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3-29 14:18:35 字数:2602 阅读进度:324/393

语言班班里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打电话和我妈商量她说让我自己决定就行,如果钱不够了她过几天会打给我。

我也没有其他能商量的人,和祁祥很久没联系过,出国前和我说有事一定要找他的江皓,我也不想再麻烦他。

其实也没什么可商量的了,我早就答应了周莉,现在反悔也不合适。但我没想到,我下课回家的时候,周莉已经找人把双层床装好了,除了床之外,她还搬进来自己的衣柜和书桌。

周莉人却不在,只在桌子上留了个纸条给我:我去打工了,晚饭放在厨房,自己热一下再吃。

单纯看这张纸条肯定会觉得这是一个大方又善良的好室友,好姐姐,可是我去厨房端出来那盘只有几片蔬菜的酱油炒面的时候,根本一点胃口都没有。

这是我从小打大第一次和陌生人合租,一开始我确实觉得周莉很照顾我,但时间越久中间的矛盾也就越多,我不是感觉不到。

我不说,不是因为我傻,心里肯定会不痛快。

因为这种不痛快,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出国,因为在学校里也没有交到新的朋友,我变得越来越消极,上课的时候会走神,晚上会失眠,早上会迟到,迟到的太久了,干脆旷课在公寓里睡觉。

第一次小测验我的成绩是班上最后一名,英国的老师也不会像国内的老师一样会因为成绩不好联系家长,每次电话里我妈问我成绩的时候,我也都说还好。。。。。。。。。。

一开始周莉晚上只会和男朋友打一会儿电话,后来就变成视频聊天很久,他们经常会聊到半夜两三点,我听着声音睡不着,迟到和旷课就越来越频繁。我想过和周莉好好聊聊这件事,但自己也越来越没心思上课,就懒得再说这件事了。

第二个月我和周莉的开销又超了预算,我拿着那些水费单电费单问周莉现在不应该三个人平摊么,周莉说她同学很少在公寓,所以租房的时候就答应了包水电。

所以多的那一份,我还是要承担一半。

为了安抚我周莉拉着自己的男朋友请我吃了一顿饭。

私底下我自己也想过搬出去,但我英语不行,在没有手机翻译软件甚至没有电子词典的年代,我连和地产中介交流都有很大的障碍,而且我是未成年,租房的手续还有担保人的要求都会复杂很多,短时间内,我确实不能搬走。

我和周莉彻底变成一种面和心不合的状态,她和另一个室友一起搭伙吃饭,我每天就吃泡面面包省钱。

让我和周莉正式翻脸,是因为有一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发现双层床的下面竟然摆着三双鞋。

房间里只有我和周莉,平时床下只会有两双鞋,而且多的那一双,明显是男运动鞋。

我才睡醒,脑子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这么多信息,只是奇怪多了一双鞋。抬头的时候,又发现双层床的梯子上挂着一条黑色的运动裤,尺寸上看,也很明显是男裤。

我的想法还是很简单的,以为周莉把别人的裤子挂在那里。

但当我站起来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才看到,双层床的上铺上,分明躺着两个人,周莉和他的男朋友。

我想起来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听到的一些奇怪的动静,立刻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再看看自己身上没穿内衣,只有一条睡裙的时候,吓的尖叫出来。

周莉和她男朋友就是被我叫声惊醒的,我缩回到自己的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然后看着他们俩陆续从上铺下来。

看到男人的脚和小腿的时候,我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之前周莉也带男朋友回来过,但那时她还没搬到我的房间,也会提前和我商量。这一次,她什么都没和我说就带男朋友回来,两个人就睡在我的上面。

接连几天我都没和周莉说话,每次看到这张床都觉得恶心。

周莉也跟我道过歉,还保证以后都不会有这种事,我装作听不见从她身边经过。

第一个学期结束,因为我是中途插班成绩也不好,成了班上唯一一个没有升班级的学生。到了新班级,我试着去交朋友,和同学一起吃饭逛街,但她们每次聊天的内容不是化妆品就是名牌包,我总是不能参与进她们的话题,这一次我还是插班,所以班上十七个人,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同桌的。

正式翻脸之后,周莉和她的同学也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排挤我,公寓里一切的公用空间都变成她们两个的,有时候也会带人回来喝酒,经常到了半夜三四点外面还很热闹。

我晚上睡不好,白天就没有精神上课,旷课的频率又比之前高了一倍,有一次我感冒发烧缺了一礼拜的课,后来干脆就不去学校了,学校老师打过一次电话后也没来找过我,我妈那么忙,也从来不会关心我现在的成绩。

后来我想,这学期就这样吧,再有一个月就是下学期了,下个学期就又有新同学了,到时候再试着融入她们,好好学英语。

周莉问我要不要去打工。

这是我和她翻脸之后第一次对她说的话又感了兴趣。

对留学生来说,打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可以认识更多朋友,也会更快学习语言,充实生活。很多人打工的目的也不完全是为了钱。

其实我也想打工,总比整天闷在公寓里看电影更好。

但是我还没成年,法律上规定我是完全不能打工的。

周莉说她能带我去打工,她的一个阿姨在这里开了一间练歌房,客人英国人和华人各一半,她在里面做服务生,也可以介绍我去。

我英语不好,周莉就说:“那你多打工,很快语言就不是问题了,而且你负责给包间送啤酒就行。”

我问周莉,“你说的,不会是那种地方吧?”

周莉就笑了,“虽然咱俩之前有些不愉快,但我这次介绍你去打工也是为你好,不管是国内还是这里,这种娱乐场所肯定都不简单,但是在这里其实更安全,你的工作就是送啤酒。”

“还是算了吧,我不去。”

“那也没关系。”周莉耸耸肩,“不打工的话,出去玩玩总可以吧,就当我正式对你道歉,上次的事对不起,你年纪那么小,我们俩也不该孤立你。”

“不用了。”我站起来准备走。

“别客气了!”

我最后还是被周莉拉到了那间练歌房,里面装潢不错,其实就是普通的夜店,只不过老板是华人,根本不是电影里红灯区那样。

我放松了一点戒心。

周莉和她男朋友,还有她一些英国人的同学都去了,一大群人拉着我进了包房,因为我是中间年纪最小了,对他们来说又是个外国人新面孔,每个人都来和我聊天,我英语不好,他们就迁就着我慢慢讲。

老实说,和这些人相处都要比在学校里轻松。

练歌房肯定要唱歌,我之前赌气说过自己再也不想唱歌,上次受伤的后遗症导致我听力不如从前,我也不愿意再拿起麦克风唱歌,但是大家都说要我唱,刚好第一首就是我喜欢的乐队的歌,我喝了点儿酒,拿起话筒就唱了起来。

原本热闹的包间在我唱歌之后忽然安静下来,大家又开始尖叫,惊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