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特事特办

小说: 武神之全球论战 作者: 白夜三心 更新时间:2020-11-24 18:19:23 字数:2541 阅读进度:83/113

元离颤抖着手在逮捕文件上,签完自己的名字后,立刻就被戴上手铐,押上面包车带走了。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全被元威公司大门口的摄像头,分秒不差地记录了下来。

消息迅速传开,元威公司的董事长,在公司门口被抓了。

有些小道消息称,是因为偷税漏税!

一时之间,市里的各大企业家们,纷纷紧张起来,生怕被殃及池鱼。

元离被押到市局审讯室,先被晾了个把小时,对付这种商业罪犯,治安局的干事们,有着各种各样的经验。

这种人要么胆子极大,无法无天嚣张至极,要么胆子很小,不用特别的手段,就老实交代了。

半个小时后,副局柳飞接到很多电话,有求情的,有打探消息的,也有请吃饭的……

他可以想象,整个黄水的商界官场,因为元离的被抓归案,都为之上下震动,影响可谓是翻天覆地。

元离虽然只是一个私企老板,但他涉及的层面之广、人脉之多,恐怕比想象中的还要惊人。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统统让秘书给挡了回去。但有些人是挡不住的,比如市长李镐,和市局一把手杨涛……等等。

杨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寒暄几句后说“老柳,你搞得我很被动啊!”

柳飞说“杨局长你说的哪里话,我配合你都来不及,怎么会让你被动呢?”

电话那头,杨涛爽朗大笑道“老柳啊!是这样的,全市旧小区的改造工程,一直是老李在把关,元威公司承接具体项目,落实到下面的负责人是元离。这个人的工作能力很强,你在抓他之前,该和我打个招呼嘛!我好安排人接手案子……”

柳飞眉头紧锁,正色道“事发突然,我本来没打算动他的!”

杨涛问道“啥!元离犯了哪方面的错误啊?老柳你给我透个音讯,我好部署下一步的工作。”

柳飞说“他企图买凶杀我小舅子,人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正在抢救中……”

杨涛沉默片刻,语气很坚决“对这样的犯罪分子,一定要坚决打击,严肃处理。谁敢说情,我第一个不同意……老柳,我全力支持你!”

通话结束后,柳飞放下电话,揉着鼻梁,他知道李镐在旧小区改造的工程上,谋了不少的私利。

杨涛和元离都是他的人,说自己的小舅子在病床上躺着,还在抢救中,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样一来,就可以通过李市长,让一些求情的人望而却步。

柳飞毕竟是市治安局的二把手,算是副局的级别,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保护不了,搞不定一个犯罪分子,以后还谈什么威信可言。

至于柳飞口中的小舅子,现在确实躺在床上,不过是在呼呼大睡,身上毫发无损,还做着各种各样的美梦呢!

柳飞给自己的老岳父,王氏商会的董事长王单,打去问候电话,说明了情况。

他还叮嘱老丈人,最近紧闭屋门,不要接见任何人,避免一些人别有用心的“探望”!

果不其然,至从柳飞接完杨涛的电话后,就陆续有人来王家大院探视。

不用问,消息是杨涛透露的,不过这些人都没能进去,连价值不菲的礼品,也被退了回去。

元威被抓,最担心的是市规划局的一些人,他们怕被牵连,到处打听元老板被捕的原因,却又不得要领。

某些人急得寝食难安,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担惊受怕,惶恐不可终日。

更有甚者,都开始准备护照和外币,打算偷渡到国外去避风头。

忽然李市长方面,发来可靠消息,声称元离被抓,只是一般的刑事案件,与改造工程无关。

大家就都松了一口气,继续刨根问底,得知元离因为一些私人恩怨,花重金买通会脉术的高手,暗杀市局柳飞的小舅子。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心生忧虑,就怕柳飞借题发挥,顺藤摸西瓜。

怕就怕元离来个鱼死网破,直接爆料同伙们的老底,连累大家跟着倒霉。

所以当务之急,是马上递话进去,让元离心里有个数,不要乱说话。

但元离的案子,是副局长柳飞亲自督办的,外人都不知道元离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又谈何递话进去。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元离是被关在治安局大楼对面,一家毫不起眼的小旅馆内。

几个五十来岁的便衣干事,连夜提审了他,这些人眼神锐利,令人不敢直视,一看就是刑侦方面,经验丰富的专家级角色。

其中一人递给元离一支烟,说“元老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邢侦总队的,这几位是税务监察局的,我们请你过来,你可知道为什么?”

元离是个老油条,岂能不知道为什么,像他这种偏黑的私企老板,一般是税务局介入,进行资产清算,获取做假账洗黑钱,偷税漏税的确凿证据后,再移送司法机构。

现在不经过清查取证,直接由治安局逮捕归案,税务局联合审讯,说明人家手里,已经掌握了足够份量的证据。

国家机器一旦启动,真要依法办理一个犯法之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一抓一个准。

元离苦熬不住,心理防线几度崩溃,在审讯人员的面前,将自己贪赃枉法,买凶杀人,做假账洗黑钱,偷税漏税……等等,该交代的全交代了,不该交代的也交代了。

以及在旧小区的改造工程上,强拆居民楼,霸占他人房产,以权谋私,挪用工程款,偷工减料的事情,全盘说了出来……

口供一出来,就被送到了柳飞的案头,他略微沉思一下,并有了决定。

今天晚上,老丈人为了干儿子的事,着急上火找他帮助,不想因为这件遇袭事件,无意中揪出了一个大案子。

个中曲直,牵扯面极广,涉及到高层领导不少,柳飞这个级别的副局长,已经掌控不了场面,必须请示远在青洲总督府内的大人物。

想到这里,柳飞掏出自己的私用手机,拨通了一个青洲号段的长途电话。

“古秘书吗?我是柳飞,我有重要的事情,向王委员长汇报,你看能不能尽快安排一下……”

等他打完电话,专职秘书提醒道“柳局,我们要不要成立一个专案组,跟进元离的案子?”

柳飞一挥手“不需要,按照一般治安案件的程序走,不要扩大化,免得给人留下把柄。”

“明白!”

秘书点点头,表示可以立刻布署。

柳飞投来赞许的微笑,拿出一包白盒的特供香烟,抛给秘书一支,自己点上吸了一口。

“案情很复杂,形势很严峻,目前掌握的证据还不够充分,不宜大动干戈,布署下去把案子养肥了再宰,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秘书道“柳局,我懂了!”

后半夜,下班后的柳飞没有急着回家,让司机开车去市里的王家大院。

既然老丈人家出了事,他作为大女婿,于情于理都应该上门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