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辰番外(分手后)20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9-14 13:08:24 字数:3308 阅读进度:391/393

决定要分开的人好像真的就不会再见到,接下来的两年多里,哪怕我和陈湘在同一个国家,经常在同一个城市,我们也没再有过一次偶遇。

我工作的地方离当初卖打口的那条街很近,这几年国内快速发展,s市作为金融中心首当其冲。

越来越多属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被推倒,变成废墟,再变成cbd,变成又一些人的记忆。

那家琴行也没了,我用这几年的积蓄加上合伙人的投资终于也开了一家属于我自己的琴行。

高中的学校也没了,建了新的教学楼,校服的样式比我们那会儿好看了,还改了新的名字。

校门外依旧有男孩儿骑着无级变速的单车吹着口哨等女孩儿,抱着网购来很大的玩具熊或者花店特价的鲜花。

十几岁的女孩儿好像真的好哄,无论她们表面上把自己伪装的多复杂多高傲,还是会在男生转身的时候低下头去闻闻花到底香不香,会抿着嘴巴很害羞的笑,把手环在男孩儿的腰上,随着单车的速度加快偶尔惊慌的尖叫一下。

前面的臭小子们喜欢耍帅的突然放开双手,在车停下之后偷偷亲那女孩儿。

其实现在想想,高中时我们多傻,又多自以为是,但那也确实是最美好的年纪。

在周围一切都是陌生的美国,我可以不想起陈湘,但回到了那个曾经和她牵着手走过大街小巷,嬉笑打闹过的地方,我没办法不想起她。

我也想不起那会儿的江瞳是什么样的,因为那时候啊,我满脑子想的,所有目光见到的,都只有陈湘而已。

她的冷,她的倔强,她的外冷内热,那时候真的可以想一整个白天再想一整个晚上。

好像有了她全世界都变成背景板一样。

一年一年走过来,我的心境也有了变化,开始能冷静下来去回想有关她的一切,面对当初那个幼稚的自己。

原来十七岁的陈湘也不是真的冷,而是和其他一样年纪的小女孩儿一样渴望关爱的。

她也没有那么聪明,甚至有点傻傻的,没有一个像江皓那样能好好保护她管教她的哥哥,所以她才会喜欢上一个人就可以彻底无保留的交付出真心。

可是没有人会和我提陈湘,陈识向西他们是那样,江皓祁祥也一样,许尼亚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当所有人都默契的在我面前表现的好像我们从来都没有认识过陈湘的时候,我反而会觉得记忆好像空了一块,再去深究,就想起她。

但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深爱的妻子,可爱的孩子,我知道我不应该去想她,也能控制自己不去想她。

却在那个时候,一场不美丽的意外,再次将她带到我的面前。

那年天天刚满两岁,可以不用人领着就能自己走路了,农历年之前我和江瞳带着孩子一起去北京过年,年前那几天就带天天去商场给他买新衣服。

天天比同龄的孩子个子要高一点,也淘气一点,现在出去根本不肯让我或者他妈妈抱着,一定要自己走路,经常还念念有词的说我自己走我自己走。

我和江瞳也觉得只要拉着孩子的小手就没事儿,但是那天电梯下到一楼的时候天天看见展厅里变形金刚的模型就往外跑,还有其他人下电梯,江瞳没拉住他就让孩子自己跑掉了。

电梯也没有停,带着我们到了地下一层。

江瞳当时就哭了,一直问我怎么办怎么办,我只能安慰她,其实我心也慌,虽然在电梯里就喊了人也通过对讲机通知了商场的保安,但是年前那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地方,那么小一个孩子自己跑掉了,任何一个做父母的都不可能真的冷静下来。

我想分头找,但江瞳整个人早就六神无主了,我只能带着她一起找,商场的保安也都在帮忙,可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监控查到天天已经去外面了。

江瞳的眼泪更多了,我只有安慰她没事,再一起去外面找。

其实前后连十分钟都没有,但对一个两岁的孩子来说,十分钟已经是很大的危险了,我控制不住自己在脑子里想了很多可怕的情况,精神高度紧张,虽然表面上安慰着江瞳,实际上也和她一样早就没有理智了。

在商场外面我们看到围在一起的人群,我和江瞳喊着天天的名字跑过去。

真的是天天,被人领着从人群里走出来,小脸儿脏兮兮的还有一点擦伤,还有哭过的痕迹。

我当时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天天身上,跑到他面前的时候才发现领着天天过来的人竟然是陈湘。

自婚礼那天开始,又一个两年多后,我们第一次见面竟然是这种情况。

我看到天天身上的伤,再看着陈湘平静到可以称作冷漠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理有了一种愤怒,竟然怀疑天天的伤和陈湘有关。

为什么她会领着我的孩子,为什么他会受伤还会哭?还有陈湘那种可怕的冷静,都让我没办法控制自己去恶意的揣测她。

甚至怀疑她变了,怀疑她把对我的恨转移到江瞳和天天的身上。

我恨恨的盯着陈湘看,她好像愣了一下,接下来若有似无的笑着,脸上的表情反而更加冷漠疏远。

直到江瞳拉了我的手一下我才发现刚刚我的注意力竟然全都在陈湘身上,回过神的时候,陈湘已经转身走开了。

她的身影在看热闹的人群里时隐时现,好像和当初每一次都的时候一样自由洒脱。

这时候,也终于有路人开始站出来为陈湘说过了。

在他们口中我才知道自己真的误会了她,其实就算没人解释我也不应该误会陈湘,天天会自己跑出来是我的错,是我太放松警惕了。而天天一个人跑到外面哭,又从护栏里爬出去,如果不是陈湘追过去抱住他,他已经被经过的电动车撞到了。

那么小一个孩子根本经不住车撞,骑车的人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那里有人。

如果不是陈湘总之那种后果是我和江瞳都不敢想的。

江瞳跟我说天天只有脸上有一点擦伤,身上什么事都没有。

路人又说,陈湘当时是从身后保护住孩子的,她被电动车撞到了后背。江瞳抱着孩子要过去追陈湘,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低着头也跟上去。

天天喊了陈湘一声姐姐,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小孩子的世界真简单,可以这么直接的表示喜欢。

而我,却不知道怎么表达歉意。

陈湘走了,我也走了,带着我的孩子我的妻子我的家庭,可那一刻,我竟然觉得她在哭。

我很想转过头看一下,但是天天先张开嘴巴说,姐姐哭哭了。

我笑了下,摸摸天天的小脸,姐姐不会哭,姐姐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了。

陈湘在我心里,真的一直都是最坚强的人,可后来,我才发现自己错了,还错的很彻底。

自从那天见过陈湘之后我就开始越来越频繁的想起她,甚至经常发呆。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和任何人说。

我的瞳瞳又没那么坚强,我必须给她最好的爱。

意外是因为许尼亚,他这几年已经把江湖的分店开到全国各地,但老巢还是在天津北京,过年这阵子,许尼亚就在北京,还约我去江湖。

晚上我们俩一起去喝酒,陈识没来,许尼亚说陈识这小子现在太忙了,连向西他都顾不上,更何况跟我们这些兄弟喝酒聊天了。

后来喝多了许尼亚开始胡言乱语,他就是那样,有时候特别清醒,有时候真的会撒酒疯。

这一天他撒酒疯的主题竟然是陈湘。

许尼亚喜欢用牙咬瓶盖还开酒,总有些意外的时候瓶盖没咬开嘴巴到破了,所以当时,他就是吐了一口混着血的啤酒,突然扭过头来和我说。

或者,更像是一种通知和宣布。

许尼亚说了,我决定了,老子要追陈湘了。

我楞了下,当初许尼亚的小名叫浪浪,身边的女朋友一个接一个,sm的一些女粉丝又觉得许尼亚那么迁就陈识是因为他们有奸//情,只有我和陈识知道,其实许尼亚喜欢向西,是暗恋,还暗恋了好多年。

许尼亚不可能喜欢陈湘的,他为什么这么说。

他又灌了一口啤酒,转过头来瞪着我,年前有一天我在外面看见陈湘了,哭呢,一个人哭,太他妈让人心疼了,那么好一姑娘,你怎么就不能好好珍惜她,我就没见过她哭成那样过,我特想过去抱抱她安慰她一下。但我不行,我过去了她肯定更难堪,我只能偷偷看着她哭,跟着她看着她好好的回了酒店我才放心。司辰你说,那么好一女孩儿,怎么就被你伤成这样了?你他妈的比陈识还孙子呢啊,我现在就是要追陈湘,她这些年身边一直没人,你别觉得她和我怎么样,或者我对她有什么想法,我们俩干干净净的,我就是心疼她,反正这辈子她也爱不上别人了,总不能为了你一辈子不恋爱不结婚最后断子绝孙吧,我就要对她好了,以后我们俩生几个孩子来,气死你这个傻//逼!

(我知道分手后司辰变心这段挺虐的tt我也不是故意虐大家的,可能演唱会里的结局没有那么复杂,更多就是一种无奈吧,写这个故事大纲的时候就想最后的结局不应该那么空,人无完人,司辰可能选错了,但是他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然后我保证,下一个故事男主女主会是很专一的坚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