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谁在说谎?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2-20 22:25:36 字数:3157 阅读进度:303/393

我还是不懂得保护自己,尽管祁祥走之前无数次嘱咐过我,时间太晚不要自己出去,如果一定要单独行动的话也不可以去人少的地方。

但因为这条短信是来自司辰的,所以我心里没有任何防备,甚至和每个初次恋爱的女生一样对这次约会充满期待。

或许,是司辰要给我什么惊喜也说不定?

仓库是荒废的,离我们学校也还有段距离,这个季节连周边的小贩都会提早收摊回家,我进去之后就觉得背脊发凉,脖子上围着的,是司辰去北京之前送给我的围巾。

我走到仓库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怕买给司辰的吃的凉了就放在衣服里面然后紧紧的抱住。

天色越来越暗,周围住宅楼的灯也陆续亮起来,反而这个小仓库更像一个封闭起来的小空间,可我等了好久都没看到司辰出现。

按照之前的号码播过去也依然是关机的状态。

后来不知道拨了多少次,电话终于打通了,可是我听到的却是祁祥的声音,他那边应该已经是深夜了。

我早就把祁祥的手机号存了进来,只不过从来没打过去而已,这次也是按错了键才不小心打到祁祥那边。

所以祁祥也一直不知道我有手机这件事。

大概是习惯了接电话的时候不说中文吧,过了好久祁祥才试探的说了一句:“喂?是谁?”

我吸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问:“你是陈湘?”

“你怎么知道是我?”

“猜的。”

祁祥说他看到是国内的号码就马上接了,但是陌生的号码又是国内的,他猜不到还有谁能打过去,所以试着说了我的名字。

但是他没告诉我,其实这通电话他等了好久了。

祁祥问我怎么了,我只好如实交代,告诉他是司辰约我见面,但是他一直没出现,手机也关机了。

“司辰约你这么晚见面?”

“嗯。”

我吐了吐舌头,已经做好了被祁祥责怪的准备。

但是祁祥接着问我:“他约你在什么地方?你冷不冷。”

“还好啦,不是太冷。就在学校后门附近那个仓库。”

“现在马上回家。”

“可是……”

“你不听我话了?我让你现在马上回家,我和司辰说。以后不准这么晚出来。”

我明白祁祥的想法,但是司辰和我约好了,我不想失约,尤其在他出去集训了那么久回来第一时间就要见我,还说了要给我惊喜的时候。

后来不管我怎么解释,祁祥就是那一句话,让我马上回家,除非以后都不想要他这个朋友。

祁祥说他先找司辰,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本来我不怎么怕的,听了他的话之后也开始犹豫,就抱着东西走到了仓库院子的门口,快八点了,我在这里也等了一个多小时,但司辰确实没出现过。

祁祥又打电话过来,他说司辰确实关机,可能还在飞机上,但是他给司辰留言了,让我现在就回家去等。

他又说了很多,终于把我给说服了。

我把手机放回书包里,带着点遗憾准备离开仓库。

我忽略了一件事,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坏人的,我早就遇见过,只不过那时候祁祥和司辰都在我身边。除了那时候的坏人之外,最近我身边也一直没消停过。

所以这一天,我又遇上麻烦了,比我能想象的还可怕很多倍。

我去推院子大门的时候才发觉这个门被人从外面锁上了,这时候我才开始怕,但怕又没什么用,我一边摸着手机打算给我妈打电话,一边在院子里找能踩着的东西让我能从围墙翻出去。

电话还没拨出去我就听到开门的声音了,大门外面的铁链子被扔在地上,从门口那儿进来了两个人,打扮的挺非主流的,一看就是那种混社会的小流氓。

就算光天化日走在大街上遇到这种人都会躲开,更何况是这种黑漆漆的小院子里。

他们进了院子就一副在找人的样子,刚好我站的这个地方他们第一眼没看到,而我也放弃了打电话,攥着手机就往外跑。

跑到大门才发现那里也是有人守着的,而且我已经被发现了,他们有人拿着那种小手电筒,光就照在了我身上。

这时候我已经明白这些人就是冲着我来的了,我转过身继续跑,不能跑出去,只能往仓库的方向跑。

这个仓库是旧厂房改造的,现在仓库里也没放着什么东西,所以有扇门是能推开的,厂房又有六层楼高,每一层都像迷宫一样,里面有两三个楼梯。

我以前来过这儿,但也只是白天的时候从外面看看,楼里面我是没进过的,跑进去之后我也不明白要怎么样才能逃开,是一直跑到楼顶,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毕竟我藏好的话,估计他们也不能立刻找到我。

然后实际上,我根本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思考,我只能乱跑,跑到了楼梯前面就上楼梯,没到楼梯就一直往前跑。

追我的还是那两个人,所以就算我找机会再跑出去,门口肯定也还是有人堵着的,再加上我体力不支,这个猫捉老鼠的游戏过了十几分钟,我就缩在一个角落里连气都喘不匀了。

当我从口袋里翻手机想打电话出去求救的时候,才发现手机也不见了。

这时候头顶上一束光照过来,我明白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只能继续跑。这一次我真的跑到了彻底没力气,天气本来就冷,这种仓库的其实和室外完全没差别,要是白天有阳光的时候甚至比在外面还要冷,所以到后来我真的彻底撑不住了。

然后那两个人追过来,我就被控制住了,我也没看清他们是什么样子,但是他们做贼心虚,就扯掉我的围巾把我头蒙住了。

这样一蒙,我不止看不见东西,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被按着肩膀推在地上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他们要做什么,但是我一切反抗的动作都没意义,他们想控制住我简直太容易了,只不过我这样不断的挣扎给他们也带来了些阻碍,我们学校冬天的校服除了普通的运动服还有一套是日本那种小西服和短裙的搭配,刚好我今天穿的就是那一种,裙子和衬衣的尺寸都很合身,不是他们随随便便就能脱掉的。

而我又不断在动,他们想扯开也不容易。

接着这两个人就商量好了,一个人按着我,另一个人就扯我衣服,这种事也没电视里演的那么简单,但我真的怕了,就开始哭,哭的蒙着我眼睛的围巾都湿掉了。

那个人觉得弄不掉我的衣服,就直接去扯我的打底裤。这个就比较方便了,两三下打底裤就被扯下去了,风冷飕飕的吹过来,我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往后退,两只腿胡乱的提,终于在那个人把我裙子网上翻的时候踢到了他眼睛上。

那个人就痛的松开手,我趁机想站起来,结果被另一个人压在我身上隔着围巾做出一个类似在亲我脸的动作。

我就要彻底绝望了不断的推啊踢的,就在我感觉一只手已经放在我腿上的时候,一切都停住了。

压在我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了,我伸手想去解开围巾,突然又摸到了另一只手,吓的我离开闪开。

“别怕,是我。”

我一愣,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仍然觉得不可置信,下一刻整个人就被抱起来了,蒙在头上的围巾也被扯掉了。但是仓库里太黑,我仍然看不清抱着我这个人的脸。

但是他的声音是司辰的,我问了好几次,他也一次一次的给我肯定的回答。

直到我们从仓库里出去,回到院子里有灯光的地方,我才看清这个人,确实是司辰,我扑在他怀里哭了好久,问他怎么这么晚才来,又说我的围巾不见了。

司辰拿手指擦掉我的眼泪,“那个不要了,我再买给你。”

我缩在司辰的怀里点点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不止守着大门的人早就不见了,仓库里面的两个人也没有追出来。

我觉得奇怪,一时间又想不清楚哪里奇怪,所以就没问司辰。

从院子出去之后司辰也一直抱着我,我的打底裤和鞋子都丢在了仓库里面,打车的时候司辰就一直把我的脸按在怀里,不让司机看到我。

司机问我们去哪儿,司辰皱皱眉,小声问我:“那先去祁祥那儿吧?”

我想了下,说好。

(跟大家说下,第四卷暂时都是每天一更,篇幅不会很长,所以三月肯定能完结,最近我也是工作上的事情比较多,我这行二三月属于旺季……所以……大家多见谅,正文已经完结了,这个就看着玩儿吧,么么。)

(大家晚上12点左右来看就可以。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私人微信kakusy我会拉你进来,仅限正版读者。么么哒。)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