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我想爱你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35 字数:3286 阅读进度:369/393

我可能就是头脑一热才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收不回来了。

祁祥是这么说的:“我没办法保证,但如果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我愿意努力去做到。”

我扯开嘴笑:“我就随便问问的。”

“怎么想到问这个了?”

“嗯,等回去再和你说吧,我还没想好。”

“那好。”

有时候,我们错过的不是爱情,而是勇气。

面对祁祥,我缺少的就是那么一点勇气,毕竟他是参与我太多坎坷的人,在他面前我永远也不可能伪装成坚强到刀枪不入。

他也见证我爱另一个人,爱得轰轰烈烈,爱到绝望。

这样一个我,拿什么自行能给他一份更好的爱情呢。

我摇头,苦笑,虽然从来没后悔过什么,还是会觉得人生原来会这么不圆满,想爱一个人,也可以这么困难。

5月12日,也是我留在村子里的最后一天,按计划下午四点我们就会开车回到成都市区,晚上要录一个综艺节目,接下来两天专心彩排一直到演唱会当天。

这一天我们的行程安排基本也是在山上的村子里,不过录制进行的已经差不多了,队伍里其他年轻人有的就到了山下的镇子上。

我还留在村里,是因为有个小女孩舍不得我走,每次我说我必须走了她就哭着来抓着我的衣角,最后我答应再陪她一会儿,以后有机会我也会回来看他们的。

我和大部队的人约好下午回去镇子里跟他们会合,就这样,我算是脱队了。

而我也想不到,这一天我亲眼目睹了这辈子我见过最可怕的一场灾难,比五年前的**更加可怕,它不会给我们哪怕一秒钟缓冲的时间。

几乎是一瞬间,房子倒下,前一刻还说要进屋给我拿点水果的老奶奶被压在了废墟下面。

整个村子的村民可以用老弱病残才形容,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发生这么大的事伤的伤失踪的失踪,甚至有一些,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所经历的一切,地动山摇,所有的感官真实而恐怖。

也是在这场灾难面前,我们所有人都无能为力,救援队到之前我们没有工具能从废墟下面救人,余震随时有可能发生,受伤的人和孩子还那么多,唯一的选择就是暂时放弃救援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接下来果然又陆陆续续发生了数不清次数的余震,孩子们吓的一直哭,其实我也在偷偷的哭,在怀疑自己还能不能回家。

到镇子里天已经黑了,救援队来了很多,灾民被集中安顿在相对空旷的地方。

路被碎石堵住了,临时只开出一条小路,来来回回的车只能先把受伤严重的送出去,其他人大概要等到第二天了。

我身上也有伤,相对不是那么严重,可怕的是周围四处都是哭声,在这么一群人里,我也找不到一起来的同事。

手机没电了,几十个人都在等一台有信号的手机去打给家人报平安。我抱着那个很粘我的小女孩,到了后半夜才轮到我打电话。

我问她:“记不记得爸爸妈妈的电话?”

她摇头,“我没见过她们。”

也就是说,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到现在都生死未卜被压在废墟下的老奶奶。我抱着她安慰,小声哭着给我妈打了一个电话报平安。

电话才挂断不久又发生了一场余震,唯一的那一条小路也被堵上了,车进不来也出不去,手机信号也都没了。

我一夜没睡,一闭上眼就觉得地在摇,和我一样的人也有很多,但更多的人还是在哭,因为他们已经打听到亲人的下落。

第二天一早我也终于找到前几天一起来的同事,只是他们中间少了两个小伙子。

一个哭花了妆头上绑着绷带的姑娘告诉我,他们俩昨天下午一起去网吧打魔兽,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那个消失在一片废墟里的三层楼网吧。

前一天还在我身边活生生的人,可能一辈子就不能回来了。

后来这个姑娘和昨天那个小女孩一起跟着救援队的车走了。

我没和他们一起走,外面能进来的人有限,救援人员根本就不够,多一个人参与救援或许就能多救出来一条人命,这种时候是个人都会被感染,什么贪生怕死的都被丢在脑后,我们这些年轻人但凡受伤不严重的都决定留下。

在这种通讯工具都不能用的情况下人很容易就走散了,又是到了晚上我才找到我的同事,然后听他们说,下午有人来找我。

我没听懂,又问了一次。

“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男的,长的挺好,个子高高的。”

我问:“是不是从外面来的?”

对方点头,“应该是,我看他身上衣服还是干干净净的。”

“我知道了。”

说完我就从临时安顿的地方跑出去了,听说有人找我的时候,我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祁祥。

地震前一天他在电话里说会来找我,地震后我也试着联系过他,但是他关机了。

而现在,我确定我想见他,特别特别想见他,说不上什么原因,但是祁祥,就是我现在最想见的人。

我在一片一片废墟里面漫无目的的找人,就在这个时候,又发生了一次余震,这次余震也是最严重的一次,之前残存但是几幢没倒的房子也在顷刻间变成废墟,好在那里面已经没人了。

可是我听到有人喊:“有人被埋住了!”

那时余震还没结束,地面摇晃的依然很厉害,虽然知道有人被埋在里面却没人敢靠近去救人,一切都必须等到平静下来才可以。

我也跑过去了,听到身边人说埋在下面的是个小伙子,穿的长的都挺好的,岁数不大,好像是来找人的。

我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发疯一样朝着那幢倒下的房子跑,有人拉住我我就哭,一边哭一边说他是来找我的。

想到被埋在下面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祁祥,我有一种天都塌了的感觉。

这种结果,我根本不能接受。

我被人拉着靠近不了那片废墟,只能一边哭一边大声喊祁祥的名字,既希望能得到他的回应,又希望没有。

没有的话,说明那个人就不是祁祥。

可没有的话,也许会是更可怕的情况。

余震终于停下来,其实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世纪一样,很多人一起过去试图挖开废墟救人。

我也是,没有工具就用手挖,破了流血了也不觉得疼,我还是边哭边喊着祁祥的名字。

然后我听到了,来自废墟下面很小很小的声音。

小到我根本听不出他说的是什么,也分辨不出这个声音是不是我认识。我哭的更大声了,拼了命的哭,还大声说:“祁祥你等我救你出来,其实我一直不敢,不是不敢说,是不敢爱上你。可我现在更怕的是我没机会去爱你了,所以我求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这一段泣不成声的表白被周围人听到,一边挖掘一边安慰我说没事的,能救出来的。

我也相信,一定能救出来的,渐渐的我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会不断去重复祁祥的名字。

一直到,我听见了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我一怀疑是自己幻听。

当我转过头的时候,才看到祁祥从远处朝着我跑过来。

我楞了一下,有点怕眼前出现的只是海市蜃楼。

祁祥一直跑到我面前,托着我的肩膀把我扶起来,用手指擦干我眼角的泪水。

我不断的哭,他根本就擦不完。

最后祁祥干脆把我拉进怀里了,“不怕了,我来了,我会保护你的。”

“嗯,嗯。”我在祁祥怀里呜咽,口齿不清的跟他说:“祁祥,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

我掐他一下,确定是真的。

“我还以为,被压在下面的是你,吓死我了,你干什么乱跑啊,这么危险谁让你来的。”

“现在就回教训人了?”

“不是。”我摇头,拼命摇头,抬起脸来看着他,手也拉住他的手,拉的特别紧,“祁祥,我有些话想和你说,等我们回去之后,我要和你说。”

“好。”

祁祥再次把我拉进怀里,或许是因为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我一直都是强撑着的,在见到祁祥的这一刻,我也彻底虚脱没有了意识,以至于不知道他是怎么带走我的。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身边不再有废墟,我躺在酒店柔软的床上,身上的衣服没被换过,但是脸和手脚都被洗干净了。

祁祥正拿着我的手机,说:“我知道了。”

然后他挂断电话。

我问他怎么了,祁祥好像犹豫了一下,然后他告诉我,“没事,你朋友打来的。”

我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给我打电话的人是向西。

这个电话我没回,暂时我真的没有太多精力去思考其他事情的,我只想安静的跟祁祥待一会儿。

祁祥也是,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只是侧身躺在床的另一半看着我发呆。

过了几分钟,我突然开口,“我想和你在一起。”

“祁祥,我想爱你。”

(七年前我也经历过一场地震,目睹了灾难的可怕,也见到身边许多朋友在共同经历过灾难的可怕后从一个一个变成一对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