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祁祥要去美国了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19:23 字数:2540 阅读进度:338/393

再一次见到蕾拉是两个月以后,情人节。

那天我刚忙完学校社团的活动,回到家就把自己摔在床上睡觉,接着没多久就听见门铃声。我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去开门才发现人家按的是祁祥的门铃。

再仔细打量这个女孩儿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有点儿眼盲,学校里金发碧眼的姑娘见多了会觉得每个人都长的差不多,但美女还是突出的,就比如我面前那个,所以我用了几秒钟就想起来我确实见过她了,在飞机上。

按祁祥门铃的这个姑娘就是蕾拉,巧合的是她也记得我。

蕾拉说她确实是来找祁祥的,但他好像不在家。

我往祁祥门口瞅了一眼,之前我们还算交流的比较少的话,圣诞节之后我和祁祥碰面的次数已经是零了,但是我平时太忙才没发觉。

外面太冷了所以我让蕾拉先来我这儿等祁祥,隔壁如果有人开门肯定能听见的。然后我又发现,蕾拉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装精致的小袋子。

情人节嘛,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巧克力,在学校里也有人分我吃了,不过我本身不喜欢甜食也没时间去研究怎么做,之前我一直以为情人节巧克力就是把便利店里买来融化了再倒进不同形状的模具里。

所以说做巧克力还是挺花心思的,蕾拉还专门送过来,额,我好像太八卦了。

结果蕾拉准备进我房间的时候祁祥那边门就开了,人家妹子当然很开心的回去了。

祁祥一句话都没对我说,和蕾拉,当然也是英语交流了,声音挺小的,我听不清。不过他开门的时候戴着的那副眼睛是我之前送的。

我转身回房间,不久后关门声也在我身后响起。

这样一来一回的折腾我也睡不着了,我朝祁祥的阳台看了一眼,然后被楼下的一对身影吸引了。

原来他们一起出去了,蕾拉的巧克力已经不见了,应该放在了祁祥家里。

他们俩一前一后的走着,蕾拉有点跟不上但还是踩着高跟鞋拼命的追上祁祥,试着去挽着他手的时候他总会装作不经意的躲开。

我看啊看的就笑了,祁祥这样子怎么能交上女朋友啊,真让人揪心。

不过结果是我想多了,在我视线范围的这几十米之内,蕾拉终于还是成功挽住了祁祥的胳膊。那是在十字路口,祁祥走的太快蕾拉跟不上所以差点被车撞上,然后祁祥就拉了她一把,接着两个人一起走到路边。我才祁祥在问蕾拉有没有受伤,或者在帮她检查,然后两个人有了那么一点肢体接触。然后蕾拉就抱着祁祥的隔壁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了。

后来我从一个跟祁祥共同的朋友那里听说圣诞节之后蕾拉就在追祁祥,不过他一直不为所动,好像情人节后也没真的在一起,但关系肯定会有所改变吧。

之后我又有几次见到蕾拉和祁祥一起从他家出来,都是在晚上十点之前,应该是祁祥送她去车站。

外国妹子应该更开放,但每次祁祥送蕾拉走之后都会回来,我真的不是故意八卦窥视别人的生活,只不过习惯了每一天都能听到隔壁开门关门的声音,好像只有知道他回家了我才会安心,这两年来我一直把这种安心归为朋友间的关心。

再后来我大二祁祥大三,这年暑假我没回国,因为我妈工作刚好要来伦敦出差,这两年她事业上也是顺风顺水,虽然一直不满意我学音乐,但却很满意我和祁祥“在一起”这件事。

在我妈看来,互为邻居的关系就是在一起了,而且她觉得祁祥本本分分的住我隔壁而不是之间同居才更有分寸。

我不是不想解释,而是我妈根本没把话放在明面里说过,她来的时候也叫祁祥一起吃饭一口一个朋友妹妹什么的,我如果解释了反而像做贼心虚,但她虽然不说,我心里也猜到她的想法了,送我来英国前她说的就是让我和祁祥作伴。

对此祁祥也没什么表示,因为他和蕾拉这半年依旧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两个人的交往更像真正的朋友,我听说蕾拉和祁祥是同笑同专业的,但她之前的大四学姐,今年已经读硕士了,所以说两个人一起的时候可能聊的真的只是专业上的问题。

我妈在英国的这段时间我和祁祥的关系也缓和了一阵子,有时候我觉得祁祥看我妈的那种眼神不对劲,就是那种好像他也在想妈妈一样。

其实我妈和祁祥的妈妈是有点像,都是把工作摆在首位的女强人,但是比起我和我妈的水火不容,祁祥和他妈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看到祁祥这样看着我妈的时候我就会特别特别的为他难过,虽然他视线落到我身上的时候总是故意冷冰冰的。

表面上祁祥和我有说有笑,我妈回国后,我们的关系又跌回冰点。我试着去缓和,在祁祥生日那天专门去跟人学了亲手做蛋糕送他。

但是祁祥没有收,他说:“陈湘你知道么,男人也是有爱情的,我喜欢你,爱你,如果你接受不了那种感情就别给我假的希望了。”

那个蛋糕祁祥后来还是拿走了,但是他没吃,而是在他朋友给他庆祝的时候拿去请别人吃了。

接着又发生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我租的房子三年期满的时候房东说不能再续签了,因为她有个亲戚要搬过来。

没办法,我只能重新找房子,在英国快四年这点生活技能已经不算什么了,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祁祥说搬家的事,再加上最近有个比赛我整天跟乐队练习,搬家的事就一直拖着没有和祁祥说,直到搬家公司的车子停在楼下祁祥才知道。

我站在门口看着工人往下搬家具,祁祥刚好上楼,他朝我看了一眼,“搬家?”

我这才想起来一直没和祁祥说,但他不等我回答就走了。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祁祥学校里的朋友也来了几个,然后祁祥开门出来,和他们一起帮我搬东西。

其实现在我也有自己的朋友了,但是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帮我搬家,结果我确实高估自己的本事了,要不是祁祥带着人来帮忙,估计我到天黑都收拾不完,到了新租的房子也是他们帮我打扫,东西整理好了那群人就走了,说要留给我和祁祥二人世界。

祁祥没解释,我也不想多此一举了。

我问她:“留下来吃饭吧?”

他愣了愣,点头,“先去买菜吧。”

我新租的房子附近就有个大型超市,去的路上祁祥也观察了周围的环境,我从他的眼神里也察觉到了安心。

然后一起买菜,一起做饭,那一刻,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有一点点动心的感觉。

原来我还是喜欢和祁祥一起生活,而不是看他冷冰冰的把我当做陌生人。

吃饭的时候我和祁祥解释了搬家的原因。

他喝了杯酒,接着点头,“其实我也要走了。”

“你也要搬家?房东不是说有亲戚来没,而且你的房子去年才续约了。”

祁祥笑了下,笑容恢复了以往的温和,“我准备去美国做一年交换生,顺便看看那里的环境,也许毕业后也会留在那。”

“哦,是吗,挺好的啊。”

那一年,我21岁,祁祥22岁。

我大三,他大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