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照片是司辰发的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3-29 14:18:34 字数:2762 阅读进度:321/393

江皓说那些人没真的碰我。

他说的我知道,但是江皓不知道,在他找到我之前,我已经被拍下了luo/照。

这件事我不敢和任何人说,只会自己一直哭,后来哭得没力气了再睡着,醒过来就只会对着窗子发呆。

我妈一直陪着我,江皓也每天以同学的身份来看望我,他会扬着自己的手臂说:“反正我要来复查。”

我低着头,对着屏幕一直没亮过的手机发呆。

已经过了一个多礼拜了,我身上的瘀伤几乎看不清,就是头还是会疼,有时候会耳鸣,有时候听不清人说话,医生说可能是头部遭到重击的后遗症,听力会丧失百分之五十。

江皓要带我转院,又对医生吼:“她要唱歌的,听不见以后怎么能唱歌!”

虽然看到他表情很激动,我能听到的也只是普通大小的声音。

“别再说了!”

我躲进被子里背对着其他人,“你们抖出去,我想休息了。”

当时已经是晚上,我听到他们很小声的说了些什么之后就一起出去了。

我其实睡不着,最后一个护士出去把灯关上之后我就从枕头下面摸到了手机,上面提示有一条十分钟前发来的未读信息,号码是陌生的。

来信人说:“去学校贴吧看看,这是司辰送你的礼物。”

我的手机有简单的上网功能,但是网速很慢,打开贴吧就用了几分钟,等待的时候我脑子里出现了无数可怕的假设,直到我看到那个标题是高三六班陈湘的贴子之后,我手指发抖的点上去。

打开照片的速度比打开网页又慢了许多倍,可我才看见照片的边缘面包车的内饰和我在哭的脸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这些是什么照片。

我把手机摔在墙上捂着眼睛大声的尖叫,因为根本听不清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没有安全感。

我的喊声被离开医院又折回的江皓听见了,他比医生护士更早推开门跑进来,打开灯看到电池已经被摔出来的手机后,江皓按着我的肩膀,“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我听着很微弱的声音继续用力哭。

“你到底怎么回事,告诉我!”

“我不要我不要!”

一边哭一边拼命的想推开江皓,听到医生护士很小的声音后我又大喊,“出去不要看我!”

“我知道你别怕,我让他们都出去。”

“你也出去出去别看我求你了”

“我不走。”

丢下了这句话之后江皓上前把医生护士都劝了出去,他看了我的样子又说:“先别跟她家人说。”

支开了医生护士之后江皓又回到我身边,“你现在马上给我停下来不许哭了,你这么哭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答应你不管是什么都给你解决,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我还是哭,江皓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他说话的内容,又怕我听不清只能贴的很近对我说,但我很怕这种接触,一直在推他。

江皓不耐烦了,“你不说是吧?那我自己从你手机里差。”

感觉到他放开我的肩膀又听到微弱的脚步声之后,我睁开眼看到江皓果然捡起来我的手机打算拼上。

我大喊:“别看!”

他手指又攥紧了些,“由不得你了。”

“别看别看你别看我求你了。”我跑下了床,因为太长时间没运动过,整个人都没有力气,两三米的距离跑过去就差点摔倒。

江皓攥着手机的同时接住了我,“不让我看你就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不管发生什么,你越早告诉我,就越快能解决。首先,你先停下不许哭,好好跟我说。”

我听了江皓的话拼命控制自己,刚刚已经哭的岔气了,江皓倒了水给我,又用温水打湿毛巾擦干净我的脸。

“说吧。”

我抬起头看了看他,老实说,我不可能从江皓身上找到安全感,可是想到那天就是他救的我,有些事他已经知道了,或者他真的是能帮我的人。

江皓看我一直没说话,就在我面前蹲下,手很轻的拍我的脸,“我刚把你吓着了?”

我摇摇头。

他说:“很难说出口?我保证,我一定帮你解决,除了死人我不能给你复活,疯子治不好之外,其他都行。”

“谢谢。”

江皓想握我的手,看到我把手往后缩了一下也就放弃了。

这几天我哭的太多了哭的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最后磕磕巴巴的告诉江皓:“我那天在车里,被拍了照片,发在学校的贴吧。”

“什么?!”江皓蹭的一下站起来手握成拳砸向墙面,“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我拼命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不敢,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别人说这件事,好像不说就和没发生一样。

江皓看我这样子也不能继续说我,他一边掏手机,一边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能解决。”

我哭着抬头看他,看他打了一个电话,对电话那边的人说了几句话,话的内容我听不清,但是挂断电话之后,江皓对我说:“十分钟之内贴子就会删掉,发帖人的资料和浏览过的人也会找出来,如果有人存了,我就亲自去砸了他们电脑。”

虽然江皓那么说了,我也不可能真正的放心。

过了不到五分钟江皓就接到一个电话。

他说:“贴子删掉了。”

江皓有钱圈子广认识的人也多,所以他知道贴吧的事之后就找了一个朋友帮忙。

过了一会儿,江皓又说,“其实你不用那么怕,我刚问了,这个贴子的浏览次数连五次都没有,学校的贴吧本来就没多少人,而且高中生哪有时间上网?而且就算有人看了也未必会存,就算存了,就这几个人,我亲自去找,他们还能不听我的?拍照的人我也会揪出来,等下他会把发帖人的地址一起传给我,只要所有照片都删掉,就和没发生过一样,知道吗?”

“不一样的。”我哭着说。

“我说一样就一样!”

我躲在被子里默默的掉眼泪,江皓一直没走,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手机响了下。

“短信来了。”江皓皱着眉,点开手机信息,“怎么是这里?”

“哪里?”

我要抢江皓的手机,他不给我,我大喊,“你告诉我,是不是司辰?”

江皓愣住了,我知道肯定被我说中了。

他说:“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是这个ip地址是那个小区里的,具体的今天查不到,可能有人故意算了,我今天不走,你先睡,我留下陪你。”

“不用了。”

“你再想不开怎么办?”

“我没那么没用。”

江皓叹气,“我知道,但你现在需要人陪着。”

我拉紧被角,又偷偷留了一次眼泪。

后来江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摆平了这次照片的事,唯独找不到司辰,也一直没有找到发帖人的信息,但是他确定的发帖的地址就是祁祥租的那套房子之后,找人进去开了锁搬走了电脑,也把房间里发现的u盘一起毁掉了。

接下来几天我妈依旧每天都来看我,奇怪的是同叔叔也就是司辰的爸爸,除了之前来过一次之外就再也没露过面,也许他知道我不想见他吧。

一直到有一天,我妈拿着两本护照放在我床边,“我和你的签证都下来了,下礼拜你出院我们就提前过去。”

我眼皮抖了抖,“我不想出国。”

“陈湘,你已经耽误了快一个月的课程了,马上就要高考,你现在这个状态根本不可能考的好。”

“我真的不想出国。”

我妈看了我一眼,“哭也没用,送你出国我早就决定了,你不走难道还想着司辰?”

“我要睡觉!”

“随便你,反正出国这件事我决定了,就算绑我也要把你绑过去。”

留下这句话之后我妈就走了,我的手机也跟着响起来,屏幕上来电人的名字,是司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