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江医生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20:12 字数:3058 阅读进度:352/393

“我还有一个要求。紫you阁 om”

“嗯?”

“我要你这辈子都像现在这样抱着我睡觉。”

“当然好啦。”

节前sm又接了几个通告,总的来说效果一般般,要说他们实力有颜值也有但就是没那种运气。

这两年各种日韩演员组合拼了命的往国内输入,传统公司推出的艺人已经不是那么吃香了,剩下的就只有悲催,能有个公司签就不错了,就是没什么工作。

工作少就意味着钱少,他们几个现在的收入还比不上签约前,出单曲专辑的事也遥遥无期。

我把之前攒下来的钱都取出来,买了往返的火车票后,剩下的钱就拉着司辰一起逛超市买了一堆本地的特产小吃,每一样都是双份的,一份给我妈,一份给他妈。在火车上我们俩就商量好了,给我妈的就说是他买的,反之亦然。

我妈对司辰,也没有什么好不满意的,或者她心里明白就算她不满意也没用。她亲自开车去火车站接我们,不提我们坐火车回来这事儿,之间带着我们俩去逛菜市场,买菜的时候一直问司辰喜欢吃什么。

呼,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而司辰一路上负责提着大袋小袋,路上碰见熟人的时候我们就介绍说他是我男朋友。

我和司辰一起抿着嘴偷笑,帮他拎了两个袋子,然后正大光明的往自己男朋友肩膀上靠。

恋爱最开始的时候总是最美好的。

回家后我妈叫我去厨房帮忙,司辰就在外面休息了,这一路回来他比我累,毕竟我整个人都是挂在他身上把他当靠枕了。

看见我妈把买来的菜都拿出来洗还在桌子上摊开一堆碟子我就不明白了。

我问:“不是明天才过节吗?”

我妈没看我,低着头摘菜,“明天公司组织去台湾旅游,一早就出发。”

额,公司的事也是我妈说的算的,这个旅游,明显就是她决定的。

我咬了下嘴唇,心虚的问我妈:“你是不是为了让我和司辰明天去疗养院啊。”

说起这事儿我妈心里肯定还是有点不痛快,摘了一半的菜她放回盆里,“要是让接出来你们就带她去酒店,我提前说好了,这个家不能进。”

我吐吐舌头,果然我妈是为了我和司辰方便。

一开始司辰说的是中秋后一天再去疗养院,但这种节庆的日子别的家属都会去把病人接出去,我妈想到了这点倒不是同情司辰的妈妈,而是不想让司辰为难,毕竟司辰为难我也会为难,这个时候总要有人大度一点,所以她就提前安排好了。

“丑话说在前面,我的钱都投在公司里了,这房子的主意你也别想打,反正我是不会出钱给她治病的。”

“我当然知道啦,就算你肯,我和司辰也不能要。”

这句话我说的没有一点儿卡壳,好像是默认了我妈不该负担司辰的家事,顺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自己的把司辰的重担分了一半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又补上了一句:“妈你对司辰不用太客气,有什么活儿就让他干,千万别臭着脸啊。”

我妈叹叹气,对我这种胳臂肘往外拐的举动,她也无可奈何。

对司辰,我是有信心的,既然第一次见面我妈就对他印象不错,那么日久天长下来肯定会连现在的这点儿隔阂跟不和谐都会不见。

我妈拉开门喊司辰进来帮忙,她站在中间指挥着我们俩个小的做饭,跟司辰倒不至于那么开门见山的,但我妈还是嘱咐了一句:“明天你们就去疗养院,你照顾好湘湘,不许出岔子。”

我有点儿忧心的瞥了司辰一眼,还好他心理素质过硬,也不把我妈这句话往不好的方向揣度,只是很乖的说了一句,“阿姨您放心吧,我保证照顾好湘湘。”

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愣是有种把我形容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宝宝的趋势,但是最亲的人在面前,最爱的人在身边,我仍然觉得这一刻的我是最幸福的。

第二天我一早去敲客房门,司辰不在,然后去敲我妈的,里面也没人。

快中午的时候司辰才回来,手上拿着车钥匙,原来他是送我妈去机场了,这事儿肯定是我妈主动要求的。

司辰跟我说:“阿姨说车这几天给我们用。”

嘿嘿,这事儿好事儿啊,有车方便多了,我还不好意思跟我妈借车呢,怕她不答应,没想到她偷摸的就把钥匙给了司辰。

不止是车钥匙,我妈还带司辰去买了两箱大闸蟹,一箱我们自己吃,另外一箱拿去给疗养院的医生护士分。

司辰垂下眼睛拉着我的手:“湘湘”

一切尽在不言中,有些煽情的话他一小伙子可能说不出来,但我们心里懂就行了,更何况我妈的这种做法,根本上还是为了能让我过的好,其实也不是特别特别真心。

而我趁机对司辰要求:“那你也要一直一直对我好,再也不要跟我说什么分手的了,虽然我觉得也不可能,嘻嘻。”

他摸着我的头发:“傻不傻。”

见司辰的妈妈我还是紧张的,又紧张又害怕,万一她记得我那就夸张了,司辰在路上一直安慰我,最坏的打算他也做好了,“不行的话我们就回来。”

我点点头,“不行我就自己回来。”

他很坚决,“一起。”

最好不要是那种坏情况,我在心里祈祷。

也许我的祈祷真的有用,司辰进门前我先拎着东西进去了,就是想试试看司辰的妈妈会不会记得我,要是她认出来,我肯定撒腿就跑,万幸的事,她冲着进门的我笑了下,“你来看小刘啊,她家人接她出去了。”

我看了眼床牌,司辰妈妈说的小刘是和她同房间的室友,床确实是空的,来的时候我经过的房间基本上也都是空的,大多数家属都提前一两天就把人节奏,节后一两天再送回来。

这样看来,司辰的妈妈也挺可悲的,毕竟她也才四十多岁。

我把东西放下,露出来一个微笑,“阿姨,我是司辰的朋友,他在楼下停车,马上就上来了。”

“哦,哦。”司辰的妈妈点头,眼神挺茫然的。

其实司辰是紧跟着我上来的,他在门口等着,看几分钟都没出状况,他才进来,当着他妈的面又把我重新介绍了一次,谎称我是祁祥的堂妹。

祁祥确实有个叫湘湘的堂妹,就是因为湘和祥发音差不多取的名字,司辰的妈妈也知道有那么个湘湘。对我的身份就不怀疑了,还冲着我笑了下,“我想起来了,是湘湘,小时候还和你哥一起来找过司辰。”

我点点头,配合着演出。

司辰从小就被他妈拿来和祁祥对比,就算祁祥再贪玩在她看来也比自己的亲儿子更优秀,好在司辰没什么心理阴影,依旧把祁祥当成最好的朋友。也因为司辰的妈妈喜欢祁祥,自然会对我这个“祁祥的堂妹”很满意,话说了几句就认定了我是司辰的女朋友,然后又说自己的情况,希望我不要因为她这样对司辰有不好的想法。

我一直装乖巧,但有关司辰的这些,说的也是心理话,我答应她会和司辰好好。

坐了一会儿我想起来大闸蟹的事儿,为了方便给医生护士们分,来之前我就煮熟了然后两个一份打包好。

送礼,还是这种小礼物,让司辰出面我觉得不太合适,而且和他妈在一起的时候我确实不是由衷的开心,所以就把这个任务揽上身了,跟司辰了解了下情况之后我就带着东西出去。

送这些无非希望疗养院的人对司辰的妈妈好一点,这样司辰也不会那么大负担,我一个一个护士打招呼,前面的都还算顺利,差不多快送完的时候一个小护士拿着大闸蟹出来了,“我们江医生说她过敏,吃不了这些。”

这难倒了我,医生肯定要比护士大一级的,今天值班的医生就只有这个江医生,我有点儿懊悔是不是因为我没自己送进去人家不乐意了?

不过也可能真的不想吃,我回去和司辰商量了下,从给司辰妈妈带的保健品里拿了两盒准备一起送过去。

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我还问司辰:“要不然给个红包吧?”

司辰皱皱眉,他的钱早就全部给我了,而我买东西的时候没节制,我的错。

正犹豫着医生办公室的门开了,“不用给我红包的。”

江医生抬头看我一眼,愣了愣神,然后转过头去看司辰,过了半天才面前扯出一个笑容,“是你们啊,刚才我正准备出来才听见的。”

江瞳笑着把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有点儿可爱,有点儿洒脱。

本站访问地址#om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