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湘湘今天跟我走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30 20:28:13 字数:3994 阅读进度:277/393

然后我才明白,司辰和丁梦洋说的是分手的事。

他慢慢的说,声音很平静,其实越是这样反而证明了已经没办法去挽回什么。

可是司辰的举动,好像是蓄谋已久的。

没有什么理由,这些都是我的感觉。

后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结束的,祁祥又是什么时候从大门外面出现的,反正丁梦洋让祁祥陪着走的时候我也一刻都不想留了。

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我不知道祁祥把丁梦洋带走之后是怎么对她花言巧语的,反正下午再见到丁梦洋的时候她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了,根本看不出来之前哭过。

我就不一样,我只要哭眼睛就会肿一整天,声音也会哑。

下午有年级篮球比赛,刚好这一轮到了我们班和五班,我本来很不想去的,但是祁祥和司辰两个人硬是把我的作业本都抢走,非要我去给他们加油。

来看比赛的人好多啊,到了篮球场我就随随便便站在后面了。

球场上最瞩目的,其实也就是祁祥和司辰。十六七岁本来就是男孩子开始长个子的时候,大家普遍都不怎么高。祁祥和司辰是例外,他们两个又是北方人,所以比其他男生要高出一大截,都有一米八几了。我在心里想,他们是早熟么,相比之下,赵小川那和我不相上下的身高就显得和蔼可亲多了。

我就在后面晃晃荡荡的看着,其实我经常看他们俩打球,看的多了也就觉得没什么特别的了,但某一个瞬间还是会觉得很惊喜,还是会觉得阳光下的那个男孩子帅的让我想亲他抱他再被他亲被他抱。

我忍着跑过去的冲动对着天空很无所谓地自言自语:喜欢就是犯贱,爱就是克制。

我克制了,丁梦洋就去犯贱了。

也不知道祁祥之前和她说了什么,中场休息的时候丁梦洋就当着几乎半个年级几百人的面走到了祁祥他们那边。

换做以前,丁梦洋去找司辰也没什么好惊讶的,相信大多数人都是那么想的。

但我明白,丁梦洋不可能去找司辰,他们中午都那样了,所以丁梦洋手里那瓶水是给祁祥买的。

丁梦洋把谁给祁祥,我这边的吃瓜群众们就表示目瞪口呆。

然后祁祥就沉默了,水也没接,反而是侧过脸去看看司辰。这两个人,何止是早熟,骗人的功力也这么吓人。

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祁祥让我看的戏是什么了。

关于祁祥和司辰整丁梦洋的过程就不多说了,也没什么好多的,反正一天之内这样两次的精神摧残之后,丁梦洋彻底被击败了,坐在篮球场中间一直哭到所有人都走开。

我和一般小太妹的区别就是,我还有一丝丝良知,而不是看到别人为我出头报仇的时候只知道狂欢。

祁祥和司辰的所作所为更让我明白,比起让男人动手,他们跟你玩儿心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可怕。

这个算计,大概是从丁梦洋找人把我打了那天就开始的,从祁祥对丁梦洋的示好,再到司辰利用我让她吃醋,没过几天又和她和好,然后在她最患得患失的时候给她最致命的一击。

就好像打你一下,又给你一块糖,再打一下,又给个更大的,后来,在你觉得自己最幸福就要得到全世界的时候就直接把你打死了。

这样的心思,真的很害怕。

当然,祁祥他们是不允许我对丁梦洋有所同情的,我是被祁祥拽着胳膊带走的。一开始他是有点儿开心准备邀功的,但是被我甩了几下之后就换上一张臭脸。

后面那节不是自习课么,祁祥索性把我带到体育馆里面。

我其实很不喜欢他不征求我的同意就随着自己的心思去摆弄我,祁祥放开我,我一句话都不打算说就往外走。

然后他堵在门口,牵着嘴角有点讨好的问:“生气了?”

我没说话。

祁祥笑笑,顺便把手搭在我肩膀上,“以后她不敢欺负你了。”

我推开洗的手,“我又不是和丁梦洋生气,她是好是坏和我有什么关系?”

祁祥就不高兴了,又板着脸,“那你气我?”

“气你怎么了!”我大概是脑子有点儿乱,说话也琢磨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我就觉得祁祥和司辰做的这件事我很不欣赏。

实际上,我就是怕。突然发现身边两个自以为已经熟悉的人还有这么可怕的一面,我很担心丁梦洋的现在就是我以后的下场,而我急于寻找一种宣泄的方式,就是对祁祥的反抗。

祁祥又哄了我一会儿,我就觉得他哄人实际上就是骗人,再说了,他哄我干什么。我开始不听,后来对着他喊了一句,“你把我当什么啊,我又不是你的宠物猫,猫都会跑,我的事以后也不需要你管!”

“你他妈的别不知好歹!”

他这句话,让我觉得他是在骂我,我也不算特别乖的,但是从小就不会说一句脏话,也很烦这些,我觉得祁祥骂我,就很赌气的回了一句,“就你妈最好!”

这两句话真没什么联系,但也让祁祥真生气了。

后来我也反思过,是不是应该去道个歉,但祁祥的态度是明明白白的疏远。

其实没几个人知道祁祥和司辰这次修理丁梦洋是为了帮我出头,毕竟当初她欺负我也欺负的比较隐蔽,但是司辰请假那阵子丁梦洋每天是怎么来找祁祥的,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大多的人都觉得这事儿虽然祁祥他们做的不地道,但也是丁梦洋自己作的。

之后别人的注意都放在请假没去学校的丁梦洋身上,没人去好奇祁祥为什么连续几天摆着一张臭脸,反正平时也没人敢惹他。

但是我有点儿怕,我承认我是怂了,我觉得自己算是把祁祥得罪了。

赵小川还是每天准时准点的出现在我们班教室门口,我跟着他走让他送我回家,就好像只有这样才能逃避祁祥那种要杀人的眼神一样。

赵小川呢,就很奇怪,以前他也说喜欢我,但从来没像最近这样,好像总有特别多的话想和我说,还问我如果哪天看不见他了会不会想他什么的。

我没什么心情,他说一句,我就嗯一声。

我也问赵小川,是不是他们男生可以特别无情的去对待自己以前的女朋友。

就算丁梦洋真的很讨厌吧,司辰那样做我还是觉得很过分。

赵小川说他不会,但是不能用任何一个人去限制规范其他人,再说了这事儿也不是单纯因为丁梦洋背着司辰去勾搭祁祥,他们会出手说白了还是为了我。赵小川觉得祁祥有分寸,这样的手段只是用在丁梦洋身上,也是因为知道她最多躲起来几天以后不敢再欺负我,不会再有更可怕的结果。

况且,就算他们错了,谁又不会犯一两次错,能不能接受,主动权还是在我自己。

我又问赵小川我是不是真的不知好歹啊。

他说:“听真话?”

我点头。

“算不上,我猜你不是同情丁梦洋,而是被他们那狠劲儿吓到了。”

我咬了咬嘴皮,之前怎么没发现赵小川脑子这么好用。

“你记不记得那天在小院子里,江皓带人去堵你,祁祥一直抱着你。说真的,换了我,我不保证有那样的勇气。”

赵小川就叹气,然后我也明白一些,想通一些。

他说:“下礼拜就期末考试了。他又要为你出生入死去了。”

是,祁祥为我受过伤,祁祥还为了我和江皓约架。说出生入死可能有点儿夸张,但打架会受伤,受伤会疼。

好好的谁乐意这么被折腾啊。

我去找祁祥道歉,挺没原则的。

他也挺不高兴的,抽了下嘴角,压根没抬头看我一眼继续抄单词。

看着祁祥这态度,我收回目光准备走,然后我走了几步之后,快到教室门口了,他在我身后说,“离我远点。”

这一次的冷战持续到期末考试,我们没再一起复习过,见了面也形同陌路,更不可能说话。

直到那一天我掉了几滴眼泪被祁祥发现。

我是午休时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祁祥让江皓拿刀砍了,身上都是血人也没反应了,从梦里我就开始哭,醒了以后心情格外低落,看到祁祥还包着纱布的脑袋就更难过。

再有几天就放暑假了,暑假结束升高二要文理分班。那时候,我和祁祥可能就不是一个班了。

一件件的,全是糟心事儿。

其实祁祥也不是立刻就过来的,他看到我哭之后在后面看了一会儿,然后觉得我真的不对劲才走过来把我用来遮住脸的书拿走。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我琢磨着,如果我不说话祁祥可能就不会主动和我说话,但是我确实不知道说什么。

他上次那句话多少有点儿打击到我了,虽然我也明白那可能不是他的本意,可必须面对的问题是,从发觉自己喜欢祁祥的那一天,我就开始自卑了。这一种自卑也是因为他才有的,我想无论我多好他也不会喜欢我。

他永远都不会喜欢我,而我这样不知好歹的喜欢相对于他的高高在上只会越来越卑微。也真的挺没意思的。

过了好久,祁祥憋出来一句话,“怎么哭了?”

我不回答,他继续问:“有人欺负你?”

“不是。”

我要把书拿回来,祁祥不松手。还好这时候教室里没几个人,我们的座位在最后排也没人注意到。

然后祁祥拉了把椅子在我旁边坐下来,随便把我书本翻了几页,突然问:“文理分班那单子你交了吗?”

我无力的看他一眼,点点头。

祁祥问我学文学理。

我说我学理,我们年级十二个班,除了实验班艺术班体育班,其他班级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会学理,最后去学文的除非是特别喜欢,不然还是那些艺体生。

听了我说的话之后祁祥就皱了皱眉。

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说:“要不你学文科吧,我和司辰都去文科班。”

我楞了,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怎么说的这么随便。学文科学理科根本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好吗。

像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孩子考大学简直就是人生的第二次开始,而大学之前十几年寒窗苦读全是铺垫。我们这些一心学理的学生,差不多从初中时代就彻底放弃了文科,突然想拾起来,挺难的。不像祁祥他们,随便读一个就好了,也不会担心没有大学念,或者干脆出国。

这不是一简单的分班,关系到我以后能不能考到一个好大学,大学毕业了又有没有一个好工作。

祁祥却觉得,因为他和司辰都要去文科班,所以我也一起去比较好。

我也嫉妒祁祥,嫉妒他的优越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潇洒。

祁祥抬起头很认真的问我:“好不好?”

我说:“我想想。”

这个想想,只是一种敷衍,我想为了这个人赌上自己前途的事儿我应该做不出来,想想想想,想着想着也就不了了之了。

祁祥让我好好想,之后一下午我们也没说话,赵小川和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我们班教室外面的时候却被祁祥打发走了。

我站在挺远的地方都听见他说:“湘湘今天跟我走。”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