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血祭大典(6)

小说: 我是轮回天河的bug 作者: 唯焕 更新时间:2021-12-02 字数:3240 阅读进度:222/275

随着实力的恢复,罗星轮对剑意的掌握已经到了数尺。“数尺”看起来并不长,但是形容剑意,已经到了很恐怖的程度了,否则他也不能凭借剑法就随意秒杀同境界的武者。

眼前出手的灰衣男子虽然修为浑厚,但出招时有些轻敌,当罗星轮那一剑刺来之际,啪的一声脆响,漆黑的剑鞘四分五裂,锋利的漆黑剑身,与罗星轮那一剑的剑意相互碰撞,剧烈的颤抖着,发出嗡鸣声,犹如鸟儿哀鸣。

灰衣男子觉得握剑右手传来一股磅礴的反震力道,伴随着一股剧烈的刺痛感。

“一尺的剑意!”

灰衣男子脸色巨变,左手急忙一掌轰了过去。

罗星轮冷哼一声,另一只手一拳轰了出去,嘭的一声炸响,灰衣男子手掌应声而断,身体朝着后方急退。

罗星轮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施展神引决,左手猛地一抓,同时右手握剑,磅礴的剑意再次朝着前方刺出。

灰衣男子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冲出,眼见就要被那股磅礴的剑意绞杀,这时站在一旁的阴柔男子运转出炎魔血月决,黑色的魔气形成一道掌印朝着罗星轮碾压而去。

“大炎掌!给我死吧!”

阴柔男子大吼一声,脸上浮现一抹狰狞。

罗星轮手中的剑举起,蓦然一斩,剑意陡然扩大一倍,眨眼间凝聚成一道剑光,与那道漆黑的手中对轰到一起。

嗤喇!

那道漆黑的手掌被那一剑撕裂。

经过这几天的修炼,罗星轮实力比起对战龙归元之时,又提升了一些,破开阴柔男子的大炎掌,显得更加的轻而易举。

噗嗤!

阴柔男子的右臂被剑气直接斩断,身体摔倒了数十丈之外。

与此同时,罗星轮猛冲上前,一脚踹在了灰衣男子的胸口,一股磅礴的劲力在其胸口炸裂,血肉骨骼翻飞,身体倒飞百丈之外,无比凄惨。

虞泓座下的两大弟子,仅仅两个呼吸的时间,均被罗星轮重创。

“罗星轮,竟然这么强!”

“王辉与赵展英都是月皇的亲传弟子,都是天脉境巅峰的顶尖强者,竟然这么简单的被罗星轮打败了?!”

“那赵展英修炼的是什么功法,竟然散发出如此邪恶的气息?”

……

广场上数千人看到这一幕,都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即便那些天脉境巅峰的老者,也都忍不住多看了罗星轮几眼,眼神中都带着一丝凝重。实在是罗星轮展现出来的实力,令他们也无比忌惮。

在这个大陆上,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罗星轮走到人群前,抬起头看向对面的虞泓,冷声说道:“虞泓,我今天是专门为你而来的,想杀我,你要亲自出手才行。”

“你不配!”虞泓对罗星轮轻蔑的一笑,接着环视诸人,朗声说道,“今日乃是我创立月魂国五百年庆典,月魂国的所有强者都汇聚于此,谁愿意替我出手抹杀罗星轮,我就封谁为月魂国第一军帅,建立月魂国第一宗门势力!”

虞泓的话引起了一番骚动,如此诱惑力的确是太大了,但是想到罗星轮刚才展现的实力,人群便冷静了下来。

名利虽好,但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季延等人率领诸人冲了过来,站到了罗星轮的身后。

罗星轮不屑的笑了笑,朗声说道:“各位,罗某告诉你们一个消息,虞泓在月魂国建国之初,在所有人身上都种下了血奴印,将所有人都视为血奴。想要在三千年一见的血月之日,也就是今天,要利用笼罩整个月魂国的灵阵,将众血奴的血液吸收殆尽,进而将炎魔血月决修炼到第三篇,从而迈入月脉境成为尊者!”

月脉境,因为太过强大,又被成为尊者境,分前中后三个阶段。而星月脉境又被成为圣者境,分小圣境界和大圣境界。

“尔等,只是虞泓的垫脚石,你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与我一起斩杀虞泓。”

罗星轮的话在这方天际上回荡,振聋发聩。

“什么?我们都是血奴?”

“这怎么可能?罗星轮胡说八道吧!”

“我看是!如今我们这里汇聚了月魂国所有的顶尖强者,罗星轮根本不能力敌,所以才编造如此可笑的谎言来策反我们!”

……

罗星轮的话引起了剧烈的轰动,大部分的第一反应,是根本就不信。

但是那些为数不多的天脉境巅峰的武者脸色却都是一变,对罗星轮的话信了七八分,他们迈入天脉境巅峰已经很久了,始终无法突破境界,对那种血液中的禁制有了一些感应,只是不甚清晰,罗星轮这么一说,让他们有种惊醒的感觉。

被罗星轮重创的雪月阁的白眉老祖闻言,脸色也是惨然,他早就感觉到了体内出现了问题,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是在他出生之时就被中下了禁制。这一刻,他陡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连身体上的禁制都无法发现,只是一个血奴,还如此的自视甚高。

五大宗门之一的青宝宗的掌门站起身来,朗声问道:“月皇,罗星轮此言可是真的?还望月皇给我等一个解释。”

听到青宝宗掌门的声音,在场的议论声陡然消失,在场这么多人,都是天之骄子,他们虽然修为不到,但也从青宝宗掌门的这句问话中,琢磨到了一些他们难以置信的事情。

所有人都看向了虞泓,想要听到他的解释。

面对诸多目光,虞泓用右手小指掏了掏耳朵,将掏出来的耳屎屈指一弹,说道:“你算什么东西?我用的着给你解释。”

青宝宗的掌门脸色变成猪肝色,难看至极。

虞泓话音陡然降低了几度,“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杀掉罗星轮,你们不要自误!”

另一个宗门掌门站起身,道:“虞泓,你若是不给我们一个解释,那我们就只能相信罗星轮的话了!”

“正是如此!”其他两位掌门以及一些天脉境巅峰的强者,也纷纷开口附和道。

虞泓向前走一步,笑呵呵的道:“罗星轮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今天既是开国五百年庆典,又叫血祭大典,就是将你们一同血祭!”

虞泓此言一出,现场沉寂了片刻,紧跟着场中天脉境巅峰的掌门级别的强者同一时间爆发了修为,但为时已晚。

在虞泓话音落下的那一刻,虞荆上前一步,厉喝一声:“动手!”

在金銮殿的正中间,一道黑色光芒冲天而起,散落在场间外围的皇天学院长老团和供奉团数十位天脉境的武者同时打出一道手决,他们掌心散发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与那道冲天而起的黑光遥相呼应,形成半个圆锥体,将在场在近千人都笼罩起来,包括朝廷麾下六部一卫的强者。

在场数千人,都感觉到一股无比浓郁的压力传来,通脉境的武者难以承受,扑通扑通的跪了下来,那些天脉境巅峰的老祖反应最快,第一时间爆发修为冲了起来,但是刚冲出数丈远,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压力,整个人都仿若陷入泥沼中,举步维艰。

虞泓虽然表情动作看起来很随意,但是在阵法启动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打出数道手决,最后双手一合,轻喝一声:“吸!”

嘭嘭嘭!

一连串的爆炸声响彻而起,修为在天脉境之下的武者身体由内而外爆裂而开,阵法之下爆出一团团血雾,血气顺着那一道道淡金色的光芒融入到金銮殿上空的那道漆黑的光束中。

接着,那一道黑气的光束分出一抹粘稠的血气,源源不断的灌入到了虞泓的天灵盖上。

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虞泓身上散发而出,碾压了这数十位天武境强者同时开启的阵法威压。

那是星窍境!

而且境界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攀升。

“不好!虞泓正在修复星窍,大家一起动手!破阵!”

罗星轮察觉到虞泓本来受损的星窍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愈合,急忙怒吼一声,率先冲出。

“杀!”季延振臂一呼,肥胖的身躯犹如一个圆球,朝着前方攻杀而去。

大明其他五列军队同时发起冲锋,四大鬼尊跟随在罗星轮身后,猛烈冲锋。

虞泓座下的两大弟子王辉与赵展英两人已经凭借炎魔血月决恢复了自身伤势,只是气息稍弱一些,两人立刻爆发浑身的修为,从正面阻挡罗星轮。

此刻两人身躯已经变得高大了几分,浑身散发着漆黑的魔气,无比强大。

罗星轮修为才天脉境,若是让虞泓星窍修复的太多,难以力敌,此刻时间紧迫,根本没空跟他们磨叽,向前的冲势不变,施展神引决,一股强大的斥力从罗星轮身上散开,轰在了王辉与赵展英身上,他们两人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变成了飞灰。

这还是罗星轮从月墟离开后,第一次全力出手,强大如斯,即便炎魔血月决再强大,也无法再让他们复活。

后方的雪月阁的白眉老祖看到这一幕,心神剧烈颤动,他刚才竟然主动要杀这么强大的强者!

真是作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