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未成年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2-05 08:24:44 字数:3774 阅读进度:292/393

门被踹开的时候我肩膀一边的带子已经彻底被扯下来了,另外一边也是摇摇欲坠的挂在上面要断不断的样子,如果不是我用手抱着,早就掉下来了。

实际上,背后也松开了。

来的人是祁祥,他看了我一眼就愣住了,趁着这几秒的时间,教室里那些女生跑的跑散的散,临走之前不忘把我的衣服顺着窗子扔出去。

祁祥回过神来之后就脱掉自己的校服拿过来盖在我身上。

在追出去找那些女生和先拿衣服给我盖住之间,他选择了后者。

我揪着他这件衣服不肯松手,祁祥犹豫了一下,站起来想转身,可他余光瞥见我还在抱着肩膀发抖的时候又蹲下来,尝试着把我按进怀里。

我吓的直接躲开,还用手推了他一下。

“对不起。”

祁祥说的很真诚,就好像做错事欺负我的就是他一样,他皱着眉看我一眼,然后又走到窗子边上往外看。

“掉水池里了。”

我们学校教学楼的前面有一个喷泉,虽说冬天是不开的,但是喷泉池子里有积水。看样子,我的衣服是湿透了没办法穿了。

我这个时候还是很冷静淡定的,冲着祁祥说了声谢谢之后,就问他能不能先出去一下。

我要把里面的胸罩重新穿好。

虽然后半句我没说,但明显祁祥听了前半句的时候脸就红了一下,让我也觉得很难为情。他哪会什么坐怀不乱,说到底也是还没成年的男孩子,这时候成熟稳重才怪。

祁祥就那么出去了,我确认了好久才把手从他校服的下摆探进去,也不敢脱掉外面的校服,就试着扣了几下。

还是扯坏了,一点儿拯救的余地都没有,我也只能把祁祥的校服给整理好,他又高我那么多,他的校服穿在我身上就像个大裙子,下摆快到膝盖,领口又太大,奇怪死了,我又没别的好选择。

我收拾好了书包正准备出去,就看到祁祥咳嗽了两声,侧着脸不看我那样敲了敲门,他说:“外面挂着件校服,应该是女生的,不然你先穿吧?”

“嗯,谢谢。”

我伸手去接,祁祥就那么递给我,还是不看我一样。

其实他早就把我看光了,在我们还不熟的时候,可他现在这样,才让我感觉到被尊重。

祁祥给我的这件校服确实和我自己的是同一个号的,就是冷了点,所以当我背着书包,把校服拉链拉到最高还用手挡着胸前出去的时候,祁祥还是把自己的校服拿过来又给我披上了。

“走吧,都这样了就别说不用送了。”

我默默的点点头。

从教室出去到教学楼下面一路,祁祥也没离我太近,但也不远,刚刚好的一个距离。

到了喷泉池子旁边的时候,他蹲下去捡我的衣服,除了已经被水彻底浸湿之外,袖子也扯坏,他回头看看我:“还要吗?”

我摇头,“扔了吧。”

祁祥就从自己书包里掏出来一个购物袋,然后把我衣服上的水拧干之后装进去,带到了学校外面才扔。

我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他解释了句:“以前在学校打架破了的衣服都带到外面去扔,被捡到说不定就传老师那儿去了。”

发生在我身上这件事,无论是我还是祁祥,我们都没追究的打算。已经这样了,追究又没什么意义,我又不是那种爱计较的性格。祁祥呢,他一男生,也不太乐意掺和女生的事儿,但他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他在像我保证有他在就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比起追究,确实以后避免这种事发生更重要。但我又不明白,我凭什么要他帮我。

和他说不要管吧,又好像太矫情。

欣然接受,那寒假前那天我说的话又算什么。

我正纠结不安的时候,祁祥突然说:“不管以前还是以后,学校里只要有人敢欺负你就是跟我作对。我为你做的,就当你以前给我作业抄陪我复习的报酬了?嗯?”

我一听,就笑出来了。

前半句还挺像个大人的,后面就出来抄作业什么的了。

我一笑,祁祥就跟着笑了,我好久没见他笑的这么开怀了。

祁祥送我到我家小区的门口,我把他的校服脱下来还给他,露出里面那件校服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在教室里?”

“哦。是你那个同学来找我,告诉我丁梦洋她们诬陷你偷东西。”

“同学?叫什么?”

祁祥想了想,“不知道,就是那次和你一起自习,后来哭了的那个?”

林萱?

也是,我们班还能帮我的女生也就只有林萱一个了,我又看看身上穿的这件校服,袖口干干净净洗的有点发白,林萱的身高也是和我一样的。

我跟祁祥说了声谢谢之后就自己跑着回家了,上了楼,趁着我妈还没回来的时候我换好了衣服,又把刚刚穿过的校服放进了洗衣机里洗。

然后就去翻电话本,找到林萱家里的电话之后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林萱的妈妈,她跟我说林萱还没回家呢。

我一下子就不放心了,林萱的妈妈还问我是不是早就放学了。我正要说的时候就听到林萱的妈妈说了一句:“你怎么这样了。”

显然,这句话她不是对我说的,因为说话的同时话筒就被扔在了一边,过儿一会儿电话被挂断。

我心里已经明白了这个帮我的人就是林萱了,洗衣机里衣服洗干净之后,我没挂起来晾就找了个袋子装着带出门了。

林萱家也在附近,我虽然没去过但是挺她跟我提过,那个小区也只有两栋楼,我到了之后就和楼下经过的阿姨打听,问了好几个才确定林萱家是哪一户,然后就带着校服上楼了。

开门的是林萱的妈妈,她在家长会上见过我,所以一见面就知道我是林萱的同学。

我一进去,果然看到林萱垂头丧气的坐在餐桌边上做作业,身上也没穿着校服。

她家里的洗衣机也开着,放在门口的白色运动鞋上还都是脏水泼过的痕迹。我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把校服交给林萱的妈妈,“这是林萱的校服。”

然后我就过去找林萱了,她合上作业本,带我回她的房间。

林萱告诉我,她确实是被丁梦洋那群人给报复了,不过她们也没做什么,就是用拖地的脏水泼在她身上了。

林萱说没关系的。

但我不能当做没关系,这件事,摆明了林萱就是因为我被人给欺负了,而且她被泼了一身脏水回家还挨了说。

我要去和林萱的妈妈解释,林萱拦住我说不要了,要是她妈找到学校里更麻烦。

看样子她刚刚回家的时候就挨说了,我怕林萱为难,除了和她说对不起谢谢之前,只能快点走。

第二天我特地早起,因为要去教务处买新的校服,除了我自己的之外,我也给林萱买了一套新的。林萱每天到学校时间也早,她一进教室我就看到她校服裤子上很明显一块黑色的洗不掉的印记,我就把校服拿过去给她。

林萱就大方的笑笑,“你都已经买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气啦。”

我点头,“是我该谢谢你的,也是我连累你。还有鞋子,等周末我们一起去买吧,我赔给你。”

“没事,鞋子刷干净了。”

林萱换好校服跟我回教室,刚好祁祥也往我们班这边走,这时候教室里已经不少人了。林萱捅了我胳膊一下,“你也别光谢我啊,祁祥帮你的。”

“嗯。”

我就干巴巴的点了下头,在林萱的注视下走到祁祥身边。林萱又不知道我和祁祥司辰之间的那些事,而我肯定还会难为情的,况且我觉得我可以给林萱买新校服,对祁祥,反而什么也做不到了。

祁祥看出来我的想法,“行了,回去看书。”

他说着很自然的就在我肩膀上推了一把,我被推的往前走了两步,稳定住步伐之后,祁祥已经抓了我们班一个男生,让他去喊丁梦洋出去了。

我知道祁祥的用意,就没拦着。

林萱也看出来了,拉着我躲在门后面偷看。估计林萱以为祁祥会找丁梦洋麻烦,所以当她看见祁祥和丁梦洋有说有笑还拿出来一条项链给她的时候,林萱很不甘心。

我拍拍她的肩膀,“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能理解祁祥的安排,他可以找丁梦洋的麻烦,但那样传出去名声不好的是我,而丁梦洋表面上开开心心的收下项链,顺便也收下了祁祥对她的威胁。

回了教室之后,丁梦洋就从自己书包里掏出来一条项链拿过来给我,当着全班的面,假装是自己误会了我,跟我道歉。

我也没说什么,只不过接回来链子的时候发现那上面早就被扯断了。

而这时候祁祥还站在我们教室外面没走,他要看到丁梦洋当着全班面给我澄清之后才放心走,所以我一皱眉,他也看在眼里了。

中午午休祁祥又来找我,什么也没说就冲我书包里拿出来项链看。

我猜到他要做什么,我说不用了真的不需要。

但是祁祥什么也没说,果不其然,下午上课之前他回来的时候手上就提着一个精致的小袋子。里面装着两个盒子,其中一个和我妈当时给我买项链的盒子一模一样,打开看,里面的项链也一模一样。

另外一个小一些,是一个四叶草的吊坠,刚好也可以挂在这条链子上。

袋子里的发票祁祥还没来得及拿走,我知道这种东西可以退的,所以坚决不收。祁祥也不肯拿回去,上课铃一响,他把袋子塞给我就走了。

这一节课我都很不安,老师讲的课我也听不进去,心思全在书箱里那个袋子上。

一千多块的东西,对我来说绝对算贵重,一下课我就拿着袋子出去准备还给祁祥,我怕放在我这里坏了或者丢了,或者买的时间太长,店里不给退。

祁祥他们班老师拖堂了,我就拿着东西站在外面,经过的人好多都在看我,大概是怀疑我和祁祥他们的关系。

这阵子我也习惯了这种猜疑,干脆无视,就倚着墙等。

好不容易他们班下课了,我低着头往前走,看到第一个从教室里出来的男生就过去找他帮我喊祁祥出来。

结果,祁祥两个字刚说出来,我就看到司辰从教室里出来。

听清我说话的内容之后,他冷笑一声从我身边经过,肩膀还不小心撞了我一下。

(下一更明天下午8点左右。)

(微博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转发置顶微博参加抽奖~关注“中二那年得了拖延症”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