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偷窃

小说: 武御圣帝 作者: 六时明亮 更新时间:2017-05-10 20:58:31 字数:2567 阅读进度:597/1657

一众人心里十分好奇,里面到底装着些什么。

邓阁主也忍不住向着里面看去。

拿开漂浮的盖子,盒子静静的躺着两样东西,一副被卷起的画轴,另一个则是一块五色令牌。

令牌十分奇特,拥有五种颜色。

秃牛天尊看到令牌,目光微微眯起,脸上闪过一丝异样,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

江枫并没有打开画轴的意思。

直接将画轴与令牌收入空间戒指内。

“你……你难道是那个人的后代!?”邓阁主看着江枫一脸不可思议。

如此出众的阵法造诣,又有这般修为,更得知解开宝盒的手段。

若非不是相貌变了,他还真的以为是当年那人。

“呵呵!储物阁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江枫不答反问,立刻让邓阁主面色涨的通红。

储物阁规定颇多。

他们只管储物,不管来历,更不管对方身份。

他刚才下意识询问,显然是违背了规定,邓阁主笑着摇了摇头,“是我猛浪了,大师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再来我储物阁传授一些阵法之道?”

江枫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邓阁主连忙挥手说道:“当然不会让您白白传授,您传授的一切,我们都会严格保密,并且支付一笔不菲的费用!”

“等我有时间再说吧!”

江枫笑着挥手,直接起身向着储物阁外走去。

“大师您先等一下!”邓阁主急忙起身拦住江枫,从怀中取出一个金皮本子,恭恭敬敬递了过去。

“这是我多年来,布置法阵的心得,其中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如果大师您不嫌弃的话,可否拿去帮我解惑一番!”

邓阁主把自己的空间袋整个摘下交给江枫。

“这是一些小意思,还请大师您笑纳,全当做给您的报酬!”

江枫接过金皮本,微微翻动。

不愧是储物阁主。里面密密麻麻,详细记载了不下百中阵法手段,稀有的阵法也有几十种之多。

这要是拿到外面,绝对会让不少人疯狂。<>

“啪!”

江枫将金皮本子合实,并没有伸手去接储物袋:“你就这么放心将东西交给我,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对你很多不利的地方!”

邓阁主哈哈笑着摇头。

“既然交给大师,自然对大师百般信任,如果真的意外流出去也无妨,此手册我抄录许多本。而且一般人也根本看不懂里面奥妙,拿去也如同废纸一半,如果有人能够学去,对方恐怕也是天才,给他学习又有何妨!”

听着邓阁主的话江枫立刻笑了起来。

给任堃了一个颜色,任堃立刻上前接过储物袋,江枫没有看储物袋里面一眼。

他直接带着众人大笑着离去。

“你还是老样子,心思缜密!”

说完江枫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邓阁主看着江枫离去的背影,口中不断重复,回荡在耳边的声音。

下意识回头看着桌上的紫金盒,长叹一声,“看起来最近又将会有一场大雨降临啊!”

“阁主!您将东西给他真的好吗!?”这个时候突然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邓阁主身旁。

邓阁主回过头笑着说道:“此人阵法之道十分高深,只有冒险一试,这样我有精深阵法之道的机会!”

听着邓阁主的话,拿到人影立刻安静下来。

江枫带着秃牛天尊离开阁楼。

一路上秃牛天尊变得格外安静,眉头也是越来越深,显然江枫拿的那块令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一重重谜团笼罩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至于任堃手里捧着空间袋,一脸兴奋之色,显然看过里面的东西。

“二叔!就是这个小子,就是他打了我!”身前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江枫定睛看去,只见一位光头男子,一脸怒容的指着江枫。他身边跟着一名中年男人,此男子身材富态,眼睛犹如豆粒般大小。

“你看清楚了?是他们打得你!?”臃肿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绝对错不了!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我原本拿来孝敬您的金锭子,全部都被他们抢走了!”

光头男子气氛的开口说道。<>

他正是之前在城外,用碰瓷的手法,想要欺诈江枫,结果被狠狠痛扁一顿的光头男子一行人。

“人我的确打了,但金锭子我可没拿!”

对方明显想破他脏水。

“二叔不要听他废话,所有人罪人都不会承认自己是罪人,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

中年人点点头,目光直射向江枫。

就在他刚想要出言怒喝,突然发现江枫手里的金皮书籍,“大胆!竟然敢偷窃本阁阁主的心得秘笈!”

中年人也是储物阁执事。

因为今天外出办事,耽误了教学大会,急匆匆回来正好碰到自己侄子,哭诉委屈。

光头男子楞了一下,也有些不明所以。

中年男子眼尖,任堃腰间挂的空间袋,也被他一眼发现。

上面绣着印记,乃是阁主才有的标志。

“好啊!竟然真的是小偷,不光偷了心得秘技,竟然连阁主的空间袋都偷走了!”

光头男子心中大喜。

老天爷都在帮他,二叔肯定不会放过这区人。

要怪就怪你们自己手贱,连储物阁主的东西都敢盗窃。

“你!你是什么人,这些都是阁主送给我们的!”见有人要抢,刚到手的宝物怎么可能轻易交出去。

任堃神色气鼓鼓的开口。

“送给你们的!?”中年男子顿时狞笑起来,笑声十分邪恶,“你们以为你是谁,值得阁主连心得秘笈都送出去。”

中年男子压根不信。

阁主心得秘技,他们也只是见过,从未学习过里面东西。

若非真正被重用的执事,阁主是不会让其观看里面的内容。

他一直给予这东西许久,一会从这几个小偷身上抢来,说不定阁主一开心,就会让自己观看一天。

这种大事,光是想想,全身上下充满干劲。

“不知死活的东西!”江枫冷冷说道。

“你说什么!?”中年人怒目而视,口中发出一声爆喝,“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窃取储物阁东西的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