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又被司辰害了一次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3-29 14:18:33 字数:2813 阅读进度:320/393

“放开我!”

我一下子又恢复的反抗,拼命的把司辰的手往墙上撞,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他放弃,毕竟对一个弹钢琴的人来说,手实在太重要了。

想到这一点之后,我的力气也渐渐变小了。

司辰像是发现了什么,忽然笑了下,一把就把我差点撞在墙上的手拉住团在自己手心里。

这样一来一回的,最后擦伤的还是司辰的手,但他好像一点都不疼。

司辰放开了我,而我也放弃了反抗。

他又皱着眉看我,叹了叹气,重新说了一次,“对不起。”

我撇过脸去不看他。

他自己攥了下手指,“去北京就好了,还有一个多月,到北京之后,我们就可以在一起”

听见在一起那三个字的时候我愣下,心里就跟被什么扎着似的。

平心而论,被撕碎了又扔在地上狠狠踩过的心,怎么可能缝缝补补就恢复原样,甚至说,他现在做的事说的话,对我来说就像是温习了一次那些被伤害的过程一样。

那些好不容易逼着自己遗忘忽视的疼又被复活了一次。

但司辰把我这种反应当做了默许,说不定他还会觉得我很开心很乐意,下一秒,他就捧着我的脸亲过来。

嘴巴贴在一起的那一刻我没那么快反应过来,于是司辰一如往常的撬开我的牙齿把自己的舌头送进来用力纠缠。

品尝到他嘴巴里那种熟悉的味道的时候我才清醒过来,比起从前的激动紧张,我现在唯一的感觉就是恶心。

恶心和司辰的每一个接触。

司辰不知道我的感觉,强势的压制住我全部的反抗。

我摸到了墙边的木棍之后拿起来用力的打在司辰腿上,他愣住诧异的看着我,再试图接近我的时候我冲着他大吼,“你别碰我,你滚!”

司辰没动,他就愣在那里,眼神里充满受伤和痛苦。

我攥紧了手里的木棒,确定自己已经离开他一段距离之后还是把木棒扔到了他的身上,这一下疼不疼我已经顾及不到了。

“等我”司辰扶着腿慢慢的接近我。

我一边摇头一边骑上了他的车,很快就甩开司辰,他这样根本就跑不快。

脱离了司辰的控制之后我的情绪依然不能稳定,看到马路上的红绿灯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司辰虽然追不上但是始终没有放弃,我听到他在喊,但是具体的内容就听不清了。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特别快,心特别疼,好像都要裂开一样,一边哭一边把车越骑越快。

我离开司辰没多久天就黑了,看着周围人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我最后把车骑回了学校。存完车出来之后我不想回家,依旧觉得胸闷的难受,就自己一个人坐在校门口对面的台阶上。

这一带的路灯很暗,我坐了一会儿之后就站起来准备走,但同时,一辆面包车停在我面前。

我抓紧书包带加快了脚步往大马路的放向走,忽然觉得背后一重,有人抓着我的书包,我想要把书包脱掉的时候连肩膀和胳膊也被人抓住了。

和被司辰抓着的感觉不同,这次抓着我的人是真的用了全部的力气,疼的我皱紧了眉,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抓进了车子里,接着车门被关上,我感觉手脚都被人用东西绑住了,嘴被用布条塞住。

接着车里的灯被人打开,我才看到抓着我的这些人全都带着面具,我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脸,他们也默契的不说话,就是按着我的手脚,接着一件一件扯-掉-我-全-部的衣服。

从外面的校服,到里面的nei-衣

我拼了命的挣扎用力发出破碎的声音,但除了哭之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丝不挂的暴露在这些人面前。

车不知道开到了哪里,但是已经停了下来,前面开车的司机和坐他旁边的人也放下座椅一起到了后面。他们拿着相机对着我不断拍照,有人掐着我的脸确保我的脸一起出现在镜头里。

我哭着被拍下了十几张照片之后,这些人突然开始摸我,车上的四五个人轮流摸着我的身体拍照,甚至有人低下头yao着我的

我疯了一样的闭着眼睛哭,在这一天之前,对我做过这样事情的只有司辰,我脑子里全都是司辰,觉得又怕又恶心。

挣扎的时候再次有了逃脱这个世界的想法,用力的把头撞在车窗上。

就在我撞下去没多久,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外面似乎也有人用力的敲着车门。

我看到司机爬回前面准备开车,车前玻璃外面突然多了一个人影,张开手臂挡着车。

“草,撞死人了!”

这是我听见的最后一句话,车窗上一片血红,司机和车上其他人抓着我已经跑下车,我被拖着走了几步,脚腕突然被人抓住。

那些人拉不动了,我也抓着车门不肯跟他们走,他们只能在地上躺着的那个人身上踢了几脚最后用东西打在我头上。

这一次,我彻底的晕倒了。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就完全不知道了,警车和救护车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怎么被送到医院的我不知道,拦车的那个人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少天。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被窗外阳光刺的睁不开眼睛,抬手拉过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又被闷的没办法呼吸。

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在做梦。

这一次醒来的地方,也是病房,除了头疼的厉害之外我身上没有其他严重的伤,但是身上青紫的地方很多,稍微碰一下也特别疼。

我缩在被子里躲了好久,终于有人把被子拉开了。

“陈湘。”

我眯缝着眼睛看了好久眼前的画面才变得真实,坐在我旁边的人,是我妈。

“”

“喝点水吧。”

我妈端着水送到我嘴边,杯子里还插着吸管,我喝了两口水,喉咙终于不那么干,视线也逐渐清晰。

墙上挂着的日历提醒我,我昏迷了整整两天。

我又发了很久呆,慢慢的终于回忆起自己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开始刷刷的掉眼泪。

我哭了一阵子,我妈一直在我旁边安慰我,我却哭的越来越大声。

后来我妈就把我抱住了,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说:“好了好了别怕了,没事了,我订好机票了,下礼拜就带你出国。”

我只顾着哭,根本没把我妈的话听进去,但我想她肯定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我妈手机响了,她按掉几次之后还是很抱歉的看着我,“妈妈出去接个电话。”

“嗯。”我点点头,其实早就看到了屏幕上来电显示的“老公”两个字。

我妈出去之后我自己抱着膝盖发了会儿呆,眼泪其实一直没停过,只不过渐渐的恢复到了无声的状态。

“唉,发什么呆呢?”

我抬起头,刚好江皓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

看到来的人是他之后,我紧张的抓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你别过来。”我防备的看着他,不断的往后缩。

“好,我不过去,你别怕。”

江皓无奈的抬着双手,他左手受伤了,打着石膏,抬起来的时候皱着眉咬了咬牙,但他还是安慰我,“你别怕,你什么事都没有,我保证。”

我低下头,不说话。

江皓又说:“大不了哥以后就接受你了,还担心什么?”

听他说了这句之后,我发而哭的更大声了,江皓没办法干脆走过来,挥着自己受伤的手说:“再哭我抱你了我。”

我吓的用力推了他一下。

“靠,你谋杀亲夫啊,看不见我为了你伤成这样了吗?”

为了我?

我余光又看到江皓打着石膏的手,发着抖问他,“那天是你救我,被车撞了?”

江皓愣了下,接着清清嗓子,“除了我还有谁啊,你别怕,我当时脱了衣服给你穿上了。”

对,我想起来了,那天是有人给我穿上了衣服。

(唱歌陈湘太苦逼了--写的我很压抑没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