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他走之后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2-14 12:28:20 字数:3445 阅读进度:300/393

我不太懂司辰话的意思,但他淡定的看着我,又开口说:“你不愿意?”

我干笑,一脸的不自然。%d7%cf%d3%c4%b8%f3

大概司辰比较擅长看穿我,不太礼貌的说,之前那半年我几乎是被他耍的团团转的,也因为他确实有那个本事。

而现在,他得意的一笑,就把我的手拉过去团在手心,顺便塞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里。

我挣扎了一下,又把手拿回来。

还夏天呢,更重要的是,还有江瞳呢。

祁祥出国之后,我还是没和司辰在一起,没有什么在一起的必要。

当然,我明白这并不是江瞳的错,只不过我一直想的只是把那句话说出去。说完了也就痛快没有遗憾了。

司辰没有再特地的找过我,偶尔在学校遇上的时候就微笑着当做打个招呼。然后,我觉得我的心态越来越平和,每一次见到司辰的时候也越来越淡然。

我和祁祥保持着电话联系,国际长途真不便宜,但是祁祥总说打电话感觉不一样,有时候他可以窝在沙发里打,有时候也能带着去房顶。

我还是用不上手机,但是家里的座机换成那种无绳字母机,有时候也像祁祥说的那样握着电话缩在被窝里,听他给我讲外国的花花绿绿。

所以,外国的月亮真的比较圆吗?

我明白祁祥那样的形容只是为了让我们都放心,他想说自己在那里过的很好。而事实上,我们骨子里都是一种人,不太愿意离开自己的家,尤其是还没有足够心里准备的时候。

祁祥问我是不是和司辰在一起了。

我笑了笑,然后听见电话里一声轻轻的叹息。

我说:“没有。”

“为什么?”

听祁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想象到了电话那一边他皱着眉的样子。

于是我也敞开心扉的问祁祥,“是不是你们这样的男生,觉得上学是必须有个女朋友?而且必须在学校里也有一个?”

当初祁祥明明有了女朋友,还要招惹我的时候,不就是那样子么。

可能我这句话又说的有点过了,祁祥半天没回答。事实上我的本意也不是那样的,我就是觉得我们都是学生,又不是急着结婚什么的,没有必须恋爱的理由。

后来他说:“对不起。”

我一下子就接不上话了,然后电话忽然被切断,因为祁祥的手机欠费了。

本来祁祥出国后我的生活风平浪静了好一阵子,可期中考试那天,一个小纸团忽然砸在我身上,我动了一下就惊动了来巡考场的年级主任。

本来我上学期成绩突飞猛进是被老师当做典型表扬过的,但因为我平时话不多,所以也没真的被这些老师喜欢。

而且和年级主任一起巡场的刚好就是当初教祁祥班还把他家的事说出去的那个老师。

所以当他们确定我身边这个小纸条上都是物理公式之后,就确定我是作弊了。作弊有两种方法,有人手抄,也有人把书本上的公式剪下来整理到一起然后缩印。

第二种根本辨别不出来是谁的,就这样,我因为考试作弊在年级大会上被不点名批评,虽然不点名,但这件事早就传出去了。

我懒得解释,只有林萱偷偷来问过我。

我说:“那就看高考的成绩呗。”

林萱笑笑,“那些都别放在心上,我相信你。”

我也客气的对她笑,其实我这人很记仇的,就算林萱现在来关心我,也不代表我还会把她当做好人看。

然而被冤枉作弊原来只是事情的开始,一个礼拜之后,我们班上连续有人说丢了东西。那些东西丢之前都是放在自己书箱里的,他们推测我们班出了内贼。

可是这学期开始我们班就没有住校生了,平时下课回家最晚,早上自习最早来的也是我。

本来还是没有人怀疑我的,一个平时和丁梦洋玩儿的很好的女生突然说:“你们还记得上学期咱们班丢过一个项链的事吗?”

那次,我也是被她们陷害的。

偷东西的事情可大可小,没有证据谁也不敢直接说出来,但是意思不点明,大家心里却清楚。而我依旧是那种懒得解释的性格。

最多也只是同班同学看到我之后就马上回去检查自己书箱的时候,心里会偷偷难过一会儿。

我也不是那么铜墙铁壁,原来现在才是真正的被孤立,我觉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难过。

这些事我从来不会跟我妈或者祁祥说,我妈会看到我明显瘦了,问我是不是学习太辛苦了,祁祥也在我终于把摄像头装好之后,特激动的邀请我视频。

然后他看到我第一眼就问:“学校有人欺负你?”

我咧着嘴笑了下,“你想什么呢?”

“你样子不对。”他拧着眉。

我们这时候的网速有限,视频聊天也不会太清晰,说什么从眼神看出来的就明显是在说谎,我也就借着看不清这个理由,一个劲儿的说祁祥想多了。

可他很坚决,“你笑的不自然,我感觉到的。”

祁祥后来告诉我,他要去找司辰算账。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我明白祁祥肯定要嘱咐司辰一些事,比如照顾我之类。

我知道我阻止不了祁祥,也知道我现在,确实很渴望有个人能给我一点信任。

这之后的几天我依然麻烦不断,考试后的时候铅笔断了,交上去的作业丢了,笔记本莫名其妙被泼了水,我妈给我准备的午饭带去学校加热之后打开饭盒里面竟然被人放了一只观赏鱼,而这只鱼是好久之前祁祥无聊养的,放在我们班教室后黑板那里,他出国之后就拜托我照顾。

丁梦洋盯着那只被蒸熟的小鱼吓的又哭又捂着眼睛,“陈湘,你也太变/态了吧?那种鱼能吃吗?”

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都集中在我身上。

我忍着恶心端着饭盒出去,本来想倒掉的,但看看那条小鱼,从前祁祥开玩笑把小鱼叫湘湘的。我看啊看的,后来就把饭盒放在地上,然后一个抱着膝盖哭。

哭的时候有人递给了我一张纸巾,我接过来,觉得自己太丑就没抬头,只看见他穿的nike经典款的板鞋,印象里司辰就有一双。

可等我抬头时,面前早就没人了,被我放在旁边的饭盒也早就不见了。

甚至在我回教室的时候,丁梦洋也不太情愿的走过来跟我道歉。

第二天,教室里出现了一条新的小鱼,和从前那个样子不太一样了。

我以为这些都是司辰做的,因为祁祥一定会告诉司辰让他照顾好我,虽然我从来都觉得自己不需要什么照顾,可如果这些真的和司辰有关,我会觉得很暖心。

我对着浴缸里游来游去的小鱼笑了下,“湘湘,我们一起加油。”

一转头,刚好司辰就站在我们教室门外面,我跑出去跟他打了个招呼,从机场后来之后,这还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的站着,第一次说话。

我说:“谢谢你。”

司辰脸上本来没什么表情的,接着又愣了下,“我回教室了。”

我又碰见江皓了,就是这天放学之后。

自从江瞳上了高中之后她哥江皓就是我们学校门口的常客,后来我听说江皓其实和我们同岁,但是读书成绩好,所以跳过级,今年都大一了。

上了大学之后,江皓再来我们学校就是开车的。

江皓开的车,也是我这辈子最近距离接触的第一辆豪车。

丁梦洋她们经常八卦,说江皓是个富二代。而他具体有多富,丁梦洋比划了下手指头,“那辆车能在咱们学校对面的新楼盘全款买两套大三室。”

我正喝水,也被震撼着差点呛到。

果不其然,丁梦洋一转头就白了我一眼,“听说玩儿的女人也不少呢,湘湘你也可以试试看啊,反正祁祥都走了。而且这江皓家里就是个暴发户,估计眼光好不到哪儿?”

我不动声色的把书本收拾好装进书包,然后背着从教室出去。

我收拾了东西本来是要去自习室的,经过门口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司辰了,我愣了下,手放在门把手上犹豫要不要打开门。

司辰也看到我了,余光瞥到的,他就转过脸来看着我,似笑非笑的样子。

最后没笑出来,因为江瞳捧着个本子过去找他了。

转身,下楼,往学校外面走。

才出去就听到两声车喇叭,声音真扰民,我装作没听到继续走,那人就拿大灯挑了我一下。我转过头去,这个时间跑到我们学校门口来,还这么得瑟的,也只有江皓这个祖宗了。

他从车里瞅了我一眼,看我没走就满意的笑了下,下车过来,“不自习啦?”

我想呛他一句的,结果想到人家是在接妹妹呢,只不过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换成了四个轮子的跑车。我不算见过太多市面,但是祁祥和司辰从前聊天的时候也会谈起车啊什么的。

司辰就不太喜欢,他更喜欢听歌或者弹琴打鼓。

祁祥也不喜欢,祁祥不是不喜欢车,而是不喜欢这种得瑟的跑车,他曾经指过几辆杂志上的给我看,说他大学以后就会买车,到时候带我去兜风。

想到祁祥,我心里难过了一下下,我想祁祥了。

江皓就无奈的推了下我脑袋,“想什么呢?”

“没有。”我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无视江皓继续往自己的方向走。

他追上我,问了句:“鱼怎么样啊?”

我没懂什么意思,表情不太温柔的回过头去瞪了江皓一眼:“你别跟着我了。”

后来又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什么鱼?

就问他:“你刚刚说的什么?”

江皓臭着一张脸,“问你喜欢吃红烧鱼还是清蒸鱼?”

我想到昨天看到的那个画面,胃里一下子翻滚起来,随手从地上捡了一块砖头扔在江皓的车上,“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