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辰番外1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52 字数:2901 阅读进度:372/393

“如果有一天我做错事了怎么办?”

“道歉呗,能怎么办?”

陈湘转过头来看我一眼,打开cd机把里面的碟片取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回塑料盒子里,“我喜欢这个乐队,这张可以借我回去听吗?”

“陈湘。”

“嗯?”

“道歉就可以吗?”

她慎重了考虑了下,回答我,“要不然,以死谢罪?我还舍不得呢,说对不起就可以啦,再不然,等我开演唱会的时候就大赦天下,顺便原谅你,嘿嘿。”

“好,到时候我去。”

这是我和陈湘的约定,如果有一天我犯了她不能原谅的错,等到她开演唱会那天就原谅我。

***

十七岁那年我和祁祥一起在l市读高一,因为我爸的关系,我从小和祁祥一起长大,或者在别人眼里我们的朋友,兄弟。

但在我心里,总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自卑。

我是私生子,我妈不顾我爸反对偷偷生下了我,在我满周岁之后抱着我去他公司让他负责。

那时候的负责,就是一大笔钱。

我妈拿着这笔钱跟我相依为命,每个月我爸会来看我一次,只是一起吃个饭,最多会问问我成绩怎么样。

我妈开始逼我读书,每门功课必须第一,还没上小学就给我报了很多课外班。

我爸夸一个同事的女儿钢琴谈的好,我妈就给我买了钢琴,每天除了完成功课必须练四个小时钢琴。

从六岁起,我就没在晚上12点之前睡过觉,更不知道周末是什么。

参加比赛得了奖,我爸知道很高兴,第一次带我出去玩,出门前我回头看着我妈,她对着我摆摆手,告诉我乖乖听爸爸的话。

再后来我爸带我认识祁祥,那会儿我和祁祥虽然同岁,但是我比他早上一年学,我带着祁祥看书,祁祥就带着我逃课。很奇怪,我妈虽然很在乎我的成绩,却从来不反对我和祁祥一起玩儿,还让我多带祁祥回家。

等我再长大一点,就知道祁祥其实家境很好,爸爸是飞机机长,妈妈是检察官。更重要的是,祁祥一家跟我爸是很好的朋友,接近祁祥,就等于接近我爸。

从此我妈对我要求又多了一个,必须维持好和祁祥的关系,做他最好的朋友。

已经不是那个少爷要带着个书童的时代了,我却觉得我在祁祥身边的身份,和书童并没有两样。

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休学一年,回到学校后刚好和祁祥同班。

祁祥不爱读书考不上重点中学,我就故意把志愿跟他填一样的。中考也是同样的套路,当然,祁祥并不知情,他以为我每次都是发挥失常。

在祁祥眼里,我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我跟他一起逃课,早恋,打架,在老师眼里是我们是学校最难管的两个小霸王。

唯一和祁祥不同的是,我一直到高中都保持每天练琴四小时以上。我爸的老婆知道我和我妈的存在后提出离婚,从那时起我爸再也不进我们家的门。我妈找过各种理由,甚至让我生病住院都没能让他动摇,唯独每次我去参加钢琴比赛的时候我爸会出现。

我觉得,我学琴的理由更可笑了。

我已经不是那个任由我妈摆布的小孩子,可每当她哭着说自己这辈子都毁了的时候,我还是没办法拒绝她的要求。

如果我妈没生下我,她还会有自己新的家庭。如果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我,可能她会活的更轻松幸福一点。

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妈对我也越来越严格,看我的眼神就变得越来越复杂,十七岁的时候我还会被她打的一身伤,然后到我爸公司求他去我家里过生日,他不知道我去找他之前亲眼看着我妈坐在七层楼的窗台上。

我能怎么办,就算知道她不会真的跳,我也不可能拿这件事冒险。

后来祁祥家里出了一些事,他必须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接着可能会出国。

我以为自己终于到脱离这个书童的身份,我爸却到学校找我,他让我陪祁祥一起去s市,至于我妈那边,他会去解释。

不知道该庆幸从我妈身边解脱,还是悲哀自己真的只能当祁祥身边的一个影子,那阵子我始终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关于住校还是在外面租房,我和祁祥有了认识以来第一次意见分歧。从前之所以没有,那是因为所有事我都顺着他。

但是离开了l市,离开了我妈,渐渐的我也不愿意再做那个影子,或者说,不想从祁祥身上得到什么好处。所以祁祥自己在校外租了两居室的房子,我搬到学校里八人间没空调的宿舍。

祁祥还是留了一个房间给我,从l市把我收藏在他那的那些打口碟都运过来,还有我从来不敢被我妈看见的吉他。

但我不想对他说谢谢。

转学后不久我就认识了丁梦洋,那会儿她算校花,但私底下祁祥跟我说他觉得我们班的陈湘更好看,只不过陈湘不像丁梦洋那么外向,身边几乎没有朋友。

祁祥说:“我们打赌,看谁能追上她。”

“没兴趣。”我背上书包把他一个人扔在教室,到了s市之后我仍然每天都要抽两小时去琴行练琴。

去琴行的路上会经过一条街,街边有卖打口碟的,我也去看过,碟不全,基本上都是被人挑过的,里面根本不可能找到什么好东西,价格到不便宜,老板连修碟都不会,买回去有的根本听不了,能听的也会伤机器。

但是我看见了陈湘在摊子前面挑碟,祁祥说他觉得新学校最好看的那个女孩儿。

我冷笑一声,并不觉得这样的女生会懂摇滚,大概她买的就是那些日韩偶像的碟片。

不久后我和丁梦洋在一起了,虽然我明白她喜欢我是因为我经常和祁祥在一起,丁梦洋觉得我和祁祥有一样的家世背景。

而我对她的态度,可能是玩儿?或许更多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在祁祥面前的自卑。

我和丁梦洋在教室接吻被陈湘看见了,她表现倒是挺淡定的,我也从来没想过找她麻烦。所以放学后的遇见,纯属意外。

但是祁祥经过看到我和陈湘站在一起的时候就挡在了我们中间,表现的很像一个护花使者。

我瞥了陈湘一眼,发现她竟然会偷偷脸红。

祁祥没放陈湘走,还要找她借作业,这个平时在班里很少说话不合群的女生竟然答应了,还让祁祥坐在她旁边。

每次交换作业本的时候祁祥会装作不经意的碰一下她的手指,她的反应有点紧张,挺可爱的。

然后祁祥侧过脸来看我,“怎么样,我就说可以的。”

我跟祁祥一起笑,笑着看陈湘投过来紧张懵懂的视线,祁祥却转过头安慰她,让她不用怕。

后来祁祥又找个各种借口和陈湘接触,为了不让他那么顺利赢这次打赌,我也称职的担任电灯泡的角色,时不时那目光对陈湘表示不屑。

她对着祁祥明明会脸红,对着我,确实加倍冷漠的瞪回来。

后来又发生了一件事,祁祥在l市的女朋友路妍跟他吵架,祁祥心情不好就拉上陈湘陪我们出去玩儿。

这时候我已经肯定陈湘喜欢上祁祥了,她明明知道祁祥是个危险人物还是愿意跟着我们俩一起出去,可惜这一天祁祥并没有什么心情应付她,带着她出去也是随口说的。

那天发生了一点儿意外,以至于最后陈湘醉的不省人事,我和祁祥也跟人打架受了点儿伤。

这个女孩子又说不清楚一句完整的话,我们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送。

最后祁祥直接跟司机说了他租的那套房子的地址。

我问他:“你就把她一起带回去?”

“总不能扔大街上吧。”

“呵,跟你在一起未必比扔大街上安全。”

我看着祁祥把她带回去,甚至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其实我已经想到他们之间会发生一些事情了。

不过我并不打算插手,毕竟她跟我无关,而且她喜欢祁祥,说不定早就希望有这天。

第二天一早我看见陈湘穿着祁祥的衣服站在厨房做早餐,除了冷漠我并不想做出其他反应。

陈湘看见我的时候,倒是有一点心虚。

我借口去拿书包进了祁祥房间,床单很凌乱,我余光瞥见了一抹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