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22 字数:3103 阅读进度:362/393

司辰没出现。om

意料之中的结果似乎已经不会带来太大的打击了,曾经的期待一点点消失后,可能有一天我真的会习惯和接受分手这件事。

第一次我去的是当初司辰初来美国时飞机降落的城市,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但我认为这里的可能最大。

我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所以来之前已经计划好了这次的路线,先从专科医院找起,接下来是各种大医院疗养院,再然后私立诊所,医院休息的时间就去唐人街华人超市中国菜馆,我甚至走遍了每一间琴行,我想司辰总要有个办法谋生。

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拿着司辰的照片叙述着他的身高和习惯打扮,我想这种出众的外貌多多少少会给人留下印象的,但我得到的结果无一例外是摇头和对不起。

我在华人居住区找过,在不动产公司找过,在中文报纸上登寻人启事,跑了所有华人商会,结果都是没结果。

半个月时间,我找遍了整个城市,最后的两天我转战周边另外一个小城市,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出租车司机跟我说有个年轻中国男人在一个新开的西餐厅弹钢琴,据说长的挺好的。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司辰,在去机场的路上毅然托着行李跑到了那家餐厅。

从外面隔着一面玻璃的时候我看到那个身影,真的和司辰有几分相似,真正进去的时候,我才知道又是一次期待落空。

我点了一杯咖啡坐在角落的位置休息,闭上眼睛静静的听音乐,谁也弹不出司辰的那种感觉。

睁开眼,我把勺子举起来盯着看,看着看着就发现勺子中心一个模糊的身影,只一个身影罢了根本不可能看清楚五官,却有莫名的熟悉感。

我激动的转过身喊出来司辰的名字,得到一声无奈的笑。

祁祥站在我面前,低着头,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真抱歉,让你失望了。”

我一下子就慌了,“你该不会是跟着我来的吧”

祁祥轻笑,靠近一点抬起手把我因为紧张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擦掉,“大学同学结婚,我来参加婚礼。”

像是在证明他说的一样,祁祥身后又有几个年轻美国人推门进来,其中一个女孩子穿着白色的小礼服,看上去真的像刚参加过婚礼。

祁祥转身用英语跟他们说今天要失陪了,要陪朋友。

那群人的目光就自然而然的落在我身上,其中一个还说你女朋友真漂亮。

祁祥笑了一下,没解释,顺手揽过我的肩膀,替我托着行李箱往外走,“再不走就来不及录明天那个综艺节目了。”

“谢谢。”从餐厅出来我就轻轻躲开祁祥的手臂。

他抿了下嘴巴,依旧帮我拎着箱子,“反正我要回去,一起吧?”

我点头,“嗯。”

“刚才要是不承认,那几个小子肯定会要你的联系方式,然后缠着你没完没了。”祁祥笑着说,偷偷瞥我一眼,“找到他了吗?”

“没有。”

祁祥没说话,可能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我又问他:“为什么我找不到司辰,却遇见你了。”

“你和我有缘。”

他语气很轻,却很笃定的回答我。

“别开玩笑了。”

我闭上眼睡觉,听到祁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他真的订了和我同一个航班回s市。

我在飞机上继续睡觉,祁祥就在我旁边对着笔记本电脑敲打了十几个小时,怕我睡不好他提前给我塞了一对降噪耳机,不止键盘敲打声,连飞机上的噪音我也完全听不到。

完全没声音的感觉也是怪怪的,有几次我醒过来的时候很不安,一转头就发现祁祥在看我。

他当然不会十几个小时都盯着我看,也不是那么巧每次我醒了他就在看我,只能解释为祁祥很在意我这边的动静,所以才会在我醒过来的时候看着我。

最后一次醒是飞机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候,祁祥看我醒了就递过来一个洗漱包,“万一被人认出来了呢?”

也是,我样子看上去有点疲惫有点憔悴。

我想起第一次和祁祥一起坐长途飞机他也是在降落前递给我一个洗漱包,他说女孩子就应该爱漂亮,时时刻刻打理好自己。

我对我爸没什么印象了,有时候我竟然夸张的觉得二十岁之后的祁祥代替我那个失踪的爸爸教会了一切他应该教我的事。

离开机场我们就分道扬镳了,祁祥要赶回去和客户开会,而我要去准备节目录制,十几个小时的时差,起飞的时候是白天,降落了还是白天,真累。

节目录制的空隙我就找了个角落自己玩电脑,说是玩,实际上还是关注着美国那边的消息,当地的商会答应我会联系全美的华人商会帮我找人,但实际上,不可能这么快就有消息。

不知道叹了几次气之后,助理过来拍了下我肩膀,指着摄影棚角落的位置,“他看了你半天了,刚才还打瞌睡呢,我听他打电话说等下要开车去还给租车行。”

祁祥的钱都投资到工作室里,他暂时没买车,平时就租了一辆车开,今天为什么要去还车我不知道,但是他至少二十几个小时没休息了,让他一个人开车,我不放心。

我也猜到他会看我到节目录制结束,所以我没着急去找他,就当做没发现他,记录录我的。等到收工我才跑到地下停车场。

专用通道的电梯比较快,所以我比祁祥更快到,然后站在车旁边等他,过了几分钟才看到他打着哈欠发着飘走过来。

让助理开车送他估计他会拒绝,所以我只能自己来,怕追不上他,我连妆都没卸,穿着也是录制时短裙。

祁祥走进,眯着眼睛看了看我,“真好看。你还是这样好看。”

我皱眉,“我工作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来。”

从前我没发现过,但祁祥这样来看我工作明显不是第一次。祁祥没说话,就当是默认了。

“那你怎么进来的?”

他笑,“这点本事我还是有的,走吧,你应该想替我开车吧。”

我接着祁祥递过来的车钥匙,就连开车时他都会像个老师一样提醒我调整好座椅和后视镜的角度。

“行吗?”他最后一次跟我确认。

“总比你这个疲劳驾驶强。”

我驾照拿下来不久,真正开车也没多少经验,祁祥早就说要抽时间陪我练车,被我找各种借口回避了而已。

今天虽说是我担心他这么累开车会有危险,实际上好像还是他在指导我练车。

在英国的时候我因为无聊和祁祥讨论过这样一个问题,“你说那些电影里男女主角出了车祸,然后一个为了保护另外一个,让本来比较危险的坐在副驾驶上的人安全,驾驶位最安全的司机却受伤的故事,现实里真有人能做到吗?”

祁祥当时正画图纸,那会儿他还不肯配眼镜,总要离得很近眯着眼睛去研究那些细节,但他随口回了我一句,“如果是你和我在一起的话,我不会让这种意外有发生的可能性。”

我突然愣了下,转过头去看祁祥,发现他没带眼镜,这么说来,他有段时间没戴眼镜了。

祁祥笑了下,“隐形。”

我也笑,“臭美。”

还完车我们一起去喝一杯,我太久没喝酒了,一个人喝闷酒无聊,出去喝又怕不安全,但祁祥,我信得过。

喝了几杯我就开始发蒙,打电话准备叫助理过来接过,一转头却看到祁祥脸色苍白的趴在吧台上。

还好我找了人过来接我们,助理看到祁祥这样子就说不对劲要送医院,这一点,是我没想到的。

胃出血,还好不是最严重的。

在麻烦一点要手术,如果不是助理说要送医院,很可能祁祥的小命就毁在我手里了。这不是故意夸张,医生再三和我强调,有生命危险,有生命危险,有生命危险。

虽然我事先不知情,但拉着祁祥去喝酒的人确实是我。

而祁祥,在苏醒之后跟我说他确实经常胃痛,但他以为是饮食不规律的原因,经常会吃胃药,也没想到一喝酒就差点翘辫子。

“别怕了湘湘,为了你我也不会让自己危险的。这次我真的没想要会这样。”

我眼角还有哭过的痕迹,刚刚被医生吓的,祁祥就虚弱的抬着胳膊帮我擦眼泪。

没有生命危险也要住院,祁祥的工作室最近才接了第一个工作,整个工作室就没几个人,如果祁祥没生病还好,现在祁祥住院了,他们都要通宵开工根本不可能多出一个人来照顾。

祁祥是因为我住院的,我来照顾他无可厚非。

我跟我妈学了适合祁祥这个病喝的汤,祁祥喝的时候忽然抬头问我:“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吗?”

本站访问地址#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