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被锁在酒店房间里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30 20:28:18 字数:2649 阅读进度:282/393

情急之下我踢了他,其实就是踢腿,力气也不是很大。好在是打断了祁祥,他没亲我也松开了手。

我站在原地,看着他那一副完全没有歉意的样子突然很火大,“你妈没教你怎么尊重人吗?”

说了之后就后悔了。前两次我把祁祥惹急了都是和他妈有关,大概我和我妈感情不好,就很难去体会别人家的母子情深。

事实上,我确实小看了祁祥对他妈的感情。

前两次他会因为他妈和我生气,这一次也一样。他真生气的时候我反而嘴硬的不想道歉了。

心里就是种破罐破摔的想法。

祁祥把我按在门上,手快落下来的时候我确实很害怕。他还是没真动手,但话里有一丝丝调笑和讽刺,“真有意思,还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祁祥走了,临走前又甩给我一句话,让我带上自己的东西滚。

我对祁祥那最后一丁丁点的念想,也随着这句话灰飞烟灭了。

我很清楚自己和他之间的不平等,而这种不平等除了祁祥自身的优越感之外,更多的还是我习惯把自己摆低,所以他不把我当回事儿,也是因为我自己都没把自己当回事儿。

我回到刚刚的地方自己待了一会儿,那个包厢我已经不想回去了,但是书包在里面,作业和家里的钥匙都在里面,大不了就等他们吃完我再进去拿。

就这样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吧,他们还是没散场的意思,里面陆陆续续出来又进去几个人,就是赵小川一次也没出来过。

后来有个男孩子从我面前经过,又退回来。

“唉,你不是那谁吗?怎么不进去,找你呢。”

话说完他就拉拉扯扯的把我带进去了,实际上哪有人找我啊,里面那群人早就喝的横七竖八了,再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天都快黑了。

祁祥算是清醒的了,正殷勤的照顾着女朋友,我进去半天他的视线都没从路妍身边离开过,估计他都不知道我回来,而且正被他那群朋友拉拉扯扯的敬酒。

我只想拿书包,然后带着赵小川快点走。

可这些人不同意,祁祥的这群朋友身上多少都有些江湖习气,跟我平时能接触到的那些普通学生不同,说他们不礼貌好像也不合适,但就是热情的过了头,好像这杯酒不喝就是不给他们面子一样。

然后祁祥终于看到我了。

一群人起哄,他袖手旁观。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赌气,我还是把面前一瓶啤酒喝了,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已经不敢在外面喝酒了,只是觉得啤酒劲儿没那么大,而且下意识觉得在这里没什么危险。

能看出来,祁祥看我喝酒挺不高兴的,我倒是没什么感觉了,开心不开心的都没有。我能做的最大的努力就是克制自己对他的一切感觉。

后来这些人又要到楼上唱歌的包厢完,好像摸清楚我怎么想的一样,直接把赵小川和我的书包带走了还说玩不了太久。

后来路妍握着麦克风站在包厢中间唱歌,没唱完一首就回过头问祁祥好不好听。

后来因为赵小川这个猪队友,一直到散场我都没能把自己的书包拿回来。

他们这群人一边唱歌又喝了些酒,要走的时候一大群人进了电梯,本来应该下楼的,我突然看到电梯上的数字一闪一闪增加。

我其实不是喝醉,就是被这些人闹的有些头晕,电梯停在客房楼层,祁祥搂着路妍走出去,后面有人递给他一张房卡。

祁祥就笑着接过去,那种神情,心照不宣。

也不知道谁在我后面推了下,等我有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赵小川也被推进了一个房间。

门从外面重重的关上,我对着门锁鼓捣半天,然后问已经躺在地上赵小川,“怎么开不开?”

他哦了一声就不说话。

倒是门外有反应了,“这哥们说他喜欢你,我们帮帮他,早上就有人来开门了。”

对比这群玩玩闹闹的人,我充其量只是一没见过世面的无知少女,祁祥已经是我认识最高大上的人物了。

没出门旅行过,也没住过酒店。

所以不知道酒店的房间是不可能从外面反锁的,门锁只是被他们用纸片卡主了。新开业的地方,客房里的电话线也没接通。

我拍了半天门,外面没一点儿反应。

赵小川早就被灌的半死不活,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毯上。我过去推他,他眯了眯眼睛,哼哼唧唧的说:“陈湘对不起。”

我真是服了他了。

然后他接着哼唧:“生日快乐陈湘。”

我一愣,被他说的有点儿难受,今天还是我生日呢。

在赵小川身上,我忽然看出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我把被子抱过来给他盖上,又垫了枕头。等他睡熟了我就在发呆,也不敢睡,万一他等下兽性大发呢,我还没这种以身试法的冒险精神。

后来我打开了电视机,一个人坐在床上看电影,刚好就是上次没看完的那部《泰坦尼克号》。

看到后面沉船的地方我还是哭了。

我不是一泪点高的人,但大多数时候我只为自己哭,看电视电影什么的很少能把自己看哭了。

但这次不一样,其实我也参悟不出什么,就是觉得生离死别这事儿挺可怕的。

什么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在我看来通通不成立。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分明是我活着,你竟然死了。

活着多好,哪怕再不知道再不喜欢再不爱再深仇大恨老死不相往来,多多少少能留下些念想。

一个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不管是你想他还是恨他,有一天你发觉,你亲不到也打不到的时候,那多可怕。他什么都不是了,从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瓶子灰,那些看过的亲过的摸过的喜欢过的地方,每一寸都变成灰。

这电影看的我挺伤感的,门什么时候被开都不知道。

其实司辰一直在我家楼下等我,等到了十二点才觉得事情不对。然后他找了好多人才知道我和赵小川一起走的,所以找到这里,又找到他和祁祥那群朋友弄来了房卡。

后来司辰走到我面前,小心地问我:“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

祁祥的聚会,我想不到司辰有理由不出现,可他确实没出现,之前我还没注意,现在反而觉得不寻常。

但眼下的烂摊子更重要。

司辰没说什么,就瞥了一眼赵小川,然后和我说:“送你回家吧。”

“嗯。”我又想起赵小川和他要去报道的事儿,我说:“先送他吧。”

但是赵小川这孩子干了件特清新脱俗的事儿,他喝多尿裤子了。

司辰把被子掀开又盖上,然后把赵小川连人带被子弄进了浴室。这不夏天么,大家穿的都少,让赵小川湿着条裤子回去也没出租车肯拉他啊。

我看了看司辰,有点儿内疚,这事儿他又没什么责任,但我已经准备好拉他下水了。

司辰也很无奈,他说:“你别管了,我先回去给他拿套衣服。”

司辰走的时候顺便把赵小川叫醒了,然后把他那身弄脏的衣服带出去扔,赵小川就在里面洗澡。

我就有点放下警惕了,门铃响的时候我去开门。

刚好赵小川也裹着条浴巾出来,门外面的人是祁祥。

他皱着眉看我和赵小川。

(下一更明天早上10点左右。)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