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我和司辰的感情观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31 20:27:40 字数:5001 阅读进度:285/393

所以在局外人看来,两个人突然一起失踪,就是私奔。

而我和司辰之间,似乎也因为这一句简单的玩笑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气氛,让我有点儿不自在。

过了很久,司辰若无其事的提醒我的快到站了。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然后抬了抬眼皮,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我们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个小旅馆。

是这样的,司辰在学校听说我一个人跑到火车站,他急着来找我所以没带什么东西,身上也就几百块钱。

我跟着他去找提款机,卡插进去他皱了皱眉,“这个月钱没打过来。”

手机也没电了,而且没充电器。

司辰就懵了,大概这样的状况他也没想到,好在他还是老道的,问我:“将就下,行吗?”

我点点头,“其实我也没想住多好的。”

然后我们俩就到了这家没挂牌的小旅馆,因为是旅游旺季,没窗的房间都要一百二十块一晚,我们不住后面还有人排队要房。

有一个问题,只剩下大床房的。旅馆老板看了看我和司辰说,“小情侣还能不睡一起?”

我要解释,司辰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不要说。

这个房间,确实很将就,没有房卡要用钥匙开门,而且是地下室里面地毯有种霉味儿。

司辰叹了叹气,“先进去再说。”

“嗯。”

这个房间不止小,潮湿,卫生状况也不怎么好。司辰说先这样住一晚明天再想办法,他出去要了一床被褥铺在地上,床给我一个人睡。我们也不是开不起两个房间,但是出门在外的,他觉得让我自己住不太安全。

我去洗澡,然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出来,看到司辰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

因为房间小,所以打地铺的地方是紧挨着床的。我有点儿失眠,翻来覆去的,加上怕黑又是在陌生的环境下,一直很紧张。

突然一只手抓住我的手腕,我吓的叫出来。

司辰开了灯,有点抱歉的看着我,原来是他抓着我的手。

他说:“怕黑还把灯都关了?”

我说:“我担心你睡不好。”

司辰想一下,说:“都会关心我啦,我很开心。”

额,确实,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司辰的,我也不知道,明明很怕黑,明明没窗子的地下室关上灯就真的一点光线也没有,还是会担心他睡不好。

司辰说:“那就不要关灯了。”

开着灯我依然睡不着,转过身的时候就开到司辰好像就躺在我旁边,这样离的很近很近的。

他睁开眼问我:“还是睡不着?”

我点点头。

司辰就陪我聊天,给我讲他学琴的事儿,还有他听过哪些国内有名乐队的现场,看得出来他挺困的,但聊到有趣的地方我又很想很想听下去。

我说:“其实我真想不到你会弹琴,而且喜欢这些。”

“那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的。”

我们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祁祥,我没说平安夜的事,就是旁敲侧击的问了下祁祥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司辰坦白的告诉我,“这些不能说,但是他会出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哦。”我点点头,说不上什么,心里有些怪怪的遗憾,我问他:“那你为什么和他一起转学啊?”

他说:“祁祥家里不太放心他一个人出来,而且我们俩是一起长大的,其实我们原本要转学的地方不是s市的,刚好我爸一个同事可以帮忙安排转学,而且我要艺考,s市也有一个不错的老师。”

“原来是因为你才来s市的啊。”我说。

司辰点头,“可以这么说,所以才遇见了你。”

我被他说的有点儿不好意思,就转移话题,“那祁祥之前就和路姸在一起了啊?”

“嗯,刚来s市的时候他们吵架,路姸不想让他走。”司辰抿了下嘴唇,“其实你没有错,路姸一直和祁祥闹别扭说分手,他们俩个应该快放假的时候才和好的。中间那几个月,他们确实是分开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也让我更明白,我对于祁祥的意义是什么。

司辰问我:“不开心啦?”

我摇摇头,“还行,我说真的,刚知道的时候我很难过,不过早就想开。”

“你喜欢祁祥没?”

“以前喜欢,可能也不是太喜欢,还没喜欢到那种没有他就不行。”

司辰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发,“这样就好。”

我也躺在床边上,感觉我们俩离的好近好近,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我和司辰说:“其实那一次,就是在桌球室我喝醉酒那次,我和祁祥真的没有那样。”看到司辰变得复杂的表情,我解释,“不管你信不信,真的没有。”

他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放松的表情,“我相信,我就是太开心了。”

“什么啊!”我被他说的感觉很没脸见人,就拿了枕头扔他。

其实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本来没有别的意思的,但被司辰这样说,反而我自己都感觉好像特地和他说的一样。

我拿枕头扔他,他笑着接过去,就这样打闹的了一会儿,他突然握住我的手。

然后我们俩都愣住了,这小旅馆果然隔音不好,隔壁传过来一些我们不该听的声音。

司辰皱了皱眉,捂住我的耳朵命令:“睡觉。”

我听话的闭上眼,但依然辗转反侧。

司辰问我怎么还不睡。

我老实交待:“我脖子还有身上,感觉特别痒。”

我身上痒是因为小旅馆的床单被子都不太干净而且潮。

换房间是不行了,司辰出去和老板交涉了,又多给了点儿钱才换回来一套全新的被褥。

当然,新的只有一套,司辰睡的还是之前那套,而且他是在地上,看那地毯潮乎乎的样子就知道睡上面肯定不舒服。

我眼巴巴的看着他,好几次犹豫,要不要干脆喊他上来一起睡。

换成祁祥,早就主动跳上来了。

唉,我还是会想起祁祥,他对我的影响太大了,假如没有他,可能我也不会有离家出走的勇气,也不敢和一个男孩子共处一室。

可是我还是说不出来,让司辰上来睡。

司辰看我还是翻来覆去的不睡,就猜到我在想什么了,他伸了伸手,快碰到我的时候又收回去,安慰的说:“我这样挺好的,你快睡。”

我还是犹豫,“要不你就……”

“真的没事。”司辰打了个哈欠,假装很困很困的,“听话快点睡好不好。”

其实司辰真的是突然就对我好的,而且是很好很好。回想刚认识那会儿,他简直就是我的噩梦,动不动就臭着一张脸,再不然就是利用我去气丁梦洋。大概就是从高一的暑假开始,一切就变了,变的有点儿不真实。

司辰睡着了,我偷偷看着他的侧脸,眉头轻轻的蹙着,嘴巴也是抿着的。

我想,要是我没喜欢过祁祥,我可能真的会喜欢他。

第二天我睡到了中午,司辰早就醒了,他没喊我。我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凑近的脸被吓了一跳。

他笑一笑,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几个包子和一碗稀饭,还是热的。

我吃的时候他就盯着我看,一点儿不带掩饰的,我都快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他就说:“其实我不劝你回家是有私心的。”

我叹了叹气,“我妈这时候应该到处找我了。”

司辰问我:“还是打个电话回去吧。”

“不用。”我看了他一眼,说:“我妈有数,她肯定猜到我不是真的不回去。”

“万一碰上坏人了呢?万一出什么意外呢?你妈现在肯定这么想。”司辰循循善诱。

他确实比我想的透彻,这些我之前根本没打算过,或者说如果没有司辰追着我上了火车,我这一路是不可能这么平安无事的。

但是我抹不开面子。

司辰说:“你妈现在肯定急坏了。”

我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我和我妈也不是什么化解不了的矛盾,但那个家,那个不是我的家的家,我现在真的真的不想回去,甚至想到这件事都特别烦躁。

也特别委屈。

我眼睛一阵酸,好歹忍住没哭出来,“让我再缓缓。”

司辰轻轻抿了下嘴巴,“对不起。”

司辰说我们都来北京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出去逛逛吧。

然后我们就去了天安//门,去了故宫,晚上司辰甚至带我去了酒吧,去听传说中的地下摇滚。

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儿,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什么摇滚精神,压根儿就抵不过大城市的纸醉金迷。

我和司辰说,说不定我爸就在哪一群乐手中间,我小时候我爸还留过长头发。

我问司辰他爸爸和妈妈是什么样。

他楞了一下,告诉我很好。

我叹了叹气,“我从小就没见过他们手挽手的走,也没有一家三口一起出去玩儿过。你呢?”

司辰半天没说话,我才发现他在发呆。

我问他:“怎么啦?”

“嗯?没事。”

司辰笑一笑,笑的挺勉强。

我说:“其实北京挺无聊的,可我还不想回去。”

“要不要去我家?”司辰问。

我也楞了下。

司辰说的是l市。

l市是司辰和祁祥长大的地方,第一次因为他们两个听说这个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偷偷的好奇过。

以前和现在,却说不清是因为谁。

司辰说:“我带你去我小时候玩的地方,海边,怎么样?”

l市的海对我一个从小生长在内陆城市的小女孩是很有吸引力的。

我们回酒店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就连夜出发,其实也只有我带着几件衣服,司辰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有,我以前看他每次出现都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齐齐的,也难得这一次衣领有些皱皱的。

我看啊看的,就忍不住笑。

司辰问我笑什么。

我拿手指戳他下巴,“长胡子呢。”

也是,快二十的男生了,两天不刮胡子肯定下巴有点儿刺刺的。

以前我在祁祥那儿也见过他的进口剃须刀,还默默的感慨过,男生和女生就是不一样。

要不怎么说异性相吸呢,那么大一个人摆在你面前,方方面面的都体现着和你不同,让你去好奇,又能帮你摆平好多你搞不定的事情。

司辰有点儿愣神,我猜他是怕自己今天不够帅了,我安慰他还是挺好看的。

他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我又觉得好心疼,因为他做一切都是为了我。

在火车站司辰说服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不过他手机还是不能用,我就去报亭打了,电话接通之后我报了个平安,就和我猜的一样,我妈又是比较火大,所以随便说了两句过几天再回去就挂断了电话。

我走回去的时候司辰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冰糖葫芦,递给我,说这是听话的奖励。

我也很自然的接过去,完全是感觉心里暖暖的,一点儿没想和他抬杠的打算,也完全忽略了我们之间悄悄酝酿出的小暧昧。

后来我明白过来一件事,我那么挂断了电话,我妈肯定会打回去,然后报亭的人就会告诉我妈我们在哪里,也会说我旁边还有个男孩子。

可惜想明白的时候我和司辰已经在火车上了。

我说回家之后我妈肯定又该问个不停然后和我生气了。

司辰问那怎么办?

我摇摇头,告诉他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以前只要和男生走的比较近我妈都会说我。

用我妈的话来说,我长的漂亮,容易吃亏。

司辰表示赞同的点点头,他说:“那你妈肯定觉得咱俩私奔了,要不等回去我上门提个亲?”

“去你的。”

我被司辰逗笑,心里也悄悄捉摸着他这是个什么意思啊。

早几个月我还完全沉浸在那种失恋的感觉里,哪怕司辰对我很好很好的,我也体会不出幸福来。

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说从已经走出祁祥给的阴影了,忽然被这样一个很优秀的人体贴着,感觉实在很微妙。

我们坐的还是最便宜的绿皮车,到了半夜有点儿冷,司辰很大方的说让我靠着他睡。

一开始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司辰就告诉我,其实我们来北京那天一路上都被他搂着。

司辰说火车上什么人都有,他那样一个动作也就表明了我不是自己出来而是有人照顾保护的,有些人就算惦记也不会惦记到我头上来。

我被他说的好感动。

他捏了捏我的脸,“平时看你挺冲的,现在才知道完全是一让人放不下心的小丫头。”

后来我就睡着了,司辰一夜没睡,到l市的时候还没天亮,我们就直接打车去了海边。

l市的冬天很冷不适合下海,但是日出还是很美的。

我们俩就并肩的坐在海边,司辰一只手松松的揽着我的肩膀,我也很自然的靠着他,没想躲开。

这气氛多好啊。

可是我冷不丁的问司辰一句是不是以前经常带女孩子来看日出啊。

他很随意的回答:“是啊。”

我说:“女朋友?”

他还是说:“是啊。”

明明是差不多的年纪,我的感情经历似乎还是一张白纸,而司辰好像已经是个情场老手了,我忽然觉得心里有点儿不平衡。

我问他:“那你交过那么多女朋友,是不是每个都很喜欢啊?既然喜欢又为什么会分手。如果不喜欢,又为什么在一起?以后是不是还要换好多好多次?”

“问题真多。”司辰假装抱怨一下,他说,“其实就是喜欢了就在一起,不喜欢再分开。”

我低下头抿了抿嘴巴,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

司辰似乎感觉到了,他微微叹气,放下了手。

可能他是有点儿喜欢我的,却又说不上很特别,就和从前那些女朋友一样,喜欢了就想在一起,没有考虑过以后,没有考虑过会不会分开。

但我很死心眼,其实我也羡慕那种身边好多好多优秀的人的女孩子,但话说回来,我还是更想要一段长久的感情。

我觉得,我会是那种很怕得到又失去的人。

一旦开始了,我想我没有勇气面对结束。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