴着头套,手持砍刀的壮汉忽然从小吃店后面冲了出来,向着一个男子迎头就劈砍。

一会后,男子就被乱刀砍死倒在地面上,血流了一地。

“被砍死的人是刚才那个男人?”陈浩抬起头,看向刚刚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乔元嘉。

“这小镜子又看到危险了,我与这个人素昧平生,不知他是恶人,还是好人,救还是不救?”陈浩有点犹豫。

陈浩能救杨漫妮,是因为杨漫妮是自己的同事。

而眼前的乔元嘉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是一个路人,自己为什么要救他呢?

要是乔元嘉是一个好人,陈浩就一定救。

只是乔元嘉万一是那种素来为恶的人,也经常干一些非法事情,这样的人不是该死吗?

“关秀敏,郑小暄,你们两个还在吃,小心肚子吃大了!”乔元嘉走到了关秀敏,郑小暄身边,英俊的脸庞上浮出和煦笑容。

“乔哥,你就不用说好听的吗?”关秀敏笑道。

“老板,来一份肠粉!”乔元嘉走到厨房那里向正在忙碌的小吃店老板,喊道。

“请稍等一会,马上就好!”见又来了生意,小吃店老板脸上笑容很灿烂。

“你们两个,还要点什么不?”乔元嘉问道。

“不要了!”关秀敏笑道。

……

这时,有一辆白色商务车悄然开到了小吃店的后面。

商务车门推开,几个穿着背心,露出肌肉手臂的壮汉从车上跳了下来。

这几个壮汉都是留着寸头,皮肤黝黑,脸庞都是长着横肉,身上都带着血煞之气。

“姓乔的已经在里面了,你们几个办事利索一点,干完了就马上溜!”

一个脑袋上绑着小辫子,高个儿,皮肤像是很少晒阳光一样,病态一样的苍白的男子走了过来,吩咐道。

“是,张先生!”几个壮汉很是恭敬地说道。

“敢挡我财路,**他!”李山恶狠狠地说道。

“李先生,说好了,我们兄弟只负责砍人,后面的事情你要处理干净!”壮汉之中,一个个子稍微矮一点,长得相当敦实的男子说道。

这个男子,就是韦海。

韦海是几个壮汉之中的头目,别看韦海比几个壮汉生得矮小些,但是几个壮汉之中,砍起人来是韦海最为凶狠。

“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李山在滨城还有很多家业,这种自留痕迹的事情我比你们还怕哩!”李山笑道。

……

本来陈浩想趁早离开这里了,看到乔元嘉与关秀敏,郑小暄都认识,陈浩有点改变看法了。

陈浩想到镜子发烫的原因,心里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陈浩,这个乔元嘉应该不是那种作恶之徒。

还有,陈浩是有点恶心关秀敏,但是要见到关秀敏可能也会被殃及,陈浩怎么就此一走了之?

还有陈浩刚才看到了乔元嘉开着路虎这种好车,不能说陈浩有点势利,现实就是这样子。

陈浩觉得自己丢了工作,说不定能在乔元嘉身上得到一份新工作呢。

毕竟以陈浩这种被学校除名的身份,陈浩就是应聘一百家公司,估计也只有一家公司敢录用陈浩吧。

上一次陈浩能有丽沐服饰公司工作,前提就是找了快五十家公司,才最终被丽沐服饰公司录用。

那一种可怕的经历,陈浩只想一想就心里犯怵。

陈浩什么都不怕,可以被就读几年的大学除名,也可以被亲情背叛,也可以不喜欢女人,但是陈浩口袋里面绝对不能缺少钱。

每月交不起房租,每月食不果腹,陈浩心里就慌得很。

只是自己怎么去提醒乔元嘉?

这个让陈浩有点犯难了。

自己直接跑过去,告诉乔元嘉有人要砍杀他?

“嘀嗒……嘀嗒……”

陈浩脑海中又响起了石英钟的声音。

“嘀嗒……嘀嗒……嘀嗒……”

石英钟的声音就像是催命符似的,不停地提醒着陈浩危险逐渐逼近。

“不行,自己绝不能这样跑过去提醒他!”

“这样自己是救了乔元嘉,但是自己也得罪了要刺杀乔元嘉的人!”

陈浩想跑过去提醒乔元嘉的想法,立马被自己推翻了。

“车?”陈浩眼睛扫向乔元嘉停在外面的路虎汽车,顿时眼睛一亮,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