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司辰的婚礼请柬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22 字数:3002 阅读进度:363/393

“我不想知道。%d7%cf%d3%c4%b8%f3”

其实我知道,我申请大学的时候有次祁祥通宵陪我准备材料和面试,他趴在我对面的桌子上睡着了,然后拉着我的手说梦话,所以我就知道了。

我也以为过了这么久好多事都淡了,但事实是,我错了。

“祁祥,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误会。”

“我没误会。我一直都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追你,也是我的决定。我放弃过三次,你喜欢司辰,我就出国躲开你们。你忘不了他,我就去美国不给你压力。你们和好,我就试着去重新开始。给你空间,让你自由的去选择你想要的,但是现在,我想主动争取了。”

打断祁祥,我说:“我有男朋友!”

“你们分手了。”

“我们没分手!”

“你们分手了,司辰已经走了,就算他再回来,我也只会光明正大的和他争。而且,他挣不过我,因为他配不上你。”

“那我也配不上你。”

祁祥看着我。

我低下头,手指几乎把手心扣出来一个窟窿,“因为我还爱他。”

不知道祁祥说到哪一句的时候我就想哭了,当着他的面哭还是挺少见的,我忍着,从病房出去才开始哭。

我还爱着司辰,可我爱他什么,其实不是像祁祥说的那样回忆太多痛苦太多才舍不得放手,事到如今每次想起司辰,更多的还是在一起开心的时候,他为我弹琴为我写歌。

经历太多,这辈子最好的几年都有他参与,还有谁能代替呢。

我还爱司辰,不管现在我们怎么样了,也不是能说不爱就不爱说放下就放下的,反正我做不到。

我想要的不是祁祥对我多好为我付出多少,而是希望司辰能回来,我们重新和好。所以我配不上祁祥,更因为我耽误了他太多年。

这次真的要断了,彻底的断干净,我也舍不得,但我实在没脸再继续把祁祥耽误下去了。

我和他装冷漠玩儿失踪,身边的助理也被我嘱咐了无数次不让祁祥有机会找到我,真想做这些的时候,就和回避回避一个疯狂的歌迷一样没什么难度。

可祁祥,自始至终都没离开,就像司辰一直没回来一样。

每次我有演出的时候都会收到一束匿名的花,上面有卡片,画着我唱歌时的样子。

我开了博客,总有一个人会去评论点赞,每一条都不会错过,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说很长很长的一段话安慰我。

年后我拿了一个网络票选的新人奖,组织歌迷投票的那个粉丝,说话的语气有点熟悉。

我妈的公司搬办公室,我因为录音抽不出时间就让助理去帮忙,他回来告诉我还有其他人帮忙,带头那小伙子有点儿眼熟有点儿帅。

于是我拿面包塞住他的嘴。

我想,我现在能为祁祥做的就是不给他任何误会的机会,逼他死心,不再耽误他,虽然我已经欠他很多了,但至少,我真的不能再欠下去了。

我躲着祁祥,就像司辰躲着我。

司辰走了一年多了,没联系过我认识和能找到的任何人,更没有回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把没有倾诉对象的话对司辰说。

有时候我想,也许司辰会看,但他只是不想被我知道。有时候我想,司辰这么坚决要分手,他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有时候我想,一觉醒来睁开眼的时候他就在门外敲门,然后告诉我,他回来了。

我始终认为,司辰依然爱着我,就像我,对这份感情的态度从来没变过。

我请了一年假,还是要去美国,要去找司辰,对外就宣称去德国进修学音乐,实际上我在人气正高的时候选择退出还轰动了一小阵子。

我又想,司辰会不会也知道这些,猜到了我要去找他呢,那他又会不会突然出现,让我找到呢?

然而我的期待只会一次又一次的落空,这次我在美国找了半年,找遍了所有我能找的地方还是没有结果。

这么找,就算找一个失忆的忘记了我的人也总能找到了,更何况司辰带着他妈,他们要去治病离不开医院,怎么可能找不到呢。

除非,他不想被我找到的。

这个答案对我来说虐心又虐身,我在美国高烧四十度,几乎烧没了半条命,过了一星期才彻底痊愈。我为什么一直高烧,原因好像真的是因为我找不到司辰急得。

我觉得自己挺可悲的,但我就是放不下,说什么都放不下。出院后我做的第一件事,还是找司辰,直到一年期满,因为签证的原因我必须回国了。

这次是飞北京,登机前我看了会儿新闻,无意间看到向西和许易合照的照片。我想向西了,一个电话打过去听到确实停机的提示音。

然后我就打给许尼亚,本来想问他向西的联系方式,没想到他们两个就在一起。

我说了我要回国的事,向西说要和许尼亚去接我。

两年前我和向西最后一次见面也是在首都机场,那天,也是我和司辰最后一次见面。没想到两年后,还是老地方。

我买的是经济舱的机票,为了避免被认出来就全程带着口罩墨镜,然后就睡觉睡觉睡觉,可惜北京天气不好,前面的航班延误了,我们这一班又赶上暴雨天气,在青岛机场迫降后过了三个多小时才重新起飞。

飞机前后晚点几个小时,人也不能随便出去,这么连续在机舱里关了将近二十个小时后,我觉得就连墨镜和口罩也遮不住我的憔悴。

然而身边,再也没有一个会给我准备洗漱包的人了。

我就这么病怏怏的去见向西了,在老朋友面前也不能遮遮挡挡的,干脆就大方给她看我现在有多丑,反正他们不会笑话我。

向西看到我的时候后激动,反倒是我累的快走不动路了,只看看着她吭哧吭哧的朝着我跑过来。就在向西跑到我面前,伸出手打算抱我的时候,她的手突然又垂下去了,而且盯着我身后发呆。

“怎么啦?”

向西还在发呆,于是我顺着她的视线转过头,向西看到的人,是司辰。

我找了两年的司辰,两年后,在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地方出现,甚至很可能,之前的二十个小时我们都在同一架飞机上。

找了他这么久,万万没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机会再见到他。

我也想到了司辰会和他妈一起出现,但是在他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是江瞳。和我一脸的狼狈比起来,江瞳脸上的妆精致完整,笑的得体大方。

但实际上,真正她有而我没有的,是幸福。

江瞳礼貌的对我笑了下,然后小声和司辰说了两句话,然后就带着司辰的妈妈从另一边的通道出去。

司辰,就大大方方的走到了我们几个面前。

一直到我们两个面对面,我真的太想哭了,我觉得我的眼睛肯定湿透了,就是强忍着才没让眼泪掉出来。

怎么这么巧司辰会碰上江瞳还一起回来了呢,他会和我解释吧,不然他为什么要对我笑呢。

我甚至做好了“原谅”他的准备,结果只得到了一句疏远的好久不见。

接着司辰就好像看不到我的存在一样和许尼亚向西打招呼,然后他弯下腰去开行李箱,从里面掏出两个红色信封。

那一刻,我觉得我可以去死了。

红色信封,不难猜到是什么,而且是早就准备好的,上面写了许尼亚和向西的名字。

许尼亚当着我的面就打开了,从里到外都是司辰的字迹,太熟悉了,这个字我看了快十年,再过几个十年我也忘不掉他写的字。

结婚请柬,每一张都亲自写,多认真,多在乎啊。

司辰要结婚了,司辰终于要结婚了,只不过,新娘的名字不是我,而是江瞳。

曾经,无论是说江瞳比我聪明,比我家世好,比我懂事比我可爱,我都可以自恋的回一句司辰爱我,但现在,我没那种把握了。

那个我可怜过,同情过,仇视过,却始终站在胜利者的角度去俯视,认定无论她多喜欢司辰,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从我手里抢走司辰的江瞳,终于要成为司辰的新娘了。

而我,也彻底被抛弃,变成一个自以为是的笑话了。

许尼亚要动手,他能为了我这个半吊子的朋友跟自己最好的兄弟动手我其实挺感动的,但余光撇在江瞳担忧的目光的时候,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如今的我,竟然来光明正大担心司辰的资格都没有了。

本站访问地址#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