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朋友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8-12 21:19:22 字数:2786 阅读进度:336/393

下楼,祁祥拎着我的箱子走在前面。紫幽阁 ziyouge

我看着他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恍惚,有时候静下来去想一件事,结果却越想越不明白理由,为什么祁祥要帮我,我又为什么要接受他的帮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亲密到一个顶点之后,如果不能再进一步,就会越来越不自在。

祁祥突然停下来回头看我,眼神也很不自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和我想同一件事。

回英国的飞机上祁祥身边坐了一洋妞,挺好看的标准的金发碧眼那种,穿的也火辣,连我都好奇的多看了几眼,更别说祁祥了。

我特别能理解这种情况,所以祁祥帮着那妹子搬行李还有聊天的时候我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刚好我属于旅途中最闷的那种伙伴,从飞机起飞开始就塞着耳机听歌。

中间我又睡了几小时,祁祥喊我起来吃饭,这时候外国妹子已经拿水果换跟祁祥换他从来不吃的三文鱼沙拉。我又瞥了一眼,她腿上那本书也是祁祥的。

到英国之后妹子问我是祁祥的女朋友还是妹妹。

我没想好怎么回答,祁祥大方的说我们是同学。

外国妹子表示女生学建筑的很少,祁祥又解释我们是高中同学,最后她说我们的感情肯定很好,祁祥笑的倒是很淡然。

回公寓还是祁祥搬着我们两个人的行李,我要去拿他也不让。

先去我那儿,祁祥掏出钥匙开门熟门熟路的进去,就连拖鞋都是为了方便在我们俩的房间各摆了两双。

我盯着那双鞋看的出神,祁祥突然问我:“你不高兴?”

“啊?怎么了?”

“从机场回来你都没说过一句话。”

我尴尬的扯着嘴角,“可能太累了,晚饭出去吃吧?”

说着我就把箱子从祁祥的手里接过来,因为里面装了不少碟片,重量比去的时候还多了一倍,我很勉强的才把箱子搬进去,出来的时候祁祥人已经不在了。

可能他要回去先换衣服?

我没多想,转身又进了房间,塞着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等他。

以前说好一起出去的时候祁祥都会先过来找我,但这次他没来,我等着等着就忘记了时间,一整张碟片听完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然后我就去找祁祥了,我们俩都有对方的钥匙,但平时不会自己拿钥匙开。祁祥应该是跑着过来开门的,我听到脚步声,而且他敞开门我就看到从浴室到门口都有水迹,他刚刚洗澡呢,现在也只围着条浴巾,勉强挡着下半身而已。

“额,我来喊你出去吃饭的。”

“嗯。”祁祥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把门又敞开了一点儿,“进来啊,我换衣服就出去。”

“要不还是你换好去敲门喊我出来吧。”

我说完就带上门跑了。

老实说,祁祥这样子我见过,但今天就是特别不自在,因为以前见到都是意外,他不会这样就出来开门,换上衣也从来不会在我面前。

他这个衣服又换了不到一小时,我一直等不到人,也不好意思再去敲门了,我饿的准备出去买饼干,刚好祁祥从楼梯间走过来,提着一份便当。

我满脑子的问号,不是说好了一起出去吃么。

祁祥把便当给我,“同学喊我出去喝酒,今天你自己吃吧。”

“哦,那你小心点,别喝太多了。”

“嗯。”说完祁祥就回去了,已经到我这儿门口了都没进来。

我还不至于那么白痴,回来的时候祁祥问我是不是不高兴,现在看来,不高兴的人是他才是。而他不高兴的理由,我心里猜到了一些,就因为猜到了,现在更没办法去跟他解释什么,本来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从前我和祁祥都是午饭在外面解决,早饭晚饭基本都是搭伙一起吃,但是这次回来之后祁祥变得越来越忙,经常九十点之后才回家,早饭也说去学校路上随便买一点。

确实现在的情况也不一样了,祁祥大二了课程比之前多也难了,而我刚上大一,也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学习,融入身边的人。

祁祥不回来吃饭这段时间,我也开始和学校里新的同学一起吃饭,偶尔吃完饭还会去唱歌,终于有一次,我比祁祥回来的更晚。

当时我正站在门口找钥匙,然后隔壁门就响了,祁祥从里面出来,他看着我的眼神分明是紧张和担心,可是看到我身边的男孩子之后他就之间把门带上了。

钥匙还没找到,祁祥的门又开了第二次。

“给你。”

“谢谢。”

祁祥是回去拿钥匙给我了,我开了门,看祁祥也没有要回去的打算,而且他自己的门已经锁上了,于是我让送我回家那个男孩子回去了。

我开门,祁祥就之间跟了上来。

我们俩个人都是那种回了家不会先开门口的小灯而是摸着黑换鞋进了里面才开灯的人,可是灯突然亮了,我已经换上拖鞋了,祁祥却一只脚穿着鞋,另一只脚之间踩在地上。

鞋架上他那双拖鞋上次打扫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我看鞋也很旧了,所以就两双一起扔掉了,但是新的只买了一双。

“那个,我去找一次性的吧。”

“不用了。”

祁祥说着就脱了另一只鞋,光着脚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湘湘,我们很久没聊聊了。”

我嘴角抽了下,“最近都挺忙的。”

“我故意躲着你,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

“是吗,你躲我干什么啊,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装作开玩笑,拎着书包进了厨房翻冰箱找吃的。

祁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跟进来的,他没穿鞋,所以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我转身看到他的时候他直接就把我抱住了。

我推了他一下,“放开啊,你怎么啦,别闹了。”

“没闹。”他语气很认真,“你和司辰见过面了是吧?”

“你乱说什么。”

提到司辰我就精神紧绷理智下限,祁祥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嘴唇还有贴上来的确实,我一激动就推开了他。

这一下挺重的,祁祥撞在橱柜的角上,疼的皱着眉。

我吓的手上东西也掉了一地,跑过去拉祁祥。

我这么一拉,反而又被祁祥给抱住了,这次的力道比刚刚的更大,他很激动,“你见了司辰,你一直没忘记他是吧?”

“我没有,你先放开我。”

“你说谎,陈湘你说谎的样子根本骗不了我,他去你家找你了对不对,你别和我装傻,那个保险丝是他换的,打电话那次按门铃的人就是司辰。”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你别说了。”

挣脱不了,我就由着祁祥抱,我知道他的分寸,也明白我越是这样冷处理他反而会放弃。

但这次我猜错了,祁祥一直把我逼到墙角,“那你为什么要带那些cd回来?上面的字不是司辰写的吗?每一张cd里面都有几页纸,你在飞机上的时候不是一边听歌一边看他写的东西吗?”

我反驳:“那只是他对那些歌的看法,我也只是喜欢听歌,和他那个人没关系。”

“没关系就扔了。”

“没那个必要。”

我被祁祥说的心里很乱,但我真的没说谎,以前听歌的时候因为我英语不好所以从来不看歌词本,才没发现和歌词本放在一起的还有司辰对每首歌每个乐手的笔记,我会去看,真的和司辰这个人没什么关系,而是出于我对音乐的喜爱和兴趣。

我承认,这件事我没和祁祥说过,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说的必要。

但是祁祥坚持说我心虚,于是我自己也有点搞不清了,我让他不要闹了,他反问我:“我和别人聊天,吃饭的时候,你一点都不觉得嫉妒。”

我没说话,态度大概就算默认了。

祁祥苦笑,“那你把我当成什么?”

“朋友。”

我低着头,看见祁祥松开的两只手。

他扯着嘴角冷笑,“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