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辰番外12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1:20 字数:2953 阅读进度:383/393

我见到陈湘是在机场。

隔着几十米,却没能真正的见上一面。

陈湘走了之后我继续治疗复健,错过了高考,也没能去之前想去的学校。

我妈也从疗养院里出来了。不知道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我爸把我车祸受伤这件事完全归咎到我妈身上。于是她很内疚,那些天没日没夜的照顾着我。

我和我爸都怕她这样会再犯病,没想到她的情况真的稳定下来了。只是偶尔会情绪激动,大多数时候就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甚至会说她当初不该那么钻牛角尖。

其实这样也很好,如果那天我阻止了陈湘不让她走,说不定我们的生活到现在都太平不下来。

陈湘去了英国,去了祁祥去的那个城市,他们应该已经见面了。

接下来的事,我不太敢想。

最多看看她qq的状态,但是她一直没上线过。只有祁祥,偶尔会自言自语几句。

我可能爱上她了

只有她

她喜欢我最好的朋友

她来英国了

找了她很久,到底在哪儿

找到了

今天听她唱歌了

竟然敢纹身

头发剪短了,但是很好看

敢喝酒,还好我在

那个傻瓜笑了,她笑的时候很好看

她搬到我隔壁了

一起吃饭了,她做的,我洗碗

陪她复习,希望她考试顺利

没人能伤害她

打开和陈湘的对话窗口,好几次打了很多字进去,最后还是删掉。

我不是没勇气去找她,而是没勇气去破坏她平静的生活。

也不是每个人生来都甘愿平凡甘愿遗憾,而是太多事,我们根本没有无从选择。

又翻到祁祥最后一条动态,本来我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我问之前,就听说林萱自杀。

毕业后我就没再联系过从前高中的人,之所以知道林萱自杀,是因为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上了s市当地的新闻。

高中毕业后林萱考上本市一所不错的大学,又在前不久交上了校外的男朋友。但是最近几个月,她考试作弊,偷寝室室友手机电脑,被学校劝退后不久,裸//照又被曝光在学校论坛。

而让我把这件事和祁祥联系到一起的原因除了发生在林萱身上的这些事和陈湘当初被她和丁梦洋嫁祸的完全相同之外,林萱那个所谓的男朋友,就是当初在l市跟我和祁祥混的一个小弟。

我拿着祁祥留给我的联系方式,在他出国后两年第一次打通了他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的时候我听到陈湘的声音,她在唱歌,背景音很嘈杂,应该是酒吧之类的地方。

听到我声音之后祁祥直接切断了电话,发短信告诉我晚一点会联系我。

他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得到消息林萱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我问祁祥为什么要那么做。

他反问我,你觉得不应该吗?难道这些事不应该由你来做么,既然你做不好,就换我来。

我说,你知不知道差点闹出人命?

而祁祥的回答是,陈湘差点死过两次。

他说,我不过是把林萱做过的那些事原样奉还。你能装聋作哑,我办不到。

他还说,你觉得我做的过分,那你当初对陈湘做的是就不过分吗?区别是,你伤害的是一个爱你的女孩儿,而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保护我爱的。这件事我永远都不会让她知道,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或许我真的低估了祁祥的能力,他从小在那种家庭长大,有些事耳濡目染,从前他只是不想做,可自从他妈那件事之后,祁祥早就变了。

这种变,不应该用简单的好坏才衡量。

和林萱一样,当初有份欺负过陈湘的丁梦洋也受到了一点教训,在英国算计过陈湘的那个室友也是。

这一切,祁祥做的滴水不漏,除了对林萱的下手狠了之外,其他的确实有他的分寸。

陈湘和他在一起,似乎真的比在我身边的时候更能安心和幸福。

如果是我,即使想做这些,也没有本事像祁祥这样周祥的计划好一切,我比不上他。

祁祥再一次更新状态——守护她的幸福

陈湘有了她的幸福,我也该好好整理我的人生了,我爸找了国内最顶尖的专家给我手术,但是我右手恢复的情况仍然不算乐观,可以弹琴,但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弹琴了。

为了不让我妈失望,我决定还是考音乐类的专科院校,因为休学一年,所以这次我是和江瞳一起高考的,她的未来江皓早就替她规划好了,虽然高考成绩可以随便进国内一所名校,她还是听她哥的决定去美国留学。

走之前江瞳找过我一次,我们一直吃了饭,她一直都在问我的情况,说了好多好多,一个多小时都没停下来,最后碗里的饭菜几乎没动过。

江皓来接人的时候,江瞳冲着我吐吐舌头,等我啊,等我毕业后给你个惊喜。

我说,好,加油。

我确实没去思考江瞳要给我的惊喜是什么,因为这时候,我仍然整个脑子,整颗心,都被陈湘占满了。

也许因为亏欠太多,除非哪一天我彻彻底底的还清,不然我想我这辈子都没办法真正的放下。

而且,我想她。

分开后,每一天都在想她,从疯狂的想,到安静的想,想她第一次为我笑,想她从一颗小冰块到她被我融化,最后却彻底的离开我。

不久后我就听说陈湘要回国的消息。

但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是和祁祥一起。这件事我也早就想到了,我一直以为陈湘已经和祁祥在一起了,几次试探祁祥,得到的似乎也是肯定的结果,但我还是想见她一次,偷偷看看就好。

可是当陈湘真的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觉得我又要食言了。

我没想到她会和祁祥分头行动,回到她自己家,我偷偷躲在楼梯间,犹豫了很久才去按门铃。

然后我听到陈湘跑过来的声音,但是她一边往这边跑一边还在接电话,问祁祥到没到。

我忽然就慌了,在她打开门之前躲到了转角的墙后面。

陈湘没急着关门,就站在门口和祁祥讲了一会儿电话,听到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时候,我想之前祁祥并没有骗我,看来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我还是舍不得走,祁祥来之前,我就一直躲在陈湘家门外,她在里面做扫除,每一次她出来扔垃圾的时候我就跑到楼上一层,从楼梯上低着头看她。

如果这时候她抬一下头,肯定能看到我。

但是她没有。

天黑下来之后陈湘家的保险丝突然烧断了,我躲在后面,没过多久陈湘就拿着手机进来。

她在电表箱前面检查,我真怕她不懂会随便拿手去碰,好在她没试着自己去接,而是打电话给祁祥,说要和他一起回酒店。

原来他们已经发展到那种程度了。

祁祥到了楼下,陈湘下楼去找他两个人一起离开之后,我才下楼找邻居借了工具帮陈湘换好保险丝。

比起祁祥,我能做的这些真的太微不足道。

一直到暑假结束,陈湘和祁祥回英国,我也没有勇气再去找她。

开学后我又认识了陈识。

陈识就是那种不甘平凡的人,和他成为朋友只因为他的一句话。

陈识说,他要开演唱会。

这句话让我想起陈湘,当初陈湘在我身边,也是这样说的,她说她想开演唱会,希望台下有几万人一起听她唱歌陪她唱歌。

而且,如果我去听她的演唱会,无论我之前犯过什么错,她都能原谅我。

真希望还有那个机会。

因为陈识的关系,我又认识了许尼亚,后来陈识想组个乐队,就想到了我,于是我和陈识许尼亚三个人组成sm,我们在天津大大小小的街头唱歌,一起练习,一起写歌。

看许尼亚身边的姑娘换了又换,看陈识轻而易举就追到我们学校声乐系专业成绩第一的女神。

至于我,一直单身。

不是刻意当等谁或者回避什么,只是除了陈湘之外,我真的没办法再喜欢上其他女孩儿,看一下都觉得没意思。

一到假期,我就回s市去照顾我妈,她不想回l市,就一直住在s市的疗养院,这几年看着她恢复的越来越好,我也想过毕业后就把她接过来一起生活。

但我没想到,在陈识告诉我他准备带个女孩儿来介绍给我和许尼亚认识的那天,我突然接到疗养院的电话。

我妈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