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只是替代品

小说: 我的似水年华 作者: 中2病 更新时间:2017-01-30 20:28:12 字数:4995 阅读进度:276/393

“……”

“我让你留下睡,也没让你去祁祥床上睡。”

我很委屈的说没有。

司辰突然凑过来拍拍我的脸,他问我:“那上次呢,也没睡?”

我终于忍不住去推他,“你能不能不要说那些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有的事了。”

可能是压抑久了,我这句话说的竟然有点儿要哭了,任何一个我这样年纪的女孩子面对这种指控都会觉得委屈,更何况司辰这个人,我觉得我遇见他以后就没什么好事。

从一开始的威胁,到轻视,再到这种没底线的玩笑,还有利用我去气丁梦洋,每一件都足够我把这个人永远列进黑名单。

微微沉默,司辰抬起头揉了下我的头发,“好啦,我以后不说,你就当没听过,乖乖的,嗯?”

他想了想,又说:“丁梦洋那事,过几天你就明白了。”

司辰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更乱。丁梦洋是什么事,过几天我又会明白什么。

这几个月我对司辰没什么好感,但也清楚他是个很有分寸的人,当然,他的底线和分寸永远只用在自己女朋友身上。

我们学校是重点校,这些男生行为上多少还是比较收敛的,但个别的嘴比较贱,凑一起聊天的时候喜欢说些什么女人的,还偷摸的一起看那些有点儿内容的小漫画。

司辰倒是不那样,除了当面和丁梦洋很亲热外背地里绝对不会把自己女朋友拿出来讨论,该维护的时候方方面面也是相当周全。

我一度以为他是有那么点儿良知的。

现在,我有点儿不确定了。这种阴晴不定的男生真的很可怕。

回房间,祁祥还在睡,看那样子挺疲惫的。我想他还是多睡一会儿比较好,醒了的话伤口会疼。

祁祥睡到中午,睁开眼看到我,“你怎么没去学校?”

“我怕你一个人在家不方便。”

他没说话,可能就是在昨天那种危险的情况下祁祥会很好心的来安慰我,打架的事情过去了,前一阵子的却不算,我们俩共处一室还是挺尴尬的。

事实上,把祁祥一个人丢在家里也确实不行,他身上的伤加上腿上的,根本不可能照顾好自己,只能我忙前忙后像个小媳妇一样的伺候着他洗漱吃饭。

下午我在他的书桌上做作业,他就瘸着一只脚过来,“一起写。”

“我还没写完呢。”我以为祁祥要找我抄作业。

他说:“快考试了,复习下。成绩不好我妈肯定不高兴。”

我哦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和我说了什么,从前祁祥的家事就像我们之间的禁忌,这次他竟然主动的和我说。

我乖乖的陪祁祥复习,有的题他不会就来问我,让我给他讲,讲到后来我也不会了,祁祥就让我把参考书给他,他大致看了下,然后换做他给我讲。

老师说,上了高中以后男孩子比女孩子聪明,这句话确实有一定道理。

还剩下一些我们两个一起都弄不懂的题,祁祥说等晚上司辰回来让他讲。

司辰?他成绩好像也不怎么样啊。

我问祁祥:“司辰成绩很好吗?”

祁祥哭笑不得的说:“他啊,以后你就知道了。”

“哦。”

我表示我明白了,其实我什么都没明白,只能附和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祁祥的药里可能有点儿安眠的成分,书看了几个小时他就说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我和祁祥是面对面坐的,我就偷偷看他睡觉的样子,写几道题就停下看看他,然后也学着他的样子也趴在桌子上,看着他上下滚动的喉结,额头碰在一起。

想起医院里护士的那句话,我自言自语的说:“如果我是你的女朋友该多好啊。”

他动一下我就很紧张,以为他醒了,脸刷一下就红了。

还好他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后来我也撑不住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昏昏沉沉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把我抱起来又轻轻放下,还替我盖了被子,我好想睁开眼睛,可眼皮好重。

醒来的时候,我又在祁祥的床上了,只不过这一次他没在。

司辰又来喊我吃早餐,我问他祁祥呢,他把手指竖在唇间,“睡着呢,晚上拉我陪他复习,快天亮才完事,不让我喊你。”

“为什么啊?”

“心疼呗。”司辰顿了顿又说,“其实我也挺心疼,怎么样?这两天辛苦你了。”

司辰一边说着,用手指擦了擦我的唇角的果酱。

我忽然很紧张,想办法转移话题,“你昨天有没有帮我请假?”

司辰收回目光,“当然没有啦。”

果然,司辰不是好人,他靠不住。

然后司辰就敲了下我的额头,“你说我去替你请假,老师会怎么想?我找你那好朋友林萱去和老师说了。”

“谢谢。”我回应一声,又抬起头,“你该不会全都告诉她了吧?”

林萱喜欢祁祥这事儿,我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忘。

“当然啦。”司辰拿起书包准备出去,“所以你不用担心了,我让她帮你请了一礼拜的假,继续陪祁祥吧。”

那个陪字,他故意拖的很长。

我更加确定之前的想法,司辰不是好人。

司辰经过我身边,“冰箱里有午饭,晚上想吃什么?”

“不用了,下午我就回家。”

“哦。”司辰无奈的点点头,“走了。”

然后我真的到周五都没有去学校,休息了两天祁祥也没什么需要我照顾的了,我们就一起复习,坦然的聊天,开玩笑,祁祥说我们也算出生入死过了,然后带上司辰,我们以哥们相称。晚上祁祥送我回家,说多动动恢复的才比较快。

风吹过来,他就捋着我的头发,一切都很自然。

他要我上楼以后打开窗子和他打个招呼才肯走,我就站在窗子边,看他渐渐走远,在无数的人群里,只有他的背影是最清晰的。

大概只有这样的时候,我才能肆无忌惮的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样。

礼拜一回学校,我刚进教室就被林萱拦住了,拉着我出去一定要我说这几天和祁祥进展的怎么样了,看她的样子像是真的好奇并没有什么失落的。

事情的经过,我说了一部分,又隐藏起一部分,最后告诉林萱,其实祁祥是有女朋友。

这句话,也提醒了我自己,祁祥是有女朋友的,那我对他,他对我,根本什么都不算。

林萱也告诉我一些事,比如我和祁祥请假的这几天司辰和丁梦洋又好上了。

呼,这就是男生啊,还真,说不准呢。

祁祥没去学校,因为他的伤口还要过几天才拆线,而且我们同时请假同时回学校,我有点担心会被人怀疑。祁祥倒是坦然,他继续请假只是为了配合我,但是我们约好放学还是一起到他那复习。

下了晚自习司辰就去五班门口等他女朋友了,我们约好一起去祁祥那的,司辰走了我反而开始犹豫,刚好赵小川又来找我了,说什么都要送我回家。

我看看不远处司辰和丁梦洋重叠在一起的身影,对赵小川说好。

司辰其实看到我和赵小川走了,不过他没说什么,甚至对我笑一下。

赵小川说:“这几天我都来送你回家。”

我低着头抿着嘴,脑子里还是和祁祥约好一起复习的事。

赵小川突然拉了下我手腕,我很不自然的推开他。

他说:“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这几天我送你回家,我怕江皓那伙人再盯上你。”

“不会吧。”

“反正你听我的,再说也没几天了。”

赵小川这句话,说得仿佛有几许失落,但我没往心里去。

我刚回家客厅里的电话就响,接起来,竟然是祁祥。

他问我:“你怎么没来?”

我说:“我回家了。”

“哦,我以为今天还一起复习了。”他懒懒的回应到。

“没事的话我挂了。”

“等等,”祁祥的声音有点试探,“我怎么觉得你今天不高兴呢?”

“没有啊。”关键时刻我决定出卖司辰,“对了,我看到司辰和丁梦洋又在一起了,你是不是挺失望啊?”

祁祥问:“我失望什么?”

我说:“前几天你不是天天和她在一起吗,吃饭,聊天,看杂志。”

祁祥有点儿蒙,突然说了一句,“那你和司辰不也走挺近吗,还有那赵小川,我还没问你怎么回事呢?”

我在心里偷笑,也不知道是搭错了哪根筋突然就问了一句,“你吃醋啊?”

时间像是被人按了暂停键,空置了两秒后,祁祥轻飘飘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没有。”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去学校,一进教室就觉得气氛不太对,好多人看我,我隔壁的座位,又围了好多人。

那是祁祥的位置,走近之后我才知道他来了,也没和他打招呼,他身边那些嘘寒问暖的就够他应付的了。

祁祥打发掉身边的人,走到我桌子前面,从我手里抢了圆珠笔。

我抬头,他挺不高兴的看我。

我相信,人和人之间会有一种联系,就算是那种最微不足道的,还是会形成习惯和依赖,比如这个时候,祁祥会很认真的问我,“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电话怎么不接?”

他在担心我。

昨天晚上,祁祥挂断那个电话之后又陆续打来几个,我猜到是他,就拔了电话线。

祁祥还是问我怎么回事儿。

我咬咬牙,压低头,“我睡着了。”

“你没骗我?”他问。

要不是教室里那么多人,祁祥早就该把我的头抬起来了。他还是不怎么高兴,但是打上课铃之前对我说了一句,“等着看好戏。”

之后就是一上午的课,课间操的时候司辰和祁祥换了位置站到我旁边。

我心不在焉的比划着广播体操的动作,偶尔偷偷看祁祥两眼,长胳膊长腿的,就算那么懒懒散散的比划几下都挺顺眼。

其实司辰也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看我。只是我太专心的去看祁祥也所以关注不到这些,我们站最后一排,前面的人也看不到。

然后某一个动作的时候需要手臂展开,我们俩的手就碰在了一起,被迎面走来的丁梦洋看到了。当然,我并不知道丁梦洋看到我比我知道的更多,所以我挺不懂她那副要杀人的表情的。

其实这些都还是铺垫。

中午祁祥司辰带着我去吃饭,我表示前一阵子已经被他们冷落惯了,但祁祥态度很坚决,眼神里还有一种深藏不露的玩味,我甚至觉得他要整我,但还是被迫跟着去了。

我和祁祥司辰一起出去,班上的同学已经见怪不怪了。

还是之前常去的馆子,但祁祥没选我们每次坐的圆桌,而是去了靠窗的桌子,一边能坐两个人,他们两个男生坐一起嫌热司辰就坐到我旁边来了,还顺便把窗帘拉上了大半。

吃饭的时候祁祥继续问我和赵小川的事,我解释没什么事,赵小川就是怕江皓再来找我麻烦。

祁祥将信将疑,表示不让我和赵小川走那么近。

我正喝水,被呛一下,司辰因为坐在我旁边,就伸手在我背上拍了几下,还抽了纸巾给我。

我问祁祥:“为什么?”

他瞟我一眼,顺便往我碗里夹了一筷子菜,“他配不上你。”

我还来不及去分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祁祥又补了一句,“真想谈恋爱了哥帮你找个合适的。”

“哦。”

我还是觉得有点儿失望,至少在之前我真的觉得祁祥对我也有一点点特别,现在看来,真的是我想多了。

祁祥在l市的时候养过一只布偶猫,听司辰说祁祥特别喜欢那只猫,吃睡都和他在一起,只要他在家的时候一人一猫就形影不离。后来小奶猫长大了发qing了,祁祥就觉得别人家的猫都配不上他的,再后来只能给小猫做绝育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就和祁祥养过的那只小猫没什么区别。

我一直没说话,祁祥可能觉得有什么不对了就用筷子碰了碰我的,我刚抬头就看到他和司辰交换了个眼神。

祁祥说:“我去洗手。”

就剩下我和司辰,我继续心不在焉。

司辰看了看我,“不开心啊?”

“没有啊。对了,祁祥养的那只猫呢,他为什么不带着一起来啊?”我假装很平静的问。

“丢了。”司辰轻笑,“趁着家里窗子没关就跑出去了,我陪他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和人一样靠不住。”

我轻轻“嗯”一声,从司辰的口气里感受到冷清和失望。

祁祥走了之后我和司辰两个人这样挨着坐就显得很奇怪,可是我还来不及去弄明白什么,一抬眼就看见丁梦洋走过来了。

我相信,司辰也看到了。

然后我明白,这都是他们早就设计好的。

通常的桥段应该是丁梦洋走过来,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一杯什么饮料泼在我身上,而现实是,我们的桌子上并没有什么可以作为凶器的物品。

包括祁祥刚刚用过的那双筷子,也在我不知道时候被藏了起来。

这样看,确实很像我和司辰单独约会,还是很矫情很亲密的姿势坐在一起。

丁梦洋也确实有那么一个想动手的趋势,但被司辰拦住了,然后她一边哭一边说:“不要脸。”

其实丁梦洋哭的挺梨花带雨的,我在一边看着,竟然有那么一丢丢的心疼以至于根本没想过我是不是应该走。

然后整个小饭馆的人都在看我们三个,司辰拉着丁梦洋的胳膊让她出去说。

她不听,依旧小声的哭。

哭的很真很真,完全不像再演戏,十几岁的孩子也不可能有那么好的演技,我相信,她是真伤心了。

我发着呆看了半天,也没注意司辰是什么时候拿了纸巾去帮丁梦洋擦眼泪的,反正他也一直在说话,很小声很小声的,有些温柔。

司辰每说一句,丁梦洋就很委屈的摇头,后来干脆整个人挂在司辰身上抱着他不肯松手。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司辰,竟然在他的眼神里发觉了一丝丝的不耐烦。

(读者qq群3333394微信群加我kakusy,我会拉你进群)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