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他终于结婚了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24 字数:3206 阅读进度:364/393

但我还是把许尼亚给拦住了,“丢不丢人?”

他看我,气愤又无奈,当着司辰的面就把我手拉起来了,“他不要你我要。%d7%cf%d3%c4%b8%f3”

司辰轻笑:“那我也先走了,她们还等我呢。”

我愣了那么一下,发着呆看着司辰离我越来越远,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怎么着,整个人就跟要瘫了一样。

上了车我就开始装睡,实际上心里乱七八糟的怎么可能睡得着。隔壁的许尼亚就翻开了司辰的婚礼请柬。

我偷偷睁开眼看。

司辰那个人,他还是那么心细,请柬的折痕都处理的一丝不苟,信封上的火漆印章是专门设计的。这么上心,说他对这里婚礼不期待也没人心。

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快了,挺好的,真的挺好。

我把头靠在许尼亚肩膀上,小声的抽抽,向西在他另一边,和我差不多的一个姿势。

许尼亚发现我哭了,转过头来做个鬼脸,“没事儿,我不跟向西说。”

“嗯。”

我点头,忍不住的抱着许尼亚的肩膀,“谁也不许告诉。”

“知道啦,乖。”

这些天我都是和向西睡的,有时候夜里说点悄悄话,我不提陈识,她也不提司辰。但有一次,向西没忍住问我了。

她说:“湘湘,你恨司辰吗?”

我恨司辰吗?

我想了想,回答:“不恨,没办法恨。”

“为什么?”向西很不理解。

我:“我不能恨司辰,我没办法去恨一个曾经为了救我准备拿自己命去换的人。”

向西不知道我们以前的事,但我忘不了,即使没能亲眼看到,但那时候司辰张开手拦住那辆车的样子就好像被刻在我心里一样。

他为了我能不要自己的命,就凭这一点,我没资格恨他,我永远都不会恨他。

“那你还爱他吗?”

“爱。”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两年我没少梦见司辰,但唯独这一次的梦里司辰是和江瞳一起出现的。

梦醒了我就想,他们这次回来是要结婚了,那这会儿估计已经去领证了吧,说不定就是现在。

我真的难受死了。

但这个婚礼我还是要去,人家不请我我也想去,我不是去搞破坏了,就是想亲眼看看再确定一下,万一是假的呢,虽然没人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过了几天,我又听说了一个坏消息。

当然,对司辰来说那其实是个好消息。

江瞳怀孕了,好几个月了听说,说白了他们这回是奉子成婚,再过几个月,司辰就当爸爸了。一家四口,三代同堂。

可是不上///床哪儿来的孩子啊,我一想到司辰抱着别人想着司辰亲她我就哭,一个人躲起来哭,哭的跟要死了似的。

我到底还是跑了,跟向西他们道别,一个人跑回s市打算躲起来休息几天。但我忘了司辰的婚礼就是要在s市办的,所以他们也在这里。

曾经我以为那么大一个城市两个人遇见的几率挺小的,直到我大学毕业回国之后不知道多少次在s市的商场遇见曾经的高中同学后,我才发现,类似这样的地方遇见熟人还是很可能的。

遇见司辰,也是在一个新开业的商场。

我一个人逛,我以为他也一个人逛。我乘扶梯往下,他往上,但是我没那个勇气喊他的名字,最后跑着下去,再换回向上的电梯。

我追了好久才找到司辰,其实我想追上去和他聊聊,总有些事我觉得没说清,或者就问问他又没有看过这两年我发给他的信息,直到机场遇见他之前,我真的一天都没有放下的给他发信息。

想起两年前我们还是那么好,现在颇有点儿凄凉。

想太多了,就错失了去找他的最好时机,司辰已经走到了一家婴儿用品的店,他把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我才知道原来司辰不是一个人来了。

他一男的,一个人逛什么商场啊。

司辰是和江瞳一块儿来了,两个人逛商场,母婴用品,还十指紧扣的,江瞳时不时的把头靠在司辰的肩膀上,牵着他的手去摸自己的肚子。这样的江瞳和十年前似乎没什么区别,变的是司辰。

他现在,真像一个丈夫了,也真像一个爸爸了。

别人的丈夫,别人家孩子的爸爸,一切都跟我没关系了。

这一次,我又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本来应该彻底放弃了,但到了司辰婚礼那一天,我还是一大早起来,拉上来我这儿蹭床的向西一起去了。

许尼亚和陈识也去了,作为司辰的好朋友去的。

祁祥没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年我都躲着祁祥,但我不认为结婚这么大的事儿司辰会不通知祁祥。江皓也没去,他不爽了,非常非常不爽,还提前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能怎么说呢,我都是一个被甩的人。

后来江皓听出来我声音不对劲儿了他才没问下去,但是江瞳和司辰结婚这事儿,江皓到底还是反对,江瞳家那边,就只来了她爸妈和几个亲戚。

还有几个,是高中时江瞳那班的同学,我的学弟学妹。

就是这几个人把我认出来的,一开始我真的只想在外面看看,但是被认出来之后就被推着一起进到了里面,而且跟他们一桌。

虽然后来向西他们也追过来了,但是我想走都走不成了,典礼就快开始了,外面又有录像的,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坐着,我要突然站起来往外走,就跟故意破坏他们一样。

其实我和江瞳班里的同学从来没什么接触,但是学校里他们都知道江瞳喜欢司辰,自然也认识我。

就算没司辰这层关系,当初我在学校里也有不少流言蜚语,是很多人八卦和鄙视的对象。

可现在,我明显觉得这些人表面上拉着我进来,实际上却不太喜欢我,可能他们认为我欺负过江瞳,抢过江瞳喜欢的司辰。

而江瞳又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小公主,欺负她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都怪我自己不争气,看着司辰和江瞳交换戒指的时候,我没忍住流眼泪了。然后就被对面一个小姑娘看到,说了几句带刺儿的话。

向西听不下去了,许尼亚脾气更急,一来二去的就和那几个人闹了起来,闹的声音很大,摄影师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扛着摄影机就转身往我们这边看。

到最后,我还是让司辰的婚礼不完美了,都是我的错。

司辰也看过来了,典礼刚结束,新郎新娘要一桌一桌的敬酒,本来是从长辈那边开始的,但出了这个乱子,就先到我们这边了。

向西拉着我想走,我也想走,可脚就是不听使唤,走不动。

司辰过来了,就在我面前了,我看着他发呆,更走不动了。

司辰倒了一杯酒,对着我们这桌所有人:“我给大家敬酒,谢谢你们来参加我和我老婆的婚礼。”

他和他老婆

敬酒的时候露出手腕,我仔仔细细的盯着,却怎么也看不到两边手腕上的刺青了。

无论是和我一样的图腾,还是另外一边cx我的名字,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洗纹身留下的疤痕,浅浅的,看上去有一两年了。

连刺青都洗掉了,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

我知道我最应该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但我没忍住,我出丑了,我也给自己倒了酒回敬回去。

一杯,两杯,三杯

新娘新郎敬酒用的经常是兑了水的或者之间就是饮料,我喝的是实实在在的五粮液,几杯酒下去脚底打着飘,人都跟要飞起来了一样。

我也看不清司辰的表情了,就看到他转身走了,还牵着江瞳的手,还有两个人无名指上闪光的指环。

我又想哭了,我一这样,我们这桌又闹腾起来了,许尼亚不知道被推到哪儿去了,向西一个人挡在我前面也不是个事儿,但我就是没力气就拦着了。

这时候陈识过来,什么也不说,推开那些围着我和向西的人,抱起我就往外走。

“我是不是把司辰的婚礼搞砸了”

陈识:“你还没那本事。”

“都是我的错。”

“他活该。”

敬酒的时候本来下面就乱,所以我们这边小小的骚动其实其他桌并没怎么在意,但我被陈识这么抱着,还是有几个人追出来了,向西也在。

我要推开陈识自己走,但他态度坚决,“走的了吗你,那是白酒。”

“我没事儿”

有气无力的说完这句话,我脑子又是一阵晕,人已经被陈识弄进电梯了,其他人谁也没追过来,有人拿手机拍照。

陈识抱着我上楼开房安顿,他也不想回去了,拿了条毛巾给我擦脸,问我:“观后感怎么样。”

我苦笑,“想杀人。”

“你可别那么想不开,你杀了他们你也得坐牢。”

我看看陈识,“我说的是我想杀了我自己。”

“傻孩子,别想不开。”

我开始哭,“你傻,你才傻呢。司辰都结婚了,他终于结婚了,新娘不是我,为什么他娶的人不是我,为什么要和他一辈子的人不是我?”

本站访问地址#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